血战人生-苏零落,刘妈血战人生在线阅读

血战人生

血战人生

作者:狭逢勇胜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09 09:17: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沉静的等候 第2章 离愁的天空 第3章 别后忆相逢 第4章 轻蹑的足音 第5章 清晨至黄昏 第6章 你从哪里来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她是组织安插在他身边十年之余的卧底,从并肩作战的生死之交到事事分明的上下级,从当时的深陷营围,到而今的骑虎难下,她一步步攻城掠地,俘获他的信任,成为他身边唯一的红人。然而,背道而驰的信仰,战火纷飞的乱世,她从未想过对他动真情。当昔日赴德留学时的旧爱带着神秘身份和重重疑点惊鸿照影般归来之时,她竟开始左右为难。烈火燎原,相思成灾,烽火燃尽了生命,燃不尽爱情。一个时代远去,天地焕然一新。隔着尘寰两岸,她想起多年前读过的句子:因为春天年年回来,满月道过别又来访问,花儿每年回来在枝上红晕着脸,很可能我向你告别,只为要再回到你的身边。
节选

若是你不说话,我就含忍着,以你的沉默来填满我的心。——《吉檀迦利》民国三十六年,永硕,寒冬。城里通往永江的路,除了一条人来人往的大道,就只有另外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路的尽头便是滚滚东逝的江水,在朦胧夜色下泛着点点波光,隐约瞧见两三艘渔船陆续熄了火。忙活了一整天,夏四爷的妻子给暖炉拨了拨灰后又添了几块炭,才走到床边就听见外头“咚”的一声,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闷响,老夏的妻子仔细听了听,却再无半点动静,正想出去一看究竟,夏四爷从外头走进来:“炭都添好了没?这天真是越来越冷了。”老夏的妻子狐疑的瞥了眼外面,问:“老头,你可有听到什么声音?”夏四爷脱去棉大衣,答道:“这城里啊,哪天夜里都不安生,阿猫阿狗又落水了,你甭操心,赶紧睡。”后半夜下了很大的雨,一直下到五更才停,是永硕的寒冬里难得一见的大雨,街道旁的树枝被雨水打断了不少,湿漉漉光秃秃的杵在路中间,车子来来回回碾过,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苏零落从楼上下来,客厅里的窗子开了小半间,清冷的寒风吹进来,引得喉间又糙了几分,不免一阵咳嗽,刘老妈子闻声赶紧从屋外走进来:“苏小姐,您起了啊,瞧我这记性,大早上开了窗子想通通风,这一忙活就忘了关了,您昨儿个夜里发高烧,今儿个可得多穿点,外头冷着呢。”苏零落踱至桌边,瞧见桌脚的炉子上架着小盅锅,空气里飘着清淡的米香,闻起来竟像是她十分钟爱的城南那家粥店的碧粳粥,正疑惑又瞥见桌子上的琉璃盘里堆叠着桂花糖蒸栗粉糕,这栗粉糕却是要在城西才能买到,遂问道:“叶司令来过?”“可不是嘛,您昨儿个夜里高烧,我一急就给司令部打了电话,叶司令一听就急着赶了过来,还带着医生来,那医生说等小姐您醒了,再过来给您挂水,噢,我得赶紧去给司令回个电话。”刘妈说着就给司令部挂了电话,苏零落盛了一碗碧粳粥,白瓷衬着碗里的粥越发碧绿透亮,就着热粥,吃了几块糕点,想来味道该是十分好的,只可惜这一病连着味觉也变得不敏感了,竟尝不出个鲜来。“刘妈,你昨天给司令部打电话的时候几点了?”苏零落随口问道。“我估摸着那会差不多是子时吧,司令可是一宿没睡,天刚亮的时候就出去给您买早点了,回来叮嘱我得把这粥热着,说等您醒了吃着暖和。”“昨天夜里城里出了什么事么?司令怎么那么晚了还没回去?”苏零落喝了口粥,紧接着问道。“这倒没听说,我今早出去买菜的时候,街上可脏的不得了,您不晓得昨天夜里那雨下的多大,您吃完了去床上躺着吧,医生就快过来了。”昨夜的医生过来给她挂完水,昏昏沉沉睡了一下午,一直到傍晚十分,叶嘉良都没有再来,苏零落吩咐刘妈给司令部挂了电话,迟迟没有等到叶嘉良的回复。刘妈又不准她一个人独自出去,说司令吩咐的怕她的病再加重。翌日,天可算晴亮了些许。苏零落起的十分早,正要出门,就见着有车进来,挂着司令部的牌照,叶嘉良一身草绿戎装走下车来,看上去万分精神。“这是要出门么?”说着,他揽着她回到廊下,挡在她的前头与她说话。苏零落盯着他肩章上那几枚耀眼的星子说道:“我得去上班啊,你这是特意来接我的么?”“这么快病就好了?上班不急,先把身体养好。”“怎么瞧着你好似不乐意我好的快点?”“哪里的话,你知道我向来是担心你的。”尽管气候寒冷,可叶嘉良温润的语气还是一下子让苏零落的心头一暖,她抬起眼冲他笑了笑。“刘妈,把苏小姐的围巾拿出来。”“穿的已经够多了,不用了。”她小声嘀咕。叶嘉良接过刘妈递来的围巾给她围上,绕了一圈仔细的在前头打了个结:“走,带你喝杯咖啡去。”车子停在了平江路的爱丽丝咖啡店,苏零落挽着叶嘉良的胳膊步入店里,偌大的咖啡店里生意清淡,只有三四桌有人,早先吩咐过来的时候不必兴师动众,跟着来的侍从皆站在门外等候,其余客人见来人是叶司令,也只是面露惊讶之色,悄声耳语,并未过分关注。二人捡了靠窗的位置坐,落地窗的对面是一家服饰店,可偏偏这大好的晴天,又是正常的工作日,这家叫做铃兰服饰的店却紧闭着大门,门上也被贴了条,具体写着什么看不清楚。苏零落面带温色的问道:“怎么最近换口味了?记得你平时不大爱喝这些的。”“偶尔也得尝尝新鲜的东西,听你上次提过这家店,昨天又刚好听江秘书说这儿刚添新口味,想着带你过来尝尝。”叶嘉良脱下军帽,随手搁在桌上,左右环顾了一下,仔细看了看对面那家店,眼神又回到了苏零落身上。“那我今天可算是沾司令的光了,有这等口福。”苏零落闲散的靠在椅子上,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外面:“对面这家店怎么没开门?我还想着天冷了添几件衣服呢。”叶嘉良的目光也尾随她而至:“前天夜里这里刚被老余的人端了,你要添衣服的话一会我带你去水韵洋服店看看,听说那儿刚进一批上好的绸缎。”侍者托着花瓷盘,将咖啡送了上来。苏零落有点意兴阑珊,徐徐说道:“怎么?难道是……”“可不是,这些**分子在我们眼皮底下竟然如此的猖狂!继胶东地区沦陷之后,华北的战略城市也跟着失守,国军的损失可谓相当惨重啊。这个时候,咱们作为国军的大后方,往后的工作必须要提高警惕,严谨以待,绝不能让这些**给搅了局,乱了阵脚。”“那是自然,有进展吗?余团长审出什么名堂来没有?我可听说那些**分子的嘴比铜墙铁壁还硬,很难从他们的嘴里套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派江乾去过,说是不让过问,他那边要是审不出,这边还有司令部。对了,前天夜里,稽查处的冯处长执行任务的时候离奇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有找着,我昨天一天都在忙这个事,你的电话也顾不上回了,我们怀疑是**所为,我敢肯定前天夜里抓的这个人来头不小。”“这话怎么说?”“冯光远追那名**,一直追到永江边,带去的弟兄全都被干掉了。要是这人来头不大,他们不必如此冒险救人。”“有一点我不明白,是冯处长出的任务,为何人却是被余庆生抓走的?”苏零落心下冷静的分析这件事。叶嘉良倚在身后的沙发靠背上,笑而不语,他在等待苏零落自己想明白,橘色的灯光打在他的面部,一改往日的戾气,竟平添了几分温柔,这氛围并不像是在讨论一件曲折的案子,倒像是在讨论这间店漂不漂亮,或是咖啡好不好喝。“这么说来,他余庆生还安插了人在我们司令部里?这姓余的胆子可真是大啊,他给咱们来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招,我看冯光远的失踪指不定跟谁有关呢!”苏零落话里有话。“不,这间店里应该有两个人,是一对夫妻,余庆生抓的是个男的。”“那就是说还有一个跑了?”叶嘉良还未来得及开口,秘书江乾进来通报,见叶嘉良面露难色,苏零落忍不住问道:“出什么事了?”“江乾刚接到一封密报,我得马上回司令部去。”“我跟你一块去。”苏零落说着就要往外走,叶嘉良拉住她:“你好生坐着,替我把咖啡喝完,其他的事先别管,外面天冷,喝完让老周送你回去。”苏零落略微思索后道:“索性还是让老周跟你过去吧,我一会还得再去逛逛,晚了我自己坐车回去,你不用担心我。”苏零落没有想到,稽查处的冯处长竟然会离奇失踪,此人素来是个难对付的角色,且行事一向小心谨慎,甚少出纰漏,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突然失踪,连叶嘉良的人都找不到?等到叶嘉良一行人走远,汽车的尾气也消失在苏零落的视线里,她拎起包缓缓步出咖啡店,再次打量那家服饰店,对面的门上赫然贴着通缉令,上头写着的名字叫做:高铃兰,正是这间店的老板娘。如此说来,冯光远前天夜里要抓却没抓到的人便是她了,而她的丈夫陈景山则应该就是被余庆生抓走的那个。天渐渐阴下来,苏零落往回家的方向走,她思索着,叶嘉良接到的那封密报会和这件事有关吗?上峰又会有什么安排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