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翌晨,慕容好阅读-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小说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

作者:罪剑问天谴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09 09:19:3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一章 不要这样 第二章 你竟然勾引你姐夫 第三章 出卖两个女儿 第四章 你真是好手段 第五章 报复的开端 第六章 连番折辱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姐夫,不要这样,我不是姐姐……”她抗拒着,伸手去推着身上的男人,却沉溺在他深邃的双眸里,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异常地诚实。“慕容好,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来日方长。”男人嘴角勾起弧度,昨夜多情的眼神此刻只余下冰冷。多年后,当慕容好再提及男人这句话的时候,却只得到了男人的故作无辜的神情。“你说什么宝贝儿?我喜欢的不是一直都是你吗?”慕容好抱起孩子扭头就走,不管男人在身后各种讨好。宫翌晨,这可是你欠我的,折磨我这么久了,也该让我收点利息了。
节选

尊享酒店。

夜风撩动纱窗,为一室的情潮增添了几分清凉。

宽大的床褥中间一团被子在起起伏伏,被子下时而传来难耐的轻吟,夹杂了痛苦,又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意味。

蓦地,一只细白的手伸出来,用力抓着凌乱的被褥,另一只宽大修长的手覆上来,与她十指紧握,抵死纠缠着。

“心心……”一声低沉哑磁从男人喉间溢出,温凉的吻也落在她泛着淡粉的颈肩。

这一句话却让他身下的女人猛地一僵,从情潮浪海中清醒过来,惊恐的看着与自己纠缠在一起的男人。

他眉心紧锁,额间浮着汗,爬过英俊硬朗的脸顺着下颌滴下来,透露着一种致命的性感。

“啊……”慕容好没忍住叫出了声,“姐夫……”

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

为什么?

慕容好的脑袋乱成一团,对于之前的事唯一印象就是父母为她举办18岁的成人礼,宫翌晨来给自己敬酒。

她沾酒就醉,脑袋变的晕乎乎的,宫翌晨说带她休息,扶着她来到了房间……

所有的记忆都回笼,汇成了现在这样难堪又冰凉的事实。

她和宫翌晨上床了。

而宫翌晨刚才叫出的名字更让她难过,“心心”是她姐姐的小名,他把她当做了姐姐。

她伸手去推男人,触手都是硬邦邦的肌肉,“姐夫,不要这样,我不是姐姐,我……”

男人似乎是嫌她话多,用手捂住了她的脸。

“呜……”清泪汩汩从骤然睁大的眼中滚落,慕容好想要逃离,奈何浑身都发疼酸软,不是男人的对手,她的挣扎在已经红了眼睛的男人眼中变成了一种情趣。

慕容好短暂的清醒最后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化为灰烬,手指无力的跌落在雪白的床褥上,在意识昏沉之际绝望的想着,清醒过来后,宫翌晨会恨死自己吧。

之后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她就像一具柔软又没有了生机的玩偶。

再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感觉到身侧有人,慕容好僵硬的扭头。

男人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黑色衬衣,笔直的西装裤,手腕上戴着名贵的手表。

“醒了?”他的声音低沉好听,落在慕容好耳中却如一道惊雷,把她劈在了原地。

她刚从一个噩梦中逃脱出来,却马上陷入了另一场噩梦。

不,不是噩梦,不管哪一个都是带给她撕心裂肺的痛觉的现实。

“姐夫,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要误会,我什么都没有做。”慕容好慌乱的解释着,她不想宫翌晨更厌恶自己。

宫翌晨嘴角的弧度更大,眼中的冰冷却丝毫没有减退,“我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

慕容好愣住,然后松了一口气,脸上浮起一个勉强的笑容,“那就当我们都喝醉了,我不会找你负责,你也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你还是我的姐夫……”

她说的很快,最后声音也越来越小,生怕自己声音带上了一丝哭腔。

宫翌晨拇指摩擦着她的下巴,触感细腻温热,像是一块尚好的温玉,有一种让人爱不释手的触感,这让他想到了昨晚荒唐的一切。

眼中猛的一暗,宫翌晨厌恶似的甩开手,冷笑了一声,“找我负责?你想的还真是很多。”

“不,我没有想过,我就是……”

“实话告诉你吧,昨晚是因为我喝了有问题的酒,不然我不会碰你。”

她知道,他那么恨她,她比任何人都知道慕容心在他心中地位,就连昨晚,他都在自己耳边一边一边叫着慕容心的名字。

胸口隐隐传来刺痛,慕容好勾起一个满不在意的笑容,低声说:“嗯,我知道,所以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啦。”

宫翌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凑近,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道:“慕容好你是真的傻,还是装的太好?你知不知道那杯有问题的药是给你准备的。”

他满意的看到慕容好脸上的表情马上僵硬起来。

“我让人找了好几个条件不错的男人,准备送你一个成人大礼。”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不紧不慢,低沉带着磁性,就好像在对人说着情人的蜜语,而慕容好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她惊恐的看着自己面前面容淡定男人。

他高高在上看着她,目光没有丝毫温度,没有人会怀疑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宫翌晨无不遗憾的摊手,“可惜,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那酒被我喝了,呵。”

说完他冷笑了一下,目光似刀刻在慕容好身上。

慕容好的眼泪失控的往外流着,她一开始还满是愧疚,还担心他误会,她从头到尾都为他着想着,最后所有的担心都在嘲笑她的可笑。

宫翌晨伸手按住她冒着眼泪的眼角,笑了笑,“哭什么?你当初要害心心的时候,不就做梦都要有这一天?我帮你实现了,你还不高兴?”

喉咙就像是被湿毛巾捂住,慕容好开口沙哑刺痛,“不……”

男人没有耐心,等着她醒过来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根本不等她说完,他就懒洋洋站起来,毫不留恋的要走掉。

“慕容好,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来日方长。”宫翌晨回头,嘲弄的看了一眼她,嘴角冷冰冰的勾起。

咔哒。

听到房间门被关上,慕容好紧绷的身体徒然放松,最后她支撑着坐起来的时候,枕头被泪水浸湿了一大片。

地上散落的全是被撕烂的礼服,怎么都不能穿了,慕容好为了一条浴巾去了浴室。

镜子中的女人双眼浮肿,眼梢绯红,苍白的脸上爬满了泪痕和发丝,看上去狼狈不堪。

明明昨天才是她的成人礼,她终于长大,终于有机会掌握自己的人生,还因为那个人的来到高兴了好久。

现在所有的一切化作了她身上斑斑紫紫丑陋的痕迹,就像是她这么多年的暗恋一场不光彩的谢幕。

慕容好支撑不住的蹲下去,紧紧抱住双臂,半响之后,浴室传出了阵阵低哑的悲咽。

慕容好的成人礼,举办得不算高调,只是在酒店邀请了她的一些朋友,现在也已经走光了,她一个人走出酒店的时候,还一阵恍惚,告诉自己就当了做了一个噩梦。

嘴角挂着一抹苦笑,她坐上了回家的车。

是的,慕容家二小姐的成人礼不是在自己家中举办,她的父母也没有到场。

因为邓锦芝还恨着她,自然不愿意她在家里举办宴席,慕容国便让她在外面简单庆祝一番,说到底昨天也只是一个小型的生日聚会。

所以宫翌晨会到场,她意外又开心,但是现在……

慕容好看着窗外往后退去的景色,眼中是化不掉的浓稠悲戚。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