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有星辰照前路-终有星辰照前路小说阅读

终有星辰照前路

终有星辰照前路

作者:陆记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09 09:28:0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十八线明星 第二章 受伤 第三章金风玉露 第四章程澄 第五章 温文道的公寓 第六章 姜烨阳的电话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前期牛角尖后期追妻火葬场攻*前期爱而不得后期事业线受。得不到的感情就不要勉强,丢掉了尊严和青春得到了怠慢和无视。如果拿你的一生幸福做赌注,爱你的人绝不会让你输,不爱你的人才会让你哭。
节选

天空开始飘起细细的雪沫,夹杂着一点风,刮在人脸上生疼。

顾慈穿着一身太监的戏服,浅蓝色的颜色很衬他白皙的皮肤。站在横店的的一处城墙角处,伸手接住了飘下来的一粒雪花,看着它迅速的在自己手心融化,只留下浅淡的冰凉。美好的东西总是很难留住。

天真冷啊!

温文道走过来,手里面提着一件羽绒服,搭在顾慈的肩膀上,点燃衔着的烟,在烟雾蒙蒙里面抬起脸,“明天戏就杀青了。有什么想要去做的吗?”

顾慈摇摇头。

温文道叹了口气,将烟夹在中指与食指间,“别这么拼命,身后好歹也有个硬主。”

顾慈笑的有点苦涩,将羽绒服穿好,“反正也不会长久。再说了……”那人并没有将自己搁进心里。不管自己怎么掏心挖肺的对他,总归在那人心里激不起片刻波澜,有怎会奢求那人会成为身后的人,为自己遮风挡雨,给自己一个踏实的家。

温文道是一年前来当顾慈的经纪人的,那会顾慈还是个十八线跑龙套的当然现在依然也是个跑龙套的,可好歹有了一两句台词。第一次见面,他就觉得顾慈是真的不适合干这一行,笑容有点羞怯,长的也很一般,和他说话时总带着点自卑的瑟缩感。

可是相处久了就会发现,这人身上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他从来不端明星的架子,当然可能也因为他的咖位太低。有时候会比他这个经纪人起的早,买好热气腾腾的早点。

虽然在不认识的人面前总是露着不好意思的笑,可是一旦到了镜头面前,就像变了个人,总是把人物的那种情绪演绎的恰到好处。

他不是天才,他只是在吃午饭的空档也会在手里面拿着剧本,他只是在上厕所的时候都要揣摩人物的性格。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天才,大多都是平凡正常的普通人。

这是一部清宫戏,说是大投资大制作的戏,讲的是一个皇帝和小宫女相爱相恋的故事。请来的都是些流量明星,脾气比实力大。

顾慈演的是一个时刻跟在皇帝后面的太监,戏份很足,几乎场场都有,可是却没什么从在感,设定上几乎就是皇上的出气筒。

马上就要轮到顾慈了,他脱掉羽绒服准备补妆,化妆师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嘻嘻哈哈和顾慈说笑,“我说顾大明星,你这皮肤也太好了。啧啧…真是让人嫉妒嘞。…顾明星,要不咱两凑活过得了。生的孩子肯定很好看。”

顾慈有点害羞,开口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没,没。小琴也是很好的。”他不太擅长和女生打交道,人姑娘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姑娘没怎么样呢,他倒闹了个大红脸。

“顾慈,干嘛呢?到你了。”导演不满的声音从老远传过来。

顾慈有点着急的问,“小琴,好了吗?导演在叫我了。”

“一天就知道催催催,催命呢!”知道顾慈人实诚,也不多嘴多舌,小琴大胆的在他面前嘀咕着。

“完事,快去吧。要不然又要没完没了的催了。”小琴调皮的朝他吐吐舌头。

顾慈觉得有点好笑,小姑娘就是好啊!无所顾忌,口无遮拦也能理直气壮。

他一直都是能忍就忍,能让则让的性格。脸都很少和人红,也从来都不在背后议论人。他总是将所有的心事都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像小琴这样爽利性格,顾慈觉得陌生又羡慕。

人们应该是喜欢小琴那样性格的人,爱就爱,不爱就相忘于江湖。哪像自己啊,所有的事情都藏着掖着,自己活的累,别人也累。

顾慈很少上网,他喜欢看书,看诗集,散文。姜烨阳说他娇柔又做作。

是啊!生活这么艰难,哪有资格阳春白雪。

据温文道说,这次的男主程澄是从国内某个天团里面请过来的小鲜肉,流量就像壶口瀑布似的。

不过程澄确实是长得好看,皮肤光滑白皙,两只眼睛大而圆,眉毛浓黑,衣着前卫。很韩范,很得现下小女生的胃口,微博发个脸上出痘痘了,都能在热搜挂两天。

这场戏顾慈没什么台词,只要卑躬屈膝的站在那里,演出那种媚颜奴骨的感觉就可以。顾慈情绪调节好,一次就过了。

但是皇帝和他心爱的女人吵架冷战,导演要求程澄演出那种想要找她又放不下九五之尊尊严的纠结感。可是程澄就是演不出来,NG了七八遍,导演有点生气,可是又不敢发脾气,脸色越来越难看,只能拉些小配角撒气。

“顾慈,你瞎呢吧。你他妈能不能走快一点…我草你妈了个巴子,把主角都挡住了,你提收视率啊。”导演当着屏息凝神的一堆人,杀鸡儆猴。

闻道文有点着急了,顾慈早上有点感冒,没什么胃口吃早饭,一直到现在都是滴水未进。况且刚才还穿着那么单薄的衣服在风雪里面站了半天。

看顾慈那脸色就知道,他快要扛不住了。可是他们还是个十八线的小明星,是没有资格让导演给好脸色的。温文道只能默默祈祷,顾慈一定要撑住。

最后一条过了快到八点钟了。

顾慈有点发烧,脸蛋红扑扑的,连这耳根子都是通红一片。整天没有吃饭,到了这时候,倦意在眉眼间非常明显。

温文道觉得,就在地上铺一个草席子,顾慈都能躺在那里睡着了。让顾辞去医院,顾慈只是摆摆手,说睡一觉就好了。

温文道没办法,只能硬带着他去医院,路上顺便买了碗粥。粥很清淡,散发着淡淡的水果香。

送顾慈回家的时候雪下得更大了,温文道盯着前面的红灯,小心的问,“小慈,你是不是和家里那位吵架了?还是闹别扭了。”

顾慈吃了药之后好了很多,脑子也不是迷迷糊糊的状态,听到温文道的话,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咧开嘴笑,只是笑意未达眼底“我哪有什么资格去吵啊!”只是人家养着玩的东西,是没有资格去和主人吵得。

温文道看着后视镜里面的顾慈,心里面有点不是滋味。生活上生活上一团糟,被家里的金主欺负的磨平了仅有的一点脾气,工作上工作上不顺心,明明演技那么好,可永远都是男七男八。

没办法,现在的娱乐圈流量至尊。你就是演技成朵花,也得乖乖给他们当下人。他家那位也不管管,自己糟践也就算了,还让别人这么欺负。

“小慈,你别和他硬干。也得适当服服软,那种人站在上面看惯了人,傲气自然是有的,所以你的顺着毛捋他。”温文道只能出言劝顾慈。

顾慈嗯了一声,将头埋在座椅里,盖着衣服闭上了眼。显然是不想和温文道在探讨这个问题。

别墅区的晚上都是冷清寂静的,鹅毛大雪已经下了一寸多,踩在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明亮的路灯处还能看出飘下来的雪。

顾慈只穿着一件格子的呢子大衣,站在外面,雪落在他的帽子上,看起来孤寂又可怜。

“小慈,听哥的话。去了好好说话,明早我来接你。”温文道不放心的再次叮嘱。

顾慈将自己白色的围巾往上拉了拉,将手放进大衣口袋里,声音模糊不清的传出,“我知道的。你路上小心。”

温文道只能带着不放心的眼神驱车离开。

从大门到房门口还有一段距离,顾慈走的很慢,身后一排密密麻麻的脚步印。站在房门口却迟迟的没有按密码。

吧嗒,门从里面打开。露出管家一脸震惊的表情,“顾少,你怎么没打伞?这大雪天的,冻感冒了可怎么办。”说着管家就把顾慈往里拉。

顾慈温和的笑,将落雪的大衣脱下来,挂在傍边的衣架上“没事的柳叔。”

管家摇摇头,很是无奈的说“年轻的时候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要不然老了,受罪的还是你。”

也不知道是屋里暖气足,还是管家说的话太过温暖,顾慈觉得心头暖洋洋的一片。原来自己所要的温暖就这么点,有人嘘寒问暖,关心他吃饱了没有,听听他工作上的小抱怨。

管家转身打算给他拿姜汤,好像记起来什么了一样,转头给顾慈道,“先生说今晚不回来了。”

顾慈怔了怔,轻轻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管家转过头,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知道他家主子干什么欺负人。总是几月几月的不归家,好不容易回来,也是大半夜,还要把人欺负醒来给他做饭。做好饭他却原样不动的放着。这不是欺负人嘛?

老了,不明白现在年轻人的相处方式。

顾慈换了一件白色的连帽衫和运动的裤子,他很少穿成这样子,他脸小,眼睛大,皮肤白,这样穿就像个高中生一样显得有些无知。

最主要的原因是姜烨阳说他不喜欢自己这样穿。

厨房里面的材料很多,肉类和蔬菜分门别类,码的整整齐齐。

顾慈炖了个鸡,炒了个西兰花和豆腐,米饭还没好,就站在傍边发呆。

“顾少爷,米饭好了?”女佣出来惊醒了顾慈,顾慈赶紧拭了拭眼角,有点慌乱的拔掉线,打开盖子。

顾慈把袖子撸了起来,冒上来的蒸汽将他的胳膊烫的通红一片。

女佣惊叫一声,跑去找药膏。

顾慈也不知道怎么了,脑袋明明是空荡荡的一片,一时都没弄明白从脸颊上流下来的液体是什么?是不甘吗?是对这几年掏心掏肺也换不回来那人原谅的不甘吗?是可怜吗?明明到了山穷水尽,无路可走,还要继续执着的不放弃的可怜吗?

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实在太难了。恨不得将全世界都捧到他面前讨他欢喜,可是那人只会无所谓的摇摇头,说出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话,“这些不是我想要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