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归莫大娘,封言小说阅读

他年归

他年归

作者:蓝云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09 09:33: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缘起 第二章 爱恋 第三章 刺杀 第四章再见 第五章 不善 第六章梦回(一)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君冶城:我喜欢你。封言:哦,我知道了。叶风扬:我喜欢你。宁鸣:医馆左转不送。南霄:泊岚,我爱你。君泊岚:嗯。南霄:什么?君泊岚:我也是。
节选

杏花雪树中,烟雨迷蒙。

细雨由叶滑落,打湿树枝上在梦中酣眠的少年衣领。

微凉的春风吹过,花瓣落下纷纷撒在少年身上。“唔……”许是觉得寒冷,不自觉的打了冷颤。轻哼一声,不在意的闷头继续睡。

却不知,远处,一个莫约十一二岁的孩子看着似乎在梦里出现的场景,瞪大了眼睛,似是觉着不可思议又贪婪的想把这幅画,映入眼,刻进心。

半晌,少年醒了。

准确来说是不耐烦的醒了。

少年恶狠狠的瞪向那个孩子。“不是我说,你刚才就在那看,看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看腻啊,能不能让爷好好的睡上一觉。算爷求你了。知不知道爷已经四天四夜没合过眼了。”

少年生的异常俊美,一双水色凤眸,身体颀长,黑红劲装,衬得他皮肤更加苍白了,眉宇间露出疲惫与不满。

孩子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到这样的待遇,一时恼羞。

“看你几眼怎么了,难道还会掉块肉不成?”

孩子说完就跑开,还没跑两步,就被少年抓着肩膀拽了回来。少年无语的看着手上的小屁孩儿。直接扔到了粗壮的杏花树根底下。缓缓走了过去。孩子看起来被摔的不轻,眼冒金星的蒙了好一会儿,直到少年走了过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扔回来了,本来想打回去,又怕自己被打的更惨,只好不做言的瞪着那个少年。

那眼神幽怨里透着不甘,又偏偏带着倔强,活像一个被恶霸欺负了的少女。

少年想至此,黑线从额顶滑落,嘴角忍不住抽搐。蹲下直视孩子的眼睛,问他。

“小鬼,你跑什么,骂了我一句而已,你难道还觉得我会吃了你不成?”

“不是我说你这个人也太金贵了吧,看了两眼就要对别人发火,简直比那些千金大小姐都要经娇贵,娇气!!”孩子自顾自的数落着对少年的不满,却没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少年的脸越来越黑。

你他娘居然把爷跟娇滴滴的女人作比?

少年露出了一个不太友善的微笑,把身后早已捏得紧紧的拳头砸到了孩子的脸上。

孩子有被打蒙了,等到发现自己被打了以后,张牙舞爪的像少年扑过去时,少年已经走的不算太远了。

孩子像一个八爪鱼一样,扒拉在少年的身上。

“臭小子,你有完没完。我觉得咱俩这很公平啊,你把我骂了几句,我打了你几下,咱俩都扯平了,你还想干嘛?!”

“打跟骂能一样吗?”

“打跟骂不一样吗?你快点放开,我还要去找地方睡觉了。”

“睡睡睡,你是猪吗?”

少年的脸色已经黑的像碳了

“啪”少年有些耐不住,反手打了那孩子一巴掌。

然后,“彭”“擦”“咣”的声音久久没有停下。

少年好像也被气着了,也忘记用招式什么的了,就是单单用体博,熟悉少年的人都知道,少年的肉搏,差的那是相当的离谱。

“呼呼,好小子,以前练过?”少年随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嗯,以前跟家里请来的师傅学过一两招,都是偷着学的。”

这两人已经打完了,或者说没力气打了。现在他们两个躺在绿茵茵的草地上。

闻言,少年一转身,面对着孩子。

“偷着学,为什么?你爹娘不愿意让你习武吗?”

“哎呀,不是的,是因为那个人好像是专门来教我爹的。我也不知道我爹好好的一个大夫,为什么要学习射箭骑马。”

想不通,少年索性就不想了。

“对了,你叫什么?”

“姓大,单字一个哥,你叫我大哥就可以了。”

“别不要脸了好吗,算我求你了。”

“封言”

………………………………

封言睁开了眼睛,将手臂弯曲放在额头上,眼中尽是烦躁。

啧,怎么又记起五年前的小鬼了。

所以说我当时为什么要去打那个小鬼,后来跟那个小鬼认识,现在又找不到那个小鬼了呢?

那小鬼当时……应该比我小上不少岁吧。

那小鬼还活着吗?死了吧。

封言坐起来,烦躁的揉了把自己本来就凌乱的头发。

不想了。

起床换好衣服,紫黑袍加身。显得他更加俊美无俦。起床后随便的擦了把脸便出门了。

“封少侠,起床了啊。”坐在门口下象棋的两位老大爷朝他打招呼。

封言轻轻地笑了一下。“是,刚起。毕竟要是再这么窝着的话我就要去吃土了。”

“哈哈哈——”果不其然,传来了两位大爷爽朗的笑声。

封言继续往前走,看见了卖菜的莫大娘一脸愁苦的趴在那儿。便上去调笑道:“今年收成这么好,又不是往年干嘛还愁眉苦脸的,来,别苦着一张木瓜脸了,笑一个”莫大娘瞪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就是因为今年收成好,东西都卖不出去今年我这些东西怕是要……唉…”语毕,摇了摇头。

封言听着,想了想。

往年收成不好,却能卖出去不少东西,但也是可以赚不少的钱。而今年这收成好了,东西却又不稀罕了,又卖不出去几个钱儿了。

封言想了想,对着莫大娘说:“那咱们就把价钱降到最低,大娘,您看您这蔬菜果肉都是最新鲜的,毕竟货比三家,再加上您这儿便宜,肯定会有不少的人来买。到时候还怕没钱了吗?”

莫大娘想了想,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行,那就听你的。试一试。”

封言看莫大娘的不情愿的样子。这不是显然不太放心吗?于是说:“莫大娘,你就放心吧,如果您这次没有卖出个好价钱。那我就把这钱按你往年的三倍,赔偿给你。”

莫大娘听了以后是半喜掺忧啊。有人付钱,他很乐意。可,若这人是封言。那可就万万要不得了。

“使不得,这是万万使不得的。少侠,你护了我们那么久。在外面接悬赏也是拿到钱就分给我们,这本来就是卖命的活儿。我们大家伙儿已经连累你那么久了,怎么可能再让你替我们付这个债啊。”

“没事,就这么说定了啊。”

封言继续往酒楼走,走到一家门口时,天上突然掉下了一块瓦。封言立刻伸出手接住。劫后偷生般叹了口气。笑着对房梁上的人说。“二狗子,你要是下一次再这么鲁莽,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给你担着。这一块砸下来,乖乖,这是要人命啊。”

从房顶上探出一个脑袋。憨笑着摸摸后脑勺说:“对不住啊,封少侠,我这手没拿住。”

封言点点头,把瓦扔了上去。拍拍手说,“下次小心点儿。”

“是。”

到了酒庄里以后,封言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捏紧给了手中的长剑,漫步轻缓的走向了定好的房间。

待封言坐在椅子上以后,便开始观察四周。

“咻――――”一把小飞刀砸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方言并没有急着站起来寻找飞刀的来头。

不是因为他胸有成竹,而是因为,这把飞刀上面绑着一张纸条。

封言将那张纸条拆开来,上面的笔走龙蛇让封言一下子就知道那个人是谁。

只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去管这么多了,因为这张纸条上面写着。

“南梁太子――君冶城。”

封言勾起迷之一笑,将那张纸条放在蜡烛上烧掉了。

转身向门外走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