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小萌妻:董事长大人宠入骨by沧海不改,万古不变。-沧海不改,万古不变。的小说复仇小萌妻:董事长大人宠入骨

复仇小萌妻:董事长大人宠入骨

复仇小萌妻:董事长大人宠入骨

作者:沧海不改,万古不变。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09 10:09:0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第一章背叛 第二章尽快给她手术 第三章一纸离婚协议书 第四章再次下手 第五章你逃的了么 第六章受制于人的三分钟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角是连城景季灵儿的书名叫《复仇小萌妻:董事长大人宠入骨》,本小说的作者是沧海不改,万古不变。所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个把情爱熟练成精的男人,又怎么会指望他拿出一颗真心来对待当初他痛下杀手,打掉了自己和他的亲生孩子时说:“我连城景丢弃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谈幸福。”后来他丢掉自己父亲的骨灰时说:“想要你父亲的骨灰,拿肉来偿。”当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又说:“季灵儿,我不在,你敢死,死后挖坟掘尸,挫骨扬灰,直到这个世界再没有你的一丝痕迹,我才会放过你。”而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重新回到他身边用尽各种手段重新夺回他的真心。而他得知真相,自己只说了一句:“连城景,我是你的谁?”...
节选

坐在连诀的车上,两人沉默许久,一个专心开着车,一个毫无精神的看着窗外。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连氏大楼门口。季灵儿松开了一路上紧紧握着的手,颤抖着声音:“谢谢。”顺手打开了车门。“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这样。”连诀眼睁睁的看着车门被关上,看着她匆匆逃离开的样子,心中怒火再也克制不住,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季轩财团——“吩咐你的事做好了吗?”“总监,已经做好了,可是……那毕竟是连董事长下的命令。”“好了,你下去做事吧!”“是。”偌大的办公室窗前,火红艳丽的长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曼妙的身材在光洁透明的窗户上,身形微颤。连城景,你还是对她念念不忘是吗?既然你断不了,我就来帮你,让你断了这个念想。连氏董事长办公室——手悬在空中停滞了许久,还是叩响了。“进来。”季灵儿听到允许后,进门,关门,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像从前一样,看到他在忙,悄悄的出现在他的办公室,趁他焦头烂额的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现在……恍如隔世。连城景就坐在对面,精致舒适的真皮座椅旋转过来,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她。长发微卷及腰,精致小巧的面容,光洁饱满的额头,玲珑剔透的眼瞳,樱桃一般**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样站在自己面前,竟然想起了以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么拘谨尴尬。当他的眼睛落在那件橙黄色连体百褶裙身上的时候,眸光一沉。这件衣服看起来十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季灵儿看着连城景眼底氤氲,就知道他误会了。“我之前的衣服被你给扯坏了,我身无分文,所以……”这件衣服是她因为时间来不及,临时向连诀借来的。连城景没有接话,反而指了指旁边的位置。“你怎么勾引连诀的,今天做给我看。”“我……”季灵儿话未出口,就断了这个念头,现在的他已经认定了自己勾引连诀,还有什么好说的?“怎么?对着我做不出来吗?”季灵儿咬了咬嘴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嘭!”地一声,季灵儿微微一颤。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向自己,没有一秒钟的犹豫,生硬地拉起自己的手毫无征兆的被甩到一旁的沙发上。季灵儿吃痛皱紧了眉头。连城景没有那么多耐心,整个身子压上季灵儿的娇小的身体,毫不留情的撕扯着季灵儿的裙子。“你不是最擅长勾引别人吗?你现在怎么不愿意了?是因为我不是你想的那个人是吗?”季灵儿没有反抗,任凭身体被他压到窒息,任凭眼泪划过眼角没有一丝眷恋。可季灵儿越是没有表情,连城景的怒意就更快速的蔓延至全身,动作生硬,恨不得将季灵儿撕碎。“你以为我爱你吗?你清醒一点,你不过是我发泄的工具!”他恨!他怨,可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承认一开始对这个相貌平平的丫头没有什么好感。可三年了,他开始慢慢的容忍了这个丫头活蹦乱跳的待在自己身边,每当他因琐事烦恼,季灵儿总会让他开怀舒心,可这一切都是骗人的!她的心不是自己的,孩子不是自己的!真失败!自己真的失败!一想到这些,他就久久不能释怀。越来越猛烈的动作,让季灵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身体上的痛,远远没有心里的痛更让她承受不住。渐渐的,她的脸色开始变白,连城景也发现了,沙发上出现了一滩血迹。这触目惊心的红方才让连城景想起,不久前,她刚刚做过流产手术,他不由得停下了动作。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连城景穿起衣服,不耐烦的接起:“什么事?”“董事长,不好了,季董事长的骨灰不见了!”连城景看了一眼挣扎着坐起来默默的穿上衣服的季灵儿,冷冷的说了句:“派人去找。”挂断电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心里被愧疚填满,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现在骨灰也丢了,如果让她知道,恐怕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你先回去吧!我会派医生好好照顾你。”季灵儿没有说话,整理好衣服走到门口,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还有两次,记得你答应过我的。”“别想再逃走。”平静的关上门声。门里传来茶杯碎地的声音,想来他听到这句话也该是气急了吧。刚出连氏大楼,季灵儿就失去了意识,睁开眼还是那个熟悉的药水味,屋子里有几个大夫和护士看着她,直到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汇报林董事长,大小姐已经醒了。”“是。”“人已经醒了,你们都出去吧!”是连诀的声音。众人纷纷点点头,悄无声息地退下。“你一定要这样作践自己吗?他就让你这么放不下!”季灵儿勉强扯出一个苦笑:“当初如果不是你瞒着我,我怎么至于这样,如今你还来说这些干什么。”“如果我不这样做,你怎么能和过去断的干干净净?”季灵儿猛然抬起头,他的话像一根刺深深地扎在心上:“那是我爸!就算从前的季家已经不在了,那也是我爸爸,我怎么能就这样不管他!”对于从小就没有感受过父爱的连诀来说这确实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情感,自己的出生,害死了母亲,父亲给自己取名连诀,就是因为恨自己,所以在林家,他一直都是一个罪恶的存在,父亲和哥哥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丝一毫的关爱,所谓家人的感情,不过是靠着充到自己的银行卡然后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串串冷冰冰的数字维系着而已。他拼命的想出现在公众视野,打架,逃课,所期盼的不过是身为家人的父亲或者哥哥能够出现给他的行为“擦**”,让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也知道,他是有家人的。但是眼前强忍泪水的季灵儿,的确让他羡慕了,至少她曾经拥有过,不知为什么,心似乎漏跳了一拍,他转过身不在看季灵儿,菱角分明的嘴唇一张一合:“不要再作贱自己,我会帮你。”

坐在连诀的车上,两人沉默许久,一个专心开着车,一个毫无精神的看着窗外。

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连氏大楼门口。

季灵儿松开了一路上紧紧握着的手,颤抖着声音:“谢谢。”顺手打开了车门。

“一定要这样吗?”

“一定要这样。”

连诀眼睁睁的看着车门被关上,看着她匆匆逃离开的样子,心中怒火再也克制不住,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

季轩财团——

“吩咐你的事做好了吗?”

“总监,已经做好了,可是……那毕竟是连董事长下的命令。”

“好了,你下去做事吧!”

“是。”

偌大的办公室窗前,火红艳丽的长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曼妙的身材在光洁透明的窗户上,身形微颤。

连城景,你还是对她念念不忘是吗?既然你断不了,我就来帮你,让你断了这个念想。

连氏董事长办公室——

手悬在空中停滞了许久,还是叩响了。

“进来。”

季灵儿听到允许后,进门,关门,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像从前一样,看到他在忙,悄悄的出现在他的办公室,趁他焦头烂额的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现在……恍如隔世。

连城景就坐在对面,精致舒适的真皮座椅旋转过来,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她。

长发微卷及腰,精致小巧的面容,光洁饱满的额头,玲珑剔透的眼瞳,樱桃一般**的嘴唇。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样站在自己面前,竟然想起了以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么拘谨尴尬。

当他的眼睛落在那件橙黄色连体百褶裙身上的时候,眸光一沉。

这件衣服看起来十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季灵儿看着连城景眼底氤氲,就知道他误会了。

“我之前的衣服被你给扯坏了,我身无分文,所以……”这件衣服是她因为时间来不及,临时向连诀借来的。

连城景没有接话,反而指了指旁边的位置。

“你怎么勾引连诀的,今天做给我看。”

“我……”季灵儿话未出口,就断了这个念头,现在的他已经认定了自己勾引连诀,还有什么好说的?

“怎么?对着我做不出来吗?”

季灵儿咬了咬嘴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嘭!”地一声,季灵儿微微一颤。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向自己,没有一秒钟的犹豫,生硬地拉起自己的手毫无征兆的被甩到一旁的沙发上。

季灵儿吃痛皱紧了眉头。

连城景没有那么多耐心,整个身子压上季灵儿的娇小的身体,毫不留情的撕扯着季灵儿的裙子。

“你不是最擅长勾引别人吗?你现在怎么不愿意了?是因为我不是你想的那个人是吗?”

季灵儿没有反抗,任凭身体被他压到窒息,任凭眼泪划过眼角没有一丝眷恋。

可季灵儿越是没有表情,连城景的怒意就更快速的蔓延至全身,动作生硬,恨不得将季灵儿撕碎。

“你以为我爱你吗?你清醒一点,你不过是我发泄的工具!”

他恨!他怨,可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承认一开始对这个相貌平平的丫头没有什么好感。

可三年了,他开始慢慢的容忍了这个丫头活蹦乱跳的待在自己身边,每当他因琐事烦恼,季灵儿总会让他开怀舒心,可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她的心不是自己的,孩子不是自己的!真失败!自己真的失败!

一想到这些,他就久久不能释怀。

越来越猛烈的动作,让季灵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身体上的痛,远远没有心里的痛更让她承受不住。

渐渐的,她的脸色开始变白,连城景也发现了,沙发上出现了一滩血迹。

这触目惊心的红方才让连城景想起,不久前,她刚刚做过流产手术,他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连城景穿起衣服,不耐烦的接起:“什么事?”

“董事长,不好了,季董事长的骨灰不见了!”

连城景看了一眼挣扎着坐起来默默的穿上衣服的季灵儿,冷冷的说了句:“派人去找。”

挂断电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心里被愧疚填满,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现在骨灰也丢了,如果让她知道,恐怕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你先回去吧!我会派医生好好照顾你。”

季灵儿没有说话,整理好衣服走到门口,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还有两次,记得你答应过我的。”

“别想再逃走。”

平静的关上门声。

门里传来茶杯碎地的声音,想来他听到这句话也该是气急了吧。

刚出连氏大楼,季灵儿就失去了意识,睁开眼还是那个熟悉的药水味,屋子里有几个大夫和护士看着她,直到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汇报林董事长,大小姐已经醒了。”

“是。”

“人已经醒了,你们都出去吧!”

是连诀的声音。

众人纷纷点点头,悄无声息地退下。

“你一定要这样作践自己吗?他就让你这么放不下!”

季灵儿勉强扯出一个苦笑:“当初如果不是你瞒着我,我怎么至于这样,如今你还来说这些干什么。”

“如果我不这样做,你怎么能和过去断的干干净净?”

季灵儿猛然抬起头,他的话像一根刺深深地扎在心上:“那是我爸!就算从前的季家已经不在了,那也是我爸爸,我怎么能就这样不管他!”

对于从小就没有感受过父爱的连诀来说这确实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情感,自己的出生,害死了母亲,父亲给自己取名连诀,就是因为恨自己,所以在林家,他一直都是一个罪恶的存在,父亲和哥哥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丝一毫的关爱,所谓家人的感情,不过是靠着充到自己的银行卡然后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串串冷冰冰的数字维系着而已。

他拼命的想出现在公众视野,打架,逃课,所期盼的不过是身为家人的父亲或者哥哥能够出现给他的行为“擦**”,让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也知道,他是有家人的。

但是眼前强忍泪水的季灵儿,的确让他羡慕了,至少她曾经拥有过,不知为什么,心似乎漏跳了一拍,他转过身不在看季灵儿,菱角分明的嘴唇一张一合:“不要再作贱自己,我会帮你。”

小说《复仇小萌妻:董事长大人宠入骨》第七章疯狂的报复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