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倚萧墙by龙饮月-龙饮月的小说爱倚萧墙

爱倚萧墙

爱倚萧墙

作者:龙饮月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09 10:41:5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前世 第2章今生 第3章中了暑气 第4章解危 第5章再见已是泪流满面 第6章被太子调戏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爱倚萧墙》是龙饮月所编写的重生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钟铃儿明世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钟铃儿总想着自己贵为嫡女,就算母亲死了,母亲那边还无人肯关照,自己依然尊贵,最起码应该嫁个身体健全的王公贵族,可却被许给了半身残疾的明世谦。成亲以后,哪怕那个人对自己再用心再体贴,她始终不满足,一有点事情就把火发在他身上,打他骂他已经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把他从轮椅上推下去,让他在下着大雪的晚上自己挣扎着爬回房间。直到被诬陷与侍卫私通,被游街示众三日,被明世谦暗中放过,钟铃儿才知道当初的她有多傻多蠢。这一世……...
节选

走上布满青苔的石板路,两旁是打理齐整的兰草翠竹,看着那掩在竹林后清净安宁的大院,钟铃儿轻叹了口气。虽说日日都来,可这日日都是种被折磨的感觉。“嬷嬷。”“小姐来了啊!”管礼教的陈嬷嬷看到钟铃儿眼中一闪而过的是鄙夷不屑的神色,就连行礼都只是简单地歪下**:“你等一下啊!我去跟老夫人通报一下。”“嗯。”“小姐!”青萝被气的够呛:“你也该惩罚一下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看那陈嬷嬷那是什么态度?明明就是个奴才,居然敢以“我”自称,一点礼数都没有?亏她还是个教养嬷嬷。”“好了。让别人尊敬可不是耍耍嘴皮子就行的,阳奉阴违的人多着呢。那些人才是最难应付的。”“没想到小姐性子竟这般豁达大方,真叫人钦佩。”“……”转过身,身后是不知何时出现的太子,两个人距离极近,钟铃儿都快靠到他束着青玉带的腰间,吓得急忙后退。“见过太子殿下。”“不必多礼。”伸手想要扶起钟铃儿,后者又退了两步,像是见了鬼一样,倒是叫明玉奚又好气又好笑。小丫头就那么怕自己吗?“小姐,你我二人过去见过面吗?”不知太子此话何意,钟铃儿认真地摇了摇头:“未曾见过。”即便见过也是前世之事了。“那你为何对我避之不及?”“没,没有。小女子只是怕叫人看到,污了太子名声。”“哈哈,那我还要感谢小姐咯?”温声一笑,明玉奚上下打量了一遍这被外界传成妖邪鬼怪的将军府嫡小姐,只觉那些话倒也并非无稽之谈。否则他看过那么多女子,怎得偏偏对她这么个五岁的小丫头上了点心思。“小姐!可以进……啊!这不是太子殿下吗?快请进!”“……”看陈嬷嬷那副殷勤的模样,那老脸都笑出朵菊花来了,钟铃儿在心里冷笑不止。“小姐也进来吧?”“不必了,太子和奶奶聊吧。小女子先回去了。”“又不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小姐担心什么?你若是不来,那我也不去了。”太子这么说,陈嬷嬷脸色一变,暗道“不好”,连忙拉过钟铃儿的小手,力度之大,抓的钟铃儿手背生疼。“老夫人喊小姐进去呢!小姐跑什么!”“……”跟在着了一身月牙白曲裾长袍,领口袖口衣角都用银线绣了蝙蝠纹,三千青丝整齐地束于和田白玉发冠中,身形颀长的太子身后一起进了室内。和院子外头的清雅素然不同,老夫人的房间里处处都透露着一股过度奢华的味道。无论是沉香木制的桌椅板凳还是摆在台子上的翡翠山石摆件、翡翠如意……放在房间角落里的巨大花鸟梅瓶,以及用玉石雕出来的四扇松梅鹤竹屏风还有入眼可见的精致金银器具。每次钟铃儿进来都免不了担心,这装饰叫人看去会不会以为大将军府收受贿赂了。“你来啦!”老夫人故作高深地盘着手里的翡翠佛珠坐在黄花梨透雕靠背玫瑰椅上连眼睛都不睁一下。“是,奶奶。”“老夫人好!”听到有男人的声音,老夫人立刻睁开了浑浊的眸子,看到来人,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太,太子殿下,你怎么来了?”“哈哈,老夫人不必惊慌。本宫今日初到贵府,想着该来拜见一下老夫人。”“这,这样啊!”又注意到旁边脸色平静如常的钟铃儿,老夫人不悦皱眉:“那你这丫头还进来做什么?不知道避嫌吗?若因你坏了太子名声可怎么办?”“……”钟铃儿闭口不谈,她自己说是一回事儿,奶奶说又是另一回事。名声这种事情,分明对女子比较重要,这老夫人当着外人说这种话,真真是老糊涂了!太子微笑着上前解围:“老夫人何必动怒,是本宫让小姐一定一起进来的。今日府上嫡小姐救了本宫,本宫感谢她还来不及。”“救,救了太子殿下?这丫头?”老夫人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偏偏钟铃儿依旧是那副无悲无喜的模样,叫她根本没法相信。“太子殿下是不是弄错了?这丫头才五岁,哪里有救人的本事?”“那是老夫人对小姐的了解太少了。从小姐的言谈来看,应该是看了不少医书的。若没有她及时送来药汤,本宫可能已经被暑气折腾坏了。”“也没那么严重,”平静地回应,钟铃儿低着头:“太子年轻,身体强健,不会出事的。”“是吗?那就谢谢小姐夸奖了。”听着这几个主子的谈话,青萝眼睛一转,怎得太子在小姐面前是“你我”相称,到了老夫人面前便一口一个“本宫”了?难道?“原来如此。”听太子这么说,老夫人虽然依旧不相信,但一想到如此太子就欠了将军府一个恩情,又窃喜起来。“那铃儿丫头当真是立功了。回头我叫帐房给你涨些月例银子做赏赐!”“是,多谢奶奶。”钟铃儿恭敬地跪地叩谢。“不过,你这丫头可不能只看那些杂书,你父亲惯着你随你乱来。我这个当***还得提醒你,女子最讲求的是女德,你作为将军府嫡小姐更应好好约束自身,以做表率。我问你,《女四书》可看完了?”“回奶奶,《女诫》看完了。”“是吗?那陈嬷嬷你考考她。”老夫人一介村妇出身,对这些也只是听别人说了个皮毛,内里一概不知,只能装模作样的说一下。“是!那敢问小姐可知《女诫》分为哪七篇?“三从四德”又指的哪“三从”哪“四德”?”“七篇分别为卑弱、夫妇、敬顺、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三从”出自《仪礼·丧服·子夏传》,“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出自《周礼·天官》:“九嫔掌妇学之法,以九教御: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小姐果然认真看了,答得完整无差。”“嗯。”看太子也欣赏地连连点头,老夫人故作了解地挥手:“如此就好,你先找个地方坐下吧,我这个老妇人得跟太子好好说道说道。”

走上布满青苔的石板路,两旁是打理齐整的兰草翠竹,看着那掩在竹林后清净安宁的大院,钟铃儿轻叹了口气。

虽说日日都来,可这日日都是种被折磨的感觉。

“嬷嬷。”

“小姐来了啊!”

管礼教的陈嬷嬷看到钟铃儿眼中一闪而过的是鄙夷不屑的神色,就连行礼都只是简单地歪下**:“你等一下啊!我去跟老夫人通报一下。”

“嗯。”

“小姐!”

青萝被气的够呛:“你也该惩罚一下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看那陈嬷嬷那是什么态度?明明就是个奴才,居然敢以“我”自称,一点礼数都没有?亏她还是个教养嬷嬷。”

“好了。让别人尊敬可不是耍耍嘴皮子就行的,阳奉阴违的人多着呢。那些人才是最难应付的。”

“没想到小姐性子竟这般豁达大方,真叫人钦佩。”

“……”

转过身,身后是不知何时出现的太子,两个人距离极近,钟铃儿都快靠到他束着青玉带的腰间,吓得急忙后退。

“见过太子殿下。”

“不必多礼。”

伸手想要扶起钟铃儿,后者又退了两步,像是见了鬼一样,倒是叫明玉奚又好气又好笑。

小丫头就那么怕自己吗?

“小姐,你我二人过去见过面吗?”

不知太子此话何意,钟铃儿认真地摇了摇头:“未曾见过。”

即便见过也是前世之事了。

“那你为何对我避之不及?”

“没,没有。小女子只是怕叫人看到,污了太子名声。”

“哈哈,那我还要感谢小姐咯?”

温声一笑,明玉奚上下打量了一遍这被外界传成妖邪鬼怪的将军府嫡小姐,只觉那些话倒也并非无稽之谈。

否则他看过那么多女子,怎得偏偏对她这么个五岁的小丫头上了点心思。

“小姐!可以进……啊!这不是太子殿下吗?快请进!”

“……”

看陈嬷嬷那副殷勤的模样,那老脸都笑出朵菊花来了,钟铃儿在心里冷笑不止。

“小姐也进来吧?”

“不必了,太子和奶奶聊吧。小女子先回去了。”

“又不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小姐担心什么?你若是不来,那我也不去了。”

太子这么说,陈嬷嬷脸色一变,暗道“不好”,连忙拉过钟铃儿的小手,力度之大,抓的钟铃儿手背生疼。

“老夫人喊小姐进去呢!小姐跑什么!”

“……”

跟在着了一身月牙白曲裾长袍,领口袖口衣角都用银线绣了蝙蝠纹,三千青丝整齐地束于和田白玉发冠中,身形颀长的太子身后一起进了室内。

和院子外头的清雅素然不同,老夫人的房间里处处都透露着一股过度奢华的味道。

无论是沉香木制的桌椅板凳还是摆在台子上的翡翠山石摆件、翡翠如意……放在房间角落里的巨大花鸟梅瓶,以及用玉石雕出来的四扇松梅鹤竹屏风还有入眼可见的精致金银器具。

每次钟铃儿进来都免不了担心,这装饰叫人看去会不会以为大将军府收受贿赂了。

“你来啦!”

老夫人故作高深地盘着手里的翡翠佛珠坐在黄花梨透雕靠背玫瑰椅上连眼睛都不睁一下。

“是,奶奶。”

“老夫人好!”

听到有男人的声音,老夫人立刻睁开了浑浊的眸子,看到来人,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太,太子殿下,你怎么来了?”

“哈哈,老夫人不必惊慌。本宫今日初到贵府,想着该来拜见一下老夫人。”

“这,这样啊!”

又注意到旁边脸色平静如常的钟铃儿,老夫人不悦皱眉:“那你这丫头还进来做什么?不知道避嫌吗?若因你坏了太子名声可怎么办?”

“……”

钟铃儿闭口不谈,她自己说是一回事儿,奶奶说又是另一回事。

名声这种事情,分明对女子比较重要,这老夫人当着外人说这种话,真真是老糊涂了!

太子微笑着上前解围:“老夫人何必动怒,是本宫让小姐一定一起进来的。今日府上嫡小姐救了本宫,本宫感谢她还来不及。”

“救,救了太子殿下?这丫头?”

老夫人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偏偏钟铃儿依旧是那副无悲无喜的模样,叫她根本没法相信。

“太子殿下是不是弄错了?这丫头才五岁,哪里有救人的本事?”

“那是老夫人对小姐的了解太少了。从小姐的言谈来看,应该是看了不少医书的。若没有她及时送来药汤,本宫可能已经被暑气折腾坏了。”

“也没那么严重,”平静地回应,钟铃儿低着头:“太子年轻,身体强健,不会出事的。”

“是吗?那就谢谢小姐夸奖了。”

听着这几个主子的谈话,青萝眼睛一转,怎得太子在小姐面前是“你我”相称,到了老夫人面前便一口一个“本宫”了?

难道?

“原来如此。”

听太子这么说,老夫人虽然依旧不相信,但一想到如此太子就欠了将军府一个恩情,又窃喜起来。

“那铃儿丫头当真是立功了。回头我叫帐房给你涨些月例银子做赏赐!”

“是,多谢奶奶。”

钟铃儿恭敬地跪地叩谢。

“不过,你这丫头可不能只看那些杂书,你父亲惯着你随你乱来。我这个当***还得提醒你,女子最讲求的是女德,你作为将军府嫡小姐更应好好约束自身,以做表率。我问你,《女四书》可看完了?”

“回奶奶,《女诫》看完了。”

“是吗?那陈嬷嬷你考考她。”

老夫人一介村妇出身,对这些也只是听别人说了个皮毛,内里一概不知,只能装模作样的说一下。

“是!那敢问小姐可知《女诫》分为哪七篇?“三从四德”又指的哪“三从”哪“四德”?”

“七篇分别为卑弱、夫妇、敬顺、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三从”出自《仪礼·丧服·子夏传》,“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出自《周礼·天官》:“九嫔掌妇学之法,以九教御: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小姐果然认真看了,答得完整无差。”

“嗯。”

看太子也欣赏地连连点头,老夫人故作了解地挥手:“如此就好,你先找个地方坐下吧,我这个老妇人得跟太子好好说道说道。”

小说《爱倚萧墙》第6章被太子调戏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