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养成计划小说-名字是陈老汉,唐小阮

王妃养成计划

王妃养成计划

作者:星星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09 10:44: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穿越 第二章要债 第三章要你好看 第四章去做客 第五章救了人 第六章泼皮童生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小说主角是唐小阮沐北辰的书名叫《王妃养成计划》,本小说的作者是星星写的一本穿越古代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阵寒风穿堂而过,木门一下子被撞开,反复卷带,发出嘎吱声。“好吵——”唐宛费力睁眼,翻爬起来,咳嗽了两声。这是哪里?环视周围,是个十分简陋的泥土房子,随意摆着几样的破旧家具,像是在乡下。“啊——”一声尖叫划破天际,唐小阮跳下床跑到门口,一身冷汗看着地上躺着的面色乌青的老头。...
节选

一阵寒风穿堂而过,木门一下子被撞开,反复卷带,发出嘎吱声。“好吵——”唐宛费力睁眼,翻爬起来,咳嗽了两声。这是哪里?环视周围,是个十分简陋的泥土房子,随意摆着几样的破旧家具,像是在乡下。“啊——”一声尖叫划破天际,唐小阮跳下床跑到门口,一身冷汗看着地上躺着的面色乌青的老头。他已经没有了呼吸,胡子上还有未话的冰渣,看样子像是冻死的。“阮娘你醒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木棍子,脸上沾了煤灰脏兮兮的,一双眸子清亮神色欣喜。阮娘?是在叫自己吗?唐苑嘴角一抽,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会痛,不是在做梦。这一切的冲击力也太大了吧。忽然之间,有无数的记忆片段蜂拥而来,那是一段不属于她的人生,在那里,她叫唐小阮。那些记忆在脑海之中相互碰撞,头疼欲裂。唐宛扶着头蹲在地上,三个小孩子直愣愣站在院子里一脸不知所措。记忆之中,原主唐小阮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嫁给了陈家村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也是个孤儿,自幼被陈老汉收养,还有三个也是被收养的小弟小妹。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出门打猎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村里人都说他死了。祸不单行,陈老汉昨个馋酒醉在了雪地里,把自己给冻死。后来被村里的人发现,把尸体抬回了家中。刚刚地上草席上躺着的那个尸体就是陈老汉。这么一来,唐小阮便成为了村里人口中的灾星。前日村里人要占陈老汉的地,一群人起了争执,唐小阮被人推下了坎子,昏了过去。结果醒来之后,唐苑变成了唐小阮,成为带了三个“小拖油瓶”的家长。“阮娘……”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怯生生地扯着一旁二哥的袖子,语气满是担心,仰头问道:“阮娘没事儿吧。”唐小阮摆了摆手站起来,脸色有些苍白。上一世,父母在她二十岁的时候意外过世,那些亲戚就恨不得立刻和患有绝症的她断绝关系。直到死,她都是一个人……现在到了这儿,虽然看起来处境困难,但是好在还有眼前的三小只啊。“你们在干什么呢?”捏着袖子擦了擦小花脸上的灰,唐小阮吸了吸鼻子,踩着虚浮的脚步走到月儿他们旁边。只见那里立着一个火堆,旁边有几个发了一些小芽的土豆,还有一个麻布袋子。陈老汉这辈子过得拮据,仅有的家产也被村里的人抢光了,也就只有这最后的吃食了。“我听老人说生病了要吃好吃的补一补,”柱子抿了抿嘴,看着地上的土豆,说话颇有几分小大人的模样:“阮娘生病了,得吃饱。”好东西吗?唐小阮看着地上的土豆皱了皱眉。一阵心疼涌上来,若是这几个土豆都算得上好吃的,那之前他们都过的是什么日子?打开麻布袋,里面又只有约莫一捧米,还夹杂着很多空谷壳。“我来做饭吧。”叹了口气,唐小婉提了袋子去厨房找锅碗。空谷壳浸水之后都漂浮起来,简单挑拣一下就得了大半碗的米。就这么煮肯定是都吃不饱的,只能煮粥多放点儿水喝喝米汤了。柱子手脚麻利地烧火煮粥,小花和月儿眼巴巴地站在灶台边上。唐小阮在案板上把土豆处理成丝,刀工利落漂亮。“怎么啦?”见小花神情有些难过,唐小阮问道。“阮娘以前不常做饭,都是哥哥做。”小花如实回答,眼睛却是看着锅里:“哥哥做饭很好吃的。”她口中的哥哥,应该指的是原主的丈夫。唐小阮在记忆中搜索着关于那个男人的讯息,发现少得可怜,因为两人成亲不过月余,小花他们的哥哥就失踪了。“倒是很帅。”唐小阮暗道。记忆里男子的模样虽说算不上惊艳,却还是丰神俊朗。可惜这一张好皮囊,却套了身农夫装扮,硬生生盖过去了几分。“但是现在哥哥不在了……”月儿嘴一别,眼眶开始泛红。“呸呸呸,什么不在了?”唐小阮颠动着勺子翻炒,哄道:“哥哥是先到县城里去了,等他落了脚都安置好了,就来接我们过去。”“真的?”小花喜出望外道。“当然了,只是我之前忘记跟你们说了。”这个话题实在是过于沉重,唐小阮赶紧打住,指挥着小花:“去给我拿醋和酱油来。”不一会儿,醋溜土豆丝出锅,香味弥漫在小小的厨房之内,月儿踮着脚闻,唐小阮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小馋猫。”暖粥下肚,三小只冬日里冻得发紫的脸上都有了血色。吃完收拾好,回到屋子里,一进门就看见地上躺着的人,唐小阮还是觉得头皮发麻。“爷爷死了。”月儿牵着唐小阮的手,懵懂地说道。死这个字从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口中说出来的分量,便多了几分沉重。“爷爷睡着了。”唐小阮蹲下将月儿抱在怀里:“只是爷爷这次会做一个很长的梦,醒不过来了。”找了个帘子将陈老汉的尸体盖上,唐小阮带着三小只合衣躺在大塌上,相互依偎着取暖。寒风凌冽,穿过破了的门窗袭入屋内。唐小阮轻轻拍着小四的背哄她睡觉,脑子里思绪万千。家里吃的没了,明天该想想办法。陈老汉就算不办丧事也得把人埋了,现在是寒冬尸体还比较能够保存,再放几天该有味道了。“算了,先睡觉!”

一阵寒风穿堂而过,木门一下子被撞开,反复卷带,发出嘎吱声。

“好吵——”

唐宛费力睁眼,翻爬起来,咳嗽了两声。

这是哪里?

环视周围,是个十分简陋的泥土房子,随意摆着几样的破旧家具,像是在乡下。

“啊——”

一声尖叫划破天际,唐小阮跳下床跑到门口,一身冷汗看着地上躺着的面色乌青的老头。

他已经没有了呼吸,胡子上还有未话的冰渣,看样子像是冻死的。

“阮娘你醒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木棍子,脸上沾了煤灰脏兮兮的,一双眸子清亮神色欣喜。

阮娘?是在叫自己吗?唐苑嘴角一抽,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会痛,不是在做梦。这一切的冲击力也太大了吧。

忽然之间,有无数的记忆片段蜂拥而来,那是一段不属于她的人生,在那里,她叫唐小阮。那些记忆在脑海之中相互碰撞,头疼欲裂。

唐宛扶着头蹲在地上,三个小孩子直愣愣站在院子里一脸不知所措。

记忆之中,原主唐小阮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嫁给了陈家村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也是个孤儿,自幼被陈老汉收养,还有三个也是被收养的小弟小妹。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出门打猎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村里人都说他死了。

祸不单行,陈老汉昨个馋酒醉在了雪地里,把自己给冻死。后来被村里的人发现,把尸体抬回了家中。刚刚地上草席上躺着的那个尸体就是陈老汉。

这么一来,唐小阮便成为了村里人口中的灾星。

前日村里人要占陈老汉的地,一群人起了争执,唐小阮被人推下了坎子,昏了过去。

结果醒来之后,唐苑变成了唐小阮,成为带了三个“小拖油瓶”的家长。

“阮娘……”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怯生生地扯着一旁二哥的袖子,语气满是担心,仰头问道:“阮娘没事儿吧。”

唐小阮摆了摆手站起来,脸色有些苍白。

上一世,父母在她二十岁的时候意外过世,那些亲戚就恨不得立刻和患有绝症的她断绝关系。

直到死,她都是一个人……

现在到了这儿,虽然看起来处境困难,但是好在还有眼前的三小只啊。

“你们在干什么呢?”捏着袖子擦了擦小花脸上的灰,唐小阮吸了吸鼻子,踩着虚浮的脚步走到月儿他们旁边。

只见那里立着一个火堆,旁边有几个发了一些小芽的土豆,还有一个麻布袋子。陈老汉这辈子过得拮据,仅有的家产也被村里的人抢光了,也就只有这最后的吃食了。

“我听老人说生病了要吃好吃的补一补,”柱子抿了抿嘴,看着地上的土豆,说话颇有几分小大人的模样:“阮娘生病了,得吃饱。”

好东西吗?唐小阮看着地上的土豆皱了皱眉。一阵心疼涌上来,若是这几个土豆都算得上好吃的,那之前他们都过的是什么日子?

打开麻布袋,里面又只有约莫一捧米,还夹杂着很多空谷壳。

“我来做饭吧。”叹了口气,唐小婉提了袋子去厨房找锅碗。

空谷壳浸水之后都漂浮起来,简单挑拣一下就得了大半碗的米。就这么煮肯定是都吃不饱的,只能煮粥多放点儿水喝喝米汤了。

柱子手脚麻利地烧火煮粥,小花和月儿眼巴巴地站在灶台边上。

唐小阮在案板上把土豆处理成丝,刀工利落漂亮。

“怎么啦?”见小花神情有些难过,唐小阮问道。

“阮娘以前不常做饭,都是哥哥做。”小花如实回答,眼睛却是看着锅里:“哥哥做饭很好吃的。”

她口中的哥哥,应该指的是原主的丈夫。

唐小阮在记忆中搜索着关于那个男人的讯息,发现少得可怜,因为两人成亲不过月余,小花他们的哥哥就失踪了。

“倒是很帅。”唐小阮暗道。

记忆里男子的模样虽说算不上惊艳,却还是丰神俊朗。可惜这一张好皮囊,却套了身农夫装扮,硬生生盖过去了几分。

“但是现在哥哥不在了……”月儿嘴一别,眼眶开始泛红。

“呸呸呸,什么不在了?”唐小阮颠动着勺子翻炒,哄道:“哥哥是先到县城里去了,等他落了脚都安置好了,就来接我们过去。”

“真的?”小花喜出望外道。

“当然了,只是我之前忘记跟你们说了。”这个话题实在是过于沉重,唐小阮赶紧打住,指挥着小花:“去给我拿醋和酱油来。”

不一会儿,醋溜土豆丝出锅,香味弥漫在小小的厨房之内,月儿踮着脚闻,唐小阮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小馋猫。”

暖粥下肚,三小只冬日里冻得发紫的脸上都有了血色。

吃完收拾好,回到屋子里,一进门就看见地上躺着的人,唐小阮还是觉得头皮发麻。

“爷爷死了。”月儿牵着唐小阮的手,懵懂地说道。死这个字从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口中说出来的分量,便多了几分沉重。

“爷爷睡着了。”唐小阮蹲下将月儿抱在怀里:“只是爷爷这次会做一个很长的梦,醒不过来了。”

找了个帘子将陈老汉的尸体盖上,唐小阮带着三小只合衣躺在大塌上,相互依偎着取暖。

寒风凌冽,穿过破了的门窗袭入屋内。

唐小阮轻轻拍着小四的背哄她睡觉,脑子里思绪万千。

家里吃的没了,明天该想想办法。陈老汉就算不办丧事也得把人埋了,现在是寒冬尸体还比较能够保存,再放几天该有味道了。

“算了,先睡觉!”

小说《王妃养成计划》第一章穿越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