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寻梦江湖-张贤弟,张卓然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寻梦江湖

寻梦江湖

作者:阳朔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2 08:08:3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围杀 第二章:上路 第三章:授艺 第四章:得剑 第五章:认父 第六章:救难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少年张寻根据母亲死前留下的日记线索,踏上了寻父的旅途。他的父亲“梅花大侠”张卓然,极重信用,言出必行,江湖上常把他与楚汉相争时一诺千金的名将季布相提并论,称他为“张季布”,二十年前突然失踪,从此杳无音讯,张寻继承了他父亲的传统,为人正直,常为弱者打抱不平,因此也引来很多麻烦。寻父的旅程也是张寻寻梦江湖的历程,随着寻找的深入,事情变得朴朔迷离,正邪难辨。张寻没有改变自己的本质,和青梅竹马的女友杨清慧及几位红颜知己持剑闯江湖,扬名立万,寻找自己的江湖梦。屡次遭到神秘组织“影子会”的算计,在江湖侠义道的朋友帮助下,成功摆脱并战胜对方,最终手刃迫害他父亲的凶手,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江湖道。
节选

黄昏。残阳如血。

七星派蓬莱分舵的大院内席地坐着二十余条汉子,他们都只是静静地坐着,不说一句话,气氛肃穆而紧张。

在大厅里,一张红木八仙桌边围坐着四人,另有两人在一旁不停地走动,眉宇间尽是焦虑和期盼之色。

似乎正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又过得片刻,其中一黄袍人突然停住脚步道:

“唉,真急死人了,张贤弟怎么还不来?”

另一个走动着的壮汉也停下脚步,说道:“若梅花大侠张卓然不到,今晚的围杀,只怕是不能成功了。”

身穿黄袍之人立到摇摇头,道:“绝不可能!张贤弟人称‘张季布’,最是信守诺言的。

“他既回函说今晚一定与我们齐心协力,为江湖除害。那是一定会来的。”

说着他望了望天色,道:“天还未黑,说不定张贤弟马上就要赶到了。”

那壮汉看太阳已经西沉,天色渐暗,叹口气道:“但愿如此,只是……只是张大侠现在还没来,会不会出事?

“哦,我是说会不会有什么意外,被绊住了。”

黄袍之人忙道:“以张贤弟的武功,魔道中除了‘万劫不复’况寂外,少有对手。

“而这况大魔头一直在我们监视之中,未出过‘万灰山庄’半步,又如何去阻他?”

话虽如此说,可看到外面天色已黑,他心中掠过一丝不安,不禁为“梅花大侠’张卓然担心。

那壮汉也是一般想法,又焦急地度起步来。

见八仙桌上的四人依然一声不吭,便道:“嘿,你们怎么沉得住气,仅以我们六人,只怕不是况寂这大魔头的对手。”

默坐不语四人中一个英气勃勃的青年浓眉一场道:“宫掌门不必过虑,若在平日,我们六人确不是况寂这大魔头的对手。

“但今日是中秋,情况就不同了,即便是张大侠不来,我相信我们仍可将其围杀。”

原来这六人乃是当今武林六大名门正派的掌门。

穿黄袍者是川北黄龙派的掌门庄守严,那壮汉是闽西武夷派的掌门宫无量,英气勃勃的青年是岳阳七星派的新任掌门卓正明。

而另外坐着的三位则分别是辽东天池派的掌门归砚风,晋中王屋派的掌门宇文与义和粤南玄武派的掌门长孙弘。

辽东天池派掌门归砚风奇道:“卓掌门,为何围杀况寂这大魔头非得选在中秋之夜?按理今晚月光明亮,反易被他发觉。”

卓正明似乎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回忆,有些伤感地道:“这……说来话长了……”

在院子里,众人依然静静地席地坐着,不说一句话,空气沉默得似被绷紧了一般。黑夜已经降临,圆圆的明月挂在半空。

清亮的月光倾泄下来,映得院子犹如白昼,众门人仍然互相看清对方的脸。

忽然间,刮起一阵阴风,飞沙走石的,月亮也被乌云遮了个严严实实。

大地顿时一片漆黑,远处又不住地传来恶浪扑击海岸的巨音,显得阴森而恐怖。

突然,有个声音嘟囔道:“海边的天气说变就变,这么惨兮兮的,真不是好兆头。”

虽然天黑看不清脸,但听声音就知说话的是王屋派掌门宇文与义的大弟子古宏。

众人听了均觉心头一凛,但都未说话,静待六大门派掌门发出号令。

过了半晌,古宏终于又忍不住这沉闷的气氛,碰了碰一旁武夷派掌门宫元亮的大弟子胡正超道:

“胡师兄,你可知今晚我们到底有何行动,这么神秘,不肯早点告诉我们。还有,到底还要等谁?”

胡正超道:“对此我也不清楚,得问纪师兄了,他负责这次行动的联络。”

胡正超所说的纪师兄乃黄龙派掌门庄守严的大弟子纪恩林,他忙接口道:

“看来此事极为重大,我虽负责联络,但也只是送信而已,不知具体内情,但掌门所等之人定是‘梅花大侠’张卓然,因我曾奉师父之命送信给他,张大侠亦曾说将在中秋之日与我相见。”

众人中还有三个黄龙派的高手,他们是庄守严的师弟韩守宜,顾守刚和梁守余。

韩守宜道:“我们这二十几个皆是各门各派中的精英,加上六大名门正派掌门和‘梅花大侠’张卓然几乎已是武林正道的全部力量,却不知什么事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玄武派掌门长孙弘的儿子长孙成足智多谋,才略超群,这时缓缓地道:

“其实此事不猜自明,我们齐聚蓬莱,除了对付‘万灰山庄’主人大魔头况寂外,又有什么值得我们如此兴师动众的?”

众人其实也早已猜到这一点,正因如此,才知此事的艰难和危险,说不定进了“万灰山庄”就再也出不来了。

以至刚才大家都沉默不语,心情紧张、激动、又忐忑不安。

此时听长孙成说破,反到松了口气,纷纷议论起来。

顾守刚道:“这大魔头况寂我没见过,难道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

古宏道:“岂止厉害,简直是可怕。

“他十六岁初出道时就力毙人称黑道第二高手的秦淮恶儒甘克明,震动江湖。

“接着又力杀‘独臂魔丐’贾巴子,‘冷面刺客’嵇益德,‘千影毒怪’赵命可,‘江南第一偷’洪三歧和‘中洲双霸’焦恕正、焦恕义等诸多邪派高手.

“当时倒还有些侠气,所以大家将他与现任七星派卓掌门并称‘绝世双英’甚至因他武功远胜卓正明,也有人只称他为‘绝世单英’或‘况世奇英’。

“而这十年来,他的武功进境匪夷所思,本可为江湖多行善事,却不料突然走入魔道,滥杀我江湖侠义之士……”

说到这里,古宏嗟叹不已。

胡正超道:“我实在不明白,好端端一个人,何以会变得如此邪恶。

“自三年前他在蓬莱造‘万灰山庄’以来,神出鬼没的。

“尤其姑苏陆卿子‘试剑山庄’一役,一夜间将应陆卿子之邀前往参加‘品剑大会’的二十多个先期到达的使剑名家尽数杀死,下手之狠,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黑暗中一个七星派名宿道:“当时整个‘试剑山庄’仅有我派前去送信,说卓掌门因事无暇参与的段炯小师弟幸免于难,他刚好去了茅厕,目睹况大魔头毫无人性地残忍杀戮,人都吓痴了。”

辽东天池派掌门归砚风的弟弟归砚云道:“当时我们兄弟也接到参加‘品剑大会’的邀请,可等我们赶到,惨祸已经发生,我们仔细查看了死者的尸体;确信他们都是被况寂的‘霹雷绵掌’震死的。”

梁守余道:“蓬莱况家、姑苏陆家、咸阳臧家并称武林三大世家,况家的‘霹雳绵掌’也大有英名,可现在陆、臧两家均被况寂灭门,霹雳绵掌也是臭名昭著。

“虽然况家只剩况寂一人,但况家祖先在天之灵定是不能安心的。”

古宏:“况寂武功之高,难以想象。

“那日‘试剑山庄’中的二十多个使剑名家,实力似不比我们这二十余人弱,但在一眨眼间死于非命。

“我们六大门派倾精英而出,再加上‘梅花大侠’张卓然,或许仍不是他的对手。”

胡正超道:“会不会况寂联络了许多邪派高手偷袭,才得手的?”

归砚风摇摇头道:“不会,况寂自视甚高,向来是独来独往。

“他少年时与卓掌门并称‘绝世双英’,只因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喜行侠仗义,武功又都奇高才得名,行走江湖时却并不在一起。”

黑暗中一个声音道:“如此说来,‘梅花大侠’张卓然不到,我们实力不足,真要死在这‘万灰山庄’之中,被碎尸万段,化为灰烬了?”

沉默一旁的纪恩林突然豪气干云地道:“大丈夫为江湖除恶。难道非得有必胜的把握才去?死则死尔,何须多言?”

众人听了这话,都凛然一振,不再言语,但心中仍有隐约的不安。

此时阴风更紧,天色更黑,远处的海涛拍岸声更响,整个夜晚的气氛,也更紧张和恐怖了。

在大厅里,卓正明缓缓诉说着往事:“大家都知道,我是况家收养的孤儿,从小和况寂一同长大,与他可说亲如兄弟,后来我加入了七星派。

“他独闯江湖,都做出一番事来,承江湖同道抬举,送我们一个‘绝世双英’的名号。

“后来金陵谢家将一双名闻江南的女儿分别许配给我们,我心里高兴,暗想这下子亲上加亲,我和他正可齐心协力,惊天动地地干一番大事出来,铲除江湖邪恶势力,维护武林正义。”

说到这里,卓正明面露坚毅之色,但随即又无奈地长叹一声,道:

“谁知,谁知就在晚婚前不到一个月的那个中秋,谢家为大小姐,也就是况寂的未婚妻摆生日大宴,名曰‘赏月生日宴’,请了许多人,人和况寂都在,直闹到很晚才休息……”

这时,卓正明似乎不忍再往下说,语音有些迟疑,但在其余五位掌门渴盼释疑的目光下,他叹了一口气,又道:“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却发现谢玥暴亡在自己的闺房里。”

王屋派掌门宇文与义道:“我曾隐约听到江湖传言,说谢大小姐是患急病而至香消玉殒的,不知是否尽然?”

卓正明道:“因谢玥死的蹊跷,谢家便极力掩饰此事,若别人问急了,实在推托不过,便说是暴病而亡,其实,谢玥是吞金自杀的。”

此言一出,众人俱觉惊愕,长孙弘道:“谢家富甲一方,乐善好施,声名向来极佳。

“谢玥正当妙龄,又兼许配给了当时英名远播,正如日中天的少年英雄况寂,可谓事事顺利,为何要自杀?”

卓正明道:“我当时也百思不得其解,若要自杀,总得留封遗书,说明原因。

“可她什么也未留下,只是面含悲愤之色。

“现在想来,定是况寂魔性发作,闯入谢玥闺房将她奸污了。

“虽然不久他们将完婚,但那时尚无夫妻名分。

“谢玥乃知书达理的贞烈女子,又怎能容得如此羞辱,便索性自杀以保名节。

“但她心地善良,对况寂也有感情,便未留下遗言告之详情,以免况寂的声誉受到影响。”

宫元量怒道:“这样的恶贼一日不除,便多危害江湖一日。我们今晚非为武林除去大害不可。”

庄守严道:“只是这恶贼武功太强,张贤弟不到,只怕我们实力不够,不仅杀不了况寂,还都葬身于‘万灰山庄’。

“如此一来武林正道损失太大,邪魔势力又将趁机泛起,于江湖不利。

“对况寂的围杀,还须郑重行事。”

卓正明道:“刚才我叙说谢玥之死,便是为了说明为何选择今晚围杀况寂。”

五人皆不明白谢玥之死和今晚围杀况寂有何关系,齐道:“为何?”

卓正明道:“况寂害死谢玥后,性情大变,不再与武林侠义道来往,在大海边造了座‘万灰山庄’住。

“我作为他的好友和连襟,曾来看过他几次。

“第一年中秋,我发现他语言痴癫,神志不清,当时还不明白所以,第二年他开始滥杀武林侠士,我来劝过他两次.

“其中第二次也是在中秋,发现他又如第一年中秋那般语言痴癫,神志不清,还声明与我断绝关系,若我再入‘万灰山庄’一步,将我也杀了,

“如今想来,定是况寂害死谢玥后,终究心有所责,谢玥的冤魂也不会轻易放过他,每到他作恶的这一天,就会变得心绪不定,状如疯癫。

“所以我选择中秋之夜围杀况寂,此时他神志不清,定力大失,武功也必将大打折扣,有利于我们围杀成功。”

庄守严道:“此言有理,不过,不过这总有乘人之危之嫌,不合我侠义道所为。”

卓正明道:“错过了今夜,我们是否还能对付他就很难说了,除非等到明年的中秋。

“但这样一来,况寂又将危害江湖一年,又不知会有多少侠义之士死在他的手上,有多少良家妇女将遭其**。

“再说大家已知况寂正暗中勾结西域宝石谷的谷主,可见他有独霸江湖的野心。

“我们若不尽早阻止,待他得逞阴谋,就不是几个人被他杀戮,而是整个江湖都要受其统治了。

“所以,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在今夜围杀他,虽然这样做不免有乘人之危之嫌,但面对恶贼,为了江湖的正义和安危,我们侠义道人,也就不必再顾及这些面子上的事了。”

卓正明堂堂正正的一席话说得众人连连点头。

在江湖上,正四处风传西域有个神奇的宝石谷,并有句口诀,“西域宝石,神奇无比。一涉此谷,独霸江湖。”

引得无数贪婪和野心之士纷纷不惜代价地去寻找宝石谷,以求一夜暴富和独霸江湖。

不久前,江湖上又传出轰动性消息,说况寂与宝石谷谷主交好,已得去宝石谷的地图。

江湖鼠辈摄于况寂的武功,无人敢去抢夺。

而江湖侠义道则忧心忡忡,生怕口诀之言应验,被况寂这大魔头独霸了江湖。

庄守严听卓正明的话句句在理,说道:“卓掌门所言极是,今晚不杀况寂,武林将遭浩劫。

“此事半年前既由卓掌门首先提议,今日一切就由卓掌门指挥吧。”

卓正明忙道:“此事万万不可,我年纪既轻,阅历又浅,如何能担当指挥重担?”

宫元量道:“嗳,卓掌门此话差矣,为了武林安危,你大义灭亲,首先提议围杀况寂,乃大侠所为,我们都很佩服。

“再者卓掌门遇事冷静,果断,魄力非凡,而且你还进入过‘万灰山庄’熟悉地形,又兼是东道主。

“这指挥之责,舍你其谁?你所说的年青和阅历浅更不成问题,岂不闻自古英雄出少年吗?”

其余掌门纷纷赞同。卓正明推辞不过,豁然站立,双手抱拳道:

“既承大家抬举,我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就愧当重任了。”

长孙弘道:“好,那你就下令吧。”

卓正明朝厅外一望,道:“现在已是戊时,‘梅花大侠’张卓然是不会来了。

“今晚没有月亮,天助我也,不易被况寂察觉,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这就去‘万灰山庄’。”

众人齐声叫好,疾往外走,黄龙派掌门庄守严与“梅花大侠”张卓然交情甚好,他一边走,心里不禁闪过一个疑问:张贤弟会去哪儿了呢?

院子里的各派弟子已等得心焦,见六位掌门出来,都肃然起立,静候指令。

只见卓正明越众而出,朗声道:“各位兄弟,让你们久等了。

“但你们的辛苦将得到回报,因为你们今夜将为民除害,我们六大门派联手去围杀大魔头况寂。”

众人早已猜到此次行动的任务,所以皆未发出惊讶之声,但内心仍不免一阵震动。

卓正明接着道:“此事我们在半年前就开始计划,但对手太过厉害,江湖称之为‘万劫不复’,若万一走漏风声被他得知消息,有了准备我们可能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为了保险起见,此计划只有我们六个掌门知晓,未告诉任何人,还望大家谅解和原谅。

“现在,已是我们计划的最后一步——围杀况寂,乘大魔头每年中秋失神丧志,武功大打折扣之际,将其击毙为武林除害。”

众人被卓正明说得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就飞到“万灰山庄”中去与况寂恶斗一场,将大魔头千刀万剐。

接着,卓正明分派了各人的任务,等会儿由六位掌门潜入“万灰山庄”与况寂搏杀,因对手太强,武功稍差的进去反会碍手碍脚。

其余众人,则分别埋伏于“万灰山庄”之外,东、东西、南、西南、西等处。

“万灰山庄”北面临海,是一片陡峭的悬崖,用不着埋伏。待一切分派停当,卓正明便率众往“万灰山庄”而去。

万灰山庄位于蓬莱城外,建在海边一块巨大而平坦的岩石上。

众人摸黑来到“万灰山庄”外,听阴风嗖嗖地刮,海浪轰轰地拍岸,山庄里面却似无一点声音,不禁心怦怦地乱跳,手心都捏出了汗。

卓正明轻轻一挥手,众人便各自散开。

按照原定计划到山庄外的各个方位埋伏。

他们这么一走,心里就嘟囔:这“万灰山庄”的院墙,怎么砌的这么怪,凹凸曲折的,绝不同于一般的园林。

看来况寂真已魔入心窍了,就连自己的住处也造得如此不伦不类。

卓正明见众人埋伏妥当,手一招,率五大掌门一起,由“万灰山庄”东门处跃入庄内。

刚才在庄外他们的心怦怦乱跳,一入险地反倒镇静了下来。

此时不是况寂死就是他们死,已别无退路。

院中虽然漆黑无光,但六位掌门内力精深,眼力不凡,仍能看清一定距离内的事物。

待熟悉周围情况后,卓正明用传音入密的功夫,一一对其余五位掌门道:

“况寂平日常在卧室或书房,但今日中秋,十有八九在山庄最里面的谢玥墓边。

“不过为防万一,我们还是一路搜找过去为好。

“只是行走要小心,不可发出半点声音,一被他察觉,有了准备,我们就难于偷袭成功了。”

庄守严,归砚风,宇文与义,宫元量和长孙弘都点点头,表示明白其中道理。

尽力施展轻功,一路行得极为缓慢,以免发出一丝声音。这“万灰山庄”里面也与围墙一样古怪,假山、水池、花草、凉亭、迥廊等的设置极为奇特。

完全不合一般造园规则。

只是他们大敌当前,全身心地屏息而行,根本无暇考虑“万灰山庄”为何要造得这般怪模怪样。

他们一路细查了每一个房门,都未找到况寂。

再往前十余丈,拐过一个弯,就到了谢玥坟墓所在的后院了。

卓正明打了个手势,又用了传音入密的功夫对五位掌门道:“恶贼可能就在里面,我们散开包抄,切不可有任何响动,即便传音入密也会被他发觉。

“一切待我手势行事。用我们练过的‘天罗地网阵’围杀,力求一击建功。”

众人点点头,无声地散开,朝后院包围上去。

为了围杀况寂,他们六人特意合练了天池派的“天罗地网阵”,此阵需六人互相配合,互为照应,真如天罗地网般不透风。

平时天池派普通弟子就已凭此阵威震江湖,此刻由当世六大高手合力施为,威力自是更加惊人。

他们轻轻摸进后院,隐于假山、树木、花草之后,果见后院中有一隆起的坟堆。

坟边默默地矗立一人,似在静看墓碑,又似在静静沉思。

由于那人朝北而立,前面是坟墓,再前就是院墙,也无可藏身的假山、草木,绕不到他的前面。

六人只好在他身后相距五丈成弧形散开,暗成合围之势,只等卓正明的手势。

这“万灰山庄”恶名远扬,谁也不敢踏入半步,所以静静矗立之人定是况寂无疑。

看来今晚他果然心失神迷,六大掌门摸到他的近前,他仍未发觉。

而且这后院临近悬崖,海浪拍岸之声甚响。

六人紧张,兴奋又激动,屏住呼吸,心似乎不跳了,脑子中一遍遍地重复熟透了“天罗地网阵”的招式。

这“天罗地网阵”本就精巧,再加上猝然出手,他们自信况寂难以避过,问题只在于况寂受伤轻重而已。

只有况寂受了重伤,他们才有可能建功。

不过“天罗地网阵”也有个缺欠,就是攻击时真如“天罗地网”,敌人绝无避过。

但一旦被击中,敌人却必将被击出阵外很远。

以况寂的武功,即便受了重伤,也有可能挣扎着逃走。

所以还必须有个高手在旁掠阵,一旦况寂被击飞,即刻再补上一掌,才可保万无一失。

可惜“梅花大侠”张卓然没能赶到,又少了一份围杀成功的把握。

而别的后辈弟子功力不够,在旁掠阵反会枉送了性命。

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虽然张卓然未到,也只能拼力一搏了。

卓正明眼看时机已到,蓦地右手一挥,六人顿时离弦之箭飞出,猛地朝矗立着的背影击去。

他们去得快,况寂反应也快。

来不及转身,也来不及避开,就双手反着拍出,迎上正背后袭来的卓正明的双掌,身子斜斜飞起,几于双掌平行,避过庄守严斜刺里拍向肩头的一掌,闪过归砚风点向魂门穴的一指,也侧过了宫元量踢向左太阳穴的一脚。

此招虽妙,但无论如何已避不开长孙弘和宇文与义的一面。

他闷哼一声,左边肋骨皆被一掌打断,伤及内脏。

右肩挨了一拳,痛彻入骨。

立时运动不灵。

同时,他的双掌与卓正明的上映掌相碰,但他内脏受伤右臂剧痛,内力如何能够发挥,“砰”地一声被击飞了出去。

六大掌门中除了卓正明外均未与况寂交过手,见一招得手,心中大为高兴。

看来卓正明所言不错,每至中秋之夜他武功大打折扣,远无想象的那般厉害。

此时只见况寂猛地撞在围墙上,将一块墙壁撞得粉碎。

他身子一晃,差点掉进了悬崖。

这一撞,阻了他的去势,使他距六大掌门仍只有五六丈。

卓正明似乎略略一怔,但随即道:“再来,绝不能让他溜了。”

说着六人又迅捷地飞起,合力朝况寂击去。

况寂刚刚站立,似想回过头来说话。

可不待他转身,六人凌厉的“天罗地网阵”又如闪电般击到。

他无奈只能故伎重演,勉力反提左掌,而他的右臂已不听使唤。

他还想斜斜飞起身子,再避开三股力量,可这次不同于上次,身体受伤之下,只略略飞起一点,就无力动弹。

只听“砰”地一声,六股力量几乎同时击在他的身上。

这六股力量每一股都足以致命,威力何等巨大。

他顿时被远远地抛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如一支重伤的鹰,翻腾了几下后便直直地跌落下去。

六大掌门立刻朝悬崖下看,可悬崖很深,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

只听见汹涌的海涛不停地拍击海边的岩石。

他们计划了半年,终于将大魔头况寂击落了悬崖。

虽然比想象的要容易,但毕竟是大功告成了。

他们都松了口气,抹去额头因紧张而沁出的冷汗。

卓正明望着黑漆漆、显得阴森恐怖的海面,欣喜地道:“况寂这大魔头受伤极重,再掉入这波浪滔天的大海,绝无活命之理,我们终于为武林除害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