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江湖上独孤一刀-言情小说阅读

独孤一刀

独孤一刀

作者:一剑凌云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2 08:16: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仇人莫西干 第2章 欺骗 第3章 力斗恶狼 第4章 紫薇姑娘 第5章 狼群来袭 第6章 司徒紫衣师徒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这是一个发生在现代武林的故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使是到了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江湖依然存在,武林依然存在。很多武林门派隐匿在城市之间,它们时不时的因为利益冲突而产生争斗,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
节选

这是一个发生在现代武林的故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使是到了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江湖依然存在,武林依然存在。很多武林门派隐匿在城市之间,它们时不时的因为利益冲突而产生争斗,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那是一个无比静谧,而又无比血腥的黄昏,那个黄昏对独孤一刀的人生的影响是巨大的,那一天,孤独一刀的父母被人杀了。不仅仅是独孤一刀的父母被人杀了了。独孤一刀的不幸远远不止于此。那个如雪的黄昏,独孤一刀正坐在书房里把玩着父亲独孤啸天给他买的木偶娃娃,正是玩的高兴的时候,窗外突然响起吓人的尖叫声。独孤一刀清楚地记得,他推开窗户往外看的时候,迎面一股冰冷的鲜血扑过来,砸在他的脸上,砸的他的幼嫩的脸孔非常的疼痛。“刀儿,快走……”母亲临死前的喊叫就是让她唯一的儿子快走,但是她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身后的一柄刀砍中,然后无力的跌落在地。独孤一刀从小到大那是第一次见到端庄优雅的母亲躺在血泊之中,显得那么的悲凉。那也是独孤一刀最后一次见到母亲躺在血泊之中,因为那一次之后,母亲再也没有站起来过。母亲永远的离开了独孤一刀,在那个如血的黄昏。在那个黄昏,同样离独孤一刀远去的,还有他的父亲,独孤啸天。独孤啸天本来是武林中十分有威望的高手,在那个时代的江湖,是号称武尊的厉害高手。但是在江湖上,太厉害是要付出代价的。所谓树大招风,就是这个道理。独孤啸天武功盖世,在江湖上树敌无数,或许他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在独孤一刀小时候,独孤啸天经常会问独孤一刀一个问题。“刀儿,如果有一天,爹娘都离你而去了,你会怎么办?”那个时候独孤一刀还小,就撒娇道:“我才不要爹娘走,我要爹娘一辈子陪着我……”那个时候独孤一刀的父亲独孤啸天就严肃的说道:“刀儿,爹娘总有一天要离你而去的,到那个时候,你一定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知道不知道?”那个时候独孤一刀并不理解父亲口中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什么意思,也不会想到父亲口中的那句“如果有一天,爹娘都离你而去”会来的这么快,就像是突然到来的一个清晨,让人猝不及防。“少爷,快走……”“刀儿,快走……”喊杀声和嘶吼声响彻整个独孤府,原本宁静祥和的独孤府在那一天被血腥和杀戮所掩盖。独孤一刀推开窗户走出去的时候,迎面而来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在那之情,独孤一刀这个幼稚的孩子甚至还从来没有接触过鲜血,但是那一天他第一次接触到鲜血的热度,和刀锋的冷气。几乎在独孤一刀推开门走出去的一瞬间,一柄散发着寒气的长刀架住了他的脖子。“嘿嘿,小子,我看你往哪里走。”一个冰冷的,阴测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小的独孤一刀还是处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就这样被那个家伙抓住了。“独孤啸天,放下你手里的剑,不然我现在就杀了这个娃娃!”那个把刀架在独孤一刀的脖子上的人大声吼道。独孤啸天本来正是双掌飞舞,在人群中所向披靡,那些来偷袭的敌人都被他打得七零八落。众人纷纷躲避着他的攻击,在这个武林神话的面前,那些人都感到一种死神降临的恐慌。但是当独孤一刀落在那人的手中的时候,情势马上逆转了。独孤啸天一掌将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击出十几米远,然后回过头来,向独孤一刀这边走来。“放下我儿子。”独孤啸天冷冷的说道,眼神仿佛刀锋一般锋利。“嘿嘿,给你两个选择,要不你死,要不你儿子死,你自己选吧。”在那个人的冷笑声中,独孤啸天一刀结果了自己的性命,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是否会信守承诺,但是他别无选择。就在那个人想要杀了独孤一刀的时候,一个神秘的黑衣人飞掠而来,从那人的刀下救了独孤一刀,从此那个人就成了独孤一刀的师父,他叫欧阳丹尼尔,是轩辕神煞门的门主。欧阳丹尼尔帮助独孤一刀杀了他的杀父仇人,为独孤一刀报了杀父之仇。时间回到几年前,独孤一刀亲手杀了那个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和多年以前一模一样,那同样也是一个如血的黄昏,独孤一刀提着一把刀走进了那个仇人的住所。虽然多年以前杀了独孤一刀全家的是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但是那些人都是一个人指示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上同样鼎鼎大名的铜皮铁骨莫西干。莫西干既然被称为莫西干,顾名思义,就是因为他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即使是很多武功强横的人都不能够攻破他的金钟罩和铁布衫。和莫西干做过对手的人都会感到十分郁闷,不仅仅是郁闷,而且是害怕。而大多数人已经没有害怕的机会了,因为他们已经把小命留在了莫西干手中。他的金钟罩和铁布衫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这就意味着,你对他的狂轰滥炸的攻击都是无效的,对他来说就像是挠痒一般简单,不痛不痒。但是人家反过来给你一掌,你就说不定一命呜呼了。当年独孤一刀去找他报仇的时候,独孤一刀的武功虽然已经算不错了,但是和这个莫西干比起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以卵击石,不自量力。但是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样的勇气支撑着独孤一刀走到了那个仇人的府上。正在房间里画画的莫西干突然听手下说外面有一个毛头小子找自己,说有重要的事情求见,当下十分奇怪,于是便让独孤一刀走了进来。在莫西干府上的客厅里,独孤一刀终于再次见到了仇人莫西干,时隔几年时间,独孤一刀已经长大成人了,莫西干自然认不出来,站在他眼前的,就是当年从自己手中捡回性命的孩子,而他的父亲,就是当年名动江湖的武神大人。“你是哪位?我好想在哪里见过你?”莫西干看到独孤一刀以后不禁眯起了眼睛,感到站在眼前的人似乎似曾相识。因为独孤一刀和他父亲武神的确是在长相上十分相似,因此莫西干一看到他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时隔多年,莫西干也有些遗忘了。“你没有见过我,但是我见过你。”独孤一刀闻言冷笑,笑声十分苍凉,透着一股子难言的杀气。“你什么意思?你这样的无名小卒,见过我?”莫西干闻言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已经嗅出了空气中的一股杀气,但是他压根没把眼前的这小子放在眼里。也根本没有想过他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当年名当天下的武神,是死在你的手里吧?”独孤一刀突然目光如刀,冷冷的凝视着莫西干。莫西干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小瘪三,知道的倒是不少嘛,不错,武神是我杀的。”当年在干掉武神之前,莫西干在江湖上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他就是为了扬名立万才杀了武神的,但是这个畜生心狠手辣,为了斩草除根,干脆把武神的家人都杀了。当年他杀了武神之后,的确是收到了他臆想中的效果,武林人士对他都是谈虎色变,他一下子就成为了继武神之后江湖上风头最劲的人物。其实当年他是用卑鄙无耻的方式才杀了武神,要是论真正的武功,根本不是武神的对手,但是因为他杀了武神,江湖上的人不知内情,也就对他敬而远之了。其实当年杀了武神,虽然使用卑鄙无耻的方法,但是莫西干本来就是一个十分无耻的人,竟然也能够引以为荣。眼下听到独孤一刀这小子提起自己当年的光荣事迹,顿时心中十分自豪的说道:“你说这个干什么,都过去这么久了,怪不好意思的。”看着莫西干这幅可憎的嘴脸,独孤一刀就想一巴掌甩过去。但是他忍住了。“你好像很自豪的样子?”独孤一刀冷哼一声道,心中的怒火正在熊熊燃烧。而莫西干陶醉在自己的光荣往事中,对此浑然不觉,假惺惺的摇了摇头道:“自豪倒是称不上,就是武神其实不过是一个平庸之辈,杀了他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独孤一刀一听,那可是怒不可遏啊。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冷笑一声道:“那么,如果我杀了你,是不是就可以用来炫耀一下,然后名动天下呢?”莫西干闻言愣住了,然后像大量一个怪物一样打量着莫西干,甚至有些哭笑不得的想到:“这小子不会是个脑袋有残疾的吧?说话都不用大脑思考的?”却听独孤一刀继续说道:“你给我听着,其实我就是武神的儿子,当年你是不是赶着回家收衣服,把我给忘了?”莫西干狠狠地愣住了,然后蓦地惊讶万分的盯着独孤一刀到:“你是……你是武神的儿子?哈哈,别开玩笑了。”独孤一刀冷冷的笑着,笑的很狰狞:“你觉得我向在开玩笑么?十多年前我爹是怎么死的,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不就是把我抓了然后胁迫我爹,这样我爹才会死的。”独孤一刀的眼神蓦地变得和狼一般森寒:“否则,就凭你那点垃圾武功,怎么可能是我爹的对手?我爹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把你给干掉了。”莫西干见他说出了当年自己的龌蹉事,心中再也不怀疑他的武神儿子的身份了,当下冷冷的说道:“看来你果然是武神的儿子,但是我不信你能杀得了我。”这些年来他苦练武功,就算是当年的武神亲自前来,也不可能轻易的击败他,何况这个才十几岁的黄毛小子?自己走过的桥比他走过的路还长,自己吃过的盐巴比他吃过的饭还多。自己当然是没有理由会输给他的。但是他也不敢太过小觑了这个小子,俗话说的好啊,虎父无犬子,人家就算是个小屁孩,也是武神的儿子,继承的武神的武功基因还是十分让莫西干忌惮的。独孤一刀不搭理这个卑鄙小人,然而全身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气场,让这个身经百战的莫西干都不禁耸然动容。虽然独孤一刀的武功未必及得上莫西干,但是刚才那种突然爆发出来的王者一般的气势却是莫西干望尘莫及的。莫西干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也一直希望自己身上能散发出武神那样君临天下的气势来,但是最后他不得不放弃,因为他确实不是那块料。当年他和武神交战的时候,虽然只有短短的时间,但是武神身上那种王者霸气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此刻他时隔十几年,再次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感觉到了那种排山倒海的气势,一发不可收拾。他现在已经深信不疑,站在他眼前的就是武神的后人,不然他没理由能发出那样强烈的气势!这必须是武神后人的血脉才能做到!此刻莫西干感到一种深深的自卑感,他觉得,无神的后代就是武神的后代,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做到那种王者的境界,所以他现在隐隐感觉到,他不会是独孤一刀这小子的对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莫西干不得不转移话题。其实他对独孤一刀的名字根本没有丝毫的兴趣,但是为了转移话题,于是便说这些废话。独孤一刀只想赶紧干掉这个家伙,也懒得跟他废话,当下冷哼一声道:“哼哼,老子懒得和你废话,我听说的红颜刀法十分厉害,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吧。”虽然独孤一刀心中的确十分害怕,但是怎么也不能在一个黄毛小子面前丢脸是不是?莫西干冷笑一声,说道;“你想见识我的刀法?好啊,那我就成全你,但是你可别怪我出手太狠?”独孤一刀丝毫不以为意,闻言冷笑一声道:“哦?我不会怪你的,到时你可别怪我,杀了你?”莫西干哈哈大笑道:“老子我纵横江湖几十年,你是我见过的最狂妄的小子,就连你的父亲武神都不敢如此狂妄?你又是凭什么?”独孤一刀傲然道:“不凭什么,就凭我是武神的儿子!”“我去,武神的儿子很了不起么?”莫西干不屑的笑了笑,然后从背上拔出一柄巨型战刀,二话不说就像独孤一刀砍了过来。这可是赤裸裸的偷袭啊,这个莫西干虽然是卑鄙小人,但是好歹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竟然有这样被逼的手段,独孤一刀见状不禁在心里把他鄙视了一番。但是鄙视归鄙视,见他来势凶猛,这一招还是一定要接的。独孤一刀冷哼一声,心道:“我的名字就叫独孤一刀,你和我比刀法,这不是明显的自掘坟墓,找死么?”当下独孤一刀冷哼一声,身体化作一团乌光向莫西干发出的刀光飞了过去。砰地一声巨响,独孤一刀的刀光和莫西干的刀光凌空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然后两人同时退后了十几步。记住,两人是同时退后了十几步。既然两人都是同时退后了十几部,那么谁退得比较快就说明谁比较厉害了。但是两人退开的速度都是十分得快,如果你在现场的话,也根本不可能看清他们两个人的动作。就如同两道闪电一般。这是独孤一刀第一次和莫西干交手。莫西干也是第一次和独孤一刀交手,两人心中都十分的惊讶。独孤一刀惊讶的同时感到一阵欣喜,原来这个卑鄙小人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强,自己说不定能将他惨败。而莫西干此刻心中却是十分紧张。因为很显然他低估了眼前的这个小子,刚才独孤一刀一刀砍来的气势和当年的武神实在是如出一辙,竟然轻易地化解了他的攻势!他不能不吃惊!因为他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武神,你说他能不紧张吗?如果站在眼前的武神之子真的继承了武神的那种战无不胜的气势,他今天就玩完了。那么他真的玩完了吗?答案是……肯定的。独孤一刀深吸一口气,然后身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莫西干冲了过去,那速度绝对能让人眼花缭乱。莫西干只觉得眼前一划,独孤一刀的身子已经引入眼帘,然后一道雪白尔森冷的刀光飞了过来。莫西干似乎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就在那个十分微妙的瞬间,寒冷的刀光割破了他的喉咙,然后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便倒在了血泊之中。独孤一刀终于报仇了,这主要是得益于他师父欧阳丹尼尔对他的栽培。原本独孤一笑认为师父欧阳丹尼尔就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了。但是他错了,欧阳丹尼尔往后对独孤一刀极冷淡,而同门师兄弟也都看不起他。独孤一刀一直以为自己的师父对自己不好是因为自己资质愚钝,他的武功是众多是兄弟中最差的。但是一个人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独孤一刀的看法,也改变了独孤一刀的人生。那是一个寻常的黄昏,独孤一刀的师叔,也就是他的师父欧阳丹尼尔的师弟来拜访欧阳丹尼尔。独孤一刀深夜练功回来路过欧阳丹尼尔的房间的时候,听到他们两个人的争吵声,而争吵的原因好像是因为一个叫做“通天噬魂玉”的东西。“把通天噬魂玉交出来,我就饶你不死。”独孤一刀师父的声音非常冷淡。“哼,当年师父把通天噬魂玉交给我,就是因为你狼子野心,难成大器!”独孤一刀的师叔塞北一只鬼冷声道随即二人动起手来,而后塞北一只鬼被师父重伤,最后阴错阳差的逃到了独孤一刀的住处,被独孤一刀所救。那个时候塞北一只鬼已经被欧阳丹尼尔重创了,欧阳丹尼尔用祖师爷传下的秘法,把自己最后一丝内力融入独孤一刀的体内,同时也有一丝残留的元神融入独孤一刀的体内。独孤一刀在塞北一只鬼的要求下,找到了随行的塞北一只鬼的义子王维扬,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这个时候塞北一只鬼已经灰飞烟灭了,只剩下一些残存的元神留存在独孤一刀的脑海中,同时独孤一刀也继承了塞北一只鬼的内力,武功大进。王维扬一心要去找欧阳丹尼尔报仇,但是塞北一只鬼留下遗言,除非解开通天噬魂玉中的力量,否则一定不能去找欧阳丹尼尔的麻烦,因为欧阳丹尼尔的武功很强。为了逃脱轩辕神煞门的追兵,独孤一刀和王维扬往森林方向逃去,一个劲的往那些原始森林跑去。结果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古怪的绿衣女子,和对方交战一番,那个女子掳走王维扬以后就消失了。这时候塞北一只鬼的元神浮现在独孤一刀的脑海,告诉独孤一刀,这是他最后一丝残存的意念,要告诉独孤一刀十分重要的事情。塞北一只鬼的声音已经越来越低了。独孤一刀感到他在自己体内的气息正在不停地变淡。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