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重劫之腹黑将军冷情受仇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七重劫之腹黑将军冷情受

七重劫之腹黑将军冷情受

作者:仇尹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12 08:20:0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南洲冷汗涔涔地睁开眼睛道:“我,我的七魄……没了!这是怎么回事?”九夜看着他孩子样的惊慌,眼神有些幸灾乐祸:“当然是被您那一喷嚏给打没的。”南洲脸色早已发白:“胡说!好端端的怎会被我打没!”九夜耐心解释道:“那彼岸花所散发的芳香就是她的怨念,您刚那么一闻受到了它的怨念,她夺了您的七魄,现已飞散。”然后掌劫大神的七魄开始了历经劫数之旅。
节选

宋贤城缓缓地睁开眼时,一股辛辣的酸胀感刺激着他的眼膜,接着一条清凉带些草药味儿的方巾轻轻地敷在他的眼睛上,缓解了他双眼的灼痛感。

清凉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上传来:“要想眼睛好的快,这段时间就别睁眼。”

宋贤城带着敌对的语气问:“你是谁?这是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问题并没有得到立即的回复,宋贤城好像听到对方正不急不慢地倒着茶水,他堂堂一个少将军哪被人如此轻视,正要发作,对方才回复道:“我叫林绾月,这里是飞燕竹林,而我住在这里。”他停顿了会,依旧用他那特有的清澈嗓音:“六日前我去竹林挖笋,看见你的马儿在那儿吃草,你倒在地上早已伤的不省人事……然后我便把你带回来了。”他似乎笑了:“至于你为什么会受伤,得靠你自己慢慢想。”

宋贤城听着他娓娓道来,话语中没有一丝情绪,也没了刚才那般戒备。他头疼地回忆,对了!他是枭国的少将军,因为枭国北部边界时常受少数民族犁国的侵犯与掠夺,枭国的君主一怒之下派兵攻打它并收复犁国揽为自己的附属国。

八月酷暑。

在炎炎烈日的烤炙下,宋贤城率领二十万军队在荒漠上勇往直前地与敌人厮杀,战况十分激烈。

犁国将军蒙齐在宋贤城的枪下连连败阵下来,心有不甘,趁宋贤城稍不注意朝他的眼睛扔石灰粉。宋贤城猝不及防,心里暗叫道卑鄙,他的眼睛迅速传来的灼烧感迫使他的攻击力下降,他明白如果放弃头一场战役,一定会让军队丧失战斗信心,于是他选择继续应战。

因为年少时常被师傅蒙着眼睛来训练敌人的攻击方向,所以他即使失去视觉也没有丧失他的自我保护能力,他凭借敏锐的听觉和触觉照样杀死迎来的小兵。蒙齐见他丝毫没有退却之态,冷道命令:“宋贤城眼睛已经看不见,你们只要专心围攻他,谁取到他的项上人头,本将军重重有赏!”

果真,很多犁兵都注意到宋贤城的眼睛不能使,蜂拥般地围住他,双拳难敌四手的他终于被后面的人刺伤,他忍痛趴着马背上躲着胡乱刺来的刀枪。

左先锋刘自青看见到宋贤城身陷四面楚歌之状,又急又怒,双眼目瞪朝这边骑来对步兵大叫:“快快保护宋将军!”

正在宋贤城抵不住之际,他的马儿仿佛带些灵性般前腿一蹬把前方敌人踢散,嘶嘶长啸一声朝着不明方飞奔而去。

宋贤城耳后隐约听到:“将军……。”

“快拦住那白马,杀了宋贤城!”

他也最终忍不住眼睛和背上的伤痛而昏睡过去,只是没想到他的马儿竟跑到一个陌生的竹林里,失去平衡的他从马背上掉下来,他的马只是静静的边吃草边瞅着他,寸步不离。直到他被人发现……想到这里他十分感激眼前人的相救,战争还没有结束他就这样死了,不仅有负皇命更是辜负恩师对他的栽培。他有些无力地撑起上半身,作揖道:“刚刚真是失礼了,多谢林兄的搭救之恩。”他试着动了动受伤的肩胛骨部,惊喜道:“我后背的伤,竟没那么痛了。”

“你身子底子好,恢复得快。”绾月见他起来便把茶杯递与他。

宋贤城也凭耳边的动静接住那杯子,道:“有劳了。”喝了一口后嗓子也没有之前的干涩,这时他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起来,他有些尴尬。

对方也并没有取笑他,嗓音听着十分舒服:“你已有六日未进食,刚好我做了些饭食在桌上,你过来吃。”

“那劳烦林兄扶我过去。”

“你自己过来。”

宋贤城吃惊道:“你叫我,我一个人过去?”

对方轻轻笑了一声:“当然,难不成还要我扶你,你又没断腿。”

“可我眼睛根本看不见。”宋贤城简直不敢相信刚刚还在热情帮他递茶的人现在却冷冰冰地叫他一个人过去吃饭,还是刚才自己觉得他的热情是错觉……?这让他从小到大被人捧的骄傲之心有点受挫,也罢,他对于自己有救命之恩,也别和这种不知他身份的山林野夫计较。可是让他像盲人一样东摸西索地前进,实在是有失他大将军威武形象,他宁可饿着。

绾月看他没有动作表情却别扭,轻轻勾起嘴角道:“你起来跨走四步,左转再跨走三步便可坐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便是再有大将军的架子也是无话可说。

依他所言果真膝盖刚好碰到了椅子,他坐下后摸到着桌上的调羹,菜都和在饭里,他勺了一口送进嘴里,皱了皱眉头也没有说话。

这乡间里的菜果真是比不上自家府上的珍馐,他虽腹中饥饿,可也没到饿不择食的地步,吃了一半实在是吃不下去。

绾月看见他盘子里剩下的食物,道:“饱了?”

宋贤城怕他会问这菜是否合胃口的这个问题赶紧抢先说道:“饱了,对了林兄弟,在下还没自我介绍。在下姓宋名贤城,字恒胤。”

绾月道:“我无字,你叫我绾月便好。”

绾月,这名字取得倒是女气,宋贤城心里暗道。

“你可知这竹林离北漠有多远?”

“北漠?”绾月思量了会:“大致三百里。”

没想到他的马儿居然跑了这么远。

他感觉屋外除了风声鸟鸣叫,没有其他人的活动声。问:“这竹林里,怎没有其他村民。”

“这竹林里只有我一人独居,自然是没有其他人。”

对方的声音实在好听,犹如山间溪泉的流水声,他言行举止不似山林莽夫。宋贤城猜测对方可能是位书生,可一个书生却独居在这深林之中有些奇怪,对他更想一探究竟。

绾月收拾桌上的餐具,对他道:“吃完你就躺下,这房子小你不便走动。三日后等你眼睛恢复了,有问题你再问我。”

宋贤城有些窘迫,自己脸上的表情被对方看清了。

当晚,宋贤城吃饭时隐隐觉得味道不对劲,问:“这晚饭怎么还和中午的味道一样?”

“中午剩下的饭当然和晚饭一样。”对方很理所当然地回答他。

“什么?!”宋贤城也顾不了他救了自己一命的感激之情,倒先发起了将军的脾气,大怒地拍桌子:“你竟敢给我吃剩饭!”他堂堂少将军,尽管是在最艰苦的军营生活,伙食的质量也不敢怠慢,更别说是吃剩食。自己不过得受了伤,被冷漠地对待也就算了还吃着剩菜,是不是这饭要是他不吃完对方就永远拿剩下的饭给他吃直到他吃完为止?

绾月的语气没被他感染;“粮食是吸取天地的精华,浪费它,是要折寿的。”

宋贤城一听,无言以对。只好闷闷地埋头扒饭,对这个叫做绾月的男子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