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物难逃,驯养傲娇攻byPedalo-Pedalo的小说猎物难逃,驯养傲娇攻

猎物难逃,驯养傲娇攻

猎物难逃,驯养傲娇攻

作者:Pedalo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12 08:35: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对门的那个男人 第2章  不止是喜欢而已 第3章  又不是喜欢身体 第4章  一时兴起的温柔 第5章  我不敢光明正大 第6章  总是喜欢上直男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那个男人住在我对门。他很高,偏瘦,黑色的细碎短发,总是一身西装。冷冰冰的性子连笑容都吝啬。我大概喜欢他,没有什么繁琐的理由。熄灯后辗转反侧如何都难以入眠时,会想起他。想起夜莺与玫瑰,想起吸血鬼。爱情总会在欲望与瘾性中衍生,纯洁变质,狩猎游戏开始。你意乱情迷,我情深意切。
节选

晨时八点的阳光微有些刺眼。

我很少起这么早,如果不是杜尘非要到这里来,我会睡到天黑。他是我的金主,口味偏重,每次上床都像是要把我玩死一样。

但我不吃亏,什么程度的服务,换什么价位的报酬。

起身打开窗户,慢慢踱去厨房拿了双筷子,伸进茶壶把昨晚吐里面的石榴籽挨个拣出来。自从杜尘上次喝茶被呛到后,他就开始不喜欢我这个怪癖。

而我不喜欢他一身女人香味,如果没被他做到晕过去,我就一定会因为那个味道整夜失眠。

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让我下意识蹙起眉。

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我知道杜尘不会来得这么早,带好警惕,捧着茶壶凑到猫眼上看了看,身子一僵,下腹竟有了感觉。

是住在我对门的那个男人。

他五官生得像是雕琢过一般精致,皮肤也白皙,细碎的黑发很有光泽,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丹凤眼半眯着,似等得不耐烦了,细长的眉稍往上挑了挑,薄唇开合。

“不在吗。”

听不见声音,但看唇形似乎是说了这样的三个字。

我低头看了眼不争气的下身,决定如他所想装作不在,然后趁杜尘来之前,窝进沙发自己解决掉。

否则被他逮住,一定会把我折腾得生不如死才能解放。

而这个光是看着就能让我有欲望的男人,叫沈世裕。我是从缴费单上知道他名字的,虽然寓意过分明显,甚至偏庸俗了些。

但我喜欢,如同我喜欢他。

我把这件事说给杜尘听的时候,这个骄傲的男人只以为我是在刺激他,笑得轻蔑,“你不过是我无聊时拿来消遣的玩物,哪里会知道什么是喜欢。”

我不在意他如何诋毁我,可我不满他看不起我的喜欢。

于是我就在高潮的时候疯狂喊着沈世裕,这种如同报复般的幼稚行为在他狠狠教训了我之后,再也没有下次。

杜尘耍起手段来,我被玩死在床上也不是没有可能。

相比起杜尘的残忍和变态,沈世裕一直是冷冰冰的模样,他会显露在脸上的表情很少,说话也吝啬得很,惜字如金。

像我这样声色犬马,昼夜荒淫的人,在他身上感受最多的,是禁欲。

他是很干净的人,不酗酒,不滥交,不带女人回家过夜,干净得让我怀疑他可能有洁癖。

然后那只流浪猫的出现否定了我的想法。

我开门时正看见他把那蜷成一团的多毛生物抱在怀中,用手指挠着它的下巴,嘴角笑意浅淡而温柔,抬头看到我便戒备地伪装成冷漠神情。

他反应的速度太快,险些让我以为看到的那个笑容是错觉。

最后在彼此沉默地对视到不能再尴尬的时候,他开了口,吐出两个字,“猫咪。”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低沉的,有磁性的,像咒语一样,把我迷惑得神志不清,所以我莫名其妙地接了嘴,“喵。”

他应该也是对我的反应毫无准备,怔了片刻,笑出声来。

这是几个礼拜前的事情了,但我想我大概就是在那一刻喜欢上这个人的。

没有其他什么繁琐的理由。

没有因为生活在黑暗里所以向往光明,因为连灵魂都肮脏所以渴望救赎,这种陈词滥调的想法,我没有。在感情里面,我们是相同而平等的,连性别都是。

如果非要说差别,那应该是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

但是我不介意,时光还长,我有足够的耐心来和他慢慢培养,就当是在进行一场狩猎的游戏好了。

即使最终得个空,我也并不会损失什么,不是么。

所以,沈世裕,我们来日方长。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