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九宫格重回落日前-季此木,申南鸣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重回落日前

重回落日前

作者:啦啦九宫格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12 08:41: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穿越时空,费尽心思,只为了到你身边来改写你的命运。一切都只为了你,有更好的结局。兜兜转转,只为了说出那声喜欢你。时空的门,是你的游戏,是我守护你的唯一途径。为了你,我愿意。已由少霖组邀请签约
节选

即使是刚刚下过雨,房间里的空气也依旧是透着热气的。季此木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牢牢的粘在皮肤上了。没有开窗,风吹不进来,厨房里传来的水开了的呜呜声把整个世界的闷热都压在季此木的胸口上,虽然睁着眼睛,,但目光却不聚在什么东西上,强忍着胸口传来的一阵阵让人窒息的痛,他按亮了手机。

4:03,要天亮了。

空洞的眸子里映出手机发的光和一种平静的绝望,他还是没有回来。

惨白的布满细密汗珠的脸上扯出一丝微笑,用尽最后的力气,他给那个早已烂熟与胸的号码发了短信。

他说“再见……”

厨房里的呜呜声停了,他把那个一直牢牢攥在胸口的小药瓶推到地上。闭上了眼睛,微笑的脸上也带了解脱的味道。胸口的剧痛将他的意识一点一点拉向平静。

“真疼啊”季此木想“还好他不会看到,否则会害怕吧……”

在季此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耳边似乎响起了用力的拍门声,和他的吼声,他好像像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他好像很着急呢,真幸福啊,这样的幻觉。

是那场意外将季此木带到申南鸣面前的。

申南鸣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在午夜的高速公路上骑自行车。

那天申南鸣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虽然没喝酒,但两座城市间的300公里还是让玩闹了一天的时候申南鸣有了困意。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申南鸣减慢了车速,向应急车道靠了过去。“不行了,得稍微休息一下。”申南鸣这样想着,打了个哈欠。

让他从这个哈欠中回过神来的是车轮下突然传来的异物感和咔咔的金属扭曲的声音。困意顿时从毛孔中顺着冷汗蒸了出来,申南鸣就地停车冲下车去,借着车灯,他看清楚了自己碾到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辆老式的二八自行车,看着年代感十足,但是只有孤零零的车躺在地上,并没有看见什么人。心下疑惑,挠挠头,申南鸣想着这会不会是公里打劫的新套路,四处看看,也没有看到什么五大三粗的带着武器的汉子。

暗道一声奇怪,申南鸣拍了拍身上根本没有沾到得灰,正在这时,他听到有人在他身后轻轻的发问:“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是您压了我的车么?”饶是那声音绝对称得上是悦耳了,申南鸣也还是被这人下了一跳。

“谁?!”申南鸣厉声问道。

一个身材修长的人慢慢的走到车灯下,蹲在了自行车旁,他回过头去,问:“没有给您造成损失吧?”顿了顿,那人接着说“我刚刚只是到公路下面去找块石头。”

申南鸣这才算看清楚这个人的脸,活了二十多年,他是第一次在男人的脸上读出这样的温柔和安静,但在这样的美好下面好像又藏着近乎疯狂的炙热,透过那双亮闪闪的眼睛,申南鸣莫名的有些想哭。

男人虽然偏瘦,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美感和气质,迎着对方清澈的眼神,申南鸣回答说:“哦是我不小心压了车子的真是对不起”

男人别扭的站起来客客气气的对申南鸣说:“我刚刚摔了一跤,这个脚蹬好像有些歪了,才想着用石头砸回来的,就把车停到这里下去找石头了。给您造成的损失真的很抱歉,可以给我联系方式么?我会给您补偿的。”

申南鸣眨了眨眼“为什么你大半夜要在高速公路上骑车啊…还是这样的二八自行车?”

“朋友把我落下了,钱包在车上,我没法买票回去,手机也不在。”男人倒是淡定的很。

申南鸣诧异的看了看男人“那你就骑个二八自行车回去?”长得挺好看,但是可惜脑子不太好。

男人的表情染上了几分无奈,他叹了口气说:“这车是我爷爷的遗物,老宅子要拆迁了,我回去收拾一下,想着也就这自行车还能让我想起老人了,就说着拿回来,然后坐着朋友的顺风车回去拿车可是半路上他们停车小解去了,我想着先把车拿下来给人家车上垫点东西,我刚刚把车推下去,朋友就踩着油门走了……估计也没发现我不见了吧。”

真是扯淡,可是毕竟是申南鸣碾了人家的车“你要去那?”申南鸣挂上微笑“是我的错,如果可以的话我先把你送回去,再去帮您把车修好。”

男人站直了身子,倒是一点也不客气“那真是麻烦了。”说着深深的看了自行车一眼,像是和什么东西告别“不用管车了,您把我送回城区就好。”

爷爷的遗物说扔就扔?申南鸣越发觉得奇怪,但也只能打开车门邀请男人进去。男人微笑着点点头,坐进去了。

借着车内柔和的光,申南鸣看清楚了男人先前隐藏在黑暗中的双腿。浅色的牛仔裤已经被沙土染成了另外一个颜色,透过浅浅的布料,申南鸣甚至看到了红色。

这倒是没说谎了,起码摔跤了,还挺严重。

申南鸣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去哪里呢?你家在那?”

“e城。”男人回答。

没想到是同路,心道省事,申南鸣听见那人有些局促地说“我身上有些脏,如果弄脏了您的车子我很抱歉,我会赔偿的。”

“别用您这个字了,咱俩看起来都差不多大,我叫申南鸣,直接叫我名字就好。”申南鸣说着还回过头去给了那人一个笑脸。

那人愣怔了一下,忙接道“季此木我的名字”被那个微笑烫伤了似的,季此木脸上有些发热,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他像是找回了什么丢掉的宝贝一样露出一个微笑。

申南鸣没有接话,大半夜遇到这种事不管是谁的错都很糟心,而且这个人让他完全不能提起戒心来。

无语了一阵,季此木突然出声“那个我能去您家洗个澡么?借一套您的衣服,明天有个比较重要的活动要去的”停了一下,又接着说“也麻烦您替我保密今晚的事。”

申南鸣没想到会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真是越来越奇怪,自己的家在e城,为什么不回自己家去洗?可是人家既然提出来了,就应该是有什么难处。

答应吧,很唐突,让他感觉不合情理,拒绝呢,申南鸣刚刚撞了人家,还答应要赔偿,也没有什么立场。

季此木好像看出了他的犹豫“没关系的,是我唐突了,把我放到城边就好。麻烦了。”语气还是那样轻轻柔柔的带着歉意。让申南鸣听了直觉的自己是个反派角色。嘴比心快,那人最后一个字的音还没落下,申南鸣就抢着说:“怎么会!”

“真的么?那多谢了,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季此木染了欣喜的声音让申南鸣那颗心没由来的痒了一下。嗯了一声,申南鸣嘴角溢出一丝发自内心的笑。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季此木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真是狼狈啊,任由自己陷在椅子里,申南鸣身上传来的气味让他感到久违的踏实,困意一阵一阵袭来,季此木怎么也舍不得闭眼,就偷偷看向申南鸣,青年的意气风发还刻在这个人的眼睛里。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似的,季此木转过头去,强撑起精神望向了窗外。

到了e城时已经是早上四点了,申南鸣也到了极限,本身打算在和季此木说几句话问清楚他家的,可回过头去,那人已经靠着车窗睡着了。季此木是那种看了就让人觉得温暖的男人,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申南鸣掏出手机照了一张季此木的睡颜,然后随便发到了一个群聊里。

做完这些,申南鸣直接开着车往他家去了。

季此木好像是累极了,申南鸣叫了两次都没把人弄醒,直到第三次用手拍了拍,睡美人才睁开眼睛“到了么?”季此木揉了揉睡的发懵的眼,看向了申南鸣。

“嗯,到了,我家。快下来吧,你不是还有要紧的事么。”申南鸣打着哈欠下了车。

季此木也跟着下了车,腿上擦破的地方连着牛仔裤,一动就揪着疼。挣扎着下了车,季此木抬头看了看,才看清申南鸣带自己来的是一个高档小区。

一瘸一拐的走到申南鸣身边,季此木又一次道谢“真是感谢家里没有别人吧,其实不方便也没关系的。”

“嗨。”申南鸣挥挥手“就我一个,房子自己买的,又没媳妇儿,来吧,别客气了。”说着还不忘搀了季此木一把。

申南鸣看的出来,季此木疼的厉害,虽然是夏天,但是晚上的温度也不足以让人的外套湿透,。但是这人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疼,也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就是一直带着歉意的和他笑。

等申南鸣把颤颤巍巍的季此木带到房间,就已经将近四点半了,作为主人,申南鸣把季此木带到了客房,然后去给他放洗澡水去了。

季此木看着申南鸣关上房门,脸上还是挂着客客气气的笑,等到人彻底不见了踪影,脸上的表情闪烁了一阵,在阴郁处停了下来。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季此木将伤口处的布料从破烂的地方一把撕开,直接漏出伤口来。刚刚结痂的伤口随着季此木粗暴的动作渗出血来,但他几乎连表情都没有变,轻不可闻的,他对着窗外的繁华说:“我就说过我会回来的!这次谁都别想再带走他”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