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灰色地带小说阅读

灰色地带

灰色地带

作者:D一路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12 08:42: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序章 序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在一个部分人可以拥有超能力的进未来,无超能力者“白”与超能力者“黑”的纠纷由钦定的执行者“灰”来行事。由执行者“灰”们组成的灰白之塔则是他们的主要根据地。身为“灰”的楚良之在亲手解决掉自己的好友陆林枫后就一直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他本想用战斗来结束自己所剩无几的人生,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崇拜着自己的少年会改变自己的已经既定好命理。他只想要用自己最后的生命来将这位耀眼的少年碰上星光之巅,但是这位少年却想化作希望来拯救堕入绝望泥潭中放弃了挣扎的他。结局BE警告,后妈警告,写完文再发警告。目前只有序章,整体剧情大纲已经想好,写完会一口气全发完。
节选

窗外阴沉着天,据说从今天开始,人工天气系统将会自动进入秋季的阴雨模式,周围的人也都从今天开始每天都会携带雨伞,但是白实谦今天却并没有拿雨伞,因为他今天还有着自己的打算。“放学后还要去地上区吗?”死党有些诧异地问到,现在快要升学考试了,但是白实谦似乎并不上心考试的事情,每天放学后都第一时间跑到地上层去,也不知道他去那里都在干什么。“嗯,是这样的,”白实谦点了点头肯定着,“其实啊,我前几天无意中找到了一家还在售卖和外借纸质书籍的小店,那里的店长人也超好,所以就喜欢经常去那里复习功课。”死党若有所思地挠了挠头:“原来如此啊,不过去地面的直升井梯票很贵,你还有钱在他店里买什么吗,而且店里还有什么很吸引人的吗?”“所以我才会说店长人很好,因为店内有可以供免费阅读的书。至于非常吸引我的……”似乎在组织什么语音,白实谦思考了一下,“你知道那个灰白之塔新任的那个最年轻的分区负责人吗,那家小店他可是常客。”“骗、骗人的吧!你在骗人吧!!!”死党震惊地瞪大眼睛,要知道灰白之塔不要说负责人了,就连相关工作人员都是在地下层的平民中像是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震惊过后,死党又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也只在一些新闻上可以听到关于他们的事情,比如他们今天又制止了暗街的什么什么犯罪啊之类的,但是总觉得这种事情距离自己太遥远啦。有时候我都甚至怀疑灰白之塔这个单位是否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根本就从来都没有见过嘛。”“嗯,在见到真人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他们是确实存在的,而且也会像我们一样正常吃喝,也有喜怒哀乐之类的。”白实谦笑着摆了摆手,这样说道。听到这里死党突然表情懊恼地抱住自己的头说着:“啊——你这么一说我也好想去了,但是直升井梯的一个来回真的太贵了,我还想攒钱买鞋子……”“喂喂喂,也没有多少钱啦,”白实谦用手机敲了敲死党的头,“可以等周末了票价优惠时再去,而且周末他去店里待着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听一个店员说有时候还会待一整天。”“虽然周末是有要去地上玩的打算,但是我和女友约好了,她说想去听飞琴音乐会的。”死党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听到这里,白实谦也只能摊了摊手:“这就没办法喽,那就等下个星期或是你有空的时候吧,地址的话如果不带你去给你你也很难找到。”“就这样决定了,到时候你可不要放了我鸽子,不然揍你小子。”死党挥了挥自己的双臂,假装威胁着。“这句话原原本本还给你——”回应了死党的“威胁”,白实谦也用拳头壘了一下死党的肩膀。窗外阴沉的“天空”终于开始掉落雨滴,逐渐打湿了地面。雨也越下越大,逐渐形成阻挡视线的雨幕。“你没带伞完蛋啦!”“白痴啊你,傍晚的时候雨就停了!”两个人又嬉笑打闹成一团。“还是老样子,无糖特浓清咖啡,”书店的店长今天似乎不在,只有店员在这里招待客人,“还好今天店长不在啦,不然他又要骂我把书店当成咖啡馆营业了。”楚良之抿了一口咖啡,让苦涩又香浓的味道在自己舌尖满满蔓延开来:“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他来的,他要是在店里我还不想多待着……”“哈哈,不要这样说嘛,也是多亏了店长我才找到了这样一份工作的。”店员笑了笑,又递给了楚良之一本他昨天没有看完的书。“嗤……也不知道他这样帮你有什么企图,我说陆林枫你也差不多该提防着点他吧。”楚良之赌气一样地别过了头去,但是还是好好接过了那本书。正在楚良之闹着别扭的时候,店外的黄铜铃响了一声——又有一位客人来了。白实谦从门后探着头小心看着店里的情况,在确定发现了楚良之的存在后就又兴冲冲地进了门。虽然不过脑子就冲着那个人跑了过去,但是到了楚良之面前时,白实谦还是又紧张了:“那、那个!楚先生您好!好巧啊,今天您也来了!”“挡我光了,死小鬼。”“唉……唉?”“啊——你今天也来这里自习了吗?店长今天烤了一些小南瓜饼,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到这种情况的陆林枫马上冲上来解围,他真的有点担心楚良之会不会骂哭这个孩子。虽然被陆林枫拉开了,但是白实谦还是很委屈自己莫名被楚良之嫌弃这种事,他本来今天已经鼓足勇气去主动搭话的……陆林枫端着满满一篮子的南瓜饼跑了过来,一股脑都塞给了白实谦:“多吃点哦,很好吃的,还有不要生良之的气啊啊啊——他刚才心情不太好,不是冲着你撒气的——”“喂!你不用替我说话好吗,”楚良之合上了书半恼着冲着陆林枫嚷着,“还有,我也要吃南瓜饼,不要只给那个小鬼好不好!”“可是店长烤的口味很重的……”“我不管,快给我。”“那你可不要只咬一口就丢掉哦……良之等等!不要浪费食物啊——”“呸,果然很难吃,甜死了。”白实谦坐在一旁乖乖啃着美味的南瓜饼,看着楚良之的胡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有趣,自己也就渐渐笑了起来,心情也好多了。楚良之稍稍撇了一眼白实谦后,就不再为难拿着南瓜饼求着自己吃完陆林枫:“好了,看你这么可怜我吃还不行吗。”说完,就好好接过了自己只咬了一口南瓜饼一口一口皱着眉快速解决掉。“臭小子总是盯着我看干嘛?”在吃完南瓜饼后楚良之又瞪了一眼在旁边看着自己偷笑的白实谦,但是刚才吃南瓜饼太着急又有些噎到了,只能慌忙喝下了陆林枫递过来的水,之后又锤了锤自己的胸口顺气。陆林枫也帮着楚良之不紧不慢地拍着后背顺气,有些无奈地说:“你这个人真是的,一直都这么小孩子脾气……”“有时候我也很吃惊灰白之塔怎么什么样的人都要,”店内内间的门被打开,一个拿着钳子带着绝缘手套的男人从中出来,“还有告诉方万,线路帮他改好了,以后可以在这里烤东西了。”“啊……非常感谢,那个先不要急着走,店长说今天想请大家吃晚饭。”陆林枫跑了过去递给了对方一支烟。似乎是电工的男人熟练地点着了那支香烟,不紧不慢地吸了一口:“等一下还有一家的工作,不过应该会在七点之前收工。”“那到时候我们和店长一起在这里等着你,店长今天还特地去了很远的进货地买了羊腿和乳猪正准备大干一场呢,是要做他最拿手的蜜烤。”陆林枫拍了一下手他似乎非常期待今天的大餐。“我就好好期待了,”男人整理好自己的工具箱后挥了挥手,“如果我比预想的时间迟了你们就先走吧,对了,多给我留点肉——”楚良之就这样看着他们二人有说有笑地这样告别把自己晾在了一边,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还有这样的聚餐活动?”“啊,对了良之,你也要来吗?”陆林枫才反应过来一直坐在自己身边气场不太对的楚良之,下意识地问了他这个问题。“不用了,”楚良之喝完了杯子中已经冷掉很久的咖啡,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作势要离开,“我和他们聊不来。”是很大声的关门声,以及楚良之头也不回的背影,留着陆林枫自己在原地不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什么:“良之……?”“那个,陆林枫先生——”刚才一直用书挡住自己的脸来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白实谦现在拿下了书小声呼叫着呆住了的陆林枫,“还好吗?”陆林枫回头看着那个孩子苦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现在也好,还是良之也好,好像什么都不太好。楚良之离开后就一直没有走远,他一直躲在离书店不远的一个小拐角处一个人丧气地抽着闷烟,一支又一支,这是给他健康建议的医生绝对明令禁止的尼古丁摄入量。“楚先生……?”已经准备回家的白实谦现在拐角旁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一副落魄模样的楚良之,他有过一瞬间的预感觉得楚良之可能没有走远,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会一个人在这里待着到这么晚。楚良之没有理他,只是掐灭了烟把烟蒂扔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袋子中。也不知道是自己那里来的勇气,白实谦主向着对方走了过去。现在地上层的气温夜间会骤降,但是楚良之的制服外套非常单薄,似乎还能看到他因为寒冷在无意识地打冷颤。白实谦离楚良之越来越近,他一直盯着对方看着,这让楚良之感到了非常不适,他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话了:“臭小鬼,你晚上有人管你饭吗。”“没有……!”被突然问了什么的白实谦不假思索地直接给出的答案,但是说完后大脑又宕机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什么,开始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这样回答。“那就好,”难得能看到楚良之会笑,他拢了拢自己的大衣,拍了拍上面不存在的灰尘,“不嫌弃的话我请你吃顿晚饭……你不介意吧?”白实谦稀里糊涂就答应了楚良之的邀请,又跟着他稀里糊涂坐上了一辆来接他们的车,之后稀里糊涂跟在他身后进了灰白之塔的南部分所附近一家不起眼的小店。白实谦在楚良之对自己笑的时候脑子就一直都陷入了一种稀里糊涂的状态,那时候他在干什么,完全都没有任何印象,他只知道跟在楚良之后面走就好了。当他坐在餐桌前楚良之拿着菜单问他想吃什么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跟着他来到这里了……“如果实在是不知道要选什么,我比较推荐他家的炒饭套餐,料很足也非常好吃,啊……那就两份炒饭套餐好了,再来一份清炒时蔬就好。”看着白实谦半天没有什么动静,楚良之就打了个响指直接决定了点餐。“那个……”楚良之正在熟练地点着餐,同时还和别桌的客人打趣着,白实谦有些不知道该不该打断他。“对了,我差点忘了,”楚良之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看着想说什么的白实谦,“你有什么忌口的吗,比如芫荽和海鲜之类的,因为炒饭里会放一些虾仁碎,汤里会放芫荽和一些蟹肉。”“没有的没有的,完全没有的。”白实谦一听到就立刻疯狂摇头。楚良之听到之后才放心地喝了一口水,他有些不自然地看了看小店的天花板:“本来还能带你去吃好吃的,但是之前的预约因为太晚了都没有去,所以被取消了。希望这种工作套餐你不要嫌弃。”白实谦好像懂了什么,是因为想要请某人吃饭,但是对方无法赴约才会生闷气,才……“没事的,倒是我无故吃了别人请的饭……也给您添麻烦了,真的非常感谢。”不该多说的,他也不敢多说。“小子你也是书店那里的常客了,和我客气什么,”楚良之放下了手里的水杯,又和一个刚进店的穿着灰白之塔制服的人打了个招呼,“以后想和我说话直接说就好了,不用打个招呼都那么紧张,我还能吃了你吗。”其实我只是因为太激动了……心里这样想着,但是白实谦还是乖乖点了点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孩子的那幅呆滞的模样,楚良之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你这小子,有点可惜你还没有成年,不然还能和你一起喝点啤酒。”“医生说过您不能饮酒啦——还有老大您身上的烟味好重,是不是又偷偷抽烟了。”一个穿着制服的人端着自己取来的餐路过了楚良之他们那一桌,夸张地捂着自己鼻子揶揄到。楚良之也没有生气,只是也玩笑着拿了对方餐盘里的卤蛋给了白实谦:“闭嘴吧你,看在这颗蛋的份上饶你一命。”“我就说楚老大在外面果然又偷抽烟了!我赢了,这顿饭你请!”是隔壁桌的声音。“完蛋了,让Maceir医生知道了楚老大就完啦!”是不知道哪一桌的起哄。楚良之看了眼白实谦后尴尬到想要钻墙缝,嘴里还小声念叨着“回去了有你们好看的”这样的话。“楚先生,”白实谦看着大家闹哄哄地谈笑着,忍不住笑着说到,“楚先生您和下属们的关系很好的样子。”尴尬又无奈地笑了笑,楚良之顺了顺自己的长辫:“他们哪是和我关系好啊,分明是想报复我平时总是骂他们,好让那个叫Maceir的医生弄死我。”不过说完,楚良之还是释然地笑了起来,他现在心情已经好多了。而白实谦看着楚良之这样的笑容,自己也不知不觉跟着一起笑了起来。“你觉得良之怎么样?”坐在自己附近的店员陆林枫不安地放下了书,突然对自己提出这样的问题。“我……我其实想也说不上来,不过看着他跟别人胡闹时就会觉得跟有趣……”“良之他其实人不坏,可能说话会很凶,但是真的……”“嗯,我知道楚先生是好人。”在我第一次在见到新闻上对他的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我很担心……除了我还有没有人能来照顾良之……我……抱歉我说了不该说的了。”店员说完后就这样苦笑着看着我很久,让我有点不舒服。“楚先生这样的人身边是不会缺少在意他的人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所以会怎样,但是我希望我会是那个人。我真的很在意他……“小子你发什么呆呢?吃饱了吗,如果不够这个家伙请客。”楚良之拍了拍对着空盘子发呆的白实谦,又指了指隔壁桌那几个用自己打赌的家伙。清醒过来的白实谦抬头第一眼就看到了楚良之离自己很近的脸,立刻就紧张的地摇了摇头:“不不不……我吃饱了,非常饱!”“哈哈哈哈,”楚良之站起身来,看着白实谦大笑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呆啊,好了走吧,我送你回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白实谦像个小鸡仔一样乖乖跟在楚良之身后,但是他发现他们并没有乘坐来时的那辆车,而是向着通地观光轨道车的方向走着。“你应该难得这么晚了还在地上层吧,来这儿,我今天领你顺便看看这边的夜景。”看着身后的白实谦突然犹豫脚步,楚良之直接拽着他去了售票处。“好贵……”看过售价表后的白实谦感叹着,“那个……楚先生,我做直升井梯先回地下层然后再做公共汽车回去就好了……”“啊,对了你是地下层哪个区的,我只能送你到入地口。”可是楚良之好像没有听到白实谦刚才在叫自己。刚才被无视的白实谦现在只能乖乖回答到:“西区,我的家在西区附近的地下。”“西区吗,”楚良之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果断买了两张车票,“好了,去站台吧,下一班车大概快到了。”“很壮观吧,从这种角度来直接欣赏飞琴露天花园音乐厅。这里晚上的演出的门票是最难抢的,这趟车也不亏不是吗。”楚良之有些得意的笑着看着一直看着窗外拔不出眼的白实谦。“真的……好美,”白实谦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组织语音来形容他看到的这一切,“就像是……是……”“繁星化作的蝴蝶在四散的音符中飞舞。大概是这样……?不过这也是别人做出的评价而已。”楚良之看着列车里的电子滚动幕上的字念着。白实谦从窗外回过头来,也看到了自己头上的介绍字母,玩笑着说:“楚先生你这个可是作弊啊!”“好了小子,再好看也不要把头都快探出去了,很危险的。”楚良之揉了揉白实谦被窗外的风吹乱的脑袋,又顺便给了他一个脑瓜崩。“很痛唉——”“等一下再探出头被树枝扇到了头可是会更痛的哦。”“唔,我知道了。”“楚先生……”“怎么了臭小子?”“楚先生……你今天是不是因为……”“别问了,我不想回答。”之后是长时间的沉默,列车逐渐驶入了无灯森林区域,车顶的不透明顶逐渐拉开,露出了一层透明材质的内顶。没有了都市中夜灯的喧夺,抬头就能看到耀眼的星光。“臭小子你叫白实谦吧,现在我们这节车厢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想问你个问题。”在刚才的飞琴音乐厅已经下去了很多的人,现在这节气氛诡异的车厢已经只有楚良之和白实谦二人了。白实谦不做声点了点头,他早就想打破现在的尴尬了,他真的很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得寸进尺问那个问题。楚良之也犹豫了很久,他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森林,又看了一眼天上的繁星,才说出自己的问题:“那好,白实谦。请问你是怎么看待我们灰白之塔的这些‘灰’的?”怎么看待的呢?一开始我觉得你们是不存在的都市传说,后来我又觉得你们是只有电影和小说中才存在的英雄,之后我觉得你们是正义的执法者,但是我现在觉得你们是普通有血有肉有自己喜怒哀乐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不对不对不对……都不对……都不对!!!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也不是我所想的答案!我想说的应该是……“走狗,怪物,”耳边响起了楚良之故意压低的声线,“反正,应该就是这种东西吧,对于听闻着各种与我们相关的都市传说的你们,在你们眼中,我们不就是这样的吗。政府的走狗,畸形的人造怪物。”眼前的男人的表情又变得落寞了起来,白实谦也被对方突然说出的答案呛得一时语塞。但是,这也不是他想要说出的答案啊……似乎快要把坐在自己对面的小鬼给弄哭了……这样好像有点过了,不过还是大概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了吧。楚良之这样想着,于是又试图给自己解围到:“算了,问你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看你对我们有这一定程度的向往……但是你也听到了,我们在人们的眼中的印象并不是那么美好的。是的,我们的确是听从政府命令的走狗,也是在科技下诞生的畸形怪物。我也只是……”“你们明明是奇迹和希望!我就是希望成为你们!”刚才还一直保持沉默的孩子突然打断了楚良之的话,还顶撞了他的劝告。按常理,楚良之肯定会好好揍这样的人一顿,然后直接把他丢下列车,再顺便冲着丢下对方的方向痛骂几句。但是这个孩子真的好像……算了算了,既然狠不下心就算了,既然他的选择是这样——“哼……我没有记错的话,再过几天,在你们这些毕业生之间会有一个资格体检吧……你如果真的向往这里,我可以给你开一条捷径。”说着,楚良之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白实谦,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对不对。原本已经做好了被痛殴一顿的白实谦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的名片,他有些搞不懂楚良之的用意,只能茫然地看着这个一脸纠结的男人。“别那样看着我,我只是给你一个可以去参加体检的机会,最后到底会怎样还不是要看你自己。”为了躲避着白实谦的视线,楚良之选择了扭过了头看窗外。白实谦激动到说不出话来,他把名片藏在了自己的钱包里,但是还是不放心,又藏在了自己背包的最内层的小口袋中。看着这个孩子这样折腾楚良之恨不得再多给他几张名片好了,但是又怕他因为自己这样宽容他,这个臭小子又会做什么蹬鼻子上脸的事……列车最终驶过了宽阔的森林区,到达了西区的入地口。“好了,早点回去吧,别让家里人担心。”已经下了站的楚良之冲着车上的白实谦挥了挥手,后就离开了。只有白实谦一直扒着窗户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直到列车驶入地下彻底不见。“让我猜猜,你大半夜来我这里偷偷喝酒是因为什么。”秦翡然抱臂从猫眼看着抱着各种各样一大袋酒水,最后还是不情愿打开了门。可是还没等楚良之说出缘由,秦翡然就提前开口了:“林枫的生日聚会据说你没去,是因为这样的吧?”“是……是的……”楚良之心虚地用装着酒的袋子挡住了自己的脸,等待着秦翡然对自己的奚落,“我……我是真的和方万那个家伙处不来嘛,听到关于他的事情我就根本忍不住……”秦翡然已经懒得再嘲笑这个没救的家伙了,她夺过了楚良之挡着脸的袋子,没好气地说:“这都是你自己的事,但是你既然没有去也不要让他担心你啊,一声不吭就出去了还什么消息都没有……”“嗯嗯……”“你嗯个头啊,我的电话都要被林枫打爆了……”本来不想再对这个笨蛋再多说什么了,但是还是因为太生气了又说了这么多……秦翡然觉得自己真的太难了。秦翡然把酒全部都丢到了茶几上,自己则随意倒在长沙发上,从袋子里随手拿出了一瓶啤酒打开:“所以你这么久了去干什么了?”“吃饭、观光、照顾小朋友。”楚良之规规矩矩坐在秦翡然旁边的一个小沙发上一五一十交代了自己这失联的这四个小时都干了什么。“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秦翡然摸不着头脑地皱着眉,“没出什么事就好,不过你最好明天去给林枫道个歉比较好。还有,礼物这种东西要送自己亲自去送!”闷着不说话了很久,楚良之才勉强答应了下来:“我…我知道了……”“酒都归我了,你一滴都不准沾。”“这……”“没什么别的事就给我快点回去吧,明天还有要去中心区域的总会议。”“好——好——”现在大概已经快要午夜十二点整了,但是楚良之还是一个人游荡空荡荡的大街上。过了这么久还是有点不习惯这里的生活。“好冷……”楚良之裹紧了自己的大衣,他还是觉得现在还是赶紧回去可能比较好。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