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不离婚[ABO]非古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打死不离婚[ABO]

打死不离婚[ABO]

作者:非古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12 08:59: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名不副实的婚礼 第二、三章 才结婚就分房 第四、五章 你杀了你哥 第六、七章  苍白无力的解释 第八章 徐总需要隔离剂 第九章 结婚的理由 第十章 还没开始就失败 第十一章 你让我恶心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新文《穿成最惨男配之冒牌仙侣》正在连载,仙侠版先婚后爱,冷漠口嫌正直体攻x人狠话多骚话连篇聪明受俞抒和喜欢的人结婚了,但他只是个替身,而且他还带着不可见人的目的。进了徐家之后这不疼那不爱,尽是一群使绊子的,俞抒都忍了,因为喜欢徐桓陵。可徐桓陵喜欢的,是俞抒的双生哥哥,心里永远的白月光。一次偶然,徐桓陵标记了俞抒,真正的噩梦开始……。噩梦结束,剩下的只有不甘和憎恨,浑身是伤的俞抒爆发了。谁想知道真相的徐桓陵居然幡然醒悟,白月光也不要了,想当牛皮糖。俞抒望着中毒一样的徐桓陵,把儿子偷偷藏起来,然后给徐桓陵寄了一份离婚协议。追妻路途长,挨虐路更长。PS:前期渣攻,后期追妻狂魔撩人不要钱;前期深情隐忍受,后期火力全开脚踹八方。先婚后爱,微虐下饭,又酸又爽,有包子,有各种渣,极其狗血,雷者绕道。无逻辑,文笔实力劝退,想好再买,骂人作者会很暴躁,首页天宽地阔好文多多。一贯先虐后甜,有萌宝出没,双洁HE。
节选

徐家老宅的前后两处院子同时亮起灯,响了一天音乐声戈然而止,四周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婚宴从中午持续到深夜,总算是落下帷幕。徐桓陵还在后院招呼客人离开,俞抒已经早早被安排在屋里呆着,不准跨出房门一步。看着眼前布置简单严谨但没有一丝喜庆的屋子,俞抒的心连一秒都静不下来,甚至有些凄凉。和徐桓陵的婚礼,就这么接近尾声了。这场看似宾主尽欢的喜宴,其实不过是一场光鲜亮丽的过场。空气里充斥着一股松木和香烟混合的气味,让俞抒本来就紧张的心情又多了慌乱和躁动,手不由得搓着自己的裤腿。松木香是徐桓陵信息素的味道,烟味可能是徐桓陵在屋里抽烟时留下的。其实俞抒根本不知道像徐桓陵那么严谨刻板的人,会不会在卧室抽烟,他对徐桓陵的了解少得可怜。但是这股混合出的味道诱惑着俞抒,让他近乎贪婪的呼吸,渴望让这股味道安抚现在复杂的心情。俞抒觉得自己应该高兴,在喜欢了徐桓陵那么多年以后,终于以徐桓陵合法伴侣的身份坐在他的卧室里,确实值得高兴。可是俞抒完全高兴不起来,心里一片迷茫。这本来就不是属于自己的婚礼,徐桓陵也不是那个该属于自己的人。徐桓陵和俞抒的人生,从来不该有交集。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俞抒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穿着白色礼服的身体微微颤抖。俞抒无法控制自己不抖,只好拼命的吸气,让心跳降下来。房门被推开,一身同款黑色西服的徐桓陵出现在门口,冰冷的看着俞抒,屋里的松木香瞬间浓了几个度。“还没睡?”徐桓陵回手关上门,迈着两条笔直修长的腿走到床边。对于眼前这个刚刚和自己结婚的omega,徐桓陵现在最大的忍耐就是没有立即掐死他,特别是经过今天的婚礼之后。俞抒揪着裤子努力让自己镇定,不敢说我在等你,只好低着头嗯了一声。害怕,紧张还是慌,俞抒完全分不清。从俞抒离开家门到宣誓典礼结束,俩人都没说过一句话。原本以为徐桓陵今晚不会回这个房间,没想到他居然来了。俞抒无端的又多出点儿不该有的期待。徐桓陵似乎看出了俞抒的心思,抬着俞抒的下巴让他抬起头,如同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样:“齐舫没告诉你早点休息?”“说,说了。”俞抒抖得越发厉害,目光躲闪不敢去看徐桓陵,眼里全是慌乱和害怕。俞抒从来不敢直视徐桓陵,怕他看出自己的心思,也怕从他眼里看到厌恶。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如此,哪怕是今天,俞抒依旧不敢看徐桓陵。“难道你还在期待……。”徐桓陵冷笑了一声弯下腰:“所以才等着我?”俞抒摇摇头,鼓足勇气抬手把徐桓陵的手拿开:“我没有。”“呵。”徐桓陵凑近俞抒,几乎贴着他的耳边说:“你的信息素出卖了你。”俞抒惊慌的撑着床往后退,试图收敛自己散发出的信息素。但在徐桓陵信息素的影响下,全是徒劳。“俞抒,我希望你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和处境,这样彼此都会好过不少。”徐桓陵再次凑近俞抒,伸手搂住他的腰。在俞抒的记忆里,徐桓陵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不觉移回目光看了徐桓陵一眼,又赶紧把头转开。这么近的距离,属于徐桓陵的信息素透过衣领钻进鼻腔,俞抒的背后出了一阵虚汗。“我知道。”俞抒小声说:“你能先放开我吗?”“怎么,你费尽心思成为我的Omega,难道就不渴望点什么?”徐桓陵凑在俞抒耳边,极尽撩拨的压着声音:“比如一个吻,一个热情的新婚之夜,再比如一场彻头彻尾的标记。”俞抒浑身酥麻,几乎陶醉在徐桓陵的嗓音里,冰凉的身体开始发热,只有脑子还保持着一根神经的清明。Omega和alpha本来就有天生的吸引力,像徐桓陵这样的alpha,没几个人能抵住他的诱惑,更何况俞抒还喜欢徐桓陵。可是俞抒清楚,在徐桓陵看来,自己只是个不择手段,迫不及待想和徐家扯上关系的Omega。可徐桓陵不知道的是,如果可能,俞抒绝对不会选择走这条路。俞抒清楚徐桓陵不会对自己感兴趣,也不会真的做什么,这些动作,不过是想看自己出丑。“我没有。”俞抒无力的扭开头。“那看来是我的错,让我的Omega,我的夫人,在新婚夜,居然对我一点渴望都没有,这是我作为alpha的失败。”徐桓陵的语气带着嘲弄,还有不屑,俞抒不想再解释什么,也没有解释的余地,干脆闭上眼睛。屋里安静得只剩下轻微的喘气声,徐桓陵凑在俞抒颈间,闻到了一股很淡的白兰香味。这股香味熟悉又吸引人,如果不是徐桓陵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几乎沉醉在这股味道中。“既然我们都已经做了宣誓,什么都不做似乎对不起我说过的那几句话。”徐桓陵说着手往上,扣住了俞抒戴着的颈环。俞抒闭着眼睛,身体不停的颤抖,徐桓陵顿时觉得一股报复的愉悦感漫山心头。“俞抒,希望你不要为今天所做的决定后悔。”徐桓陵两指解开颈环的扣子,嘴唇贴上了俞抒的后颈。那里是腺体所在,是所有Omega最敏感的地方,哪怕俞抒再淡定,再压制自己,也瞬间睁大眼睛,不知所以,只能慌乱的去推徐桓陵。徐桓陵掐着俞抒的手臂,尖锐的牙齿刺破了他的皮肤。疼痛袭来,俞抒推着徐桓陵的胸挣扎,却因为信息素的侵袭提不上力气,只能被迫伸长脖子承受。头顶上的白色灯光异常的刺眼,俞抒微卷的刘海滑到脸颊两边,露出空洞而绝望的眼睛。这个临时标记几乎要了俞抒的命,徐桓陵放开手把他推到床上躺着的时候,俞抒像是飘在风中的破布一样无力。“明天一早记得下来敬茶。”徐桓陵抹了下嘴唇,恢复一贯的冷淡和高高在上,转身出门去了隔壁。信息素侵袭的灼热感久久不散,俞抒两眼无神的盯着屋顶,任眼泪滑过眼角。擅自喜欢一个人,难道就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俞抒想不明白,只感觉浑身升起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一点一点撕扯着脆弱的神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俞抒感觉自己更像是昏了过去。头顶的灯越来越亮,周围却一片漆黑。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