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难逃:总裁宠妻有道姜涛,岑余小说阅读

娇妻难逃:总裁宠妻有道

娇妻难逃:总裁宠妻有道

作者:粥粥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2 09:10:3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初见 第2章 未婚妻 第3章 不是姐姐是阿姨 第4章 认妈现场 第5章 妈妈可勇敢了 第6章 迟来的邀请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因为一场凶案,俞衍从总裁沦为犯罪嫌疑人,身为专业法医的岑余却觉疑虑重重。谋杀?还是嫁祸?随着调查的深入,两人的命运不断交缠……抱着奄奄一息的她,俞衍才发觉,两人的世界,只差一个彼此
节选

快要入秋的日子,S城每天又是刮风又是下雨,温度急剧下降,岑余每次去案发现场都得把自己全副武装不说,最重要的是这种天气很多证据都会留不住,做起尸检来也会受到影响。

岑余站在小区门口望了望天,抓着伞柄的手有些泛白,就算如此,伞还是被风吹得东歪西歪,肩膀已经被细雨打湿了。

她耳边夹着电话,收了伞有些吃力地钻进车里,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身上的细水抱怨,“什么鬼天气!”

“妹子,来现场的时候能不能多带几把伞啊?任务出的紧急,大家都被淋成落汤鸡了!”电话里边传来男声,可以听出电话那边也在下着雨。

电话里的声音是S城的刑警大队长的,可能是因为岑余长得漂亮,又或者是因为她是S城最年轻有为的女法医,总是像兄长一样对她照顾有加,一口一个妹子。

徐涛看着案发现场正在处理尸体的白以帆有些犹豫地开口,“过来的时候你不要着急,开车注意安全,白法医昨天回来了……”

岑余愣了半天才应了声,挂了电话,打开车门准备回去多取几把伞。

白以帆回来为什么连招呼都不跟她打?也是,一直都是她一厢情愿,她也从来没有开过口,有什么资格想这样的问题?

她自嘲的笑了笑,加快了往回走的脚步,刚走出没几步就看见了从小区里小跑着出来的岑母,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提着一个袋子,看不清里面装的什么。

岑余看着气喘吁吁站在自己面前的母亲,顿了一会才开口,接过了她手上的袋子,发现里面有好几把伞,真是心有灵犀!“妈,你给我打电话不就好了,何必亲自跑出来,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要出任务!?”

“打电话?丫头啊,你那个电话一直都在通话,妈可没有这个本事把别人的电话给挤下去,穿这么点,早知道给你带件衣服出来。”岑母喘着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就这么几把,多的也没了,想着你出任务,这雨下的突然,其他人太急了怕是没带伞。”

岑余抱着岑母在她脸上琢了一口,拿着伞就往车里溜。

她本来是不用溜的这么快的,但是昨天搞砸了相亲,今天要是被逮住肯定就是逃不脱了。

“丫头啊,昨天那个相亲对象你看得怎么样啊!?妈妈好不容易托公司阿姨给你介绍的!你要是不喜欢你就跟妈妈说,妈妈再给你安排!”岑母望着慢慢远去的车屁股喊道,本就是借着送伞,想来找她说相亲的事情,一个女孩子,二十多了还没谈过恋爱,实属让人着急,偏偏她又固执的选了这个职业,就让人更加着急了。

岑余把车停在了离案发现场有些距离的地方,套上雨衣拿上拿一袋雨伞小跑着靠近,这一带已经全部被封锁,整个都被罩在阴沉的雨幕里,这一块的雨好像下得格外大,但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花花绿绿的伞撑了好几排,顾晓站在人群的最前排,一眼就望到了准备穿过人群的岑余,向她招手。“小余!小余!”

顾晓是她最好的闺蜜,当然,也是最八卦的新闻记者,要不是她口严得很,说不定S城的新闻大事件细节都是出自她这里。

她闻声望去,本是想给顾晓一个回应,却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挺拔的身影,男人的旁边有人给他撑着伞,带着帽子和口罩,她看得并不是很清晰,只是四目相对的时候,一股压迫感向她袭来,她迅速收回了目光。

“老俞,看见那个妞没,S城最年轻的女法医岑余,长得跟仙女似的,但是脾气古怪得狠,看起来对男人都不感兴趣,不过也有人说她有喜欢的人了,你有兴趣没?”易峥嵘嘿嘿笑着开口,说起这样的女人他自然也是佩服,不过这种和尸体打交道的职业他可架不住,不过俞衍要是喜欢,他可以撮合撮合,毕竟老俞的终生大事也是他们这群人最担心的。

“没兴趣。”俞衍移开眸子,“这次俞深闯了这么大的祸,老头子怕是救不回来了。”

易峥嵘也不再开玩笑,把伞递给俞衍,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两根,一根递给俞衍,一根放到了自己嘴边,掏出打火机点燃才又接过了伞,吐了一团烟雾发问,“那这个大哥,你是救,还是不救?”

俞衍没有作声,深吸了一口后,便把烟丢在地下用脚撵灭,转身走进雨幕里,任由雨水打在身上,向着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小车一路小跑,“吸完烟再上车。”

白以帆蹲在尸体旁,林霖站在旁边给他撑着伞,除了裤脚被雨水打湿了一圈,其他地方倒是干净。

说起来,岑余也不是很久没看到白以帆,只是三个月而已,但是这短短三个月她都恍若隔世,她死死攥着手里的最后那把伞,那是她给白以帆留的,但是现在看来他好像不太需要,索性便撑开来打在了自己头顶上。

“尸体要带回警局,这里雨越下越大了。”白以帆开口,余光瞥在了岑余身上。

岑余不知道白以帆是在跟谁说话,所以没有应声,撑着一把伞蹲下身来帮忙,站在白以帆身后的林霖倒是应得自然,“是啊,这种天气,以帆哥,我来帮忙吧?”

岑余刚蹲下,手上的伞就被人夺了去,她无奈的扭头看着一脸无辜的姜涛,“姜队,我好心给你拿伞,你这是想淋死我呀?”

姜涛瞥了林霖和白以帆一眼,大笑着开口,每次在凶杀案现场都能笑出来的人,就只有姜涛了。“妹子,你给我的伞是把粉色的,怎么给自己留的伞这么大?我看能撑下两个人啊?小林,你是刑警队的,在这给白法医撑伞是怎么回事?等会让白法医和妹子先走,你留下跟我一起继续看看!”

还别说,这把伞不仅好看,还特别的大,而姜涛手上那把粉色的,只不过是个小巧的女士太阳伞,勉强能遮遮脑袋上的雨。

“随机抽取!可能姜队长比较适合少女色!”岑余就算在感情方面再迟钝也知道姜涛在给她创造机会,心下有点感谢这个“兄长”。她喜欢白以帆喜欢了六年了,明眼人都知道,但是就是没人捅破这层窗户纸,岑余也是个不喜欢主动的,她分不清自己是喜欢还是单纯崇拜,加上中间横了一个林霖,她就更加没自信。

虽说是因为白以帆她才选择了法医,但是她觉得男人嘛,还是喜欢娇弱一点的小女人,她也觉得能配得上白以帆的是那种白月光一样的女人。

白以帆望了对着姜涛瞪眼的岑余一眼,招呼道,“小余,帮忙,我们走了。”

“你们先走,我带人继续在这边看看,这次的事情牵扯俞家,不好办呐。”姜涛叹了一口气,他在警察局待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公众人物这么嚣张的杀人,连监控都不避开,养尊处优,恐怕也是嚣张惯了。

俞家吗?

不知道为什么,岑余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刚刚那个男人的身影。她晃了晃脑袋收回思绪,把伞收起来,带上手套帮着白以帆拉上尸袋。

案发现场周围的人群角落里,一个穿着讲究,浑身都是优雅之气的女人从岑余出现的那刻开始,视线就没离开过她,岑余那张脸和她有七分相似。这次的事件牵扯到俞家,她不希望她的女儿插手这件事,就算她只是个法医,她也不希望。

所有人都知道,岑余不跟爸爸姓,也不跟妈妈姓。

以前岑余读幼儿园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问过她,为什么她的姓跟大家的不一样,岑余只是低着头摸摸脑袋,说自己是个特殊的孩子,但因为她长得水灵漂亮,性格又好,所以并未遭受过排挤。

小时候岑余不懂所以也没有太计较,长大后她也问过,爸妈只是说奶奶看她长得太漂亮,看了八字说要姓这个字才能够不引来祸事,她知道那一辈人信这个,也没太放在心上。

从把尸体弄回警局到解剖程序都走完,白以帆除了专业用语以外没有多说一个字,但眼里都是局促不安,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说,又顾虑着不敢说出来。

白以帆不在的时候,岑余是法医科的顶梁柱,工作量巨大,现在白以帆回来了,她自然也是轻松不少,但是一个尸检弄到半夜,说不累也是不可能的。

岑余看着桌面上的尸检报告,握着半杯温开水就睡了过去。

刚在储物间换好便装准备离开的白以帆准备招呼岑余一起走,便看到了已经趴在桌上熟睡的身影,他皱了皱眉,他订婚这件事,是说还是不说?

他终究还是变成了一个懦弱的人,父母之命,他根本就不敢违抗,他何尝不喜欢岑余,只是对于白家来说,岑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他叹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把岑余手上的温开水放到一边,法医科室没有毯子,他把臂弯里的西装外套拿出来轻轻抖了抖,盖在岑余身上,留下了纸条,转身离开,他还是没办法亲口说出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