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情书小说阅读

情书

情书

作者:郎夜安安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12 09:20:4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婚姻 第二章  失约 第三章  无声的痛苦 第四章  担心 第五章  饶城的话 第六章  忽然之间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言岑八年前写的一封本要交给郝安的情书,被父亲发现。无法容忍自己孩子出现性向问题导致自己颜面扫地的父亲言涉逼迫言岑离开学校进入他的研究所里进行训练和监督。母亲的隐忍和爆发父亲的强迫和霸权,让言岑痛苦地作下一个决定。他要求父亲同母亲离婚,通过讨论和商量后,父亲终于同意离婚。言岑和母亲前往另一座城市生活了八年,临走时言岑没有告诉郝安,默默地一个人离开了。得知言岑离开的郝安疯狂的寻找他,同时他也想知道原因,言岑为什么要离开。原来郝安在平时和言岑的相处中也喜欢上了他。郝安苦苦寻找未果只好接受现实。八年后,已经成为著名杂志专栏作家的言岑回到原来生活的城市出差,一次偶然的同学聚会让言岑和郝安重新相遇。只不过此时的他们身边都有了许许多多不同的人,他们的相遇是否会产生新的火花?一切的故事都由那封情书引起,情书的结尾写到:从前我不清楚自己是否爱你,现在的我可以肯定了!我很爱你!
节选

那一晚,言岑哭了很久。不顾门外母亲的嘶喊和担心,他呆呆的坐在床上眼睛里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屋外,父亲言涉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老婆发了疯的敲打着儿子的房门,嘴里喊着:“出来吧!儿子别做傻事,不要把妈妈一个人丢下呀。”

她的泪水也止不住的流,来不及抹去,只是一个劲的朝着自己儿子的房门喊着。这是,仍然一句话也不说的言涉从沙发上坐起来,大步朝着言岑的房间走过来,昂首挺胸带着以往惯有的姿态走了过来。

“你给我滚出来,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言涉的一句话似乎刺激到了一旁的母亲蒋洁,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像个英勇的战士一般一把把自己的老公推开。

冲着言父骂道:“你给我闭嘴,要是我的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了!你在外头耍威风就算了,过去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也忍了,你自己做的那些混账事情你自己不知道!你凭什么说我儿子不要脸!”

说完,言母放低声呗对着房间的儿子温柔地说道“别听你爸说的,出来吧儿子,妈妈爱你!”她没有得到回应,脚底发软倚着房门慢慢地坐下,眼里无神,直勾勾的看着地板,好像在回想过去发生的全部事情。

双手耷拉,眼泪还是流着嘴里自己不知道叨念着什么。言涉似乎被自己的老婆给惊吓到,从前那么听他话的老婆竟然敢推自己。

想到过去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可都是他做主,自己虽然做过一些错事对不起他们,但是他觉得一个男人,过不去一个共同男人都可能禁不起的诱惑,又怎么了!

他觉得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尊严受到了伤害,骨子里那种男人为天,女人就该顾好后方别插手大事的想法又出现在脑中,顿时感觉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儿子作出这种事来那他脸面丢尽,好在事情没有宣扬出去,就被自己扼杀在摇篮里。

这头刚想让他长点记性扔到自己的队里好好管教管教就算了,没想到趁自己没注意,造起反来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两天了,这怎么了得!

这边这个女人也反了天这边孩子也不啃声,越想越恼怒的言涉不顾坐在一旁的蒋洁,发狠地捶打房门,这动静怕是周围的邻居都给惊动了。

坐在一旁的蒋洁,很想再次阻止他,可是她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一直哭一直哭,哭着哭着直到眼前发黑,头发晕心里不断地悔恨着过去自己选择了隐忍。

言涉一边使劲地捶着房门,一边冲着里头的言岑叫喊着:“我看你是翅膀长硬了,什么都敢背着我干,作出这么下三的事情,你最好给我开门别以为躲在里面,我就拿你没办法等我把你弄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言涉刚停下,想着有啥法子把言岑弄出来的时候,房门开了!言涉向后退了几步,想着这小子终于被自己给震慑到了,刚想继续施行自己的法子时。

言岑面无表情地说道:“爸,和妈离婚吧!”

脸上的泪水都被擦的干干净净,摊坐在房门旁的蒋洁听着儿子说完,垂下了头一会又摇头一会又无力的点了点头。

言岑直视着父亲的脸毫不畏惧的再次强调了一遍,他看着父亲由不屑变成难以置信,到最后言岑发现刚才怒气冲天的父亲也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垂下了头。

言岑没能看见坐下的父亲的脸只发觉一贯在说大事时父亲紧紧攥住的双手松开了。他这才发现那双手一抖一抖,言涉很想压制住它们,却无能为力。

儿子的一句话把一层薄的像窗纱的家庭关系给戳破了,终究还是自己无能自己让所有的事情走到了这一步言涉这么想。失魂落魄的言涉没有让言岑让步,正对面的言岑只是有点愕然而已。

因为打从出生到懂事他就没有见过自己父亲笑过,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言涉在外头是怎么样的面目,但是在家他从来没有笑过。

不管自己多么努力争取一切值得骄傲的事物都没能让自己的父亲开怀大笑过,大考小考的第一、中学年级作文优秀奖乃至高三因为自己写的一篇文章获得全国大赛的冠军被权威杂志收录并且因此获得名牌大学的破格录取,在言岑的记忆力自己的父亲都没有给他来过一句表扬的话。

只是言岑早已经习惯了,这些快乐和幸福即便家庭不能同他一起感受到还有他郝安可以分享。

回过头来,沙发上的言涉没有反应像是没有摆的时钟一动不动,同样失魂落魄的蒋洁有点回过神来,慢悠悠地从地板上爬起来。

注意到母亲举动的言岑只把目光注视在蒋洁一旁的那滩泪水,他很懊悔自己刚才躲在房间里那么胆怯地嚎啕大哭,没有搭理自己的母亲让她流了这么多泪。蒋洁直勾勾地盯着低头的言涉,也许有些了感觉,一直不说话的言涉也抬起头直接对上了蒋洁的双眼。

他们对视那一两分钟里,言岑发现两股日常不断碰撞时不时由很小事情就能点燃的力量尽然褪去了,似乎达到了和解。也是这一两分钟后,言岑知道原来的生活改变了。

父亲似乎认了,言涉站起来对着言岑母子说道:“我同意!离婚吧!”母亲蒋洁听到这句话后,仰起头来狠狠的闭上双眼叹了一大口气双手攒着硬邦邦的像两块石头,眼角一两滴泪最后流了下来,像是解脱了。

然后睁开了眼睛说:“离吧!”言涉听完,转身留了个背影,言岑一瞬间觉得有些落魄好像他的父亲没人要了得独自一个人生活了。

父亲说到:“好好过日子吧,好的吧。”然后言涉走出去了,就像往常饭后散步一般没什么两样,只是背影些许悲凉了。

留下来的言岑和蒋洁各自不说话,母亲走过来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说到:我会和他离婚,孩子我们重新生活吧!

那一刻言岑发现自己的母亲和过去认识的好不一样,她很疲惫很痛苦作为儿子的言岑看的出来,但是身上散发的气场不一样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