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洇荒芜-(祈思咒-阅读-白狐祈思愿(风洇荒芜)

白狐祈思愿

白狐祈思愿

作者:风洇荒芜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12 09:22:2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序 标题被狐狸吃了 一 略略略 二 祈思咒的妙用 三 若即若离 四 泡冷水容易流鼻血,嗯一定是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高冷霸道宠溺?攻(幻凛)x萌贱开挂美人受(零祈……略渣)妖魔恋,宠文。(反正就是毫无违和的大佬宠溺文)世上有一个种族简直有着开挂一般的能力,名为“祈思咒”,他们能让所有见到自己的人爱上自己,他们就是白狐一族。零祈就是只白狐,然鹅他却恩将仇报的把祈思咒的目标锁定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幻凛,却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六界大佬魔尊大人。于是零祈就被带回了魔界,每天面对着高冷又无趣的幻凛,零祈想尽一切办法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毕竟他相信幻凛中了他的祈思咒肯定是“爱”他的,只是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幻凛!!!说好的高冷呢你个闷骚!后来慢慢就演变成了——闷骚也就算了你明着骚过分了啊!!!!算了,不管了,破罐破摔,反正每天皮一下就很开心^_^
节选

喘息,心跳,诱人的身体。衣衫撒了满地,光洁如玉的裸白色长腿勾住了幻凛的腰间,妖娆的声线环绕在他耳边挥之不去。隘径翻浊涛,缠君哪知消。滚烫的肌肤已经让两人难解难分,看着怀中人微闭双眼两颊微红的脸庞,幻凛用力的含住了他有点发肿的红唇,轻声低吟道,“你是我的,零祈。”“不……”怀里的零祈突然睁开了双眼露出了邪气的笑容,他用手拂过幻凛的脸,幽幽的说道,“我不属于你,可是,你属于我!”幻凛的心顿时开始颤抖,周围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逐渐化为虚幻。好像一切都如梦境一般,梦醒时分,烟消云散。许久,一切归于平静。幻凛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一手撑着头靠在座椅上睡着了。幽冥殿的偏殿里依旧一盏长明的幽兰色宫灯,蓝色跳跃的火苗忽明忽暗,幻凛盯着它看了一会,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手腕上除了一道极其明显的伤疤,就是一个形状很是草率的用白色的绒毛编织而成的手环,草率到只能用丑来形容。“五百年了吧……大概。”幻凛的声音很低沉,却听不出丝毫的感情。突然,他血红色的瞳孔骤然一紧,因为他看到,那个手环竟然发出了微弱的光芒。幻凛没有任何犹豫,突然站起身来,就化作了屡黑色的雾气消失在了原地。五百年来,这是手环第一次有反应。他寻着手环的感应来到了凡间一个没落的小镇。整个镇子都弥漫着一种死亡的气息,诡异至极。他眉头微微皱起,低头再次看了一眼手环,发现它的光芒稍微亮了一些。这个手环零祈也有一个,因为这就是他送给幻凛的,他说过两人可以通过这个手环互相感应,能感应到对方的时候手环就会发光,或者一方遇到危险的时候手环也会发光。五百年,任他怎么感应,这个手环都没有反应,如今这点微弱的反应倒让他有了不好的预告。幻凛下意识的感觉,零祈遇到了危险。“妖怪!!妖怪!!有吃人心的妖怪!!”突然一声尖叫打断了幻凛的思绪,他抬头就看到一个人类慌张的向他跑过来。那人跑到一半,看到幻凛的容貌,更是吓的跌坐在地上,惊恐的叫道“头上……黑色的角!!!!又……又来一个……”真是愚蠢的人类,妖和魔都分不清!!!“先是白狐妖,又是……”听到“白狐”两个字的时候,幻凛瞬间闪现到那人身前,连话都没让他说完,厉声问道,“白狐妖?!”“啊——别别吃我!!!!”那人快要吓疯了,慌张的打算爬起来挣扎着逃跑,却被幻凛一把又摁在了地上,他这次声音却低沉了许多,继续问道,“在哪?”“不……不知道啊,他……他……吃了好多人……的心……”“长什么模样?”“少……少年……还挺好……看……”零祈?幻凛放开了那个人,于是他马不停蹄的赶紧爬了起来,不顾一切的离开了幻凛的视线。手环又在发光,而且这次极其强烈,甚至有一种灼烧手腕的感觉,幻凛闭了眼,细细感应了一下,已经确定了零祈的位置。他果然在附近!不远处突然传来打斗的声音,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传入幻凛的耳膜,让他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个方向。“你明知道我打不过你,你还下死手!”是一个白狐少年,幻凛盯着他看了半晌,的的确确是零祈没错!因为他找了他五百年,终于找到他的那一刻,反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幻凛注意到零祈对面还站了一个人,容貌跟零祈极其相似,也是只白狐妖。那个人突然冲着零祈面前,尖锐的爪子已经高高抬起,还没出手,突然就停止了动作。零祈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结果发现那个人莫名其妙的肩膀插了一根黑色的矛一样的利物,下意识的愣了一下,猛的往旁边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幻凛!!!!!他再次愣住了,他怎么会在这里!面前的人受了伤,却想逃跑,零祈回过神来想要拉住他却失手了,眼睁睁看着他带着血迹迅速的逃走了,于是他赶紧打算去追,刚跑一步就被一只手用力的拽住了胳膊。“疼疼疼!!放开我!!”零祈不满的说道。幻凛却没有说话,还是依旧拽着他,生怕一松手,他又跑了,但是零祈说了疼以后,明显手上的力道轻柔了许多。零祈看跑不了了,于是只好无奈的说道,“这位长角的大哥我好像不认识你吧?你这样拽着我是什么意思?”装不认识?故意的吗?幻凛想着,却依旧没有说话。“……我叫什么?”零祈终于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于是试探的问道。“零祈。”“你怎么没有失忆?!”零祈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失忆?”“呃……就是……你应该把我忘了啊?难道……没解?”“什么没解?”“那个……”零祈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我告诉你就放我走,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说。”“就是……祈思咒嘛……其实你对我的感觉都是假的,是我对你用了祈思咒……然后你就会那个……爱上我……”然后零祈慌忙解释道,“可是我走的时候我已经解了的,然后你就会把我彻底忘记,所以我刚才才装不认识你的。”幻凛听了他的话还是不肯松手,反而把他拉近了自己身体,低声附在他耳旁说道,“所以,你就打算永远离开我!!!!”“你……好像……关注错重点了,重点不是祈思咒吗……”零祈弱弱的问道。幻凛没有说话了,他终于放开了零祈,目光却没有一刻离开过他。零祈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幻凛的眼眶竟然红了,他见过太多幻凛不可一世冷漠无情的表情,这样的表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可……可是,我都说感情是假的了,我不走留下来继续欺骗你吗?”幻凛还是不说话,弄得零祈心里有点慌,于是继续弱弱的说道,“要不……要不我再解一遍?”“不用解了……”“不试试怎么……”幻凛终于不耐烦的打断了零祈说道,“我说话你听不懂吗?”怎么突然生气了?奇了怪了今天的幻凛怎么这么奇怪,跟五百年前见到他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实话我都跟你说了,那我走了啊。”零祈讪讪的说道幻凛竟然没有一点反应,于是零祈赶紧逃也似的跑了,生怕一会幻凛再后悔把他抓回去。鬼知道为什么幻凛的祈思咒没有解啊,他现在爱上自己了怎么办,不会这五百年都在找自己吧?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件事的时候,还是先找到自己的大哥裕心比较重要。那个攻击自己被幻凛打伤的人正是自己的亲哥哥,而且两人长得很相似,他顺着血迹找到了一个悬崖下面的洞穴,裕心就在里面躲着。“追到这里来,有意思吗?”裕心第一眼看到零祈进来的时候就很不屑的说道,虽然他知道零祈肯定会追到这里来。“你为什么要吃人心!”“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那月光谷的族人呢?父亲母亲呢,为什么我被关了五百年出来他们都不见了?”“我不知道!”“你不肯说?”“我说了我不知道……嘶——”裕心把深深插入肩膀的那支黑色的矛拔了出来,血喷溅了一地,而且全是黑色的血,那只矛也化作一阵黑气消失不见了。“怎么是黑色的血?”裕心看了他一眼说道,“他是魔族你不知道?”“知道啊,可这有什么联系?”“魔族的灵力对其他五界的人都是有毒的,不管是多小的伤口,都会无法愈合流血而死。”裕心又补充道,“除非他亲自来解这个毒。”“……别了吧,我好不容易刚把他甩掉……”“反正我目前为止是你最后一个族人,我攻击你也是因为讨厌你而已,你可千万别救我。”裕心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能救你?”“你对他用了祈思咒是吧?要不他一个魔族灵力那么高闲着没事管你的闲事?”“你也可以对他用祈思咒让他救你啊。”“你先下了咒,我就不能再用了,除非你解了。”“我……我已经解了啊,只不过出现了一点点小偏差而已,好像没解掉……”“没解掉?”“反正就是可能我灵力太低了吧……”裕心却突然露出了捉摸不透的笑容,他说道,“零祈,你还真有本事。”“喂,你到底想不想让我救你啊?”“随便你。”说完这句话,裕心就很随意的躺下了,还哼着小曲,一点受伤的样子都没有。“切,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零祈小声碎碎念着,也不管他听见听不见,转身就走了。洞口外就是高耸的悬崖,零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环,心里有了点数,幻凛一定就在这附近。下面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这个高度以前他肯定是不敢跳的,但是五百年前幻凛就抱着他跳过一次悬崖,所以这次他想都没想,就纵身跳了下去。失重的感觉让他觉得恐惧,但是他很确信,会有一双温暖的手来接住他。果不其然,瞬间一个黑色的影子就闪过他身边,紧紧的用力的抱住了他,而且还是横抱着的,他紧紧的搂住幻凛的脖子,跟之前次一模一样。空中,幻凛抱着零祈,展开了背后巨大的黑色翅膀缓那慢的往上飞,零祈惊讶的问道,“你,你还有翅膀?”“嗯。”“这么高级?以前怎么没见你用过?你不是直接就能飞,跟用翅膀有什么区别吗?”“没有区别。”“……”零祈无语,没有区别干嘛搞得这么酷炫,难道就是为了好看一点!不过黑龙有翅膀很正常,幻凛的魔化形态他见过一次,的的确确是条带翅膀的黑龙。“你跳悬崖就是为了引我出来?”幻凛突然问道。“是呀,你不救我的话我可就死了呢!”“那你还跳?”零祈在他怀里坏笑了一下说道,“这不是相信你嘛!”其实他是相信自己的祈思咒,他就不信幻凛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摔死,反正就是不作就浑身难受。“你想让我救他?”“你既然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他是我亲哥,被你伤成这样你不得负责?”“不救。”幻凛果断的说道。“行吧,你说怎么着你才肯救,别告诉我让我以身相许!”“可以。”零祈无语的扶额,感觉一脑门的汗,他无奈的说道,“你看着我眼睛,你就让我我再给你解一遍祈思咒怎么样?”幻凛却好似没听见一般,别过头故意没有看他的眼睛,他缓缓说道,“答应我三个条件。”“什么条件,快说。”零祈懒懒的说道,心想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当初就不该招惹幻凛,现在好了,甩都甩不掉。“第一,你以后只能呆在我身边不能乱跑。第二,你不能再对别人用祈思咒,第三……”零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赶紧说道,”慢着,你这意思难道不是第一我不能喜欢别人,第二别人也不能喜欢我?你这么霸道的吗,我一点狐权都没有了吗?“幻凛却没有搭理他的抗议,继续说道,“第三……”然后他低下头去,一个深吻就印在了零祈的唇上。零祈瞪大了眼睛,想推开他可是这是在空中啊,推开他自己掉下去不就死定了吗?于是只好忍气吞声的让他继续吻着自己,心想,这幻凛怎么过了五百年,从闷骚变成了明骚了,人设崩塌了啊,说好的高冷呢!幻凛好像是故意的,他飞的及其缓慢,就是为了在空中多待一会好让零祈没有一丝反抗之力,是他自己非要跳崖的,怪不得别人。漫长的拥吻让零祈从不乐意渐渐被融化了内心,他忽然就想到五百年前第一次他吻幻凛的时候,幻凛羞涩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明明是活了几万岁的魔尊,竟然还是初吻,真是让他意想不到。其实仔细想想,幻凛其实挺好的,可是就是因为太好了,他才不能继续欺骗他,索性就——离开他吧。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