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强宠:厉少宠妻需节制顾依然,穆美琪小说阅读

霸道强宠:厉少宠妻需节制

霸道强宠:厉少宠妻需节制

作者:梨花朵朵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2 09:35:0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不喜欢捡别人用过的 第2章 夺回本来就属于她的 第3章 一辈子不饶恕 第4章 她喝醉了 第5章 他的冷漠无视 第6章 想掐死她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家人疏远,继姐残害,顾依然差点失身丧命。三年后,她为报仇,华丽归来!可还没等她手撕白莲花,却被霸道总裁未婚夫按在车上!“顾依然,三年前你抛下我不辞而别,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厉薄言,你听我解释!”“解释?我才不听你的借口,除非......”“除非什么?”“除非你去我床上说!”
节选

A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厉氏集团的摩天大厦雄伟屹立,大厦脚下,拖着行李箱的倩影缓缓顿住脚步……

她身材高挑,穿着一件面料高档的黑色风衣裙,裙下是白皙修长的美腿,脚踩银灰色的细高跟,黑发如瀑,面颊如雪,气质从容……

她,就是三年前被迫逃离这座城市的,顾依然!

顾依然缓缓抬眸,遥望着大厦顶端的方向,抬起纤细的指捋了捋被风凌乱的发丝,不经意触碰到右边额角掩在发丝下的那道疤痕,清澈杏眸里顿时溢出充满仇恨的锋芒……

“我回来了,属于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暗暗的发完誓,顾依然收回目光,不再蹉跎,举步迈进了厉氏集团奢华的门庭。

转而,她的身影便出现在厉氏集团三十八楼……

随着三声敲门声落下,高跟鞋的哒哒声缓缓步入总裁办,顾依然左顾右望,宽敞高雅的办公室里看似空无一人,可正当她欲转身,倏尔,一道笔挺的英姿赫然在目!

她的心一颤,抬眸,一张棱角刚毅,雕琢般俊美成熟的脸孔近在咫尺,只是,那双幽深无际的鹰眸俯射而来的目光,却冷得令人心寒……

“顾小姐,别来无恙啊!”

厉薄言微启薄唇,冷漠的目光盯紧三年前不辞而别,如今又自投罗网的女人,同一张脸,三年不见,时光,将她打磨的更加成熟优雅,充满韵味……

“好久不见,薄言!”顾依然默默抑制着悸动的心,勾起朱唇,弯起皓眸,笑容温柔的开了口。

“薄言?”厉薄言牵动唇角,回味着她的称呼,冷漠言语随之而出:“顾小姐,你该称我姐夫才对!”

“抱歉,姐夫这个称呼,在没有法律实效的情况下,我暂时有权保留,厉少……”顾依然自然是知道了继姐穆美琪和厉薄言传出婚事的事情,不然她也不会一回国就直奔他这里来。

而在她笑眼弯弯的更正称呼时,一只纤纤玉手已经抚上了厉薄言棱角分明的脸,“厉少,三年不见,好想你!”

厉薄言低头,冷眼看着那只抚上脸庞的手,他桀骜的眉峰锁紧,抬手一把攥住了顾依然纤柔的指,鹰眸掀起嘲讽的波澜:“顾依然,别告诉我,你回来就是为了来勾引自己的姐夫?”

顾依然妩媚的笑了,朱唇凑近男人刀削般的下颚,“错,我只是,要拿回三年前就该属于我的东西!”

“呵!”厉薄言闻之冷冷一笑,犀利的盯着面前妩媚嫣然的脸,施在她手腕的力道有增无减,“如果你指的就是我,那我只有四个字送你,过期不候!”

话落,他一把甩开她的手,对于当年订婚前夕突然不辞而别的女人,至今他仍耿耿于怀。

“既然如此,那你方才为什么一听到我的名字就准许楼下前台放我上来见你?”厉薄言走过顾依然身边之时突闻她不甘的质疑,他脚步一顿,冷漠回身,鹰冷的眸,锋利如刀。

“你以为呢?该不会以为我允许你上来,是要给你叙旧情的机会?”

“难道不是?”顾依然笑眼弯弯,妩媚动人的仰视着久别三年的男人:“就算你这三年从没有一丁点想念过我,但至少,也有想过我当初为什么突然在订婚前失踪吧?”

她抱着一丝丝的期望,也许她还有机会和他当面诉说出当年她被迫逃离的那晚遭遇了怎样的黑暗,然而,提及她当年的不辞而别,顿时让厉薄言鹰眸冷彻下来。

一股毁尸灭迹般的怒火在他心头燃起,那是他厉薄言活了三十年来遭遇过的最大耻辱,他阴冷的盯着三年前逃婚的女人,嘴角撩起寒冷讽刺:

“怎么?当初为了你的高中初恋而逃跑,现在一个人回来,是被人玩儿腻了?”

“什么高中初恋?”闻言,顾依然一副茫然的样子,没人比她自己更清楚,厉薄言才是她真正且唯一的初恋,可是,看着厉薄言此时对她表现出的排斥和嘲讽,顾依然很快就意识到了……

“是不是穆美琪跟你说,我当初逃婚是因为和高中初恋跑了?”顾依然无法不把那个不择手段逼她离开的女人联想进来,她早想到,当初被迫狼狈而逃,穆美琪一定会找个借口来掩盖她的罪恶。

“是你自己母亲,亲口对我说的!”然而,厉薄言却一字一顿清晰的否决了她的猜测。

“我妈……”闻此,顾依然的心更是狠狠的疼了下,她暗暗攥紧掌心,为什么,那是她的亲生母亲啊,可母亲却处处维护着非亲生的继女穆美琪?

在她的记忆里,至从五岁她随母亲一起到顾家后,整整十七年,她看到的都是母亲一次次为偏宠穆美琪而不惜打她骂她。

好不容易,她后来有幸得到了厉薄言的垂怜定了婚约,结果却因穆美琪的嫉妒最后面目全非。

但凡母亲对她尽到一丝爱护,她当时也不会狼狈的逃离,国外这三年,她仍旧还是一直默默的劝自己不要恨母亲,母亲不过是为了保住在顾家做富太太的地位而已。

她还一度天真的以为,她消失的这三年里,母亲一定会对她牵挂担心,可是,她现在才知道,在她逃离后,母亲竟亲自在厉薄言面前谎称她跟别的男人跑了?

“嗤!”想到母亲的无情无义,顾依然不禁讽刺失笑,既然全世界都不再有人袒护和信任她的清白,她又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报仇,才是她此次回来的第一目的!

“笑什么?”看着顾依然红唇撩起的讥诮,厉薄言脸色更沉,见他欲怒,顾依然反倒笑得更加明媚动人,纤纤玉指再次攀上他笔直的颈项……

“好吧,我承认,我后悔了,什么狗屁高中初恋,在我的厉少面前,都只能是手下败将……”

柔柔呢喃之间,顾依然用指尖拨开了厉薄言衬衫领口的宝石扣子,同时解开了自己风衣腰间的带子,里面姓感的深V小香风裙将她玲珑有致的曲线描摹的淋漓尽致……

厉薄言垂眸,睨着靠进他胸膛的女人,她明亮的皓眸里满溢着妩媚的诱惑。

如此肆无忌惮的撩拨,仿佛,三年前那个容易羞涩的女孩根本就是另有其人,还是,他重来都不曾真正认识过她本来的面目?

然而,尽管他眸底寒意凛冽,身下的某处却在蠢蠢欲动,而顾依然的手还在他胸前的一粒粒扣子上游弋而下……

于是他突然用力握紧了顾依然纤细的腰肢,“三年不见,看来你学到了不少,不过我厉薄言,不喜欢捡别人用过的!”

讽刺而冷漠的话落,厉薄言用力的将顾依然丢进了办公室沙发里,他决绝而去,砰地一声摔门响,震得顾依然心灰意冷……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