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术之虐以受计-读心术之虐以受计小说阅读

读心术之虐以受计

读心术之虐以受计

作者:纸醉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12 09:46:4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贺信是年轻有为的商界龙头大哥,拥有读心能力的他从来战无不胜却唯独做了一件错事——爱上了那个他无法看透的人。头一次对人的毫无保留,却成为那人伤害自己的利刃。那人取笑他:“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换来这么痛的教训,总学会了不应轻信他人了?”无情的话让他痛彻心扉,却也只能傲慢地回答:“痛又如何?只要我愿意,只要我喜欢。”
节选

一觉醒来,竟忆起父亲,那个严厉而不近人情的人,小时候非常害怕他,今日却知道他的严厉和不近人情是为什么。我环顾四周,仍然是那个冰冷的房间,无任何特殊装饰,只是有一面很大的全身镜子。镜子里的人还是那么的憔悴,消瘦的身躯几乎见骨。

“贺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抬眼望向门口处,原来是兰姨。兰姨是新请的家务助理,合眼,能力中上,但肯定的是她不会造反,我选择的人必定不会出事。不是我自大自满,而是与生俱来的能力,无论那人心里想着什么,只要是我想知道的,我都能知道。这种能力开始的时候让我难受,总是无时无刻提醒着我人性的丑陋,但时日久了,我竟也爱上这种能力。至少不用猜测,至少没有风险。

一边下楼,一边吩咐身旁的陈秘书。为了方便工作,我一般是与秘书同住的,即便我的性取向那是众所周知,人们也不会这么无聊谈论两个男人。“今天和耀天的签约,定在了什么时间?”我理正领带,问道,语气是一向的傲慢与不经意。陈秘书也不会介意,只是尽责地告诉我今天的行程,晚间还有李家举行的宴会要参加。我皱了皱眉,李家我一向不喜。

“贺爷?宴会如常吗?”陈秘书见我皱眉,不肯定地问了一次。我沉声应下,虽说不喜,但宴会却不能不去,毕竟是上流联谊,我不去还真不行。

如常进食早餐,今日却有些心不在焉,明明四周的人都正常得很,但我心里就是不能安静。我隐隐约约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但半响后还是自嘲一下自己的多虑,哪有人胆敢惹京城的贺爷?就算真的敢,那些人的小心思,在我面前也是表露无遗。

贺家算是家大业大,可惜人丁单薄,到我这一代,同辈的还略有,嫡系的就只剩下我一人了。外人只道运气不好,贺家主家的人却知道固中原因,那时因为那读心的能力,使得人极难怀上,寿命平均也较低。参考了这般数据,可知贺家的运气是极好的了,竟然没有绝后。不过到我这一代便说不准了,我讨厌女人,非常讨厌。

“贺爷,有几个人来面试,您看……?”刚坐下在办公室,人事部主任就进来了,名字不记得,但印象中是挺能干的。“让他们先等着,”我看了眼手表,“二十分钟后再让他们进来见我吧。”人事部主任恭敬地应了,一声不吭地退出办公室关上了门,不知为何,他们都有点怕我,但这是好事。

用了二十分钟整理一下心绪,喝了一杯咖啡,我就按下接线电话,吩咐人事部主任一个个地放人进来。

第一个进来的是一个青年男人,面目忠厚,但野心极大,他一边诚恳地说着好听的话,一边笑着,完全不知我已经把他肮脏的心思看个通透。有野心是没错,可惜他没有实践野心的能力。

第二个、第三个都是年轻好看的女人,应征秘书的,人品是不错,可惜不够聪明,看都不用看就被划去了名字。

终于轮到最后一个,虽然读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但不断聆听别人内心的想法,也是会累的。我眼眸微眯,盯着进来的那个年轻男人,年龄应该也是二十来岁,不过比起我来似乎要年轻得多,身材高瘦,一副入世未深的天真样。说真的,我最不放心的就是这种人。

我打算窥探他内心的想法,好认定他是一个伪君子,但变故出现,我竟无法读出他的心。惊讶与诧异令我望着他的眼神更为不善,或许是我的眼神太锐利,男人显得有点不自在。

“傅寥,是吗。”我淡淡说道。傅寥点了点头,并未出声。“你通过了,去市场部吧,明天开始上班。”傅寥显得很激动,感激地看着我,还伸出手想要跟我握手。我礼貌地淡笑着点头,他的综合能力根本不达标,谢我也是应该的,但我并未回应他那过分热情的行为。

一天下来的业务也够我忙的了,再无空暇时间想那个能避过我的读心术的人,直到下班的时候遇见他,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人。其实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把这个人放进来,按照我的心性,没把他暗地里解决掉便是好的了。

“贺总!”傅寥走到我旁边,笑着打招呼。本能地想要使用读心术,却记起这对他没用。听着这与众不同的称呼,我也只是点了点头。他似乎很爱说话,看着下雨下大了,也就不停地跟我搭话,与我的那些唯唯诺诺的下属很不同。

“贺总,你说这雨为什么会下这么大呢,明明一小时前还阳光普照。”傅寥的语调完全是个大男孩,跟他的名字非常不同,我本以为傅寥这个名字,应该配给一个阴暗而多疑的人,如我。柯叔是我的司机,一向不曾迟到,今日也没迟多少,傅寥说不了几句我的车就到了。

“贺总,再见。”面对着傅寥的热情,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若是能看透他的心,那该多好,那我就知道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他。

还是冷淡地点头,傅寥却没有受打击,一直笑着跟我挥手。车上的空调开得很大,冷下了我的思绪,我有点后悔把这个人收入公司。这个人让我不安。然而更多的是新奇,这是我第一次碰见无法对他用读心术的人。我托着头,望着窗外飞快往后移的风景,想着可能我真的累了,把每个人都看通看透,然后再想一堆的方案如何利用这个人。

如果我把一个心思不明的人放在身边,那将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这实在是太可怕,却又危险得非常吸引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