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小说-名字是成员们,夏娃氏酋

狂魔

狂魔

作者:恨珅难居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2 09:51:2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夏娃氏族 第2章 青面人兽 第3章 身世之谜 第4章 生死存亡 第5章 最佳翻译 第6章 借刀杀人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清晨还晴空万里,眨眼间却已经天降大雨。天空漆黑一片,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半角部落的酋长夏娃氏踱到门口,仰望天空,妄图看清云势,进而思考如何分配部落成员们和她自己当天的生产任务——酋长虽然“贵”为部落最高的决策者,但也要如常人般参加生产劳动,没有任何特权,如果不称职可以随时罢免。一堵活动的巨型墙,不知何时从何处蹿出,接近顶端处还有个“活物”在扭动!
节选

清晨还晴空万里,眨眼间却已经天降大雨。天空漆黑一片,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半角部落的酋长夏娃氏踱到门口,仰望天空,妄图看清云势,进而思考如何分配部落成员们和她自己当天的生产任务——酋长虽然“贵”为部落最高的决策者,但也要如常人般参加生产劳动,没有任何特权,如果不称职可以随时罢免。一堵活动的巨型墙,不知何时从何处蹿出,接近顶端处还有个“活物”在扭动!等待夏娃氏酋长安排任务的半角部落成员中,一中年女子认出了“活物”并尖叫:“母亲!是我母亲!快救救我母亲!”冒然来袭的是一只混沌——全身通红色、肥圆状,四只翅膀、六条腿,没有五官却能通晓歌舞曲乐,是当时公认最危险的凶神。“救人要紧!”夏娃氏酋长眼见那名部落成员的生命危在旦夕,来不及深思熟虑,奋不顾身抓起身边的骨刺,冲进滂沱大雨中,与凶兽斗在一处。一时间,骨刺、足影混合着雨滴,在黑幕的掩护下搅成一团,一大一小二团身影在雨中飘来飘去。夏娃氏酋长身形娇小,动作灵活敏捷,每每后发先至;混沌身形庞大,力大势沉,每一次攻击却虎虎生风,占尽上风。时间不长,“困兽犹斗”这四个字就成了夏娃氏酋长目前的最佳写照——虽然真正的兽其实是那只混沌。怕伤害人质而投鼠忌器、畏手畏脚,却又不能全身而退、独善其身!种种矛盾,转化为夏娃氏酋长身上的鲜血和伤口。鲜血染红了夏娃氏酋长的兽皮外衣,染红了地面却又被雨水充淡,一滴又一滴。伤口伴随血量的喷发在扩展、在繁殖,即便有兽皮大衣的极力掩藏和雨水的模糊朦胧,一处又一处。但即便拼上自己的性命,夏娃氏酋长也绝不能后退,更无法倒退!身前是一个人质,身后是半角部落除人质外的所有成年女子、同室的老年妇女和未成年的少年们、后屋的老年男子——而他们全都是半角部落的成员!保护半角部落成员的生命和安全,正是夏娃氏酋长的责任和义务,是半角部落成员们推选夏娃氏担任半角部落酋长的主要原因,更是每一代“夏娃”氏族传人“被”赋予的历史使命!身后的半角部落成员们,全都一动不动、聚精会神地关注着这场雨中惊心动魄的人兽大战,并无一人上前相助。因为半角部落成员们坚信——“夏娃”氏族的传人是人类无敌的存在,如果连她都无法抗衡的凶兽,他们上前就只有白白送死。而自不量力去送死,无疑是愚蠢的行为。毕竟人生在世,生命独一无二,失去了就再也无法挽回。做好见势不妙、随时逃亡的准备,让那些强者去抗争吧——这就是半角部落成员们所公认的最佳生存之道,更是他们始终拥护“夏娃”氏族后人的主要原因。战斗接近尾声,半角部落内的看官们屏气凝神,唯恐漏掉了人兽大战中最精彩的镜头,即便他们看到的只是雨中的二团无时无刻不在晃动的黑影而已。危在旦夕的夏娃氏酋长,似乎陷入了最后的疯狂。纵然是以凶狠称霸凡间的混沌,也终于懂得了人类意志的无限可能性——眼前的夏娃氏酋长已经完全忘记了还要顾忌人质的死活,只有一波狂胜一波的攻势,以及不求自保、只求同归于尽的决心。混沌虽是兽,但它也懂得生命的宝贵,于是抛下嘴边的人质,落荒而逃,却在百米之外的天空中,跌落地面,力竭而亡。筋疲力尽、仅靠意志支配身体的夏娃氏酋长,在突然失去攻击目标后,也终于猝然不支倒地。轰隆——扑通——伴随着一前一后、一大一小的二次地面震动,时间仿佛就凝固在这一刻,不肯前行。暗淡无光的天色中,突然响起串串震耳欲聋的响雷,瞬间照亮了天际,照亮了大地,可就是照不进半角部落成员的心中。瓢泼大雨依然横行肆虐,似乎有流不尽的泪水要倾诉。沉默。沉默的延续,只有杂乱的呼吸声在持续。终于,迟疑半晌后,始终作壁上观夏娃氏酋长和混沌两败俱伤惨剧的半角部落成员们,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确认激斗的一人一兽凭借自己的力量再也无力起身后,视死如归般勇猛冲上前。滂沱大雨印证着半角部落成员们的无所畏惧。寥寥几人把奄奄一息的夏娃氏酋长和一息尚存的人质抬进了正室。而多数半角部落成员,则小心谨慎地向倒地的混沌进二步退一步、再进一步,如此循环往复、步步靠拢。当确认往日公认最危险的凶神、传说中不可一世的混沌,千真万确、的的确确已经气绝身亡后,这些刚才稳如磐石的看官们狂踢着、怒吼着,庆祝着他们自己的胜利——这时候如果有人敢出面否定半角部落成员的功劳,半角部落成员们一定会扑上去拼个你死我活。那个尖叫着“救我母亲”的中年妇女,此刻正端着一碗水缓缓走近夏娃氏酋长。夏娃氏酋长身体虽千疮百孔、无力再动,但眼睛却活灵活现——眼角处瞥见中年妇女刚才丝毫也没有关心她母亲的伤势,反而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水走到夏娃氏酋长的面前。夏娃氏酋长更注意到中年妇女火轮眼中一闪即逝的狡黠——尽管中年妇女想极力掩饰,但奈何夏娃氏酋长天生遗传的绝佳眼力,早已穿透了中年妇女僵硬的假笑面庞,直达中年妇女包藏祸心的冰冷内心。夏娃氏酋长对中年妇女笑了——是那种阳光灿烂、纯真无邪的笑容——然后毫不犹豫地张嘴喝光中年妇女递来的整碗水。如果不喝这碗水,夏娃氏酋长就没有办法知道藏匿在水中的古怪、反而打草惊蛇,显示出心存芥蒂。更因为这是混沌一战后,半角部落所有成员中,惟一针对夏娃氏酋长的“感激”——虽然虚情假意,可能狼子野心。才刚刚踏上征途的夏娃氏酋长,未来一成不变的枯燥人生,还有遥遥无期的近一百四十年的延续。这是何其漫长的摧残和折磨!如果夏娃氏酋长的死,能够改变中年妇女的悲惨命运,换取二人的解脱,死亡也许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果然,水刚下腹的夏娃氏酋长,当即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整个世界随即陷入一片阴暗之中。无论如何,夏娃氏酋长都要恭喜这位半角部落内惟一拥有一双火轮眼的中年妇女,她多年的夙愿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半角部落上方暗无天日的星空,似乎更加阴暗了。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十余年。世间除了芸芸众生年龄的增长,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咔嚓——一只凶狠的青面人形怪物——似人非人,似兽非兽,锐河坡部落成员们称之为“青面人形兽”——只轻轻一咬,就把一只半死不活、苟延残喘的老虎,从脖子处分成一颗死不瞑目的虎首和一具无头兽尸。骨头和虎肉在洁白牙齿的切面下齐根尽断,血柱顺着嘴角缓缓流淌。本来就穷凶极恶的画面,更添一丝血腥。老虎因其凶猛而成为很多母系氏族盛行的图腾——尊为祖先供奉并刻在身上,明令禁止族人杀戮。万一有氏族成员杀死老虎,也不能自己私自处理尸体,而要以抬人尸的规格抬回部落。经由氏族长者如同母亲去世般的哭丧仪式后,部落成员还要接受鞭笞、大板、甚至坐水牢的严惩。而眼前的“青面人形兽”,显然“猛于虎也”。咔嚓——咔嚓——“青面人形兽”的周围,空无一人。因为据说看过“青面人形兽”进食的锐河坡部落成员,晚上都会一身冷汗尖叫着从噩梦中惊醒——即便锐河坡部落成员是以强悍扬名远近、即便面对当时公认最危险的凶神混沌时也面无惧色。锐河坡部落成员们曾谋划合力消灭“青面人形兽”,铲除他们噩梦的根源。但锐河坡部落的酋长却不知为何传令——不仅不许任何锐河坡部落成员伤害“青面人形兽”,而且锐河坡部落成员遇到的时候还要尽量避开。人在自己的家园,反而要给兽让路。锐河坡部落成员对酋长纵容凶兽之举万分不解,但每次合力围剿的提议都被驳回。久而久之,人们开始怀疑“青面人形兽”可能并不单纯只是一只“兽”,而是一个比起野兽更像野兽、但却是货真价实的“人”。于是谣言四起:有人说,“青面人形兽”刚出生的时候,因为被其母误认为是一只“兽”,而惨遭母亲遗弃……有人说,“青面人形兽”因为在冬天出生,而被周围人称为“奚鼠”……也有人说,“青面人形兽”其实是一只未进化好的妖怪……而种种谣言之中最为甚嚣尘上的一种说法是——“青面人形兽”其实是锐河坡部落酋长和野兽所生的儿子……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