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魔逍遥传by森罗万象-森罗万象的小说血魔逍遥传

血魔逍遥传

血魔逍遥传

作者:森罗万象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2 09:54:0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在一片看不见影的大海的上面,有着四五个看上去非常庞大的船支,在这一个大海上面漫漫的行走着,这一队般支上面都是来自修真界的一群修真者们,他们这一次的目标,就是通过这一队的大船,去到一个新的地方,这一个新的地方,不同于现在的修真界限,乃是一个新生成的修真大陆,在这一个大陆上面,还没有其他的修真者在这一个地方存在。
节选

在一片看不见影的大海的上面,有着四五个看上去非常庞大的船支,在这一个大海上面漫漫的行走着,这一队般支上面都是来自修真界的一群修真者们,他们这一次的目标,就是通过这一队的大船,去到一个新的地方,这一个新的地方,不同于现在的修真界限,乃是一个新生成的修真大陆,在这一个大陆上面,还没有其他的修真者在这一个地方存在。在十年之前,修真界之中的修真者,在去其也的地方的时候,就已经是发现了这一个位面的不一般,在这一个位面和修真界之中的通道,竟然是慢慢的平复了下来,有了这一个通道的存在,也是让着其他的修真者想要去这一个位面之中,变的非常的简单,而他们现在走过的这一个大海,却不是凡人间的大海,而是这一个修真界跟这一个修真界的界海。发现了这一个修真界之中的通道之后,让原来的那一个修真界之中的修真者,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兴奋了起来,要知道,一个刚刚发现的修真界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数的机会,无数的宝藏,这一些的事情,对于这一个修真者来说,可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对于修真界之中的那一些的原有的宗派的势力,也是一件关系着他们的发展道路的大事情,所以,在得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刚铡被发现了之后,在那一段时间当中,无论是什么样的门派,在原来的修真界之中的正派人员,还有邪魔妖道,以及原来的一些的不受重视的散修势力,马上就是非常的激动了起来,这一些的修真者们,一个个的都是组成了自己的的一些的势力,然后就是联合在了一起,一个个的派出了许多的修真者到这里来。而那一些来到了这一个体新的修真界的修真者们,也没有让他们背后的势力失望,他们刚刚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者之中,马上就是发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当中,无数的宝藏,包括数不清的灵花异草,还有到处都有一些的灵石物品,就连原来在这一个地方当中,一些没有用的妖兽,也是让他们大吃了一惊,这一个地方的妖兽,身上面的材料,可都是好东西啊,而且,这一个地方还比原来的修真者之中,多出了那一些数不清的灵兽,可以用来收服的仙兽等等。而一看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当中,这么多的好的东西,被那一些好的看的眼红的原来的修真者的修真者们,也都是一个个的不停的组合着自己的势力,然后就是带着一群的修真者们,向着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之中进军,而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土著妖兽,和一些本地的种族之人,就是成了这一些修真者们的敌人,他们和这一些的人一场的好斗。要知道,那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妖兽和一些土著,本来就是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主人,一直就是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生存着,也沿有去招惹其他的是非,却没有想到,一下子来到了这么多的修真者,将他们这一个新的修真界看成了殖民地一般,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到处的进行着自己的势力的扩展,也不管他们原来的这一些的主人,他们这一些的妖兽,跟这一群的土著又怎么能不气,更别说,那一些的修真者,本来就是看不起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妖兽土著。于是,在这一种的情况之下,他们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土著与妖兽,马上就是联合在了一起,对着这一个新来到的一群的修真者们,展开了一阵的进攻,于是,这一些的修真者,就是和他们这一些的妖兽还有土著,开始了进行了一场场的大战,到了现在,这一场的大战还在继续着,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一样了,要知道,虽然这一场的大战,让的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土著跟妖兽们都是死伤惨重,而修真者,死去的人数,也是不少,但是,他们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妖兽,跟土著在数量上面,毕竟,也是没有这一些的修真者那么的多,再加上,他们这一些的土著,也没有修真者,那样可以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将一些材料练制成法宝,将一些灵草练制成丹药的技术。所以,在在几场的大战之后,这一些的妖兽和土著们,虽然也是没有让这一些外来的修真者们,占到了多大的便宜,但是,在实际上面,却是一个劲的失败,让这一个修真者们,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也占到了许多的位置,现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有一些的地方,也是成了这一些的修真者们,在这一个地方上面,所占用下来的地方了。不过,幸运的是,让这一些的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妖兽跟土著可以松上一口气的情况是,这一些的修真者们虽然厉害,但是他们的内部却也并不是都是一块铁板,反倒是比他们这一些新的修真界妖兽跟土著的情况,更加的不好,在战斗过后,他们修真者只是得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的一小片的土地,这一些的修真者之中,马上就是发生了内杠。这一些的修真者的里面,各个势力的人,马上就是开始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开始争权夺立起来了,也就是马上的发生了一场场的战斗,虽然这一场场的战斗最后也都是被他们这一群的修真者跟压了下去,但是现在,他们在下面,也是不时的发生着一些的冲突,一些有着仇敌的修真者们,在来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当中后,看到了自己的仇人,也是根本就是没有忍的住,马上就浊开始着对自己的敌人,开始动起了手来,好在,这一些的情况也是在下面不常的发生的。看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竟然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于是,那一些前来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修真者们,也都是一个个的变化了方法,他们虽然在对这一些原来的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土著跟妖兽跟战斗,还是一至,但是在内部,早就已经分成了好几派,而这几派也都是一些实力比较大的门派,然后就是在这一些的修真者之中组合起来的。这一种的情况,发生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才使得这一些原来的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妖兽跟土著,面对着这一些外来的修真者的进攻,还可以松了一个口气,坚持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让他们这一些的妖兽跟土著,没有被这一些外来的修真者们,一下子给击败,不然的话,凭着这一个外来的修真者那么多的人口,早让他们打的连渣都没有一点了。现在的这一个在这一个通往新的修真界里面的界海上面的一队船队,就是由着这一群修真者里面的一个大势力,所组成的,而这一个大势力,也是跟以前的修真界里面不一样,不是只是一个门派了,这一个大势力的里面,也是包括着许多的门派组成的,要知道,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情况,可是跟以前的修真界里面的情况非常的不一样了,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各种的情况,也都是从同开始,所以,原来的修真界,看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这一种的情况之后,没有一个是不动心的,而以一个修真界的实力算起业,一个门派就不算什么了。所以说,为了面对着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各种好处,在原来的修真界的里面,那一些本来他们的情况都是差不多的门派,在一些有心人的帮助之下,然后就是联合在了一起,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也可以发展出许多的高手,这样的话,就是可以让他们在面对着那一些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土著跟妖兽的情况之下,占上了许多很大的上风,不用害怕什么。而现在,这一个船队的上面,就是有着在以前的修真界之中,几个中等的门派,和并在一起的人物修真者,在以前的修真界之中,这几个中等的门派虽然说实力也都是不错了,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他们的门派情况,也都是已经是发展的差不多了,想要再进一步,成为一个修真界之中真正的大门派,却是需要一些很大的好处,所以,这一些中等的门派,在将目光看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之后,不由的非常的兴奋,这可以是他们的门派的一次大转机啊。所以说,这一次前往新的修真界里面的情况,这几个中等的门派也表现出了他们应有的重视,在这一个体船队上面的高手们,也都是他们这几个中等的门派派出的强力的高手,这一些的高手可以说,就在在他们以前的修真界里面,也是一些比较强力的人物,就算是在以前的修真界里面,拿出去,也是一个都是可以镇的住场子的一个大大的高手。这几个强力的人物,现在,也都是在这一个船队的上面,说着话品着茶,然后进解一下这一次新的修真界里面的情况,和几个高手一些的分析这一次前去新的修真界里面会遇到的一些的情况,这几个人,也都是一些在原来的修真界之中,非常有名的人物,随便拿出去一个,也都是够吓的住人了,此时,面对着新的修真界却是露出非常的镇重。这几个强力的人物,其中,以一个天门派的一个高手实力最为强大,这一个高手名号叫做巫山真人巫云雨,乃是他们的天山派的一个强大的长老人物,以前的时候,还是一个护法人物,但是因为是上一次的修为突然了元婴期,在他们的门派当中,所以了一下子就是被他们的门派的掌门封为了一个长老,专门来管理他们门派这一次在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事情。而修为到了元婴期之后,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脸上面,也是露出了一丝的笑意,面对着面前的几个修为比他略低一线的修真者,脸上也是不停的露出了一丝的笑意,这一次的修为突然元婴期,再加上成为了这一个雪山派时面的长老,可以说,巫山真人巫云雨的心里面也是非常的高手,在面对着其他的门派的人,也是显现出来了他的身为元婴期高手的实力。而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的面前,两个修真者分别是这一个雪山派的雪隐道人凌雪毅还有海山派的大海真人海无量,他们三个人也是正在这里说着话,谈着各对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见解,而在他们的后面,也是站着不少他们的门派里面的弟子,听着他们三个个的话,不时的拍上二个小马屁,让他们三个修真者听着也是非常的高手,不时的传出来一阵的哈哈大笑之声。只见那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马上就是开品说道:“哎,这一次我们进入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也是没有赶上好时候啊,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不知道是哪一个修真者发现了,而这一次进入的这一个新的修真界竟然也是被他们的蜀山派给占了上先了,要知道,他们的蜀山派在我们原来的修真者的实力,都已经那么强了,这一次,又让他们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我们这几个门派之中的修真者,可真是悲剧啊,这一次,他们蜀山派在这一新的修真界里面得到的好处,恐怕真的不少啊。”而听到了这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的话,那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的脸上面,也是露出了一丝的怒色,而那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心里面,虽然也是不是很高兴,但是脸上面,却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要知道,这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原来所在的门派,在以前的修真界里面,也是比较听从这一个蜀山派的命令的,可以说,算的上是这一个蜀山派的小弟门派,跟这一个蜀山派的关系也是比较不错的,就算是在他们的门派当中,也有不少的蜀山派布下的棋子,这一次,要不是那一个蜀山派靠着自己的实力高强,不需要其他的门派的帮助,就可以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吃到许多好处,这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的门派,说不定,还是喜欢听从他们蜀山派的指挥的,只可惜,蜀山派也是看不上他们的门派,不想让他们门派得到好处,所以,才没有让他们门派跟蜀山派里面的修真者一起,去参加到这一次的门派当中来,但是,就算是这样,大海真人海无量也是不敢公开的说起来蜀山派的坏话起来。而巫山真人巫云雨看到了这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的表情,马上就是知道了这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在想一些什么了,在这一个地方,巫山真人巫云雨也不好直接就是跟这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样的说起这一个蜀山派的坏话,要知道,以蜀山派的强大,在座的各个修真者,可都是比较的了解了,在原来的修真界之中,除了比较厉害的昆论派,就属他们的蜀山派最为厉害了,而他们在这一个地方说话,说不准就会被一个些有心人传出去,到那一个时候,蜀山派听到了心里面怎么样,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就不知道了,但是肯定会不高兴。于是,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也是比较聪明的修真者,知道了这一点之后,马上就是改口跟这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大海真人海无量说起了其他的事情,于是,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马上就浊说了起来,只听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马上就是说道:“这一个蜀山派虽然厉害,但是也算的上是我们的修真界里面有名的正派,让他们去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得到敢一些的好处,虽然我们的心里面,也是比较的眼红,但是也说不出来什么样的话,倒是我听说,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可是来了不少的邪派之人,这一些邪派之中的妖人,在这一次的新的修真界里面,也是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这可以是让我们这一些的正派的道友比较生气的地方了。”听到了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的话,那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跟大海真人海无量,也是马上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所说的话,要知道,虽然说,在他们的一些的修真者的心里面,他们各个门派得到的好处不一样,肯定会心里面不爽,但是,如果是别的门派得到了比如那一些的新的邪派得到了一些的好处,这可就不是不爽了,这可是马上让他们会出手抢夺的事情。要知道,虽然在修真界里面,现在的正派修真者比较多,但是邪派里面的高手也是不少,那一些的邪派的高手,靠着自己的实力的强大,一向是杀人夺宝,他们的正派的修真者,虽然对这样的事情也是干过不少,但是却是没有那一些邪派的弟子那样的横行无纪,所以,一听说了邪派进入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他们马上就是不高兴了起来,。不过虽然不高兴,但是这一些的修真者,也是知道现在说这一些的事情也是没有用坏,他们这一次到的新的修真界里面,就是准备跟那一些的邪派的修真者一较高下,让他们知道正派修真者的厉害的,倒是不用在这一个地方多说了,而这一个时候,只听那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马上就是说道:“这一次进入的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修真者可是不少,但是,从我们的修真界来的,就属他们的邪派的人最多了,要知道,在以前的修真界里面,那一睦的邪派的修真者,根本就不是我们的正派的修真者的对手,如果不是他们靠着魔道的实力,联合在一起,跟我们的正泊遥修修真者打战,我们这一些的正派的修真者,早就是让他们这一些邪派的修真者给杀死了,而这一次,虽然他们的邪派的修真者,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到达的人数不少,但是却是没有魔道的一些修真者,嘿嘿,这一次,我们正派的修真者,一定要让他们邪派的修真者杀死。”“不错,确实是这样。”那个大海真人海无量马上就是点了点头,也是接着说道:“虽然这一次邪派的修真者到的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修真者不少,但是,魔道的修真者,却是并没有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有多少的人马,要知道,魔道自从千年之前,被我们这一些的正派的前辈打散之后,就已经是没有多少的修真者了,也不成什么样的气候了,在我们修真界里面的时候,他们也是靠着跟着一些的邪派的人联合在一起,才能抵挡的住我们的进攻,而这一次,我们也是正好可以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将那一些的邪派的修真者给击败,这一下子,就可以让他们的两大势力,一下子就是处于没有联合的情况。”听到了大海真人海无量的话,巫山真人巫云雨也是点了点头,哈哈大笑道:“不错,正是这一个道理,那一些的邪派的修真者们,一向是无利不起早,而且一个个也是自私的要命,这一次,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是他们邪派的高手先是发现了,不过这一些的邪派的人,虽然是和那一些的魔道的高手联合在一起,在以前的修真界的时候,跟我们的正派修真者做对,但是他们也是各个都不相信对方,这一些的邪派的修真者,知道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事情,竟然也是不告诉那一些的魔门修真者,如果不是我们的正派的修真者,从他们的嘴里得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消息,恐怕我们也是不知道呢。”“哈哈,这样一来的话,也是正好的便宜了我们这一些的正派的修真者们,只要我们的正派的修真者们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去,然后就是可以借着这一次的机会,一下子将他们的这一些的邪派的修真者们给打败,打败了他们这一些的邪派的修真者之后,以前的修真界里面的那一些的魔道的修真者,就是根本的不用我们放在眼里了,没有这一些的邪派的修真者的帮助,他们还是我们的正派的修真者的对手吗,哈哈哈,果然,这一些的邪派的修真者们,正是自私的不可以救药了,这一次的机会,也是上天开眼,给我们的正派的一次机会,如果不将他们邪魔两派一举打败,我们正派还有什么脸面在这一个修真界里面混上去,就算是得到这一个新的修真界时面的所有的好东西,也是没有这一次的机会好啊。”听到了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的话,那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的脸上面,马上就是露出了一丝的喜色,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但是,那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却是并没有他们这两个修真者高兴,看到了他们的两个人脸上的神色,却是露出了一丝的冷笑,马上就是冷笑了三声,然后就是跟着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雪隐道人凌雪毅说道:“两位道友还是别把事情想的这么高兴好了,虽然他们的邪派之中的修真者这样的自私,跟魔道的关系不是这样的好,但是两位可别是高兴的太早了,要知道,不光是他们的邪派跟魔门是这个样子,就算是我们之中的正道的高手,不也是这一个样子吗,我们的修真界里面,我们的正派之中,也并不都是铁板一块啊。”而听到了这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的话,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和雪隐道人凌雪毅脸上的喜色,马上就是消失了下去,两个人对视一眼,眼神之中,也都是露出了一丝的怒色,那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马上就是怒哼了一声,道:“哼,都是那一些所谓的大门大派,真是一点也没有我们正派修真者的风范,靠着自己的门派厉害,就将这一次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事情,一点也不告诉我们这一些的门派,如果不是他们这样的自私,我们早就是将那一些的邪派魔道之中的修真者,给杀个干净了,也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事情。哼!”巫山真人巫云雨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色,道:“我们这样的修真者,到底何时才能将这一些的魔道邪派给杀死干净啊,如果就是这样的话,恐怕在下有生之年,也是看不到我们的修真界里面,再也没有那一些的邪派魔道的时候了。哎,真让人心痛。”原来,这一次来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修真者们,最先知道的,虽然是邪派之中的修真者,但是不久之后,正派里面的两个大门派,蜀山派跟纯阳派也是知道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时里面的情况,但是,这两个门派,靠着自己的门派的实力强大,竟然也是一点也不通知他们这一个其他伯修真界里面的正派的修真者们,就连同为正派的三大派之一的昆仑派,也是不知道这一次的消息,看样子,肯定是他们两个门派在私低下,也是联合在了一起,不告诉其他的门派之中的正派的修真者了,想要独吞这一次的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好坏,但是,让这两个门派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这两个门派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还没有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邪派之人看在眼里,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他们却吃亏了。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这一个邪派的修真者,出奇的多,看样子,邪派之中的修真者,估计是将自己的大部分的修真者,都是来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了,而这一个蜀山派跟纯阳派派出的弟子虽然也是不少,但是却是根本就是没有这一个邪派之中折修真者那么的多,于是,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跟着这一个邪派的弟子大站之后,他们却是吃了一个大亏,死了不少的门中的修真者,而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之后,这一个蜀山派跟着这一个纯阳派,才是发应了过来,以着他们两个门派的实力,却是不是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邪派的对手了,没有办法,虽然他们心里面也是非常的不喜欢将定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消息,告诉修真界里面的其他的正派的修真者,但是现在,却是没有办法了,于是,在离开了这一具新的修真界之后,这一个蜀山派和纯阳派,终于是召开了天下大会,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告诉了所有的正派修真者们。而在修真界之中的正派的修真者们,在得到了这一个消息之后,一下子就是无比的高兴了起来,但是高兴之于,也是对着这两个大门派无比的鄙视,所有的正派的修真者们,都是看不起他们两个门派的这样的事情,于是,一个个的在私下里,也是对着这两个门派怒骂,而这两个门派,也是知道这一次的事情,是他们两个门派干的不是很厚道,所以,在面对着这一些的其他的正派的怒骂的时候,也是没有回应,只是派出了自己的一些的修真者们,再次的前往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准备联合起其他的门派的势力,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邪派之中的修真者打败,得到新的修真界里面的好处。而知道了这一个消息之后,那一些的正派的所有的修真者们,也都是一个个的准备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来,而得到了蜀山派和纯阳派的消息之后,那一些的正派的门派,也是准备就是联合在了一起,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邪派的修真者打败,而这一次,也是举行了一次的大会,准备将这一个修真界之中所有的门派联合在了一起,一下子准备进入新的修真界里面,而这一次,大会之中也是选出了这一次所有的修真者们里面的门派之中的带头门派,而蜀山派和纯阳派因为这一次在新的修真界犯了众怒,没有一个门派选他们的,于是,正派的三大派之一个的昆山派,就是成功的正为了这一些所有的正派的修真者里面的带头门派,知道了这一个消息,蜀山派和纯阳派虽然不高兴,但是也是没有说上什么。而昆仑派得到了这样的情况之后,却是无比的高兴了起来,要知道,这一个昆仑派虽然说是跟这一个蜀山派,还有这一个纯阳派一共为这一个正派的三大派之一,但是昆仑派却是一向根本就是看不起这两个门派,毕竟,这两个门派在这一个修真界之中,出现了的时间也是仅仅只是一千多年的时候,根本就是没有他们的昆仑派在这一个修真界之中出现的时间的零后长,由其是最近这一段的时间当中,这一个昆仑派对这一个蜀山派还有纯阳派,两派的修真者,也是更加的看不起了,几派也是出现了几种不好的情况,而没有想到,在这一次的事情当中,自己的昆仑派竟然是一下子成为这么多的门派的带头门派,这一下子,昆仑派里面的修真者也都是无比的高兴了起来,想着怎么样借着机会打压这两个门派。而蜀山派和这一个纯阳派里面的修真者也是不傻,知道了有了这一次的机会,如果是靠着这一个昆仑派,自己两个门派,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之中以后,肯定是一点的好处也是得不到了,不但是一点的好处也是得不到,很有可能,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如果是遇到了什么样的危险出现之后,那一个昆仑派之中的修真者,也是肯定会让自己的两个门派之中的修真者,当成是棋子一样帮他们进行探路,而事实上,这一个昆仑派里面的高层修真者,也确实是这样的想的。所以,蜀山派跟这一个纯阳派之中修真者,一想到这样的情况,也是不由的非常的担心,好在,他们两个门派之中的修真者,也确实不是傻子,马上就是想到了一个新的方法,有了这一个新的方法,他们也是根本的就不用去害怕这一个昆仑派会在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之中对他们不利了,他们的这一个新的方法,就是明面上还是听从这一个昆仑派的势力,但是实际上,却是自己拉帮结派,两个门派也是靠在了一起,然后就是将这一个明面上的带头门派昆仑派给架空。这一个方法果然不错,两个门派蜀山派和纯阳派,一想到这样的方法,马上就是派出了自己的下现在的修真者,出手去办了,而办起来了也是非常的容易,没有费上多大的工夫,这一个明面上面的带头门派昆仑派,也就是被他们两个门派给架空了。而这一个昆仑派还在得意,自己成了这么多门派的带头门派,准备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去玩弄蜀山派跟这一个纯阳派的修真者呢,但是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之中以后,这一个昆仑派才是发现了,自己根本就是被这一个蜀山派跟纯阳派的修真者们给架空了,不但是一点的权力也是没有,反倒是处处还是要听着这一个蜀山派跟着这一个纯阳派两个门派的修真者的话,这让这一个在修真界之中,一向都是正派的老大的昆仑派里面的修真者怎么忍受的住,二话不说,马上就是非常的愤怒,差点没有跟这一个蜀山派纯阳派里面的修真者火并了起来,还好,最后,这一个昆仑派还是忍住了。但是忍住了的昆仑派没过多久,也是发出了消息,让他们的门派,不在当这一个带头的门派了,这一下子,这一个修真界所有的正派的联合的势力,一下子马上就是又散了,根本访就是没有多大的用处,想到了这一件的事情,这三个人,也是马上就是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起来,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怒骂着这正派的三大门派不要脸,当然,这也是其他的门派之中的修真者,一至所想的想法,而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看着这一个船队,也是怒骂了起来,马上就是骂道:“那一个蜀山派跟纯阳派的人,真是不要脸,当然了,那一个昆仑派里面的修真者,也是差不多,就说这一次去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的法宝船吧,他们有那么多的好的法宝船,也是不卖给我们这一些的修真者们,拿出了这几个烂船了给我们,而且还收了我们不少的灵石,真是气死人了,好的法宝船,听着他们的话,竟然都是卖给了那三大门派里面的修真者,真是可恨。”听到了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的话,这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也是马上就是接口道:“不错,那一些所谓的散修,真是一点的都不要脸,明明是一个修真者,也好像是凡人之中的商人一样,一幅奸商的嘴脸,面对着那一些的大门派的时候,一幅的奴才样子,面对着我们这一些的中等门派的时候,竟然是露出了一幅大爷的样子,还说什么,爱要不要,想要他们的法宝船的修真者多了去了,真是不要脸,如果不是这一次的新的修真界出现了,谁会要他们这样的垃圾的法宝船,我自己练的法宝船,可是比他们这样的垃圾的法宝船好上一百倍了,就是白给我,在以前的时候,我也不会去看一眼他们的法宝船。”而听到了这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的话,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也是点了点头,马上就是说道:“不错,不过,也是让在下比较的好奇,他们这一些一向对我们这一种的大门派的修真者们,表现上去比罗的低声下气的散修们,这一次面对着我们的这一些的大门派的弟子,怎么这么样的不客气,看样子,就是有其他的修真者,告诉他们我们必需要,这样的法宝船,不过,虽然是这样,如果这一次不是看在那一个地方的修真者们太多的话,我根本就是一点的也忍不住了,好想当时就是让他们这一些的垃圾的散修,尝尝我们大门派里面的修真者的实力,让他们知道,我们可不是他们那种垃圾的修真者能够惹的起的修真者。”而听到了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跟雪隐道人凌雪毅的话,这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的脸上面,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笑,马上就是跟着这两个修真者,开始说道:“两位道友,你们还是不知道吧,你们也是太小看这一些的散修了,那一些的散修所在的地方,正是这一次的界海所在的地方,如果要进入这一次的新的修真界,也是毕需要经过他们的那一个地方的,而那一些的散修,现在可不是一般的修真者能够比的起的,据听其他的修真者所说了,那一些的散修,现在也是组成了一个散修的工会,现在他们的工会的会长,也是一个散修之中的高手,而且,据说那一个散修也是,跟着三大门派的交情不错,靠着那三大门派的撑腰,那一些的散修,在这一个修真界之中,也是厉害的起来,一些的小门派的弟子,根本就是不敢跟他们这些散修做对啊。”而听到了这一个大海真人海无量的话,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也是无比的吃惊,三大门派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当然是非常的明白了,但是,让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些的散修,组成的那一个的势力,竟然是投靠了三大门派的实力,要知道,在以前的修真界之中,三大门派之中的任何一个门派,只要能投靠上去,就能使一个门派变成一个不错的小门派了,而那一些的散修,竟然一下子就是成功的成为了三大门派的手下的门派,在这一个点上,不由的让他们这一个修真者吃惊了。在修真界之中的时候,他们也是根本就是看不起那一些的散修,没有想到,就是这一些的散修,现在竟然是实力变成的这么的强大,竟然也是让他们三大门派都有拉拢起来,这一个消息,也是确实能让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吃惊的。而这一个时候,大海真人海无量也是苦笑了一声,接着跟着这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巫山真人巫云雨说道:“我们这样的门派,一般都是在修真界的中心之处,哪里想的到,这一次,那一个外面的海上面的散修,竟然也是发起了大财,如果不是这一次新的修真界里面的事情出现了,谁会想的到,去渡这一个修真界里面的界海,到了这一新的新的修真界里面来,也正是因为这产的事情,我们也是没有几个修真者,会去关心这一些的法宝船,所以,我们这一次需要用的法宝船,都是从他们那一些的散修所在的势力买的过来的,他们的那一些的散修可是真的会狮子大开口啊,这一下子,可以用了我们不少的灵石啊。”巫山真人巫云雨点了点头,也是笑了笑道:“谁会想到几千年来,又有一个新的修真界被我们发现呢,这样的事情,可是千年也是不遇到一次的事情啊,还好,我们下面的一些的修真者当中,也是有许多的修真者会使用这一个法宝船的修真者们,这一些的修真者虽然实力不高,但是对于这一些的法宝船使用起来,却是一点的也是不用担心,这一次,我们也是走了不少的运气啊,不然的话,就算是我们这一些的修真者,从他们那一些的散修的手里面,买到了再多的法宝船,也是没有用处的事情,这一次,也算是我们的运气好啊,我可是听说了,不少的门派,也是因为这一次,没有下面的弟子会使用这一个法定船的事情,也是开始抓紧的时候,开始让他们的弟子修真者们,在学习这样的法宝船使有方法,根本就是没有来到。”雪隐道人凌雪毅听到了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的话,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然后就是笑了笑,说道:“这一次,也是多亏了巫山真人巫云雨道友的弟子啊,不然的话,我们也是不知道该怎么才能通过这一个界海,来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啊,要知道,要想进入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面,就是必须使用这一个法宝船渡过这一个两个修真界里面的界海,想要通过界海,以我们这一些的修真者的实力,当然是不用需要那一些的法宝船了,但是我们的手下的弟子,却是不一样了,那一些的弟子们,实力还是不是很高啊,要想通过这两个界海,也是需要很大的问题的,没有这一些的法宝船的帮助,也是根本就是来不到啊。”巫山真人巫云雨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雪隐道人凌雪毅道友说的不错,也确实是如此,看来我们的运气都是非常的不错,这一次进入到了这一个新的修真界里同,肯定能帮助我们的门派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好了,现在,我们也不要说那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们来说一些让我们开心的事情吧,让我们开心的事情,在下这里到是有一件的趣事,可以说给雪隐道人凌雪毅大海真人海无量两位道友听听,让大家轻松一笑,也不要想的太多啊,这一件事情,也只是在下从别的修真者那里听到的事情。”巫山真人巫云雨这样一说,这一个雪隐道人凌雪毅跟大海真人海无量马上就是来了兴趣,说道:“什么事情能让这一个巫山真人巫云雨道友如此的有趣,还不快快说来听听,让我们两个道友也是跟着一笑。”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