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的我们文官,奇异小说阅读

两个世界的我们

两个世界的我们

作者:阿九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2:28: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江芸儿同父亲辞官回乡的路上,意外跌下悬崖,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附体在,千年以后另外一女子的身上,从此以后的在现代的生活里,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会遇见怎样的人?
节选

第一章旭日西下,火红的彩云铺满天际,余辉给连绵的群山镶上了一道金光闪闪的边饰将途径两旁的松柏也映上了一层淡薄的白色光晕。四下里静默无声,只偶然传来一两声轻轻虫鸣。这是一条官道,两天前刚刚下过雨,有些泥泞,眼看天就要黑了,周遭杳无足迹。远远传来一阵马蹄声,一队车马拐了过去。一位年约四十的女子,青驼色的绒缎子小夹袄,腰间斜背弓箭,**一匹枣红马,手中还端着一口刀,身后跟着一辆由四匹马拉着的车轿,落着轿帘,看不清楚车内的状况。再往后,则是一些随行者,大概有三四十人。突然,一名后生从马车前面赶上,大概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唇红齿白,角眉梢,蕴藏着山川灵秀,慧而且智,骨骼清奇,下身脚蹬一双软底锦靴。少年人纵马离开文官身边道:“爹,眼下天快黑了,我们还在这山里,可如何是好?”文官看了那少年人一眼,再看看后面的路,沉声道:“芸儿,你的马快,先探探路吧。”“晓得了,爹。”少年正要纵马向前奔去,突听得后方一声暴喝:“站住!”只见一群蒙面人涌现正在路中,挡住了路。“吁——”文官一勒马缰绳,口中喁喁道:“莫非那老儿想斩尽杀绝?”就在他一愣神,那些黑衣人举刀杀了过去,文官摆刀抵挡,一团火焰爆炸出来,瞬息之间,上上下下所有的地方都笼罩住.那首领一挥手,顿时风起云涌,气如长虹席卷。突然之间,一只的大手突破虚空抓了下来.文官高声呼喊:“尔等盛气凌人,我已弃官,从此没有政务,尔等要如何?”芸儿抽出腰中的花箭,和黑衣人战在一处:“爹,还讲什么情理!”黑衣人固然个个勇猛,但却是缠斗。有人小声嘀咕:“是个后生?”又有人说:“有后生有长得这样难看的吗!”芸儿见对方人多,大喊:“爹,你带着娘和弟弟先走,我掩护,一会自去追你们。”这时,马车中传来妇人惊慌的喊叫声。文官指挥家丁拥着马车,冲出突围。黑衣人一出手,就是雷法之中的神霄擒拿大手,一举擒拿,芸儿立刻脸上显现出惊慌的神色,化成了一片刀山剑海。顿时许多影子,当空出现,攻击力惊人。芸儿被逼落马,被黑衣人团团围住,脸上却毫无惊魂,右手一扬,一串寒芒,手中一把长剑舞得惊涛拍岸,然而要想冲出突围,却不简单。想了想,她伸手到嘴里,打了个洪亮的呼哨,马儿闻声向她奔来,她抽个冷子,忽地拔地而起,扑向马鞍子处,领头的黑衣人大刀出手飞出,向马儿砍去,正中马的后臀。那马惊得狂跳,芸儿的手刚刚抓住马鞍,就被一股古力掀倒在地上,她手疾眼快,一把拽住脚蹬,被马拖进森林……“还愣什么,快追!”领头黑衣人‘啪’地一手掌打在中间人的头上怒吼道。同伴人跟着追了过来。但是刚刚追出十多米,集体齐哗哗停住了脚步,呆若木鸡地看着,只见穿过森林,是万丈悬崖,马儿收住脚,眼看就奔落深涧,而芸儿由于仰躺,头顶上方拽着脚蹬,基本看没有见悬崖的情景!“芸儿!快松——”一声由远及近的吆喝还没有听分明,芸儿就坠下了悬崖。落地的篱笆,红色的交椅、床和炕头柜,班子上亮娜娜闪招数据的仪表,再有床边挂着的输液瓶……没有言而喻,这是一间病房,并且是比拟低档的病房,由于房中只要一张床,并且房内再有共同的盥洗室。在屋里那张独一的病榻上,躺着女孩儿,她双眸紧闭,长长的眉毛覆在下眼皮上,血色略嫌惨白,花瓣儿似的嘴唇紧紧抿着,女孩儿床边的交椅上,还坐着一个年岁和床上的女孩儿相仿女孩,这时她一手托腮,手肘倚在柜上,恍如倦极而寐,睡梦中也如同正在担忧什么,两道秀眉轻轻蹙着。“嗯……爹……”床上的女孩儿突然收回纤细的声响,嘴里清吐出字,皱着眉,如同要挣脱什么,但却仅仅是在枕头上摆了一下头。“芸儿!芸儿!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女孩儿一下子精神起来,想来她睡得很轻,她扑倒在床边,抓住床上女孩儿那只没有挂着输液瓶的手,使劲摇摆,她的眼眶又红了,一层晶莹的薄雾蒙主了瞳孔,急喊着:“芸儿,芸儿……”挣开恍如的眼帘,芸儿张开了眼睛,呃,这是……?一片红色,她,死了吗?芸儿想要挣脱,然而却没有力量,她奋力试了试,发觉全身只有脖子能动,扭头去看。哦,是个少女,鹅蛋脸,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甘泉一样明亮通透的眼睛正惊喜地盯着自己,咦?她的头发干什么没有绾兴起,而是随便披散?耳饰形状也很奇异,没有坠子,但是两个雪白色的大圈;她穿的上装,也好怪僻啊,圆领腰上也没有带子,既没有像襦衫,也没有像帔,两只手臂都露在里面,质地就更怪了,非绸非缎非纱,下面印着奇异的条纹……接着,芸儿看到身处的中央,她如同躺在一塌床上,所谓床的话,应该有床栏和床幛,但是一度赤裸裸的夹棍,并且还放正在房间的正中;床的右侧,也就是房间止境,或者许是房门吧,可是没有钌铞儿,还是单扇……天啊,这究竟是什么哪里啊!?“这……这位姐姐,请问那里是什么哪里?”芸儿费劲地问道。床前的姑娘闻言愣了一下:“芸儿,你从没有叫我姐姐的,都是喊我彩儿或者彩儿,可是姐姐就姐姐吧,怎样还‘这位’呢?”看到芸儿眼色一片不解,彩儿眼中的惊喜渐渐褪去,转为更深的忧愁,“莫非?莫非你失忆了?我是你姐姐,江彩儿啊,芸儿,你不认识我了吗?”病榻上的芸儿疲乏地闭了闭目,这是怎样回事?她只记得自己被马拉着坠落悬崖,什么都没有晓得了,醒来,就在这间奇异的红色房间里,房间里有个装束奇异的少女说是我的姐姐,少女长得……有些面善。芸儿竭力回忆中搜寻,可是一阵猛烈的头痛袭来。接到病房的求救,一会儿,身穿白长衫的医生踏进房间,一位戴镜子的大夫问:“怎样了?患者有什么状况吗?”“大夫,我妹妹她方才醒了,可是……”彩儿把方才的状况向医生叙说了一遍,“我妹妹她……她会不会患了失忆症啊?”大夫掏出一枚小手电,打开芸儿的眼帘细心看了看,又和其他人一同对于芸儿片面的审查,末尾长出口吻,对于彩儿说道:“江小姐,令妹的各项身材目标都很正常,并且在复苏,她很快就会真正地醒过去。至于你方才说的失忆,有这种可能,因为她撞到了头部,假如是真的失忆,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很大的作用,还没有如回到家中静养,让相熟的条件和人来渐渐召回她的回忆。”两个礼拜后,痊愈的芸儿——确实说,是江芸儿,和姐姐江彩儿办理了出院手续。江彩儿手牵着芸儿穿过一条条马路,坐在被姐姐称为“公共汽车”的雪橇里,车子在路上颠簸,芸儿看着一身和姐姐一样奇异的装束——下身一件红色的罩袍,竟然是从头上罩上去的,但是她还没承受露在外边的两只手臂,最奇异的是腰部竟然可以舒卷,没系带子也不会掉,她尽力按捺住心中的不安,透过小窗向外望去。芸儿感觉自己在经历就像说天书,禁不住想起一次又一次的怪异事情,能出水的铁管子,会动的人还能收回声响的小气匣子,能和没有见面的人通话的小盒子……太多太多奇异的事件,让她的心历次都如同要从身体里蹦出来!这些还远远不是全部,当她们姐妹出了卫生站的宅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芸儿再一次被惊得呆若木鸡,路上排满了会动的“车轿”,路边四处都是比她所见过的最高的佛塔还要高得多的房子,上面还有不停变化的画卷……,芸儿闭上眼睛,回忆起她第二次醒来时的情景。彩儿:“芸儿,你醒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