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邦彦,计图豪门怨:总裁的误解在线看

豪门怨:总裁的误解

豪门怨:总裁的误解

作者:梦乐思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2:34:5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6章 我是不会接受你的 第1章 失恋的陪伴 第2章 不需要继续被流放了 第3章 承担起家族的责任 第4章 原来她爱我 第5章 怎样才算家人?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林诺雨一直都深爱着孙邦彦,可是她知道,他的幸福是她没法介入的。闺蜜的离去,他的爱情分崩离析,她以为她可以走近她,他却万分排斥。当以为幸福终将到来,原来亲人在背后操纵许多,她无辜成为他口中的帮凶。失去所爱,她宁愿远走他方。可在他事业受挫时,她决定忘却一切,站在他身边,给他全然的信任,往日的误解能否解开,幸福又何时才能到来?
节选

早晨的阳光打在林诺雨的脸上,她眼睛在透过玻璃折射的细碎阳光下艰难睁开,伸伸懒腰,看了看桌上的闹钟,默然将桌上的设计图收拾了一下,电话就响起了。“诺雨,你没有吵醒你吧。”电话那头传来温润的男声,林诺雨微勾起嘴角,“没有,我起来了。”“难得你今天不赖床啊。”孙邦彦还不忘调侃一番,“怎么样?我交代给你的任务,你完成了没有?我可是说了,今天我要看到成果的。”林诺雨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不经意可爱地伸了一下舌头,“是是是,我的老板,我昨天头悬梁、锥刺股地帮你完成了。”那边传来一阵笑意,“就知道你最听话了,为了奖励你,你赶快收拾一下下来一起吃早餐吧。”放下电话,她嘴角的弧度下降了几度,几乎是变成了苦笑那般,她换上了一条白色的裙子,洗漱之后对着镜子拨了一下微卷的头发就拿起桌上的设计案。来到餐厅之后,她径直往坐在窗前位置的男人走去。孙邦彦今天也穿着白色的休闲服,笑起来显得阳光灿烂。他起来给林诺雨拉开椅子,尽显绅士风度,引起周围女生的注目。林诺雨坐下来之后周围张望了一下,微皱眉,“烟岚呢?怎么没有见到她?”孙邦彦耸了耸肩,“她最近这几天都很忙,估计忙着毕业论文和答辩的事情吧。你们马上就要毕业了,你有什么计划吗?”林诺雨叹了口气,神情颇显几分落寞。“能有什么计划,继续留在这里咯,你们应该会回去吧。”她很快就再一次只剩下一个人了。“你…你不回国吗?”她的情况,他也听陆烟岚说过一下,只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们也不能说什么。林诺雨很快就打起精神来了,“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是你要的设计图,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吧。”孙邦彦翻了几下,露出满意的笑容,“果然不负会展设计专业才女的盛名。”想起了很快就可以跟女友在国内举行一个浪漫难忘的婚礼,他脸上洋溢着幸福。“这个是我找人专门设计的戒指,是不是很漂亮。“他几乎是用献宝那样的语气来讲的,说着还打开蓝色的绒盒,里面静静地躺着一颗硕大闪亮的粉钻。“很漂亮,她一定会很喜欢的。”陆烟岚是林诺雨在美国最好的朋友,之前还做了好几年的室友,直到后来她跟孙邦彦相恋,她才搬了出去。晚上,林诺雨刚对毕业设计做好最后的修改就接到孙邦彦的电话。“诺雨,我知道那么晚找你打扰你了,可刚刚我看了设计图之后发现有一个细节需要修改一下。”他在那边的声音里充满了歉意。孙邦彦跟林诺雨的关系说非常熟悉也称不上,他们之间最大的枢纽还是陆烟岚。这一次会选上她作为婚礼的设计者,除了她的才华之外,就因为她是女友最好的朋友,肯定能更大程度地符合女友的要求。“没事,我现在还在图书馆,我现在过去将设计图拿回去修一下吧。”她扯出大大的笑容答应着说。她才刚来到他们的楼下,孙邦彦已经站在那里了,西装革履,修长的身躯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挺拔健硕,可走近一看,脸容却带着疲倦,看他这样的一身衣着,估计之前还一直在公司里忙碌,现在才回来。“邦彦哥,你又现在才刚从公司回来。”她语气平淡,好像对他的作息已经很熟悉了,可那语气之下又好像有着几分无奈的责备和心疼,只是他们都没有留意。孙邦彦无奈扯了扯嘴角,“很快就要回国了,当然要先将这边的事情解决好,否则回去又会被碎碎念了。”他虽然这样说,可林诺雨知道他不是怕被责备,而是对家族的责任感。正当他们还在说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拉着一个大箱子从孙邦彦的公寓里出来。“烟岚。”他们看清楚身影时都惊住了,孙邦彦首先反应过来,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腕,“烟岚,你这是做什么?这么晚还拖着这么一个箱子去哪里?”陆烟岚抬起头,美丽精致的脸庞在夜色下却显得毫无表情,只是轻轻地推开了孙邦彦的手,“邦彦,我们…我们分手吧。”林诺雨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分手?他们不是要结婚了吗?“你说什么?”孙邦彦眉头紧蹙,好像听到天荒夜谭那般,他们都要谈及婚嫁了,说什么分手?“今天是愚人节吗?”虽然很意外,可他还是压下了疲惫很心中的不快,开着玩笑问。陆烟岚的脸色却很平静且严肃,眼睛直直对上他充满疑问的眼睛,“我不是在开玩笑的。我是真的要跟你分手。”孙邦彦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眸光阴暗了下来,语气渐发冰冷,“到底是怎么回事?该死的,你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吧,我们回国就要结婚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跟你之间家庭背景相差太远了,我不能接受你的父母不喜欢我这个事实,我本来就是一个孤儿,我不想往后的那些年都继续活在这样的压力下面,对不起。”她说着略显无奈。孙邦彦绝不能接受这样的理由,手大力地捏住了她的手臂,“可是…之前不是说好的吗?我一定会说服他们的,我们的婚事不会有任何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他们之前虽然也有过纠缠,可是并没有太深入讨论,她忽而就提出分手实在很奇怪。“我知道,可是你能肯定结局吗?我累了,不想人生继续有这样的障碍,我只能选择绕开障碍。”她低下头说。“什么叫绕开障碍?”他听出了端倪,咬着字问。“最近我很少回来,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既然今天这样,我也就将话给说开了吧,我已经答应了跟杰克在一起了。”孙邦彦一瞬间好像僵住了那般,这时,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积架跑车开到他们面前,杰克从车上下来,面对孙邦彦,面露尴尬。“烟岚,你拿好东西了吗?”陆烟岚越过了石化的孙邦彦身边。林诺雨冲上前拦在了她身边,“烟岚,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诺雨,我说不清楚,我要嫁的人是杰克。”她淡淡地说出这话,好像没有情绪波动那样,林诺雨简直觉得三观都被打破了。“可是…”林诺雨脸都垮下来了,可她话还没有说完,孙邦彦在身后开口,“诺雨,让她走。既然她已经做了选择,我也不会留她。”陆烟岚跟杰克开车绝尘而去。孙邦彦没有回头看一眼就往公寓里走去。林诺雨连忙跟上去,“邦彦哥,这其中肯定有一些误会的。”孙邦彦猛然站住转过头来,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设计图,两三下就撕了。“啊,你……”怎么好像一下子就变天了那样。“对不起,看来你的心血要被浪费了,我想静一下,你先回去吧。”林诺雨担心地看了几眼,可那门马上就被关起来了,她漠然地走在夜晚的纽约街头,飘飞的雪花打落在她的肩上,可她心中却只挂念着那扇门内的人。两天之后,孙邦彦的好友在路上碰到了林诺雨,恣意地向她打招呼,“对了,你最近不是帮彦那个家伙在做婚礼设计吗?我怎么感觉他好像人间蒸发了那样。”林诺雨尴尬地一时不知说什么,他们这帮好友现在应该都还不知道陆烟岚跟孙邦彦的事情,她也不能说出去。“我不清楚啊,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溜得比什么都快。整天下来她都魂不守舍的,到了晚上,她还处于呆滞的状态,“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她去到他公寓,猛拍他的门,“邦彦哥,你在不在里面啊,我是诺雨,你开开门。”一边拍门,她一边将耳朵贴在墙上,认真留意着里面有什么什么声响,忽而就听到了一个酒瓶被踢开的声响。“邦彦哥,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让我进去一下好吗?”可是门依旧关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她心急如焚,但是却想不到什么其他的方法,只好就这样一直坐在门外。不知不觉间,天就已经亮了,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她简直好像一秒间从地上弹起来那般。孙邦彦此时已经将自己收拾的很干净了,穿上跟平日一样平整的西装,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那般,只是林诺雨还是留意到他的神情比之前更冷漠了几分。若是面对悲伤的他,她还能想到几句安慰的话,可现在的他看起来一点都不需要别人的安慰,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她的话就这样哽住了。“你还在这里?”孙邦彦显然很惊讶,“你在这里一夜了?”他语调上调了几分。“我…我…”她脑袋一转,谎话就不由从嘴巴里说出了,“不是,我是刚刚才过来的。”说着,脸上还有几分僵硬,手指无意识地去拨着头发。孙邦彦将目光集聚在他的身上,也没打算在这个问题上面继续纠缠下去,只是淡漠地,风轻云淡地讲:“我跟她分手了,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不管你之前知道还是不知道,可是我很感激你之前辛苦地帮我们画设计图,可现在都没用了。你不需要那么担心,我没事,你回去吧,以后最好也不要再见面了。”她看到了他最狼狈的时刻,那也许是他心中永远的伤,所以连同她,他都想一并遗忘。“哦,我明白了。”她后退几步,挺直了身子转身离开,眼角滑落了光芒。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