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龙子鼠-成年,黎彩儿辰龙子鼠章节试读

辰龙子鼠

辰龙子鼠

作者:天宝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2:38:3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凡事只在一线之间,南宫灿心里明白爱情是不可以用权利所控制的,纵然拥有天下的他,却不开心,为了心中的她,他会如何选择人生的路……
节选

夜风习习,月色很白很亮,这样良辰美好的景色,家人在何方?一位成年少女坐在睡塌之上却如坐在旧事追思的地毯上。“今天晚上陪我睡好吗?”她拉住他的手,让他恍惚回到了他的童年时代,不过她话语中的寂寞是他不可够抹去的无助。他不语,坐在她的床铺上。看着她手的一直拉着自个儿,还不住的颤抖。“好。”听见他的话,男子慢慢的抬起头来,看见的是成年少女的脸被一层面纱遮盖着,只有她才晓得着,这面纱遮挡下那张脸,是多么美丽而不寻常,他的一句话,就能平息了她心里全部的苦涩,全部的委屈。他坐在床铺上,看着那个从前天真的孩子,看着她一日又一日的长大,经过世间的洗礼,他突然发觉自个儿和她的距离已经慢慢在变远,那条裂口已经的在内心扩大。看着她那清丽的脸盘,秀气的眼眉,在这张美丽的脸上,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脸颊,突然认识到这样做不可以,成年女子如闪电一般缩回的手,回身就想离开。“不要走。”轻轻的呓语声,使成年女子刚才踏出的步子刹那停了下来。回身,看着那位蜷缩在床上的人,低声叹了一口气儿。躺倒床上去将她抱入怀中,感受到怀中的人不住的在颤动,心禁不住不安了起来。成年女子慢慢睁开眼睛,告知自个儿不要奢求的那么多。众多事情是他不可以能够变更的,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闻着从男子身上传来的点点沁香,她慢慢进入梦境中。就在成年女子放松情绪想入睡的时候,怀中的男子却睁开了眼睛,感觉着从他身上发出阵阵的暖意,男子甘美的一笑,天真又可爱,这样就好,姐姐。姐姐,我们往后还会再会面的对吗?你不忍放弃我对吗?所以这一夜不会是我们的最终一次的相聚对吗?纵然是以这种关系才能获得你给的温柔与眷注,我十分愿意,让我们重新开始,重新面对好吗?我想要什么?你是知道的?我不能没有你。他看着她穿上大红色的喜服,没有人能够看见,面纱下他的脸,是无尽的伤心与难过。眼中的情绪被一一打掩护好。他晓得她有着天生的智慧和英俊的外表,穿上一身红色礼服的她更是英俊的无以比拟。他自己看看着她进入了花轿。他看到自个儿的心破了一个口子,已经的在流血,他能感受到有人在不停的撕扯着他的心脏。她在轿中,看不见他的眼,感受不到他的伤心难过。她被自个儿的伤心难过所弥散,她晓得他的心从八岁的时就被遗落在那位所谓城堡的地方,她的心已经给了那位叫做秦子诺的人。这个姓名只有她独自一个人晓得,那位让每人都感到他是一个嗜血的人,那位让每人都感到他是恶魔的人。只有她晓得他是多么的善良的,多么的温柔。她晓得这只是一场交易关系,她一直都晓得。只是她的爸爸,给她骨血的人,她没有办法不接受他提的要求。仅此一个,她不在欠他什么。他问过自个儿,你这样做值得吗?她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话语。他只是看着她的眼严肃对待的说,你做的决定,我永远不会去改变,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不过你要为你的往后,为你的人生着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那纷飞的黑色外袍,是她永恒也抓不住的遗失。值得不值得,她也不晓得啊,她只是在赌,在赌他对她的情,赌赢了,她可以占有他,占有他给的温柔,赌输了,心就已经死亡,那么也没有什么理由,让她能够给自己找一个更好的借口。看着脚下的红色地毯,只得说皇室的结婚仪式是隆重的。固然说她也只是一个傀儡。然而她想逃,就没有人能够拦着她,当然除非他。她讨人厌其她人触摸她,不过除非她。因为在她身上,她们永远能感到一丝温暖,她按纳住甩手儿的兴奋过度。一步步的随着他的步伐,走向那位象征着权力的位置。一股又一股的无力从心里散发出来,这一刻她多期望,握着她的手那位人,是那位给他温暖的人,纵然其她的人对他的评论,根本无法入耳,再难听的话她也不在乎,不过这份温暖的柔情是她能够独享的。不过手非常的刺骨阴冷,让她回到现实。她晓得她身边的这个人,握着她手的这个人,是最至高最高的人,可是他身上的那种孤寂,那种寂寞又是怎么回事。南宫灿握着碧儿的手,是一双白净非常细的双手,手中传来的暖和,让他不住的疑惑。他不晓得为何自个儿会娶这个素昧谋面的人,抬起头看向皇母身边的那位女孩。女孩仿佛好象也感受到有人睽睽她。抬起头给了那位人一个甜甜地微笑。女孩长的并不是很悦目,平凡的姿色,不过她的笑儿暖了南宫灿的心。南宫灿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着女孩。送上她祝福的话语,她说:“期望陛下哥哥和王后嫂嫂能够爱情的生存。这是碧儿送个兄嫂的结婚礼物。”旁边儿的小侍女上前接住女孩手中的赠礼,在接过赠礼的那一霎那,小侍女感受的到女孩扭捏不住的颤动。可是当他抬起头看的时候,只余下女孩脸上甜甜的笑儿。南宫灿只是点了头,没有讲话什么,看着她们承上一件又一件的赠礼。南宫灿的心绪非常复杂。想要寻觅女孩的影子,却只在人群入眼见了她的背影。被傍晚所渲染的背影,被拉得长长的显得是那么孤寂与孤独,一点儿都不像那位整天欢蹦乱跳的人。一直到天空的彩儿色黑下来,黎彩儿才被送进爱巢。黎彩儿坐在床铺上,心里是忍不住的翻腾。自个儿就这样嫁给了一个自个儿不爱的人吗?一个她见都没有见过的人嘛?那么他会不会显露出来,像想心里那个真想的人。“朕的王后?”温柔的嗓门儿弥散在屋子中,黎彩儿调试好自个儿的情绪。没有一丝的斑斓起落,南宫灿自顾自走到黎彩儿的前面。取下盖在她头上的盖头,在掀起盖头的那一瞬间。南宫灿置疑自个儿是不是娶错人了。他从来听说过,黎子雄有这样一个绝佳的女孩子。呵,真的是为了权力什么都做得出来啊。“朕的王后,果不其然是领有天人之姿啊。怨不得黎相国把你藏都那么深。”南宫灿确实是笑着的。可是出语,却是那么的尖刻。黎彩儿只是淡淡的说着:“那么这个问题,我想陛下仍然去问在下的爸爸,当朝的黎相国吧。”南宫灿看着这个女人,她从着手迄今脸上没有露出过别的神态。呵呵,看来是一个很有趣儿的人啊。“呵呵,朕想你应当晓得你为何会嫁进来吧。假如不是母后和相国的话,你觉得你会是朕的王后?还有谁准许你在朕的前面称我了。”南宫灿严肃的用手支起黎彩儿的脸,望进她的眼中,她想在她的眼中看出什么?可是没有一点点的不安。“臣妾晓得了。”黎彩儿和南宫灿对望着,依然是面无神态。南宫灿放着手。淡淡的讲道:“既是晓得,那么下次就不要在犯错,朕可以原谅你第一次,却不会再有第二次,今日就这这样算了吧,朕先走了。”黎彩儿看着南宫灿踏出去的步子,面色未变,只是眼中多了一点因感触而悲伤。我和你还会有机缘再我见面了吗?秦子诺?南宫灿走出自己的寝宫,步子停顿了一下子。回身往碧儿居住的地方走去,“婢奴参见陛下。”南宫灿点了头。就想往里边走,而这个婢女却胆大的拦住了她。南宫灿的面色暗了下来,双眼阴沉的看向这个婢女。不过婢女并没有被他的眼神儿所吓倒,只是诠释道:“公主有吩咐过属下,今日谁也不见,今天公主要睡美容觉,这个是公主亲自对在下吩咐的,您晓得的,公主的性情。”听完婢女的诠释,南宫灿的阴沉没有那么严重。不知为什么心里又想起了那位人清艳的容貌,想着禁不住又折回了寝宫。婢女看着南宫灿离开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儿。走进去,对着那位躺在床上的女子讲道:“公主,你这又是不必?”听着婢女无奈的声响。躺在床上的女子动了动。“对啊,我这又是不必啊,明明是希望她来找我?”婢女听到她那暗哑的声响和忍不住的哭时。忍不住的走过来,抱着她。无声的安抚着,外面一个毛手毛脚的人走了进来。“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也许是她的话起了效果,不由自主的扑到她的怀中,怀中的人已经颤动,却没有散发一点儿声响。她能感受的到衣裳被润湿了,她能感受的到她苦涩的心。可是她什么都不可以做。只能这样看着。“别哭了,哭坏了身子就不好,为何你就是管不住自个儿的心?”听到周冰雨的这句话,怀中的人休止了抽泣。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假如我能管住它,那么这还总算一颗心吗?”被她说的话堵住。周冰雨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要再想了好吗?你晓得最后结果的。”听到这句话,女子像是遭受什么打压普通,刚才还抓住周冰雨衣襟,双手无力的落垂在被子上。是啊,没有最后结果的,真象?什么是真象?这个真象就算她吐露来那又如何。她们之间仍然没有最后结果的。放手吧,放掉原本就不归属你的人,放开原本就不归属你的情。“周冰雨,我会的。我一定会做到的。我会放开他的,我仍然是原来那位笑得没心没肺的人。”周冰雨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珠。“别哭了,你会做到的,你一定会做到的。有我陪在你的身旁。你会遗忘那份不归属你的情的。碧儿,你是一个勇敢的人,凡是你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慢慢的安稳平静了下来,闭上眼睛靠在她的怀中,感觉得到她身上的暖和,又有了勇气。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