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恋芳尘-苏牧白,南宫雪儿雪恋芳尘章节试读

雪恋芳尘

雪恋芳尘

作者:天宝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2:44:2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女主角的冷漠,引来纵男生的爱慕,她会选择哪一类型的男人,作为最终的人生伴侣呢?只有看完全文,才会知晓哦……
节选

一阵子非常刺骨的寒风迎面儿吹来,齐腰地长发优雅的摇摆起来。南宫雪儿打了一个冷颤,呼出的气体迅疾成为白的颜色雾团以抵抗阴冷的气象,但却无济于事。满不在乎地骑着车,脑袋瓜子里一片不清楚,皱了下眉心,心中在私下里发闷:气象为什么这样的异常?不是降雨天就是这种怪气象!也不晓得一切时刻才会起色。转了个弯,看见了被雾霭环绕的学院,此时显得那么很远,就像通往天国的过路站,让阴冷的空气立刻又加了点寒度。深呼一口气儿,寒冷的空气非常刺激着鼻子,自上而下,顺畅没有阻碍地直到丹田。她很享用这种感受,没有温度,没有丝甜,莫名的顺利通畅感能在刹那使人增了很多力道。越过小道,在教学楼下停住。放好单车,走进隐于高耸在天空中的古树当中的亭子里。亭子很雅致,凹凸有致的表面可以测度出是刚建成不长,上头的雕梁画柱还很鲜艳。亭子中又有很多精密细致的刻字石壁小动物,要得平常中不失识趣。坐在石凳上,看着亭子前方荒凉寂静的池子,那寥落的模样免不了使人置疑那是一潭不流动的水!被人抛弃!没有生意!一阵子冷风不符合当时的需要地吹来,阴的让人感到恐怖。南宫雪儿禁不住紧了紧胸前的衣物,她怕冷,这是无需争辩的事情的真实情况,可是造化弄人,她有着一副冷的让人忘记温度的皮袋!很少有好奇之人会悬揣这张冰的让人的生活寒地表面下会不会有一颗跳动的,奔腾的心?也许马楠说的对,人是要假装,但并不尽然是像她这样,有时借助外力也是会产买卖料不及的效果!似朔月的眉缓缓舒展,澄碧的双眸透着倦意。这些个天她也在反思,是不是失迷了方向?要么要试一下子另一办法?晃了晃脑袋瓜子,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在她眼里,世界上只余下书是最真实的——没有做假的皮袋,更没有勾心斗角的功利心。看了很久,一阵子嬉笑声打断了她的兴致,把书放到一边儿,头微微的转向左面,眼看东西假想线越过错综的古树,只见有几个人打打斗闹地往教学楼那里走。揉了揉眉头,伸手拿书的刹那又吹来一阵子冷风,禁不住打了个哆嗦。真的好冷啊!记忆有点迷蒙,好像回到那年的冬季。在黑魆魆的卧房里,没有一点儿暖气,身上尽管有几层被子,却也招架不住风寒,最终只能蜷缩在床上的一角,可是浑身的血液还是寒冷,似乎都要休止流动了!“南宫雪儿!”亭子的一边儿传来非常温柔却又携带操切的声响,使她麻痹的心泛起一丝涟漪。把书合上,头微微抬起。他的眼眉、眼睫毛以及贴在脸颊旁边儿的碎发上沾着几滴雾珠,看来应当是花了不不多时间找她吧!“为何呆在这儿!这样冷!”苏牧白的话中饱含了责怪——眼前的女孩怎么这样不放心上自个儿的身板子。南宫雪儿撇过头,有意避开他的眼神儿,“不算太冷!”苏牧白晓得这是瞎话。她怕冷,甚至于在大夏天也不会碰冷水!可是在冷的彻骨的天却古板执着的这样久已迎着冷风,骑着单车来学院。他能怎么办!放下体段,每日死皮赖脸的在楼等级低的,可是有哪几次她愿意坐他的车,并且为了躲开他,睡醒的时间越来越早!他舍不得了,最终只有到学院来找她。“别呆在外面了,你身板子本就非常不好。”“我晓得!”南宫雪儿刚要收回眼看东西假想线,一辆赛车却在此时闯了进来,银白的颜色彰显着典雅和整洁,优美的车型显露着主子的品尝,而最引人注意的是车身,由腰线开始,一直连系到车尾之上,最终灵巧高明地利用末端拱起的线条,令它恍如加装了一只小规模鸭子尾翼,再配长条形电镀饰边以及全新设计的尾灯组合,使这款车极具备吸引力。苏牧白没有醒悟到她的视线,以为是她心不在焉。有些微怒,再次唤了她的姓名,这时她的眼神儿才收了回来。见她邪门儿规的表达,禁不住有些担忧。固然花了点淡妆,可是对她这样留心的他怎么会发现不成那丝惨白,“是不是不适了?”“没!”南宫雪儿摇摇头,她的身板子一直是这样的,看起来比较纤弱,可是她明白,除了怕冷,其它的并没关系。看了下时间,都八点了,再过片刻就要讲课或听课了。起立来,准备去讲堂,可腿脚却不听使唤。“在这坐了多长时间?”苏牧白迅速扶住要跌倒的她。叹了一口郁结在心没有发泄的怨恨,怎么单薄,也不晓得注意一下子!“只是片刻而已。”她的手无意地搭在了他的臂膀上,心底一凉,似乎有一切物品要把她的魄拉走。“还嘴硬!看看你的脸,冻的都发白了。”苏牧白心疼地抓住她寒冷的手,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丁点儿血气,怎能不让人怜心?南宫雪儿把手儿抽出,迈着麻痹的双腿,心里一阵子困疼,泪在不知什么原因的状况下溢出了眼眶子。确实非常清楚他是真心对自个儿好,但是他做的一切,他的出付,注定没有回报!“我自个儿能走!”苏牧白抓住她的臂膀,眼神儿除了凄凉就剩无奈,他晓得她并不是一个感觉不到的人,可是为何对他却这般怠慢。“我受不起!”南宫雪儿扼制住自个儿的情绪,缓缓地闭上眼皮儿,“我自个儿的身板子,我会注意。”说完再次挣开他的手,显得那么的冷血。苏牧白无奈的收手,在她面前他只有无助的份!“能注意点就好!”“还有,你那么忙,不要总往我这儿跑!”苏牧白清楚她的意思,只是换了种讲法,替他保全他的体面!又是一阵子冷风,打散了她留下的泪。执拗的抬头,含着泪的双眼只余下空疏。她吃劲地踩着卵石小道,越来越不适,但既是挑选了,纵然高跟鞋不舒服应,走的不适,都要坚持下去!见她一点依恋都没有的离去,黑色的双眸立刻错过色彩,失望到地上坐在她刚坐过的石凳上。曾经从来没有想到自个儿会潦倒这种田步——对一个女人会死缠烂打!可是,自打碰到了她,一切都变的可能,一切都显露出来了变向,并且更让他气愤的是,在她面前,他的傲气,他的蛮横,他的沉着,荡然无存!一声长吼,有谁能告诉他这样的局面还要连续不断到多久!不由得不承认,第一眼看见她,他便沉迷了。淡淡的容貌,很静的双眸,固然没有其她女人的媚惑妖娆,可是她给人的感受好自然,没有一丁点儿作做,特别是她身上的那股淡淡的百合香味,好似是给他下了蛊,让他在没察觉中走错自我。而更讨厌的是,直到如今对其它女人都提不上兴致。更意料不及的还在后面!原本觉得她应当投身到社会肤浅,对有点问题的看法应当不会太过成熟,凭他过去的经验追她更本不是个问题,可是有谁会料到最后结果竟是这样!他惊讶了,这世界上还有女人会不接受他!为了弄清缘由,他收聚一切关于她的资料,最终不晓得动了若干资力,花了多大精神力,才有一分并不很完整的资料送到他的工作桌上。理解她的经历,才发觉他错的多么离格,追她的形式又是那么的愚笨!她不是个平常的的女子!不足二十岁的她,却有着那么多苦痛承受不了的过去!终于清楚了她眼里为何满是忧戚,晓得了她这样要保护自个儿!最终他决定要以温柔的感情,徐徐敞开那扇封锁的窗!他要把她身上的疤痕徐徐磨淡!可是三年了,对于他的温情,她没有任何的回答!有时候甚至于感到自个儿是个智力低下,对她穷追不舍!并且他有不可缺少这样坚持吗?不过不可以不承认,三年的时间,使他不甘,也狠不下于心离去她!更让他烦恼的是——他已离不开她!南宫雪儿晓得苏牧白的想法,假如换成是她,也不可能随便的放手,可是她清楚,泥坑是会越陷越深的,她没想到看见他陷进去,没有办法自拔。无精打采地进了讲堂,看着稀稀疏疏的人,瞥了一眼在收拾讲课的崔子豪,嘴角露出无奈。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习惯性地托着下巴颏儿,看着雾濛濛的外面,好似有一切事物往下落,条件反射地把手儿伸出窗子,觉得一阵凉凉的感觉。又降雨了,使本就阴凉的气象火上浇油。人陆续的到达,课也开始了,讲堂内部却邪门儿的闹热,让人透然而气。南宫雪儿感到这种氛围,根本就听不进去什么,干脆拿出刚刚看的书,接着看了起来,一点儿也不照顾四周围的事情状况。崔子豪看着讲坛下的事物,样子晓得再也讲不下去了,在关掉电视的刹那,不注意地看了看前排的空位,无奈的叹了口气儿。“课后人人准备一份关于植物学研讨的状况和景物的报告!”他的话刚讲完,台下又闹热起来。“不是今日才交了一份报告吗?”“目前的状况和情形不是大致相似吗?”“那这样我们要不可缺少再写一篇吗?”……崔子豪被那一些的话,气的稍欠呕血,但还是极力的表达道:“假如你觉得他们只曲直常大致相似的,那么只要把你们上次报告陈述的全部词,换成大致相似的词就行!”说完冷冷的看着台下,叹了一口郁结在心没有发泄的怨恨。如今的学生越来越不知道自己上学的目的了,连仅有的作业都要讲价!曾经他当学生的时刻,一切事都严明依照学院要求来,讲课或听课时一门主意的听老师教课!如今的学生呢?讲课或听课睡觉儿很正常,听歌看电影玩游戏也很正常,交头接耳更是正常,但能严肃对待把课听完的肯定是不正常!通过几年的时间,慢慢的也习惯了,只要把自个儿准备的课程讲完就行,不听是他们的亏损,反正他也不在乎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