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校草撞上爱张月月,行李箱小说阅读

误惹校草撞上爱

误惹校草撞上爱

作者:零度的巴黎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2:52:2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开学 第二章 程笑天 第三章 一起实习 第四章 聪明的子诚 第五章 金安安 第六章 消息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爱情,总是不经意的来到身边。当爱上一个不应该爱的人时,又该如何呢?或许,爱情只是一种感觉,爱情只能够决定两个人的缘分,却不能够干涉两个人未来。对自己不应该爱的说无缘无分,对不应该爱自己的人说海誓山盟。这,或许才是真正的缘分吧!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结婚,海誓山盟。找一个自己爱的人恋爱,无缘无分。这才是王道吧!
节选

太阳在空中高高的悬挂着,风也是热的。但,那些热却是新生带来的。

现在又是一年的九月份了,也是一个开学季,夏日的骄阳渐渐的减弱了光芒,盛夏的热气也渐渐的被风吹了散,校园也从两个月的假期中苏醒过来,再度沸腾起来。

教室里的那些布满灰尘的桌子椅子,还整整齐齐的排放着。那些灰尘也终于有了被扬起的时候,散落在空中飘飘洒洒的,被光线直直的穿透而过,显得格外美丽。

灰尘扑满干净的脸上,打散了那些满是憧憬的神色,而另一边却早已是安然的整理着,他们习惯的笑了起来。

“真脏,啧啧!”新生普遍都会嫌弃的捏着鼻子看着眼前的画面,还以为是干净整洁的一个课室,谁能想到就是一个布满灰尘桌椅堆放的乱七八糟的地方,被叫来打扫是不是很倒霉。新生们还用手在空中扑打着灰尘,岂料,灰尘更加的嚣张了。

而学校的那些经历过的学生,就会在一旁笑着走过去了。

“新生就是娇生惯养,这点苦都不肯吃。”她们落下这么一句,也许她们忘了,就在上一个夏天,她们也是如此的表情。

张月月也是蓝天大学新生中的一份子,张月月拖着行李,站定在了校门,已经有了师兄师姐正在等候的身影,师兄师姐随意而闲散的站在门口,聊着天,眼光扫过来往的新生,就像精密的扫描仪精准的过滤着,好找准猎物下手,有些一个人的就已经被带走,当然,是美貌的姑娘才享有的特权。

张月月笑了笑,然后便提着行李箱不急不缓的走了进去。

师兄师姐们聚集在一边,周围已经有着一大波的师妹师弟的聚集,张月月轻轻一笑,觉得自己不需要凑热闹了,就拿着行李偏离了轨道。

因为张月月之前来了解过方位,所以知道宿舍在哪,于是张月月便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走了去,三三两两的人都有着父亲或是母亲的帮忙和拾辍,像自己形影单只的真的不多见,两边的大树茂密成荫,浓密的遮挡住头顶的一片天,阳光拼命挣扎,也只有着零碎的片块。

唇上挂着清淡的笑意,背后拖着行李箱,简单的服饰,让张月月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起眼过路人似乎都懒得对她多施舍一眼,张月月乐得自在,自己一个人又如何,来了又不是让人当动物园的动物来观赏的,行李箱的轮子在散落的树叶上压过,发出破碎的声音,嗤嗤啦啦的,在耳边分外清楚。

张月月绕了一个圈,找到宿舍,看了门口贴着的分配,掂量着,自己一个人上楼了,楼梯间吵闹声很多,唧唧咋咋的在耳边围绕在了自己的整个世界,许多人相伴着,与自己擦肩而过。

一层一层,每上到一层,张月月都会笑着环视一周,然后看到那些忙碌温馨的景象,还有那种久违的温暖的叮嘱,都让她眷恋。

慢慢的走在楼梯间,一步步,终于到了那张纸上标注的自己所在的宿舍的楼层。

依然是那么的嘈杂,自己一个人行走在其中就好像是个透明人,格格不入。

尽头的宿舍,便是自己剩下的几年,即将居住的地方。

那面向阳,阳光大面积的铺洒在宿舍阳台上,温暖的过人,舍友比自己早到多了,都在整理东西,身边的家人也没停下过手中的动作一直在帮忙,自己走进去,有人注意到自己,也仅仅是点头微笑,有个比较随和的就问了她的名字,还剩下一个下铺的位子,自己已经别无选择,果然先来后到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啊。

将行李箱拖到剩下的那一个床位旁,静静的站了几秒钟后,开始了动作。

打开了行李箱,拿出毛巾,去阳台的水龙头洗了洗,回到宿舍,开始擦床,阳光静静的穿透过空气,打在侧脸上,分外安静美好。

看,那个女孩也和你一样大,人家都是自己收拾的。

这种声音预料之中的穿过空气撞进耳膜,然后便是舍友们的撒娇。

低头,手中捏紧的毛巾用力的擦过床板,又开始把席子之类的东西开始慢慢的摆放整齐,原本空荡荡的一个位置,就这样慢慢的被填满,有的先收拾好了,就送家长出去,那千叮咛万嘱咐的声音渐渐远去,那不耐烦的回应却不时的飘入耳朵,张月月不由得抬头望去然后失笑,这些叮嘱,在以后看来,弥足珍贵的。

不轻不重的叹了口气,便继续收拾着自己散落的杂物,有人送了家长后回了来,聊着自己路上遇到的看到的帅哥亦或美女,带着对着大学生活充满憧憬的明媚笑靥,突然有人惊呼,今天有新生大会,时间是不是快到了?

然后有人便查看时间和回想通知上写的,不明所以的问地址在哪啊。

最先说出来的就急忙准备走人,回头嚷嚷了句,出去了找啊。

嘈杂喧闹的宿舍,刹那间,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清晰。

张月月堆叠衣服的手停了下来,撩起额前的垂落的发丝,抬起眸看向太阳,嗯,她们不提及,自己还真的要忘了这件事。

新生大会么,轻声一笑,将衣服整齐的摆放好,生活用品也到位了,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机,还有十分钟。

把行李箱塞在了床底下,拍拍手,宿舍早已没了人,而外面的走廊也少了来时的喧嚣,只有偶尔几个匆忙的走过,走出了宿舍,反身将宿舍门啪塔一声关掉。

便走下楼梯出了宿舍。

新生大会的地点在哪呢,好像是礼堂吧?张月月在脑海里翻寻着记忆中的通知,已经有点模糊的记忆,但是还是把重点找到。

对一旁经过的打了声招呼,有礼貌的问怎么走去大礼堂。

那人微笑着告知路线。

张月月同样报以一个微笑,谢谢。

树木的清香在微风间被传递了开来,阳光过于大将眼前的一片照的白茫茫的没有焦距。

按照刚刚那人指化的路线,走了去。

时间还剩下五分钟。

应该还有足够的时间吧。

一路走来,听得比较多的,是关于这次新生大会发表演讲的代表人物。

“你知道吗,这次新生大会发表演讲的是程笑天呢。”A同学如是说。

B同学惊讶的说,“啊是吗,天哪,走快点。”

……

张月月眯起了眼,程笑天是谁,很出名吗,这次新生典礼的学生代表。

油着红漆的礼堂门口带着陈旧厚重的味道,绿树荫荫遮蔽着,人来人往。

大礼堂早已是人声鼎沸,张月月站在门口微微皱起了眉,见到缝隙便钻,偶会碰撞到人,急忙说句抱歉就过了,终是在开始之前挤到了中间。

空调在角落里哧哧的冒着冷气,被人海阻断了前行,整个礼堂略显燥热,有老师来安排秩序,确保每个人都能到位,头顶上经过一个暑假而布满灰尘的风扇也被打了开来,呼啦啦的转了起来,刹那间带来的不仅仅是凉风,还有灰尘落在头上。

抱怨声迭起。

“闭嘴!”严厉的声音洪亮而不失威严,很见效,声音立刻小了。

张月月伸了手,拂了拂头发,把手放在眼前,并没有什么,可能是自己运气好。

乱糟糟的秩序整理着终于是好了,张月月也找到位子坐,一坐下来,才发现,这个礼堂也是足够宽敞的,在前面的人都坐着的情况下,自己看前方是一览无余,红色幕布被缓缓拉开,横幅展现在眼前,一名长发长裙的女子,从一旁款款走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