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哲-(花樱,顾骰-阅读-时光正好(阿哲)

时光正好

时光正好

作者:阿哲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2:53: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暖阳悠悠,清风席席,在这样凛冽的年纪遇到你,刚刚好。。。
节选

龙擎天只用一只大手就牵制住了花樱的两只细白的胳膊,他一步步的紧逼着她,直到她的后背抵住了冰冷的墙面。花樱的身体因为冷而打了一个冷颤,却因为对上了龙擎天的双眼时如临地狱。

“丫头,你不应该惹上我的。”龙擎天居高临下的看着花樱,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无情,可此时的花樱,竟然在那冷漠无情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丝的宠溺。

不,她一定是听错了,龙氏集团的总裁龙擎天怎么会对她这样一个小角色,有那样宠溺的感觉呢?她只是他的一个物品罢了,喜欢的时候放在手里把玩,不喜欢的时候就随手扔在一边。

花樱的双眼浸满了泪水,明明她是知道这一切只是逢场作戏,可为什么在看到龙擎天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呢。

“明天是契约的最后一天了……我……”

花樱的话还没说完,身前的龙擎天就已经握紧了拳头狠狠地砸向了她身后的墙。

“该死的!你每天都在计算着日子,你就这么着急要离开我去找那个江川吗!?”龙擎天早已失去了他最引以为傲的冷静,就像一个野兽般在花樱的耳边咆哮着。

“你不能离开!你不能离开!”

“你只能待在我的身边,哪里都不能去!”

花樱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龙擎天此时愤怒的脸庞,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流下,她本以为事情终于能有一个终结,没想到……

龙擎天,难道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吗?

敲下最后一个标点符号,北念深吸一口气,吸吸鼻子以最快的速度把稿子重新浏览了一遍,最后按下保存键。点开邮箱迅速的敲开编辑的地址,几分钟后,看着已经发送成功的邮箱界面,北念的心情终于是在阴暗了多日之后放了晴。

“哎呦呦~啤酒我终于写完了!第一部终于写完了有木有啊!啊啊啊!”

北念一扔笔记本,翻身从沙发上下来,张开胳膊一把就搂住了在地上趴着的啤酒——她养的巨型哈士奇。

“啊啊啊累死我了!眼睛又酸又疼的,啤酒啊你不要睡觉了陪我玩一会嘛!”

北念搂着啤酒的脖子,丝毫不顾及此时那只哈士奇脸上能称之为无奈又崩溃的表情,整个人扑在上面一直在它的身上蹭啊蹭。

“嗷呜呜。”啤酒歪着脑袋,连看一眼北念的想法都没有,像这样被北念搂着蹭来蹭去捏耳朵捏脸蛋子捏全身的时刻,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一次,在啤酒那脑容量不大的记忆里,几乎是从小的时候,就一直被北念这样子对待。

真不知道谁才是只狗。

“咕噜噜。”

“咕噜噜噜噜。”

两个同样的声音分别从北念和啤酒的肚子里传来,北念搂着啤酒的动作一滞,突然想起好像是从昨天晚上开始自己就没吃过一点东西。

“怪不得感觉干什么都没力气。”

北念嘟嘟囔囔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揉着一脑袋的已经发油的头发,顺手用手腕子上的皮筋随便扎了个马尾辫,还怕热的用皮筋的最后一块地方把头发盘了起来。

“恩~凉快多了~”北念拍拍脸,抬手摘下戴了一天一夜的近视镜,好嘛,这一摘下来,视线果然是模糊了不少。

北念光着两只脚丫子,左脚踩着绿色棉拖鞋,右脚拖拉着黄色人字拖,本来是混乱的搭配,可是往上一看,夏日清凉的热辣短裤加上冬季加厚睡衣外套,把下面两个奇怪的搭配覆盖的根本不值得一提。

是的,北念是一个宅女,还是就连工作都是一个在家打字写小说的不二宅女。

“宅文化”是相对私人的空间里专注自己追求的一种生活方式的文化,是一种在全球化发展形势下出现的亚文化现象现代政治经济形势下,以消费文化的一定发展水平为前提而出现的新文化现象。“宅文化”既是一种超越血缘、地缘等传统社会组织结构的新型社会关系的象征,也是个人化消费社会的一种象征。

以上是关于宅的官方的解释,其实用北念的那句话来说:宅,就是为自己的不愿意出门而找的一个借口。而正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借口,高中都没毕业的北念,在草草的换了几个工作之后,果断的选择了这样的一种不用出门自己在家赚钱的新兴文化。

反正她北念从十九岁独自活到了二十三岁还没有被饿死,靠着网络写的一些小说能活到现在,她已经很满足了。她北念就是一个没有远大的理想没有远大的报复没有高大上的社会地位的一个宅女,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能自拔,甚至还是自得其乐。

人嘛,活得开心不就好了吗?这五年来,北念一直都是用这一句话来安慰自己。

“咕噜噜噜噜。”

北念揉着一直发出抗议的肚子,拖拉着身子磨蹭到了冰箱边,一打开冰箱门,首先是被里面吹出来的凉风舒服的呼出口气,紧接着再仔细一看,里面除了最后一个鸡蛋之外,什么也没剩下。

“哎呦,忘买菜了。”北念的小脑袋靠在冰箱门上,哼哼唧唧的拿出了最后一枚鸡蛋,又迈着小碎步走到了厨房,看了眼昨天中午剩下的外卖……里面貌似还有一碗大米饭。

“呜呜……”

啤酒的嘴里叼着它的饭碗,一路跟着北念走到了厨房。

北念打开橱柜,从里面拿出一袋干瘪的狗粮袋子,怜悯的目光看向了哀怨的啤酒。

“对不起了儿子,今天得委屈你跟我一起吃一顿鸡蛋炒饭……里的葱花了。”

“呜呜呜。”

啤酒一甩头把碗扔在了北念的脚边,转身迈着四条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厨房。

北念揉揉眼睛,她看着啤酒离去的背影竟然也看成了一种孤寂落寞。

拍拍脸,北念继续开始她的做饭大业。

切一段葱花,锅中加点油,把搅拌好的鸡蛋放入锅中扒拉两下子,再加点饭,放点葱花,一系列动作完成之后,关火,盛饭,香喷喷发着油光的蛋炒饭就这么新鲜出炉了!

北念端着盛满蛋炒饭小盆,拖拉拖拉的走到了茶几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水壶还没放下的时候就看到了啤酒叼着它的水碗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啊哈哈哈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能忘了给你水喝呢!”北念干笑两声,啤酒看着她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碗的水,就连鄙视她的眼神都懒得抬起来了,咕嘟咕嘟的低着头喝水,大尾巴在身后甩啊甩,看的北念乐呵的找不着北。

“果然我儿子是最帅的~”

随后就开始复制粘贴了啤酒的动作,捧着水杯咕嘟咕嘟的喝下满满一杯子的水。

“嗝~”

北念随意的抹了把嘴巴,毫不顾忌形象的她连房子里的唯一一个雄性——啤酒,都嫌弃的别开了头。这个主人虽然是长相清秀,但内心绝对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婶。

还是那种不化妆不打扮穿着破棉袄蓬头垢面的大婶!

“呜呜……”啤酒趴在茶几的正前方,两只小眼睛一动都不动的就盯着一直在扒拉着蛋炒饭的北念,哀怨的直哼哼。

“哎呀好啦好啦,一会儿我就去带你买狗粮,再买点你爱吃的骨头好不好~”北念舔了舔勺子,满满一小盆的蛋炒饭在几分钟之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若不是盆里有点油腻,北念饿的都能把旁边都舔得干干净净。

吃完了饭,虽然没有完全吃饱,不过肚子到也没有继续的叫唤,北念打了几个饱嗝,拿起小盆就到厨房去洗,顺带着把刚刚做饭用的锅也刷了,厨房溅到油的地方也仔细的擦了好几遍。

其实北念还是一个比较爱干净的小姑娘的,只是写小说这职业说轻松也不轻松,说累也不算太累,如果她想多挣点钱的话……那么打扫屋子真的就得等所有工作完成之后才能做了。

就像现在这样。

北念以最快的速度打扫完厨房,又把客厅兼卧室的区域好好的打扫了一遍,把啤酒的饭碗水碗洗干净又把衣服一股脑的扔进了洗衣机。

“呼——好累。”

北念一脑袋扎在了小单人床上,脸部朝下,全身瘫软的不想动弹一下。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偏偏这个时候又有人来敲门!

北念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看着啤酒已经是屁颠屁颠的跑到门口兴奋地摇着尾巴,她就知道,来的人肯定是她的邻居,顾骰。

过不起来,一脸萎靡的北念一打开门,一个巨大的身影就扑了过来,伴随着高音节的声调,震得她的耳朵生疼。

“啊啊啊啊!!北北!我好饿啊!!”

顾骰,一个面带精致妆容,身穿职场工作装,脚踩高跟鞋的高大女士,此刻正不顾形象的扑在北念的身上,一米七五的顾骰把一米七的北念搂在怀里竟然也毫无违和感。

“唔,骨头你又忙的没时间吃饭吗?”北念安慰似的拍了拍顾骰的后背,动作跟刚才安慰啤酒时候的动作一模一样。

“饿死我了我要吃东西你家还有什么吃的……”

顾骰放开北念甩了高跟鞋就跑到厨房,几分钟之后崩溃的跑了出来。

“北北你家竟然也没有饭啊啊啊啊!”

“别急别急我这就打电话叫外卖!”

北念看着已经开始咬她家塑料盒子的顾骰惊得跳了起来,连忙给她倒了一杯热水,随后就开始在屋子里翻来覆去的找电话。

等到北念把好不容易收拾干净的屋子又翻了个遍的时候,顾骰已经是躺在她的沙发上边翻白眼边打着电话了。

“喂?XX寿司店吗?我这里要一份寿司,恩对,地址是……”

啤酒张着嘴巴,哼哧哼哧的在顾骰的身边绕来绕去,闻闻她的脚丫子又嗅嗅她的头发。

“啤酒啊,虽然顾骰名字是骨头,但她不是你吃的那个骨头啊。”北念无奈的拽着啤酒的脖子,奈何啤酒就上了那个倔劲儿,哪怕是北念跟它解释了千八百遍它还是固执的认为这个“顾骰”就是它爱吃的那个“骨头”。

顾骰累的倒在沙发里就不起来,修的精致的指甲噼里啪啦的拿着手机打字,边忙还不忘吐槽。

“这狗傻得跟主人一样。”

北念撇撇嘴,从沙发上抄下一个靠垫一屁股坐了上去。

“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呢,你这么伤害我下次就不要来我家吃饭了。”北念哼哼了两句。

“别别别!”一听北念这话的顾骰一翻身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搂着被她欺负的坐到了地上的北念一个劲儿的抱怨。

“我的小北北啊,我真的是要累死了啊,大老板一天天的虐死人不偿命啊,我已经一天没吃没喝的跟他到处跑了你不要再在吃上面虐待我了好吗!?嘤嘤嘤。”

天知道北念做的食物有多好吃,好吧也可能是顾骰没有吃过很多其他人做的饭的缘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北念做的食物,真的就是超级的好吃!

怎么个好吃法呢?是一种能让对食物非常挑剔的顾骰说不出一句坏话来的好吃,更是一种一吃到嘴里就能让人忘记所有压力痛苦的好吃。

只不过用北念的话来说,她一开始也是不会做饭的,但是她爱吃,又懒得出门,所以只能被迫自己学习做饭。

反正是做给自己吃的,总不能太难吃亏待自己不是?

“好啦好啦,我就是说说……”北念被揉的痒痒,顾骰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虽然很好闻,但还是让从来不喷香水的北念硬生生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看你这窝囊样儿,哪有一点女人的样子。”

顾骰嫌弃的看了看揉着鼻子素面朝天的北念,心里一个劲儿的叹气,这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为啥要活的跟个三四十岁的大妈似的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