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铭by什另-什另的小说残铭

残铭

残铭

作者:什另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16 12:53:5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傲雪梅仙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上古神界,一朝倾覆,原因为何,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争论不休。除此之外人们同样争论不休的还有上古神界中镂花阁花神的性别问题,但与前者不同的是有业界可靠人士考察证明花神应全为女性。身为上古神界遗存的镂花阁花神但性别为男的梅酿表示很无奈。一怒之下,他决定编一部完整考究的上古神史,在搜集史料的过程中却发现了惊天大秘密……孤高傲岸死性子典雅攻×洒脱飘逸嘴欠隽秀受
节选

傲雪山,常年冰封,竟日下雪,四季皆如寒冬。坐落在半山腰处的孤苑受到的影响最大。满园的梅树从未看见开过梅花,只能瞧见开遍了雪花,且它们从上至下皆是一片素白,完全看不出原来的色彩。在这梅林中间还矗立着一个亭子,那亭子的顶盖处也覆满了雪,且那雪好像已超过了顶盖的面积,从那顶盖的边沿不断的滑落下来,与地面上的雪融为一体。世界好像已经被白色侵占了,充斥着雪与冷气,似出现一点其他都极为兀立。可那兀立是必然存在的,也正因有那份兀立这一切才称得上是景致。那份兀立是这梅林中一棵特殊的梅树。那梅树无半点积雪,枝杈上开满了艳丽的红梅花。随着风吹还偶有花瓣飒飒落下,掉落于雪白之中,尤为惊心动魄。这梅树下还倚着一个雪白的人形,他举着一本摊开着的装帧极其精美的书,恰巧遮住了他的脸。他举书的那只手是只极其漂亮的手,莹白如玉,纤细修长,骨节铮铮,从手腕到手指每一处都像专门描画出的,线条清晰流畅,各个部分衔接完美,世间任何一件工艺品都不可及。在这白玉手人的前方有一个烧着的炉子,炉子上还置了一个白瓷小壶。壶中的水沸腾着,壶盖处有白烟不断的冒出,用鼻子细嗅似乎还能闻到一股香味儿。炉子周围有一堆细碎的雪块儿,像是有人专门制造出来的。在雪堆的上面还有一些小小的嫩叶,浅绿色的,形状似茶叶,像不小心掉落在上面的。到此,也大致能猜出这壶中到底煮的是什么饮料了。是用雪水煮就的茶。因气候原因傲雪山的雪水较世间所有水都清澈,而在这雪中与物候相异长出的茶叶亦较世间所有茶而质优。把这两者相互结合则泡就了世间最上之茶水。但所有事达到极致时都会恰巧同时拥有两端,最好的东西又拥有着这世间最难消受的滋味。未勘破世俗,洞明世事之人皆难品至其真。由此,大可看出,煮这壶茶之人至少应是一高人。这茶又在壶中度过了半晌,貌似距烧好时间很近了,这壶中的咕嘟声也愈加狂躁起来。白玉手人听到水壶这般噪响才把书放下,不紧不慢的用雪块儿把炉子压灭。他那刚才被书遮住的脸登时显露了出来,连带着他衣服上的图案也变得清晰。这白玉手人的脸与他的手极为相配,眉目轮廓极像一幅水墨画,颇为典雅。眸如点漆,右眼角下有一朵细小的红梅花,惟妙惟肖的。似这院子中唯一的那一棵兀立。衣袍也是如此,背景是白色,自肩头至脚踝却挺立了一棵艳红的梅树,那树上的梅花好似还在随风飘动。他的发色倒是不掺一丝杂色的纯净的白,披散在肩头,随着他的走动随风飘扬。若现在有人见到他,大致也只能是怀疑自己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这画卷之人拎起水壶走进那积满雪的小亭子,他把水壶轻轻的放在石桌中央,袍袖一挥,在水壶旁边瞬间出现了一套白瓷茶具,那茶具似是也冒着冷气,像是水凝结而成的。接着,他从自己刚变出的茶具中慢条斯理的拿出两只茶杯,在他拿起杯子的时刻可见那两只白瓷杯子底下均有两个字“漫霜”,这大致是这套茶具的名字。他把两只茶杯拿出来后十分细致的放好,一只放在自己面前,另一只放在自己对面的石凳前,好像是特意为一个人准备的。随后,他又拎起壶把,小心翼翼的把两只茶杯斟满,先斟满的是对面的然后才是自己的。最后,他举起自己这边的茶杯,对着对面敬了一下,接着一饮而下。茶水滚烫,他的表情却是无半分变化,依旧是平淡且不愠不火。只是他的眼睛扫过院子,不知想要寻找什么或是在望着什么。而自他扫过之处一一查找发现并无什么,只有冰冷的雪花在沉默的下着,铺天盖地的,好像把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掩埋了。梅酿,字隐甫。只一人在傲雪山居住不知多少年,居所名为孤苑,种了一园梅树,养了两只仙鹤。不出山就名满天下。为人孤傲,交友多为挑剔,皇帝曾下令拜为国相被断然拒绝。当今天下,异术横行,国家纷争,动荡不安。人们对术士高人早已习以为常,朝堂之上大臣多半拥有异术,国家间的战争也均使用异术。所以,人们对梅酿也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奇怪的,但要从根源上来说他确是与他们完全不一样的,他是遗留的神。说来这件事其实十分复杂。按人间的说法这上古神界的神应是全部灭亡的,但实际上是大部分灭亡了。普籍的神大多跌下凡间之后便娶妻生子了,所以有了异术横行的状况。而目前这些个国家也都是这些普籍神的后代所建,它们互相攻伐。而五重天以上的有官职的神大约全部殆尽,不过也是大约,还是有像自己一样活下来的,据他目前所知,包括自己在内不超过五个。上古神界灭亡已经是五万年前的事了,在这五万年中,人们早已经把当初的灾祸忘却。忘记了死伤多少人,忘记了对神的恐惧。上古神界也从原来是人们所向往的地方也逐渐演变成了人们口中荒唐的所在地。最后一代奢靡至极残暴无道的天帝及皇族,相貌冠绝天界的镂花阁花神,稳固天界的四宫,以及缘起缘灭生死所在之处……所有神都成了人们口中编排的对象,神界所留下来那仅有的零碎的信息也都被他们传的面目全非。但这一定程度上也是好事,正是因为那些事变得如此有趣人们才愿意去研究。其中话题度最高的是神界的灭亡问题,这个问题答案最为丰富,人们一直以来对此争论不休,但从来没有较为确切的。这同时也是让梅酿最为烦恼的,他当时跌至人间时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所在的地方一点变化都没有。对,也就是说梅酿所住的傲雪山本来就是神界的。最初之时,他还并不知自己已至人间。只是发现有些事发生了变化,但他也并没在意。因为他在神界也是与凡间一般,都是一个人,只不过每日会有一人拜访,他会出去参加集会。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不怎么与他打交道但他认识的神找上门来他才知道神界灭亡这件事。之后,生活倒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还是他自己一个人。只不过他收养了两只仙鹤,把仙鹤养成了两个小童。自己偶尔会去下山游历把梅子卖给老翁换钱。如现在这般。今天梅酿也是下山游历,他带着他的两个小童。他们在他后面跟着,一人拎着一个小筐,里面装满了梅子。每次梅酿都会专门去一家卖梅子,说来也是挺有趣的,他在这一家卖梅子已经几万年了,换了好几代,看着他们从小到死。那老板看到梅酿已是十分熟识的样子,立刻向梅酿招手,喊道:“隐甫先生,您又来了。”梅酿点头向他示意,表情还是没有任何起伏变化的。梅酿距离他家的店铺还有很远,这一路上人很多,各种怪异模样都有,摊贩都对此见怪不怪了。但在这些所有人中梅酿还是最为惹眼的,他从来不像世俗之人,站在哪里都似是遗世独立,误入凡间,在他周围的人间之景致都显得十分低陋不堪。也无怪乎梅酿会闻名天下了。单这副姿容,已是绝于世间。更遑论傍身的技艺,未有他不会之事。“先生这是又来卖梅子?”沿途的商贩看到都极为熟络的问梅酿。“是。”梅酿点点头,依旧无丝毫波澜。他这时已至换梅子处,童子们正把梅子交给小贩,小贩拿钱。梅酿则是笔直的站在旁边,望着交换的过程。与刚才那商贩交谈后他再没有把目光转至别处。大家都知道隐甫先生性子古怪对此亦是没什么其他的反应。“先生,好了。”其中一个较为沉稳的小童拿着钱对梅酿说。梅酿细数了一下银锭点点头说:“好了,我们可以离开了。”说完便向那商贩作揖告别,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那商贩也很是热情的对梅酿道别说“下次再来啊。”但梅酿已经走出了很远。梅酿平日下山游历除了换银两外还有其他事。是他这人少有的娱乐,到一个饭馆听说书的讲神界之事。倒不是说那说书的讲的有多么好,梅酿喜欢听神界之事。而是他想了解现在人们对神界的看法,想知道神界在现在人们口中到底成了什么样子。那饭馆距离市集并不是很远,在这种人烟繁多的地方,所有服务都是聚集在一起的,商人们都很会把握赚钱的机遇。梅酿似往常一般带着小童坐到熟悉的位子,小二也早已熟识了梅酿,为他端来饭馆最好的的茶与素菜。他知道这位客人刁得很,每次只吃这些固定的,从来都不会变样的。但是也是有钱人。“谢谢了。”梅酿掏出银子与小二道谢,是与他的表情一般毫无波澜的语调。“不用谢,爷。”小二拿到钱乐的眉开眼笑的道了声谢,跑去另一桌了。梅酿把视线收回,移至前面说书人的身上。说书现在刚开始,还是那每次都一模一样的开场白,梅酿觉得自己都可以背诵下来了。那说书先生是是十分传统的书生模样,拿着一把折扇,他现在正说:“话说那上古神界有一殿四宫八司。百鸟宫在十重天之上,是世间最高之处;痕瀚海在六重天之上,为有官阶的神界最低之处。玄理宫与百兽宫各并辉寿府之旁。参晰殿居于九重天正中央,亘古不变,司星辰,明历法,见证兴衰更替。掌握天机,撰神史。而那八司,则为镂花阁、山水轩、缘引司、生死台、峻肃监、肴佳楼、酒庄、茶坊。这一殿四宫八司均为皇族隶属,为天帝统率,是天帝家臣。辉寿府之地便为皇族所在,神界之统领者,位极尊。那里住着天帝极其子女妻妾。除这些之外,亦有无数普通神籍。他们位于一至五重天,为神界良民。他们多为凡间妖物及人修炼而成,有的一辈子为普通神籍,有的则可以脱离普籍,列入神职。神之传承大抵如此。除了血统直接传承集天地灵气自动化神外,皆是从普神录取。反正,就是神界之大,来历无奇不有,休再絮烦。”这开场白终于说完了。梅酿看着周围昏昏沉沉的人群,嘴角轻微的扯了一下。他也是很佩服这位说书先生,每次都从这些话开始把人讲成这样,也不知怎么就能这么不厌其烦。在梅酿这样想着之时,说书先生突然话锋一转:“今天要讲的是众客官最喜之处,听说其中有众多美女。”那些昏昏沉沉的人们听到这句话都一下子清醒了,都变得神采奕奕的眼里冒出了兴奋的光。梅酿知道今天的内容这才开始呢。“客官们料想的没错。今天要讲的便是在神界研究中话题度最高,人气最旺,最受大家喜爱的镂花阁了。今天我们便来说说这些花神们。”说书人一拍案板,梅酿也饶有兴味了起来。他还是不知在别人口中他们这些花神是什么样子。“众所周知,上古神界如何覆灭一直是个谜团。流传下来的神界史料也极为稀少,致使我们目前所知只有末代神志。那今天我们的这段介绍便是从末代神志中来,作者业界专家。大家都知晓,花神们应全为女性。以牡丹为首,按时节司花。牡丹负责检查各花神司花如何。花神拥有的能力也是随时令而来,她们均拥有各自的命格。如末代梅仙,为红梅,便御霜雪,独坐严寒。说到这末代梅仙,那就要来着重介绍一下了。听说是神界第一美人,孤高傲岸,极为清雅,如水墨画一般。与其他花神一样身上有一种若有似无的花香。若遇这美人为妻,当真是世间一大妙事。”梅酿本刚喝一口茶,听到这儿,不禁“噗”的一口吐了出来。他感觉自己心灵遭受了重击,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匆匆叫了小二来结账。在结账时,还听到旁边几人在议论,“不知这美人是何等绝色呢。”“就是,若娶为妻,家中都会徒生艳色。”“可惜,这神界灭了,娶那一仙娥为妻该是何等妙事。”“只可想不可及啊。”梅酿听到这些话心里的冲击感更甚,他连忙整理衣装,加快步伐跨出门去。表面上仍是不紧不慢,极为优雅,表情依然不咸不淡。可内心却急切的冒出了一个念头,一定要写一部考究的上古神史以证清白!抱着这个想法梅酿带着小童走上了返程之路,他一路上穿过人群,沉溺于思索没有注意走到哪里,只是人烟逐渐稀少,他知道到了没有人烟之处他便到了孤苑。这么走着,迎面走来一侠士。那一抹翠色瞬间赚取了梅酿的目光,他的大脑像是停滞了,貌似回到很久以前,那只尘封在灵魂中的恍如隔世的岁月。那人五官极为俊秀疏朗,上嵌一双如碧玉般细腻柔亮的眸子,注视着它的时候人的整颗心都会变得舒畅。浅绿色的头发被一翠色丝带胡乱的绑成了一个松松垮垮的发髻。着一身极为流丽的翠色衣衫,那衣衫极为不整,却硬是被这人穿出了放荡不羁,洒脱飘逸的感觉。这人后背携了一把羽毛伞,伞把处刻有两字“亭盖”,伞盖通为绿色羽毛,泛着奇异光泽。伞边还镶了一圈翡翠,把这羽毛伞凸显得极为华贵。那侠士看到梅酿似也十分惊喜,他看到梅酿走近了,迎了上去,欣喜的指着梅酿说:“你是那个什么……梅……梅娘子么!”他笑着,声音像叮咚的流泉,亦如他的气质,很容易的就融入山川天地间,清新自然。梅酿只觉得心神都在震动,十分复杂的情绪在心头涌动,一直未变的表情也有几分崩裂,脸上出现了“惊讶”两个字。“折青……”梅酿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他喃喃的念出了这个名字。那侠士也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回答说:“你竟然知道我的真名,大家一般都是叫我乘风客的。我们原来并没见过啊。”梅酿本来还是十分惊讶且有一丝兴奋掺杂在其中,他还是想要说什么的。可听到这句话他的那丝兴奋瞬间消失了,原本惊讶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又变成了最初的那副不咸不淡的的模样,但若是能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点漆的眸子里闪动着莫名的情绪,不知那情绪到底是什么,只是让人心疼心酸。“那这倒也没什么,既然见到了我们便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了。梅娘子,有缘再见啦。”折青在说完那句话后又马上态度一转十分爽快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着便有一阵风吹来,是一阵十分清和的风。梅酿感觉自己衣角被风刮了一下,再回过神来发现那人已经不在身前了,他翠色的身影已经走出了很远。梅酿一直盯着那人的背影,眼底那抹莫名的情绪还莹莹闪烁着,一刻不停歇。“先生,发生什么事了么?”小童们看着梅酿的背影对他的反应感到很奇怪,他们看不到梅酿的表情只是知道先生和那侠士说了些话。“没什么,就是一个主动搭话的人而已。我们该回去了。”梅酿转过身又变回了没有丝毫起伏的样子,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用丝毫没有任何升调降调的语气回答完他们,他便又转了一个方向依旧把后背留给小童们。小童们听到先生的话后,只默默的跟在后面不敢再有任何言辞。在他们的视野之中只余下一个突兀的白色身影,在这茫茫天地中孑然行走,孤绝于世。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