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拳-邪拳小说阅读

邪拳

邪拳

作者:古月弓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3:34:3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诡秘山庄 第2章 山中拳谷 第3章 六部高手 第4章 尖峰对决 第5章 七煞星罗 第6章 蛇形伤脉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中华大地三分的纷乱之际,邪拳继承人刘邪,将"五行之气"合而为一,练就了五行合一的"五行邪拳"。他也真可谓入了"天人"之道,达"半神"境界,竟可以破体之气,十步伤敌。当时,"五行邪拳"的恐怖程度,在动乱的武林中,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但刘邪的贪欲太深,最终遭"五行之气"反噬而死。刘邪去世的消息不胫而走,武林众人再也无所畏惧,他们因不堪永远笼罩在"五行邪拳"的恐怖阴影下,便集合杀至拳谷,一度想灭了此等恐怖的拳术,致使"刘家一脉"的实力大减。武林众人也死伤无数,蒙古国趁乱对中原国发动了侵略,各路高手又各怀鬼胎。一时,中原国危机四伏楔子:五行邪拳的历史:蛮荒时代,天下俱都五行组成,便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组成。当时有位先圣(现已没的考证此人是谁?),看人们俱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有疾病,有痛苦。他由感而生,勘破天机,运用五行之道,习练一种五行之气(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气),运用此种真气,可帮人体打通堵塞的经脉,愈合破损的骨骼、肺腑,从而达到救治伤痛的目的。当时,此种功法被世人称之为"五行之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下之人便渐渐有了欲望,也便有了杀戮。当时有位刘氏的拳师,发现人体除了十四经脉的三百六十一处显穴外,另有许多常人不易发现的隐穴,是没有固定的位置,也无一定的名称,他便称这些穴位为"阿是穴"、"天应穴"或"不定穴",后人又将这些穴位统称为"经外奇穴"。他利用"五行之术"变相击打这些穴位,竟意外发现,"五行之气"竟可追寻这些不定位置的隐穴,对人体造成意外的伤害:人体轻则麻痹,不能动弹;重则血脉逆流,经脉爆裂;更诡异的是,竟还可以让人的肢体不由自主地运动。后又研究发现,有的"五行之气"运用不当,对于人体的骨骼、腑脏都有着巨大的伤害,竟可达到摧人断骨,碎人腑脏的地步;还有一种气,运用的好竟可带动气流,造成'风刃'伤敌。当时那位刘姓的拳师大喜过旺,忙召集弟子,习练这种功法,竟在当时称霸一方,无人可敌。"五行之术"传到这一代,已由原本救人的功法,变成了杀人的拳术。因为当时是由那一位姓刘的拳师演变了这种功法,所以便被世人称这种杀人的功法叫"五行之拳"或"刘家拳"。自此,刘家一脉相承,绝不外传。世界在不断地变化中,人们的欲望也越来越大,人们伤人杀敌的功法,自然也在不断地进步当中。直到中华大地三分之时,有位叫刘炙的拳师,一次偶然路过一条湖边,看见五种动物竟在互相争斗,分别是:龙、蛇、虎、豹、鹤(当时是有龙的,想必也就是那种体形较大的蜥蜴)。他竟然看得入了神,慢慢地,他便看出了门道,心道:"我何不把这五种动物攻击对手的动作融入到拳法中去呢?"他回去之后,渐渐又领悟出了"五形"(龙、蛇、虎、豹、鹤,五形)。他自己称其为"外五形",称五行之气为"内五行"。他又将五种真气对应到相应的"外五形"中,即"火之气"对"龙之形","水之气"对"蛇之形","金之气"对"虎之形","土之气"对"豹之形",鹤椅于木,"木之气"便对"鹤之形"。刘炙又分别利用这"外五形",将"五行之拳"分成了"龙形点穴"、"蛇形伤脉"、"虎形摧骨"、"豹形碎腑"、和"鹤形风刃"五路拳法。直到此时,"五行之气"对于人体的显脉,也有了相应的杀伤力。因为被此种拳术攻击过的人,死法太过于恐怖残忍,以至于人们谈'五行'而色变,所以那时候,此种拳术的恐怖程度,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五行之拳"也越传越邪乎,慢慢的,名字也便演变而成"五行邪拳"。"五行邪拳"的威力境界已达天道,练成之人,武功可达半神境界。刘炙怕他手下的徒弟练到这种程度,会禁不住欲望的控制,造成严重的杀戮,使得生灵涂炭。他便规定,每位刘家拳的弟子,只准习练五形中一种拳法,若有人妄图习练两种以上这样的拳法,必将遭到严重的惩罚。虽然刘炙这样规定,但他百年以后,仍有人偷着习练,只不过练成的人极少。即使练成了,但习练之人一旦贪念太深,便难以渡过"天劫",而受到"五行之气"的反噬,最后将经脉、脏骨寸裂而死,好不凄惨。至此之后,便鲜少有人再练成此等拳术。直到若干年后,中华大地三分的纷乱之际,邪拳继承人刘邪,却将五行合一,练就了"五行邪拳"。他也真可谓入了"天人"之道,达到"半神"的境界,竟可以破体之气,十步伤敌。但他似乎仍然没有逃脱"天劫"的命运,最终遭到了"五行劲气"的反噬刘邪死后,武林中人再也无所畏惧。之
节选

时维九月,正值深秋,空气说不出的清新。此时正值黄昏,天空却是一片死灰,西边最后一片夕阳的缕光,也被飘来的乌云遮住。死寂一般的天气,这山涧小道本不该有任何人出现,现在却一下涌出二三十号,领头的是一位青衣长衫客。这群人还用马车拖着五口乌漆的铁皮大箱,车辙轧的很深的痕迹,正缓缓沿着这条山涧小道,迤逦而行。马车前打着\"中原镖局\"的旗号,显然,这是一群镖客,镖客们也显然对这样的天气不以为然。等天完全灰下来之后,领头的青衣长衫客挥手示意大家停了下来,——在一座山庄前停了下来。青衣长衫客看了看山庄的名号——\"古月山庄\"。青衣长衫客旁边的髯须大汉缓缓步上前去,对着山庄的守门之人道:\"麻烦兄弟你通报一声,就说中原镖局押镖路过贵宝地,可否留在贵庄借宿一宿?\"守门之人道:\"诸位稍等,在下即去通报。\"守门之人说完话,便留下另外一人,飞快地进去通报了。不多会,那人又飞奔而出,对着众人说道:\"庄主有请诸位!\"短短一句,镖客们便拉着马与马车,缓缓步入山庄的大门,待到最后一位进去之后,守门之人便赶紧关闭了山庄大门,只留下门外一片死一般的沉寂这时,自草丛中闪出一位灰衣人,头戴斗笠,宽大的斗笠遮住了他的整个面部。灰衣人警惕地打量四周,看了看死寂的大门,身形一晃,便如鹤一般掠了进去。灰衣人掠入庄内,四下一探,只见五辆马车俱都停在了山庄院内,五口乌漆的铁皮大箱却是不知被抬到了何处,整个院子里出奇的安静,那些镖客们仿佛凭空失踪了一般,让人不觉惊疑。灰衣人看了看屋顶,动作何其之快,身形一掠,悄无声息便飞上大堂屋顶,深吸一口气,缓缓揭开屋瓦,只见堂内坐满镖客。领头的青衫客正坐堂中,对面坐着另一拨人,领头之人面如狮脸,体格庞大,两旁亦坐着十几位劲装大汉,每个人都精神饱满,目光炯炯,一看便知道都是武林中的好手,身怀绝技。尤其是狮脸大汉与青衫客,更应是武林中绝无仅有的好手。可是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每个人都面色凝重,如临大敌,不发一言,堂内竟出奇的安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灰衣人已在屋顶趴了一个时辰,天也渐渐由灰转黑,可堂内仍是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动,就这么静静地凝视着对方。时间仍是在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过了许久,堂内仍是没有任何动静。大堂之内的气氛,随着时间的慢慢逝去,也愈发地变得越来越是诡异难道难道这些人都已死了?当然不会,谁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死这么多的武林好手,当然,他们也都是活的。\"咯的~~\"是剑抖动的声音,已有人握剑的手在瑟瑟发抖了。当然不是青衫客,更不是狮脸汉,他不使剑,而是坐在角落里面的一位独臂剑客,只见他两眼深凹,面如死灰,虽是坐着,但握剑的手却在不住地瑟瑟发抖。青衫客瞟了他一眼,没有作声,当然,更没有人敢在他出声前出声。时间顿了几秒,却见青衫客身旁的髯须大汉快步走了过去,一巴掌拍去,只见那人\'嚯\'一下站了起来,脸色苍白。髯须大汉吼道:\"杜七,龟崽子!胆子这么小,不想报仇了吗?\"那杜七瑟瑟道:\"他他们不是人,是魔鬼,也不知施的什么魔法,我这条膀子竟一寸寸自己炸了开来!\"说完恐惧地盯着自己空荡荡的右边袖子。所有人听他说完又是一片沉寂。\"消息可靠吗?\"青衫客再次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狮脸汉子道:\"确实可靠,那里我有探子。\"青衫客顿了顿,再次严肃问道:\"你确定刘邪真的死了吗?\"狮脸汉顿时怒道:\"你怎么这么不信我,我地通狮即称地通,怎有我不确定的消息,便敢打包票?\"此人正是地通一派的主人地通狮。青衫客听他说完,点点头表示认可:\"如此厉害的一个人,怎死得如此突兀?\"地通狮道:\"五行之气,走火入魔,反噬而死,我的亲信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刘邪气息全无,筋脉寸断!\"那髯须大汉却不耐道:\"大哥!刘邪真那么可怕?为何如此畏惧于这么一个人?难道我们六路人马一起杀至都没胜算?\"却见青衫客面色凝重,缓缓才开口道:\"没有胜算,一点也没有!此人非但可怕,而且很邪,据说他与人动手只出五招,五招一过,对手是生是死他全然不顾,可是没有人可以在他手下能走得过三招!\"\"可是,我知道有个人在他手下不止走过三招,而且走过了五招也没有死!\"地通狮插口道。青衫客苦笑道:\"你当然知道,因为你是地通狮。可是最后,他仍是没有活下来。\"地通狮:\"因为,他没有走得过那第六招。\"髯须大汉奇道:\"哦?刘邪杀人不是只出五招吗?怎么对那人出了六招?\"地通狮道:\"因为那人不是别人,是昆仑之王,西山之主!\"\"觅云踪?!\"杜七闻言,顿时大惊失色。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武林中人都知道,觅云踪武功之高,当世罕见。武林宗主曾说:\"如果有一人能击败觅云踪,那这个人就一定是刘邪!\"大家都知道觅云踪死了五年,却全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昆仑一脉都称其是暴毙而死,却不知,原来是死于刘邪之手,更没料到的是,刘邪杀他却只用了六招!青衫客正色道:\"不错,正是觅云踪!那一战是五年前的事了,也极其隐秘,无怪众位不知道,这觅云踪,把昆仑山定为西山,意为昆仑的主人,过往昆仑的人都得拜会于他,他武功极高,自恃无恐,竟霸占整个昆仑山脉!\"地通狮接口道:\"觅云踪的凤凰神功出神入化,刘邪敬他为昆仑之主,便对觅云踪说:对于别人我只出五招,但于你,便是大为不敬了。\"可惜这昆仑之王的名号却害死了他,没有人能形容刘邪那第六招的威力,也没有人能接的住那一招,觅云踪当然也不行。听说最后觅云踪死的极其惨烈,全身经脉、骨骼寸断;穴道、五脏破裂!\"\"可至今谁也不知他们缘何会有那么一战,连我也不知道!\"地通狮说罢连连摇头,\"自此一战之后,昆仑一脉的后人竟全数失踪,端的无比诡异!\"青衫客道:\"五年前的那一招便可看出,刘邪的武功已达登峰造极,当今武林更无人可挡。那一战之后,武林宗宗主便道:\'刘邪不死,邪拳不灭!\'之后便闭关修炼,至今五年也不曾出关!\"地通狮叹道:\"五年前我就发现,刘邪的武功已经达到以破体之气,十步杀敌的境界。试想:如果刘邪不死,凭我等谁能阻挡?\"青衫客叹道:\"我们说这些,并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是让你们知道:\'五行邪拳\'对于中原武林的恐怖,已如刘邪的武功一样登峰造极,如不及早铲除,将会后患无穷!新的继承人若达到刘邪一样的境界,那么中原武林便将永远都笼罩在\'五行邪拳\'的恐怖之下,永无出头之日!\"一时,众人无语,杜七的手更是抖的厉害。髯须大汉又道:\"可是刘邪已死,我们为何还要扮作镖客,来缓缓靠近这山谷呢?还要聚在这山庄里,不如直接去杀个痛快!\"青衫客道:\"王猛,你怎么仍很糊涂?若我们正大光明赶来,露了风声,让敌人作好准备或逃脱,后果你想过吗?刘家邪拳擅使暗杀,恐怕日后你就莫名死在家里,也不知是怎的!再者,刘邪虽死,但谷中仍有他五位弟子,武功也是高深莫测,恁地了得!我们唯有出其不意,方为上策!\"\"说的极是!\"地通狮问道,\"但你那五口箱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宝贝?我以为你为了假扮镖师而弄的空箱子,但现在看来怎么那么沉?到了山庄还藏将起来?\"青衫客道:\"不可说,明日自可见分晓,天色已晚,众位还是早作歇息,明日将是一场恶战!\"大家正要散去时,却见青衫客身形一晃,大喝道:\"谁?\"箭一般冲了出去。青衫客刹那间便冲出院子,四下里一看,只见院子里仍是停着几匹马,却不见任何动静。地通狮等人赶到,忙问:\"怎么回事?\"青衫客摇头苦笑道:\"大概这几日精神绷的太紧!\"说罢转头盯上屋顶。可屋顶上没有一个人影,有的只是死一般的沉寂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