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龙-(王妈,叶方君-阅读-福临门之胭脂香味(柏龙)

福临门之胭脂香味

福临门之胭脂香味

作者:柏龙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3:35: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福家 第2章 说亲 第3章 胭脂花粉 第4章 定亲 第5章 景府 第6章 喜事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马天佑醒来失去了记忆,福芸芸将他留下,意外发先他武功高强,却不知他是谁。福芸芸让他待在自己身边时刻保护,很好的阻挡了景玉饶的骚扰。福芸芸开心带着马天佑四处游玩,竟然爱上这个失忆的男人。
节选

京城中的福家虽然不是显贵人家,但是因为福精业和叶方君两夫妻为人和善,做生意从来不因为贪财而缺斤少两,对待邻里也是和和睦睦,因此方圆几里对他们都是很有了解的。福精业开着布店,生意因为守诚信的美德还算不错,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日子还算过得不错。福家有三个女儿,大女儿福晋,这个名字是因为当时叶方君怀胎时,福精业挽着叶方君在街上走着。这时一大队人马过来了,前面领队的人高声喊着“让开让开,王爷驾到。”虽然处在天子脚下,像王爷这样的皇室成员是不少见的。但是每次看到那豪华的阵容,平常百姓都会,就好像沾一点光也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福精业害怕叶方君被马车伤到,便把叶方君拉到一旁。这时一个身穿白色长衫,五官精致,神采奕奕的男子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叶方君跟福精业说:“要是我们以后的女儿能够嫁给这样的人家,还真的是光宗耀祖了。”福精业向来乐观,说:“嫁给王爷的是福晋,我家的姓氏正好是福,所以肚子里的女儿就叫福晋吧。”叶方君笑着摸了摸肚子说:“福晋好啊,以后我们的女儿就叫福晋。”因此大姐还没有出生,她的名字就被定了下来,这个福晋不论适不适合她,都将要陪伴她一身,女儿的地位卑微,就算改名字也不成。还好的是大姐长得很有大家风范,无论是气质还是谈吐都超出平常女子。福晋自小在书院常常因为自己的名字受到伙伴们的嘲笑和捉弄,但是福晋只管认真读书,所以“腹有诗书气自华”,她想既然命中注定她的名字要和福晋这个词相关,那她就要做一个福晋,嫁给所谓的王爷,福晋见过王爷,但是每次在街上看到的都不会是同一个王爷,只是相同的是他们都是豪华的气派。二女儿福乐乐,这个名字没有像福晋这个名字般用意深厚,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就好。这是因为叶方君后悔给大女儿取名叫福晋了,福晋可不是谁都能够当得上的,这要门当户对,这是祖宗的规矩,谁都打破不了。福乐乐和她的名字一样,果然快快乐乐,她不像大姐一般“腹有诗书气自华”,福乐乐不是读书的料,家里本来就不是富贵人家,所以福乐乐也没有去书院读过几天的书就回来学着织布,但是她是个织布的好手,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只有织布的时候才能像个大家闺秀,可是那家的大家闺秀会自己织布呢。福精业最出众的还是他的小女儿福芸芸,福芸芸长相虽说不是倾国倾城,也算是国色天香。福芸芸继承她爹的聪明头脑,是天生的生意料,正是因为这样,福精业就发其所长。福芸芸学会基本的算数管账,便让她去布店帮忙。福芸芸没有让他失望,果然把布店打理的头头是道。没过多久,福芸芸的名声就在附近传开了,甚至有不少人来提亲。但是福精业说:“我的大女儿还没有出嫁,哪里有先嫁小女儿的道理。再说芸芸现在才十五岁。”虽然拒绝了很多,但是还是会有不少人找媒婆来提亲,福精业干脆在门口贴了一张告示“只卖布,勿谈婚嫁。”“姐姐,你看我织的布怎么样?”福乐乐拿着一块黄色的布匹递给正在读书的福晋。福晋头也没抬的说:“女孩子不多看书,织布做什么。”福乐乐吃了一个闭门羹,不服气的说道:“不是有人说过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姐姐,想你这样的才女便是无德了。”福晋抬起头,生气的看着福乐乐说:“瞎说什么,这些都是那些人为了不让女子读书才这样说的。不读诗写词,怎么长见识,否则一辈子就在这里,像你一样织一辈子的布。”福乐乐见福晋把她的乐趣当做耻笑的对象,便说:“织布怎么了,我就是情愿织布一辈子。”说完拿着布去找福芸芸。福晋摇了摇头说:“真是孺子不可交也。”然后继续读着她的诗经和子曰。福晋也会做梦,但是她的梦都是嫁入王室,成为真正的福晋,她可不愿意像自己的二妹一样织布一辈子,也不愿意向三妹一样,被爹爹骗取做生意,她的胸怀和男儿一样宽广,必须要闯出一番事业。福乐乐正在打着算盘,这是爹爹的任务,她从来都是仔仔细细的完成,一马虎就会赔本。福乐乐在福芸芸面前的位置坐下,笑嘻嘻的说道:“三妹,你看看,今天我织布的手艺有没有见长。福芸芸停下手,接过二姐递来的布,轻轻的摸了摸说:“不错,精致了许多。”福乐乐笑着说:“还是三妹好,不像大姐就知道少我的兴致。”福芸芸说:“肯定是你有打扰大姐看书了,大姐看书的时候最不喜欢旁人打扰了。”福乐乐说:“只是让她帮忙看一下,结果说什么不会像我一样在家里织布一辈子,说的好像织布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一样。”福芸芸说:“大姐有自己的理想,她的志向不在织布,自然对这不感兴趣了。”福乐乐说:“还不是想当福晋,福晋是那么好当的么。”福芸芸立刻捂住福乐乐的嘴说:“二姐,小声点,大姐听见会生气的。”福乐乐掰开福芸芸的手说:“好了,我不说了,今天我们出去逛逛吧。”福芸芸把面前的几本账单指给福乐乐说:“看吧,爹爹交给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哪里走的了。”福乐乐说:“要不我帮你吧,一个人算一天也算不完啊。”福芸芸说:“算了吧,你那样大大咧咧,不算错才怪了。”福乐乐吐了吐舌头说:“那好吧,改天再约你出去了,我去织布了。”说完拿着那块布就走了。“王妈,老爷不在家呢。”“没事,我去里屋等。”福芸芸听见声音,望过去,一个头戴红花,穿着花哨的女人正往屋里走,丫鬟拦都拦不住。福芸芸走过去笑着说:“王妈,爹爹今天不在家呢。”王妈从上到下打量了福芸芸一番,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弄得福芸芸全身不自在。王妈笑盈盈的看着福芸芸说:“你就是芸芸姑娘吧,长得果然标志呀。”福芸芸想一定又是来给她说媒的媒婆了。福芸芸正想着怎么拒绝呢,王妈说:“你二姐在家么。”福芸芸立刻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找二姐的。福芸芸的态度一下就变好了,忙说:“王妈,你里屋坐,我给你泡杯茶。”福芸芸把别人刚送给爹爹的铁观音拿出来,泡了香香的一杯茶,端到王妈面前说:“王妈,你慢用。我去叫二姐过来。”王妈笑着点了点头,这个芸芸果然是一个好姑娘,她脑袋里面正在盘算给她说个什么样的人家,但是这次她来的目的是为了二姐。“二姐,出去看看吧。”福芸芸对正在专心织布的福乐乐说,但是福乐乐头也没抬的说:“我对媒婆不感兴趣。”福芸芸说:“可是人家点名是要找你的,要是找我,我就去招呼她。”福乐乐看着福芸芸不满的说:“以前那么多找你的,也没见你这么积极过。”福芸芸笑着说:“姐姐们都没嫁出去,我是不能嫁的。”福芸芸说:“原来是在替自己做打算呢,不过大姐不嫁,我是不嫁的。”福芸芸说:“大姐那个样是不嫁给王爷是不罢休的,看来我们只有等到老姑娘了。“福芸芸说:“我才不信她非能嫁给王爷。”福芸芸说:“现在爹娘都不在家,还是先想办法把王妈打发走吧。”福芸芸坐在纺车前面,没有要移动位置的意思说:“那你去把她打发了。”福芸芸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我都说了来找你,要是带不去一个人,怎么可能脱身呢。”福乐乐说:“好吧,我去看看这个王妈到底是何方神圣,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媒婆什么的呢。”王妈见福芸芸半根香的时间都没出来,站起身想亲自去找,但是想到这是别人家的闺女,闺房可不是随便可以进的,要是惹恼了几位姑娘,她到手的肥鸭就得飞了。王妈又坐下,喝了口茶,茶都凉了半截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