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龙汉少年阿宾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梦回龙汉

梦回龙汉

作者:少年阿宾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3:45:0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男儿当自强,无论你在哪个年代,自身强大了,才有资格成为身边人的保护伞,你的事业、你的家人,也会和你一起分享你的成功。男主人公从一位特种兵,转变的过程,他会成功吗……
节选

一个个持枪的侦察兵,听见点名从飞机上跳了下去,每个人的脸上找不到一点畏惧的感觉,当兵的男儿,为国家、为人民甘心情愿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接到指示,常常活跃在陆地亚一片的毒品王,将由中国西方面部秘密入国境!意向不详细!那是一帮逃亡之徒,领头人叫司徒承泽!他是这次动作的重要目标!这支侦察兵是专门为捉拿这名毒品王而组建的,队员个个都是武警中精英,黄沙滚滚,热气连绵,尉迟玉龙和他的队友动不动也不动地膝行在黄沙上,到了晚上,温度急速落下,俗语说的好,晚穿棉衣午穿纱,说的便是瀚海地区的气候学!昼夜温差大,侦察兵的队员自始至终都没动一下子!突然,尉迟玉龙听见一人说:\"队长,他们来了。\"尉迟玉龙点颔首,透过夜视望远镜,他看到一路人谨慎地往这边移动。\"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可以开枪!\"尉迟玉龙想了想,又压低讲话声说道:\"一会以短枪和军刀为主,其它为辅。”这是一场你死去我活的厮杀!没人出声,他们也知晓这场战斗的危险性。近在咫尺了!只见尉迟玉龙拔出佩刀,撂倒他身边的一名毒匪,手起刀落,那人任叫唤的机会都没便已一命呜呼!见对长动手,侦察兵员马上紧跟其后,瞬间便放倒了七八人!毒匪纷纷拿出武器射击。荒凉的原野枪声任任,还不时地传出两声惨叫声。尉迟玉龙又放倒一人,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往一处沙堆逃去,急急忙忙中他只看到那人的侧脸,但他知晓,那人便是这次行动的重要目标——司徒承泽。不能让他逃走了!尉迟玉龙想也没想到便掏配枪,开两枪,可都没打中,在这夜晚当中,即使有透视镜,但也很难瞄的准,司徒承泽逃走了,尉迟玉龙骂了声混蛋,追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向沙堆跑去,尉迟玉龙还能听见一点儿枪声,可跑着跑着便听不见了,他的眼里只剩下面前的司徒承泽!司徒承泽不想载在这里,一个月前他就知晓会有侦察兵来捉拿他,队长叫尉迟玉龙,二十出头,却以名声在外,是俊杰之才,和他同样!所区别的是,一正一邪,一官一匪。司徒承泽扭过头来,喘着粗气,说道:\"你便是尉迟玉龙?\"\"正是!\"他可没想在这个时间耗费一点力量。\"难道金钱对你没一点引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嘿嘿,尉迟玉龙,你觉得能抓得了我?\"\"我说过我必须要抓到你的。\"司徒承泽没话语,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过了好半响,司徒承泽突然向尉迟玉龙进攻!司徒承泽二十二岁,却已是威震整个儿陆地向亚令人闻风色变的枭首,没人会怀疑他的身手,他竟能与尉迟玉龙这个骄子打成平手儿!可见他也是受过专业的训练。被他一顿猛攻,尉迟玉龙只有招架之力,十几招以后,两人都挨了几拳,谁也没把谁怎样。尉迟玉龙不急,他到现在为止用的便是拖字诀,自身拖得越久就越有帮助,队友一定会找过来的,那时司徒承泽就算插翅也难飞!司徒承泽心念电闪,尉迟玉龙的主意他岂能不知?光是他自身都难脱身,不得不速战速决。尉迟玉龙见他要逃,岂能如他所愿?飞身扑去,像章鱼同样紧紧地绕住他不放!司徒承泽震怒:\"尉迟玉龙,亏你是武学妙手,难道不是这便是你的妙手风华?\"、尉迟玉龙咬紧牙,不放松!两人滚成一团,两人觉得身子慢慢陷进黄沙中,司徒承泽心中一惊,急说:\"尉迟玉龙,快放开我,是流沙!我们陷进流沙里了!\"听他那么一说,尉迟玉龙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仍然没松手。黄沙无情地吞噬着两人的上体,掩埋了腰身……司徒承泽破口大骂,\"你这个风子!\"突然——在黄沙快要到两人心口时,尉迟玉龙猛地拔出了身上的军刀,向司徒承泽的颈部抹去!这么的危险关键,司徒承泽没想到他会有那么一着!一条凄凉尖锐的血柱高涨而起,染红一片黄沙!尉迟玉龙坦露忧虑的笑意,他知晓他们两人都逃不出被黄沙掩盖事实,但自己不看见司徒承泽丧命,他死也不会甘心!公元前两百年,在秦汉之争,对大汉界线屡扰不停,侵国者之患,几代大汉天子是心有余力不够,不得不以和亲自处理。黄沙万里,热气炎炎,尉迟玉龙是被热醒的,他慢慢爬起来,头疼得厉害,望着面前一望无际的沙,恍如隔世。他想起来自身和司徒承泽的遗体一块儿陷进了流沙中,按照情理来说,自身绝无活着的可能,司徒承泽的遗体呢?尉迟玉龙纵览望去,除黄沙以外,啥子也没,也不见司徒承泽的踪影。尉迟玉龙对自身的刀法很有信心,凡是中了自身的刀,都难逃一死去!没看到他的遗体,看来是被埋在瀚海之下了!尉迟玉龙拿出郝星通信器,想联系队友,为何会没有信号?尉迟玉龙有些奇怪,难道是坏了?尉迟玉龙有些失望,看来只好靠自身走出这一片瀚海了。要是换做一般人,在面临这一片漫无界限的瀚海时,已经没希望了,但尉迟玉龙受过严明的练习,作为一名武人,不管在啥子地方下都能忘记\"没希望\"!强烈的阳光,如同一个大蒸笼,尉迟玉龙有些头晕,口干舌燥,正在恍惚间,他听见一阵子厮杀声!尉迟玉龙回过头来,刚好见到一队骑士向这处飞驰而来,而在这队骑士的背面,一队凶悍的军人嘴里叫唤着啥子,尾追不舍!剧组?是剧组!一定是哪一个剧组在这处拍戏,尉迟玉龙心中大喜,遇到活人,无论是作什么的,都是他的救命稻草!于是,他想也没想到地迎了上去。\"元帅,你快走!\"战马上,一名身穿铠甲的军人对他身边的一名中年主将说道,那军人的左手里一箭,血流不停,但在他的脸上,尉迟玉龙却看不到一点儿苦楚的脸色。即使不苦楚了,这是在拍戏,拍戏都是假的,尉迟玉龙不容置疑地想说。\"不可以,要走我们一块儿走!\"那中年主将并没抛下他的部下。\"元帅,你快走,再晚就来还不及了!\"军人看了一眼左左两边渐渐围上来的敌马,只见在这队军队的两边,两支异服军人逐阵势跟了上来,形成合围之势!要是这是真是战地,左左两军一朝形成围住圈,他们就算插翅也难飞!不想这个剧组的演员能演的那么逼真,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面的疑重。这么投入的表演,尉迟玉龙本没想搅扰,但现在他务必搅扰。\"停下,停下。\"他摆荡着双臂膀喊道。两支步队在追赶,一片黄沙,尉迟玉龙突然出现,引来两支队伍的意外。\"面前何人当说?快快闪开!\"那元帅一声爆喝:\"你真不要命了么?快快闪开!\"尉迟玉龙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他的脸被一股劲风刮得生痛!这像是在扮戏吗?咻咻,又是几支利箭飞来,这一次,利箭没插在沙子里,而是射在了尉迟玉龙的身上!猛烈的苦楚的他晕死过去。\"元帅,不能啊,背面都是敌兵,回去是死路一条啊。\"\"刚才我那人的我看清了,我要回去救他。\"\"元帅,我们到现在为止最关紧的是回去守城。\"军人们苦苦劝解。\"胡说!守城?我们守得是大汉的子民吗?说完,元帅掉转马头,往回跑去!\"元帅!元帅……\"军人们叫唤着,纷纷追了上来。轰,这一下子,敌兵一下炸了锅,这一幕,刚好被赶返来的那位元帅和军人看到,他们个个都瞪大了眼球,不相信望着那一个耸立在沙堆上的男子,他竟击退了敌兵?\"驾!\"那元帅第一个应声过来,策马莅临尉迟玉龙的身边,刚要发话相问,却见他倒了下去,元帅急忙跳下马,将他扶起来,叫了两声:\"壮士,壮士。\"见没应声,他对背后的军人下达命令说:\"蔡明明、高文达下马!\"\"喏!\"蔡明明和高文达同声说。两人跳下马,一左一右莅临那元帅的身边。\"你们两人将这位壮士带回城。\"郏玉关,处塞外重地,是方面方面交通要说,在军事上处于焦虑战略官位地方,是余时兵家必争之重地!郏玉郡府,一名年轻姑娘在为榻上的尉迟玉龙仔细查看,听爹爹说,他能以一己之力击退数百敌兵,救了爹爹的命?\"凝玉儿,他醒来了么?\"一人进屋,问说。他正是关外的那名元帅王志勇,而面前这名姑娘是他的独女王凝玉。王凝玉摇了摆手说:\"没。\"想了想,又说:\"爹爹你说他啥子人?穿的衣服怎地怪怪的?你说他中了几箭,刚才我问过大夫了,他身上一点儿伤也没,只是疲乏昏了过去。\"\"没受伤?\"王志勇有些奇怪,尉迟玉龙中箭是他自己看见的,为何会没受伤?王凝玉点颔首,拿起放在身边的军服和防弹衣,说道:\"很奇怪。\"王志勇说:“凝玉儿,你在这处照顾他一下子,我去看看将士们伤的为何样。\"\"是,爹爹。\"王凝玉答说。王志勇看了一眼尉迟玉龙,向门走去,却突然听女孩子叫说:\"爹爹,你说他真是一个人击退了敌兵?\"王志勇回过头来,望着自身的女孩子,笑了笑,说道:\"为何,凝玉儿不信?\"\"我不信。\"她答得倒是索性。王志勇嘎嘎一笑,说道:\"那等他醒来以后,凝玉儿惧怕是要他证明一下子咯?\"\"那是自然的。\"王凝玉美目一亮,说道:\"看在他救过爹爹的份上,我会好好照顾他!\"王志勇又是一阵子捧腹,自身的这个女孩子啥子都好,论容貌,小家碧玉差,但是起小儿就习得一身武功,喜欢她的人很多,可惜……王志勇出了房门,摇了摆手,向教场走去。尉迟玉龙醒来时,已是掌灯时候,\"你终归醒了。\"尉迟玉龙听见有人,伸手向怀里摸去,不摸没事,一摸马上惊奇——自身的配枪不见了!\"你是谁?我的物品呢?\"王凝玉不想他会有那么大声,从他的动作来看,那是一个可攻可守的动作,对他的身手多了几分确定。\"为何?我有那么可怕吗?\"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王凝玉禁不住气说。这时,尉迟玉龙才看清是个姑娘,一张瓜子脸,好看脱俗,不施粉黛艳丽感人。一身紧身儿装束,更是将她玲珑的上体突显无遗!尉迟玉龙并没放松警备,他从王凝玉的身上迅疾扫过,王凝玉知晓,要是自身要不讲道理,他很有可能就要动手了!\"我叫王凝玉,你还想的起来你救过一名元帅吗?他是我爹爹。\"果真,尉迟玉龙听了以后,双手从备战状况中放下来。元帅?自身啥子时间救过元帅了?爹爹?到现在为止有人用这个称谓吗?一点存念和经历一一从他的脑际里闪过,为何自身坠入流沙中没死?王凝玉问:\"对了,你是谁?\"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