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李一安缘分随君愿-言情小说阅读

缘分随君愿

缘分随君愿

作者:非你莫属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3:51:5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小镇里的人门忙于收获,他却在地里异想天开,梦想着自己能成为有钱人、能娶一个漂亮媳妇,能不劳而获,大家说他白日做梦,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会发生在你身上吗……
节选

小镇的前半晌,村人忙着耕种,有一个年幼人正在他家的地里劳作。连绵小山上有几人也在地里晃着,他总是最勤劳的一个。有几只叫不上名的山鸟在头上飞过,在凋谢的草地里寻食,不时的朝他站着的地方看去一只山雉唿喇一声从树林里飞起,飞不远后又落了下来,从那悦目的羽毛中可以辩认出是一只雄山雉。一阵子开心,拿起手中的镐就朝那只山雉扔去,惊得山雉迅速的飞起来,在不远方又落了下来。他想再去追,可手中没有媳妇,慌乱在地里也找不到石块,他只好慢吞吞地把镐拾起来。锄头磨得很亮,在太阳光下象镜子闪光。临风儿过后,他昏迷后醒过来,如今不是玩的时间,他抬眼望了一眼山下,便是本身的家,那是最近几年土地收益提高了,他和爸爸一块儿将家中的房屋盖起来的,也算村中最早住进砖瓦房里的。如今他能一眼看见家里的人,十分欣慰和满足的在院落里走来走去,尤其看见妈妈出来做饭的影子,更是让他有多赚钱的想法。黎明四点钟就到山上,已经在山中干了好半晌的活,如今有点饿,但看见家里人并没有喊他,他就十分自觉的又在地里干了起来。他穿的是件发旧了的军服,袖管已经磨的有点起了毛边,上衣前面和手臂处有几个补丁,可他并不往心里头去,由于他晓得,在这山里干活的人都是这样,没有人在乎穿戴的。在这处比不上城里人,走上街口儿一看,个个象准备完婚是的,每人都是那么光流水滑的,所以他想,他们那里是干活的人呀!和城里人不一样。他的手很有劲,这是多年在山里干活锻炼出来的,他曾偷偷地想过,要是用他的手去掐一件物体,肯定能把它捏成碎片。只管那么说,但在山里的时间太久了,手黑不细腻的,让他干体力的活可以,但要是让他干动头脑的活,他就有点发怵了。他用嘴向手掌吐了吐涎水,手中的由于多年的磨用,十分滑,每每他都用这个举动,使手中有点水份后,把媳妇抓得更牢。由于能挣到钱,以是他每日在地里,象一个老实的工人,每日定时到山上,定时回家里用饭,他日复一日的生活。手中的锄头不是很重,在他看来,和一个小孩儿的七巧板相差无几,由于家里的地是连绵小山子,没法用牛耕,他靠着双手,一点点的在春季时节播播种子,在功劳的季里把他们卖出。他如今没有盼望,种地便是他的兴致,固然村里有很多人都到城里挣大钱了,可他并不眼红,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要是说他没有想法,也非准确,他如今心里头老是想着一个女孩。从看见了那一个女孩儿以后,不知为何,他再也睡不好觉了,准确地说,他有点睡不着了。他曾笑着问本身,是不是这种想法,想归想,别人很老实也肯干,他并没有去深刻思考用啥子,去找那个女孩,他很有自知自明。由于他很笨,不会花言巧言,没有那么多的钱去请女孩吃饭。他只能把这种爱留在心里头,只有干活时,把女孩的样子假想出来,如今他手中的镐有点不太用力气了,由于想到女孩,他就有点发懒。他也不知道为何,他一个劲的望着山下,望着家门跟前的家人,期望他们能喊他下去用饭,由于他是一个不会为偷懒找借口的人。他只有一个念头儿,立刻回家躺在坑上息一下子,身子也没有那么多的力量。他干了小半晌,直起腰向自己相近的地里望了一眼,那里的人也在低头,这些人比他到地里晚,干了没有多久的活,就坐在地头抽着烟互相聊着,说着笑话。他承认干活十分慢,但他干的十分整洁,规规样样的,每到菜从地长出来齐刷刷的,给人一种艺的享用。同时,他的地里连根草也没有,只有壮壮的菜。外人都笑他干活太仔细了,种个地象侍候媳妇一样。每当听见这样的话,他的脸便会红起来,由于他不知道媳妇是怎么一回事,他有点不解的想,媳妇是在家里缝缝补补的,干吗要反复摆弄呢!固然他那么想,但他却从来没敢多问,怕引来外人的话。这个沟里的人不是很多,并且和他住一块儿的人更少,加起来也就十来户。这里的人十分好接触,谁家有事都互相走动。连绵小山地有点让人站不稳,可他的脚走惯了山路,干惯了活,他晓得用啥子去争服这些艰难。地头有几棵山梨树,那是他几年前从山里移来栽在地头的。这几棵树长大后结果子,就能吃无须到山里去买,也可以做为邻家地的分界限。邻家地头荒坡上看中去约略是种玉茭约略是豆角吧!由于他们并没有象他那样子过早的就把地里扣上了分子化合物塑料膜。他下种多年,外人家的地里种啥子,凭他的经历,无须走已往远远的望一眼就能不犹豫出来。他曾为本身能有那么独道的能耐自豪过,由于在屯落,家家比的便是看谁下种有能耐,就和城里人比谁有能耐相差无几。忽然他看见邻家的小李子子扛着农械也向地里走来,他向天空的日头望远望,心里头想笑,那么多年了,他无须看表,只要看一下子日头的位置,就晓得如今是啥子时间了。保存生命的经历教会了他很多的知识。小李子是村里着名的小李子,他本来能扛着家伙登山,肯定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看他走那两步,他就感想好笑,走起来摇手晃尾的,如同是鬼子进村了,时间准备在田舍的院胡同两只鸡吃是的,显得牛烘烘的。小李子看来是被家里人逼来的,以是手中拿着的家伙也不老实,不断地向路两边的枯草坪里鞭打着,如同要在内部找出啥子媳妇是的。小李子是家里的独苗苗,同样寻常是很少下地干活的。他不太爱好语言,因为这个,看见小李子快要路过他的眼前时,他忙将身子低下,显得很仔细的干了起来。他晓得小李子很赖皮,只不外乎姘居住相近他若干收敛些,但村里所有的人对他都没有好印象,知根知底的人背地对他老是指手画脚的说点啥子,他晓得,便是晓得了,他也不再乎,由于他便是那么各家各户。村里的人见到小李子头都痛,更不要说他这样一个老实人了。村里如今人们家房屋的上面的天空都升起了炊烟,那一些烟雾在每个家子的房屋上面的天空徜徉着,变化着种种姿态。间或偶然路过的小风,便会将他们带走。会将他们带到那里去呢!他在无聊时曾那么无聊的想过,那山不太高,但在山的那里的那里遥远的地方又是一个啥子样的世界呢?他没有出过出行,从不读著作后面,他就跟着爸爸在这个屁大点的地方转着。固然他也有本身自豪的地方,借喻他曾到过通称里,县里。由于种下来的菜不可缺少出售去换回钱来,保存生命欺负压迫他只得走出家门。至于是从啥子时间着手卖菜,他已经没想到的起来了,只晓得,当爸爸不得空时,他就十分不甘的用小推车把手地里的菜推到市内市场里去卖。着手他怕见人,他怕碰到熟识的人。他所处的位置十分好,离通称里和县里都不太远,他常听见外边做工的小伙子们讲,外边的世界是怎样的好。他听了也只是笑笑。他常坐在山中想,有啥好的呀!县里我去过。他也想到更遥远的地方看看,但这种想法只是在他的脑际中一闪而过。他晓得本身的欠缺,不好言辞,只知低头干活。\"小琪,种啥子那么投入呀?看你那一个仔细劲,别干了,聊一会。\"地里干活的小伙子叫钱小琪,这些地分给个人,他和爸爸精打细算,在地里种上了菜。俗语说的好,丑妻近地家走宝,地就在自己的眼前,无须担心失窃。小琪看小李子,用锄头支着下巴颏儿笑着说,\"噢,原来是李一安呀!看我只顾低头干活,没有看见你上来。\"\"你以为我爱好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吗?\"李一安怅怅地把儿中的锄头向地边一扔。\"老大怎么逼你啦!钱小琪好奇地问道。\"就咱这山的地,我看一眼头就痛,要是家里人逼我,八抬大娇抬我都不肯。\"\"那是为何呢?\"\"想晓得?\"李一安笑着说。\"\"快别拽了,说一下子看。\"钱小琪被他的样子弄得也有了几分好奇。钱小琪把锄头放到地头,找了块石块坐了下来说,\"你自家里人给你找老婆了吗?\"“没有。”\"我听说女人为了搓麻将,孩子都被狗吃了!\"\"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吧!\"\"和你说那么多了,爱信不信!\"李一安的爸妈由于他小时,被狗咬了脚指头,心里头就十分自责。他们两口儿只有两个孩子,李一安另有一个姐姐。女孩念书都寥寥,他的姐姐也不例外,为了能让李一安多读点书,他的姐姐已在家里干活很久了。离着市内很近,他姐姐不爱地里的活,跑到城里给人做工,在一个小厂干起了,药品包装的活,每日加班加点,一个月也只能收近百元,为了多挣钱,他的姐姐每次骑着车往家里赶,道很难走,可她并没有把这些个艰难放在眼里。她想,只要多赚钱供弟弟上学,这点苦算不成啥子。怎奈之下,他的姐姐只好居住店里,省去了来回的路程。卖烧饼的老板原来是大食堂的,由于男性和女性的问题,被单位开革。他一般有点混混,从这个时候以后,他就跑到导家里去闹,跑到单位领导桌前叫唤着,\"要是单位不给他个讲法,以后就到领导家用饭。\"领导很无耐,厂子给你开资让你下海,从这个时候起到月就来开资。可当李一安的姐姐在店里做工以后,他在店里就呆住了。由于他的姐姐长得很悦目,白洁的脸,大眼球,常让他有某种兴奋过度。一天,他趁媳妇回家的空档,早早关烧饼店,十分稚子和没有经历的小女孩,那里晓得来了个色狼,还没有等她应声过来,烧饼店的老板就把门反锁上,硬是把她抱到床上强暴了,一个田舍的女孩,在万般无耐之下只有在事情发生后哭的份。烧饼店里的老板说,\"你哭啥子呀!那么点事?你放心,我立刻就和我的媳妇离婚娶你。\"在他的抚慰下,她以为既是已经这样了,只有那么办吧!烧饼店的老板嘴上说离婚,但由于妻母亲家很有钱,他有点不忍放弃。他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可当他出去喝点酒,等天黑下来后,就跑去找李一安的姐姐出气。日期久了,他的姐姐也知道了,烧饼店的老板只是哄着她玩。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