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问情小说-名字是卫仲法,燕国

芳心问情

芳心问情

作者:郎帝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4:00:0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不死之心 第2章 慕容庭芳 第3章 皇城劫靖国心1 第4章 皇城劫靖国心2 第5章 皇城劫靖国心3 第6章 皇城劫靖国心4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报---八百里加急!”燕国皇宫外,一重甲武卒手举竹筒,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大殿冲去。
节选

“报——八百里加急!”燕国皇宫外,一重甲武卒手举竹筒,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大殿冲去。光线有些昏暗的大殿上,死气沉沉,两排文武大臣垂首而立,静得可以听见急促的呼吸声。外面的传报声在空旷的大殿外,响亮无比,宛若地狱之音。“报——”那声音越来越近,虽然气喘吁吁,却也中气十足。满朝文武无一作声。殿首的龙案上,一双手指节发白,拳头紧握。在众人忐忑不安的等待中,那武卒终于冲进大殿,府首在地,高举竹筒,“陛下,雁门关八百里快马急报!”天下九塞,雁门为首。作为燕国这个北方小国屏拒中原列强的咽喉要塞,雁门关至关重要。北有辽国铁骑虎视,西有夏国蓄势待发,南有吴越黄雀在后,东临大海进退无路。燕国(地处今——北京)绝续薄如蝉翼,在列强虎视中,如履薄冰。本来诸候争霸,志在中原,燕国地处僻辟,不算美食。却有道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呈上来!”在空洞的大殿中,声音格外清脆响亮,浑厚如钟吕,带着些许压抑的恐惧和期待。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后,竹筒被摆到了龙案上。用金线绣着龙章图案的黑色龙袍向前微倾,大袖卷过竹筒,缓缓打开。“皇上,雁门关怎么样了?”下首站着一位年过五十,胡子花白的燕国丞相卫仲法躬身询问。满朝文武都瞪直了眼睛,盯着龙椅上座着的大燕皇帝。自五胡十六国之后,燕国覆灭。但燕国皇族慕容氏从未放弃复国之愿。慕容高终于在后唐乱世中披荆斩棘,建立燕国。“雁门关失守了。”慕容高声音极轻,却在寂静的大殿中,人人都听得清楚。雁门关失守,无异于是将京都摆在敌人面前,众人听闻后一片哗然。慕容高神情严肃,将急件扔在桌案上,不紧不慢地说道:“杭天傲退守羊城,怕是不及西夏虎狼之师,命相王慕容志带五千御林军前去助战!”闻慕容高所言,众人惊愕不已,慕容志拱手问道:“皇兄,御林军乃是京师重甲,岂可随意调动!请皇兄三思!”“请皇上三思!”下立众多文武百官尽皆拱手附合。“行了,如果羊城被破,五千御林军守得住皇城吗”慕容高长袖一甩,冷俊地驳斥住了众人。起身负手而立,朗声道:“朕要亲自督军羊城,倒要看看李元昊有多少手段!”卫仲法匆忙上前,惊疑地问道:“皇上要御驾亲征?”慕容高目光一转,问道:“丞相之见呢?”慕容高这一问,无疑是肯定了卫促法所言,文武百官无不惶恐。皇帝亲征举足轻重,胜了还好,一旦落败,便无力回天。“皇上,燕国内忧外患,皇上当守驻京都,安定民心。北有辽国窥视居庸关,南有吴越虎视眈眈。向汉国借兵已有数日,至今不见动静,亲征之事,还望陛下三思!”卫仲法一字一句,说的都是慕容高的死穴。慕容高本是一代英雄,继承祖训兴复大燕,幸得生逢乱事,三十多岁便建立燕国。本想开疆拓土一统天下,却料成也乱世,败也乱世,在那骁雄并起的年代,到底是将燕国置进了水火之中。汉国借兵是打败宋军最大的希望,听了卫仲法一言,慕容高当下便陷入了沉思。慕容志回道:“皇兄不必过虑,丞相所言不过是推测,大燕曾多番有恩于汉国,汉帝乃是皇兄故交,断不会袖手旁观!”慕容高沉沉点头,但他纵横三十多年,深知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有多危险,是下也不曾开口定言。正踌蹰之际,外面一士兵进殿,躬身启道:“禀皇上,汉国使者求见!”“汉国使者”慕容高疑惑之余,挥手道:“快快有请!”待士兵退下去后,卫仲法眉目紧皱,微眯着双眼道:“皇上,汉国借不借兵,不过就一句话,派使者前来,意欲何为?”“朕也不解,待看看再说!”说着,慕容高已端座在龙椅上,双目直视殿外。不久,汉国使臣便进到大殿,一个身形微胖,身着锦衣官服的男子向上叩首道:“汉国使臣催靖叩见燕帝!”慕容高深遂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眼,道:“贵使免礼平身,不知汉帝有何见教?”催靖缓缓站起身,拱手道:“燕汉本是故交,今燕帝有差谴,汉国自当挺身而出。只是……”“贵国有何难言之隐,不妨直言!”慕容高虽然神色淡定,但深知在此刻谈条件,决无便宜之事。他深有城腑,喜怒无形于色,十分淡定。催靖这才放心地回道:“我皇亦有自己的难处,凡事都要师出有名。我国世子年纪二十有二,至今无婚配,又与贵国庭芳公主年岁相当,我皇有意两家结为姻亲,借兵之事便师出有名,不知燕帝意下如何?”慕容高闻言,胸中闷气骤然上涌,险些一口呛了出来。双手紧握两边扶手龙头,青筋都已突显出来。他万没想到汉国会用这个来做要挟,当下已知借兵无望。慕容高有一独生女儿,取名慕容庭芳,乃是大燕国唯一的公主,亦是慕容高最为疼爱的掌上明珠。慕容庭芳刚好出生在燕国开国当天,是以慕容高对她更是宠爱有加。但也因她的出生,为燕国带来了许多不幸。江湖传言,世上有一颗心叫不死之心,乃是世间奇物,拥有此心者即可得到天下无尽的力量。而不死之心多是胎随女婴而来,怀此心之女子,却是不知世事,单纯无邪。慕容庭芳出生不久,便被国医认定,她的心就是天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二十年来,不论是各国君主还是江湖高手,都垂涎三尺。而燕国独踞一方,显有势力,慕容高将其护在环翼之下,却也不曾受得半点委屈。近些年向燕国提亲的数不胜数,不论是江湖中人还是军伐中人,都被他一口拒绝,且还暗中除去不少让慕容庭芳心仪的男子。在燕国没有人敢向公主提亲,他们都明白,慕容高生性多疑,对慕容庭芳又疼爱有加。一旦提亲,就会让慕容高怀疑他们的用意,不死之心,世间奇物,谁不想要呢?殿下众人全部凛住呼吸,不敢作声,都知道向公主提亲乃是慕容高的大忌。却料慕容高并未发作,慢慢松开发白的手指,深沉地回道:“承蒙汉帝抬爱,小女无福消受,贵使请回吧!”催靖瞥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回道:“知道燕帝爱女心切,但覆巢之下无完卵,还望三思!外臣告退。”说罢,催靖长袍一撩,大步跨出了殿门。“无耻之徒!”慕容志重重地往催靖离去的方向唾了一口,向慕容高拱手道:“皇兄,汉国趁火打劫,存心刁难,不必理会。臣弟这就领兵驻守羊城,夺回雁门关!”“嗯,求人不如求己,皇弟,我慕容家兴兴灭灭已八百余年,此生死关头,勿负我望啊!”慕容高动情地凝视着慕容志,兄弟同心,在旁众人无不为之动情。慕容志俯首在地,大声回道:“皇兄请放心,臣弟不败西夏,决不回还!”“好,皇弟不减当年风采,兄可是自愧不如。”慕容高说着,已起身下殿,将慕容志扶起后,手臂一挥,道:“赐酒壮行!”旁边侍女既刻便用托盘将一壶酒,两个杯子托了上来。慕容高注满两杯,朗笑道:“今日你我兄弟共饮,祝你马到功成!”“祝相王马到功成,早日搬师凯旋!”众臣一齐拱手相送,朝堂上紧张的气氛立刻喜庆起来。“好,早日凯旋!”慕容志说罢,头一仰,一饮而尽,向慕容高重重拱手一揖,转身而去。百官目送慕容志出了大殿,回过头,慕容高已走回了龙椅。在众人终于抱有希望的时候,卫仲法紧邹的眉头略显一丝隐忧。他辅佐慕容高十多年,自是了解一二。刚才那一幕不过是为了振奋人心,缓解汉国不借兵带来的压力。慕容高也很明白,杭天傲虽然年纪只有二十出头,论谋略战术,运筹帷握,却远在慕容志之上。手握十万精兵。连他都败走羊城,慕容志五千精兵又如何抵挡宋军百万雄师。看透了这一切的卫仲法转念想起了催靖临走时的一句话,纵然心痛不已,但他还是重重地跪在了地上。众人茫然失措,迟疑地看着他。刚座在椅上的慕容高愣眼一瞧,惊声问道:“卫卿家,这是何为?”卫仲法痛心疾首,含泪道:“皇上,臣无能,食君之禄不能分君之忧,西夏军兵临城下,我等却无计可施。杭将军十万人马尚有不敌,如今……”慕容高眉头一邹,暗忖道:“这个卫老头,看出来了就看出来了呗,还说什么?”随即笑道:“天无绝人之路,我大燕国何惧西夏蛮夷!”“陛下,臣有一言,自知大逆不道,但此乃唯一之计,待臣说完,立刻已死谢罪!”卫仲达言诚词切,足见一片忧国之心,慕容高也不敢殆慢,轻声问道:“卿家有话尽管直说,朕决不怪罪!”卫仲法重重一叩首,沉声道:“如今燕国四面楚歌,陛下心疼公主天下皆知。如若一但有变,家国不幸,正如汉使所言,覆巢之下无完卵,陛下可曾考虑过公主的将来!”闻听此言,慕容高顿时神色一变,眼神格外凶狠,冷冷地盯着卫仲法,厉声问道:“你是要朕将公主许给汉国,换来燕国的太平?”慕容高龙颜大怒,百官无不胆慑,卫仲法以死相谏,混然不惧,沉声道:“臣并不赞成将公主许给汉国,公主纵有天资国色,但在这一群狼子野心家的眼里,终不及那颗不死之心,嫁去无非是送死!”慕容高双眼狠瞪,布满血丝,额前的珠帘一阵颤抖,声色俱厉地说道:“你既然知道,还敢在朕面前满口胡言!”“陛下,臣自知罪重,为天下,为燕国,臣请陛下先杀公主再杀臣!”卫仲法最后一句,差不多是吼出来的,满朝文武如雷震耳,大脑一片轰鸣。慕容高惊魂未定,迟迟地问道:“你说什么”卫仲法拱手回道:“陛下,燕国不在,公主何存?自古以来,凡有不死之心者绝无好下场!臣请陛下为江山大义考虑,取不死之心平天下,公主深明大义,自会成全忠孝!”“反了!”慕容高右手一紧,龙椅的扶手龙头便被拧了下来,长袖一拂,纵身跃下大殿,鹰爪一般的手紧紧地掐在了卫仲法脖子上,狠声道:“纵然不要天下,朕也绝不放弃庭芳!”眼看卫仲法命悬一线,百官全部为之求情,叩首道:“陛下开恩!”满朝文武全部跪地,异口同声。慕容高回过头,血红的双眼寒光四射,渐渐松开捏着卫仲法脖子的手,冷声道:“谁敢再提,格杀勿论。”慕容高亦不能拂了百官之意,卫仲法德高望众,深得人心。“恭送皇上!”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慕容高甩袖往内侧走去,孤寂的背影透着些许无奈与凄凉。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