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莫属古影疑云-陈敏,由于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古影疑云

古影疑云

作者:非你莫属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4:01:4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女主脑子里的想法总是怪怪的,自己都无法解释,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把她带到另外的世界里……
节选

彭!重物着陆的声响。“哦!疼!”该死!那个梦让我不由的烦燥起来,摸索着找到墙上的开关。啪!室内突然一亮。我愤怒地注视着霸着我的床上,抱着我的寝具,占着我的地盘,却把我一脚踢下床的罪魁元凶……陈敏!臭丫头,你死定了,你现在死定了!每每心软的留你住下,我的结局就没有好过,除凄惨还是凄惨!难不成你大小姐是属驴的吗?抬脚就是踢人。用力气的按着两侧的神庭穴,我微闭双眼,让自个儿眼不见心为静,平熄心里那高涨的怒气。沉着!沉着!下一天是母亲的忌日,不易宰杀牲畜。咱们前途无量,这笔帐往后再算。梦乡的陈敏身子不由颤了一下子,仅只是那么一颤,翻了个身,美美滋滋的去会周公了。我的心中这个气呀!可是又不可以对一个入睡的人发作,只能一瘸一拐的,移到梳妆台前,谨慎坐下,生恐一个不谨慎牵连到痛处,不过那痛疼怎么轻饶了我,刚才坐下,身下就传来了隐约的剧疼。该死!看了看墙上的摆钟,已经是凌晨三点。这样一折腾,我睡意全无,看来下一天只能顶着熊猫眼睛去见母亲了。可恶的陈敏,你是来陪我的吗?唉!怎奈的叹了一气,我的命好苦哦!下一天还要听若干个姨妈们的叮咛呢。有钱人的坏习性就是多,一点儿也不心疼电话费,每每丽姨妈都会叮咛上近两个钟头才肯罢手,怪不得陈敏的嘴巴总是像匹脱缰的野马,原来拜遗传基因所赐。她们两个到是好了,嘴上过瘾了,只是怜惜了我的听觉,早晚会由于她们提前退休!我摇了摇头,这对母女可真是个活宝,这陈叔叔是怎么受得了的?受得了也就拉到,还偏偏那么宠着丽姨妈。她看起来要比同龄的女人年轻很多,与陈敏站在一块儿,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她们是一对姊妹呢!陈敏,也常常引以为傲,暗自高兴自个儿有这样一位年轻漂亮的母亲。而我,我只想要一个健康的母亲。随心翻出一本老旧的相册,视线一骤,我从中抽出一张泛黄的彩色照片儿,照片儿中的四人流露着温馨的笑颜,幸福而甜蜜,任谁也不可以想到,当初父亲在外面已经有了另一个女人!幸福的光阴,在十五年前的那一天终止了,如昙花一现般消逝在我的生活中,恍惚间我没有办法确认那种幸福的暖意,以前是否真实的存在过。抚摩着照片儿上母亲和弟弟的容貌,心中默默的祷告着:期望你们在天堂幸福、欢乐。是的,离去的那一个男子就是我的父亲,他跟着车里的那个女人一块儿遗弃了我,遗弃了这个家。那一年我只有八岁,他没有顾忌年幼的我,无助的母亲,走得决绝,没有半点犹疑。他是走了,真的走了!飞往美国的飞机在途中发生不幸事故,机上的数百人无一生还。我的弟弟,年仅四岁的弟弟。假如可以,我恨他!母亲却是那么的善良,不恨他,也不让我恨他!她甚至于一直都在责备自个儿,那一个时刻没有留住他们。只是,母亲却疏忽了一个很关紧的事实,她留不住。三年前,母亲也离开了我。母亲的爱是伟大的,无私的,也是奇闻的!医生说母亲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可她却为了我,足足被病魔煎熬了两年。那两年,我幸福着,也苦痛着,每日看着形容渐渐枯槁老去的母亲,我甚至于有种想让她放弃,可是话到口角,我却不敢吐露口。想到母亲离去后,只有我一个孤单单,那种惊慌压得我喘不上气来。陈敏,是母亲故去的次日,在酒巴认识的。那一夜我纵容了自个儿,抛弃了魂灵,喝得烂醉。独自一个人竟是这么寂寞,这么旁皇,这么迷惑失措,似乎性命一下倒头,再也没有啥子物品可以牵绊了。发了疯的我大闹酒巴,没有独自一个人敢接近我,只有陈敏,她将失控的我送回家,那一个以前暖和,如今却无比寒冷的家。三年中,陈敏几乎是我唯一的朋友,在这个天底下,约略只有她最理解我了。假如没有那异样人的生活经历,也许我的性情应当是乐观豁朗,活泼好动的,至少不会是一个怪癖冷漠的人,可是心中藏着伤痛的人是没有资格骋怀的,只有加倍的工作,让我变得充实,身兼数职,从早忙到晚,哪儿的薪俸高就转到哪儿,没有固定的工地点,也没有众多的朋友,连吃饭都成了骈枝的事物。所以当陈敏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时,这份宝贵的友情,便成了我伶俜无助的心所捕猎到的一抹水,抓得很紧很牢,倍加爱惜。以前我也问过她:“为何当特殊情况理我?”她少有的正色,“由于你的眼球,寂寞,迷茫。让人自然的有一种想要尽力照顾”失冷的心被阵阵暖和包围,我缓缓的低下头。假如可以,我想拥着她大哭一场。只是,从那一夜后我的泪已经干了,再也流不出来了,无论我有多悲哀,有多虑抽泣。“怎么了?”陈敏担心的问道。抬头,我故做隐藏心里头的衷心感谢,笑道:“哦!我晓得你为何迄今也不交男朋友了,原来……你有这种僻好。早说嘛!假如你喜欢我,做拉拉我也不在意,由于……我也喜欢你啊!”说完,张开魔掌扑向她。“去死!没正形!”陈敏狠狠的给了我一计翻白眼,装出一副要晕倒的样子,讲话的同时整个儿人也向我扑来。两条人影在床上扭扯在一块儿,伴着阵阵好听的笑声。这便是友谊吧!有时候我会想,假如没有她,我的生活又会是一副怎样的景况?每天买醉,还是坐在家里的角落,在私下里瞒怨老天的不公平?但可以肯定,绝不会是如今这个模样。如今的我,一天至少会有两份工,生活并不算太殷实,抚养自个儿却是绰绰有余,为此,陈敏常说我是个看财奴,爱钱爱得近似变态,说我每每检查银行凭单上的数码时,那眼神儿就像大灰狼捉到达小红帽,嘴角的涎水都快流出来了!有那么夸张吗?可是,钱这个物品,谁会不爱,谁又会不恨?由于它,我和母亲受过若干人的翻白眼;又由于它,病重的母亲有若干次被不接受在医院大门以外;更由于它!父亲宁愿背负抛家弃子的坏名声,独自逍遥。怕它,所以才只得领有它,只有获得它,能力让我抚平心里的不安,让我摇动不稳定的心变得稳当。“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可以的”这就是我的人的生活哲理。看着照片儿,我轻轻的轻轻抚摸着,不由的苦涩一笑,都走了!惟独留下我独自一个人,茕茕,无亲没有缘故。母亲,你想让我幸福,但我能找到我的幸福吗?我的幸福何在?有幸福这种物品的存在吗?用力气的甩甩头,把过去的阴晦甩掉。我是怎么了?不可以再让自个儿沉湎在苦痛的回想中了,我同意过母亲。我要活着,要为弟弟活下去,用我的眼球替他去看这个他未赶得及欣赏的世界。双手举过头顶,慢吞吞的伸了个懒腰。今夜注定与好梦没缘啊!再次转回头,看了看赖在床上的陈敏,这小妮儿,睡得还真是美,只是那睡姿真的让人不敢奉承!丽姨妈是叮咛了点儿,但体态言谈之间显示出的气质,完全是淑女中的淑女,贤淑中的贤淑,贵气中的贵气。更何况,她可是白氏集团的总裁太太,即使是装总得做做模样啊。可是她教育出的女孩子怎么会这副得性?四脚朝天,樱唇大张,涎水顺着嘴角,以孳孳不倦之势打湿了一大片的寝具。唉!谁要是娶了她,最最低限度的承担有经验必须要有的,首先是她的梦境飞脚,再有就是这副睡相,否则不被踢死也被她的涎水灭顶。薄命的人呀!自求多福吧!我摇了摇头,为陈敏日后的良人长叹不停。回过身,险些从座椅上摔了下去,镜子里的是人吗?猛得打了个寒战,是人是鬼?如兔子般的眼球,套着暗青的黑色眼圈子,杂乱漆黑的头发散着下垂在额大脑后,微肿而支棱的两片厚唇,因缺眠而惨白土黄的容貌,配上那诡奇的白的颜色蕾丝吊带睡觉时穿的衣服,要多恐怖有多恐怖!要多吓人有多吓人!洗脸,梳理头发,再次回到梳洗打扮台前。嗯!还原人形了。偏向右面的刘海,很直齐楚的黑发松垂而下,整张脸上最冒尖灵动的就是我的眼球,非常大却没有光彩。鼻子些微显得有些扁,脸型即不方也不圆,并没有尖削的下巴颏儿,轻易抽出一个部位都算不上好看,合在一起以后,也只能用五官周正来形容。唉!谁让自个儿秉承二老的欠缺,仔细观察着桌上的这面镜子,实际上它的外形与屋子的风格绝对不合适,古香古色,饱含了古典的气息,隐约中还透着一点儿点的高深莫测的感,像是有一双眼球,在里边透晰着你的一切,诡奇难辨。这镜子是我向人家要的,更确切的说,是从另外的人手上捡到的。下班归来的时,楼下有人迁居,这镜子也被列入了被抛弃的行例,似乎这镜子有种吸引力,让我见了喜欢,便张嘴向人家要了归来。我自嘲的笑了笑,自个儿都二十三岁了,怎么还有这样幼稚的想法。咝!光溜的镜面竟划破了我的指肚。动作忙乱的抽回手,一滴血红滴落在镜面上,用力气的按着受伤的地方,心中不由的有点奇怪,没有裂痕的,怎么会滑伤手呢?刹那,一束红光从镜面射出,没有戒备的我,来不及发任何声响后,身板子便没入了红光当中。一切来得太急,太快!就像变戏法,我消逝了。室内,躺在床上的陈敏却浑然未觉。黑魆魆中,身板子漂浮着,手脚之间用不上一丝的力量,任由着这莫名的气流冲击挤压着,感受到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就像被巨蟒缠住了身子,恐慌,力不从心的恐慌!一秒,只要再过一秒钟,我便会死掉,因窒息而死掉。原来在失去生命面前,心中竟有这么一种期盼,期盼自个儿能活下去有多好。晚了,自个儿立刻就要翘辫子,气息已变得微弱了。刺目,这光柱好刺目,白亮得刺目!眯起眼球,背后的气流像是化作一只大掌,将我抵入窄而长的光隙当中,我像是一封信,被人投入邮箱,寄了出去。空气!新奇的空气,我急不可待的呼吸着这久违的空气,呼!耳边传来啸鸣的风声,身板子与四周围的气流迅速的摩擦着。我在下坠,飞速的下坠!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暗惊!怎奈的,我闭上双眼,等待下一刻失去生命的来到。彭……‘救命’,奋力的滑动着双臂,我想活着,我还有好多事要去做,我的人的生活才刚才的迈出一小步,我不可以死!心中那份猛烈的谋求活路**,在此时施展了效果,双脚也找回了一丝的力气,用力气的蹬了下去。哗!流水顺着身板子直泄而下,我起立来了,得救了!咦?这是哪儿?缸?好大的一口……淹菜缸!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