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修成记小说-名字是黄姐,胡虞

狐妖修成记

狐妖修成记

作者:大壮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4:05:4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灵修的小狐狸精,有一颗善良的心,打抱不平的它,在修炼的路上会遇见怎样的故事,看了才知道……
节选

“你,越远越好……”胡虞这几天已经被这小鬼大的家伙,扰乱得不可以了。但偏生箐箐总一副单纯令人喜爱的样子,胡虞觉得跟一个儿童计较,真的很掉价的事。只能任由这个脸皮厚,话又多的小女人,在自个儿耳边念了又念,比夏季的蚊虫都惹人烦。箐箐满面怜惜神态,双眼水灵灵,支棱小嘴,望着胡虞:“我也没想到这么,不过胡仙人,你能清楚那种无人跟你讲话的寂寞和伶俜。”胡虞沉默了,过了半晌,只得露出一副拿箐箐没办法的神态,道:“你进来吧。”箐箐这句话击中了胡虞软肋。箐箐笑吟吟的翻窗进了屋,黑眼球已瞄着床边。胡虞用手一指墙边小木凳:“想要坐只能坐那边。”才几天胡虞就深深的清楚,箐箐“非同一样”,众多用在女性身上的赞辞汇总,对她来说一点儿用都没有,看年岁不大,却有着满脑大人都不清楚的怪想法。说她缺乏朝气,有时候做出的事,让人感受幼稚无比,说她单纯无邪,整天对着镜子自语,变成新一代红颜祸水吗?箐箐不满意的白了一眼胡虞,嘴里嘟喃道:“你以为我这么的小美貌女子,会想挨着你坐。胡仙人,你就说说吧,方圆百里的事都逃不出你的眼球。”胡虞听着这胡仙人的称谓感得非常刺耳。“胡仙人,你说四黄姐瞒着我啥事。”箐箐满面期望的望着胡虞。胡虞面无神态,声响平板道:“有时并不是晓得的越多越好。四黄是一个成年人,对你掩饰事物,必有她的端由,你不必苦苦叮问。”“不清楚。”箐箐很不顺眼。胡虞不语,闭眼养神。“不说,就不说,没趣,还把我叫起来,白费我开心一场,胡仙人。”胡虞用手挥了挥,表示意思快走。“走就走,再见。”没从胡虞那边询问到小道消息儿,让箐箐很失望。“请不要再叫我胡仙人。”胡虞终于忍难以承受,箐箐阴阳怪气的声调人称自个儿。箐箐转过身,神态坏坏道:“那要叫你啥,狐…仙祖。”胡虞黑线中。“胡虞仙人。”“胡大叔。”箐箐走过去满面坏笑:“叫你,胡…虞,胡虞。”胡虞看着箐箐神态,摇了摇头道:“好了,叫那么多声作什么。”箐箐奸计得逞,心花盛开,在私下里偷偷笑。看着箐箐一副偷笑神态,胡虞像是被感染般嘴角微弯:“你这没心没肺的丫头,笑啥笑,还不走。”“你说啥?”箐箐蹭得跳近床边。“走。”“不,是第一句。”“没心没肺的丫头。”。“再说一遍嘛。”“没心没肺的丫头。”胡虞脸微红,嘶哑,粗声道:“还不出去。滚。”箐箐看着胡虞害臊,忍不住心乱跳,煌煌跑开:糟了糟了,我好似春情动了。听着他骂我,看着他红脸,我的心越跳起越过快。怎么办?表面上他已经几千岁了,对我是不是老了一点儿。不过他很帅,有味道,并且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他的岁数有多大。脾性好似非常大,还时常骂我。箐箐手捧着脸颊越想脸越红,眼里水灵灵,当个靠山也不赖,一个未成年的小狐仙成功的拐到一位几千岁的帅哥变成靠山……“你怎么还在这处。”胡虞已经激愤了。箐箐撅着嘴,娇媚道:“如今正是夜深人静的时,你猜猜,我想在这处作什么呢?”胡虞没再讲话,巴掌一挥,箐箐感受身子被啥物品托着,飞出了屋子,摔在地上,胡虞屋门叭的一下子关了。胡虞深吸一口气儿,终于在这一刻安静下来。看来要死缠烂打……如今,我做点啥?被胡虞赶走的箐箐看着读书房,坐在书桌儿前甚是无聊。翻翻书,找找有没有合宜的法术,箐箐有气无力的在书柜中寻找。“续命术”忽然一本书映入视中,看着这个名,箐箐一怔,感受某种异样。“此术是延长人命,违天的意志,不可多用。天的意有限,个有定数。若施法过程有误,施法人很有可能受法术反咬,轻者法力全失。”“师妹,你终于归来了。不想,你在外边被催残得这么利害。”“四黄师侄,你也不要说了,看你这么年岁,法力却依旧卑微,咦,怎么不如之前。”“四黄,奉告师叔,你是不是用了那一个禁用的法术。”“师叔,四黄是逼无可奈何,师叔你不要奉告给箐箐。”箐箐回忆起那些点点滴滴,摸着自个儿的心口,她想到那支箭,那只洞穿了自个儿的心口的箭羽、银色箭杆的箭。箐箐的心一紧,心跳起越过来越快,紧紧握住书本儿,只犹豫了一会儿,箐箐便冲出了读书房间,径直跑向药房,一脚踢开药房。这时候四黄师姐还没有睡觉儿,正精心熬着药。四黄看着箐箐进来,裂嘴一笑,斗趣道:“晓得正在给你熬药,特跑来送死。”“你是不是对我用了这个法术。”箐箐双手颤动,将书放在了四黄姐的面前。四黄瞄了一眼笑道:“箐箐今日是怎么了。婆婆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你又不是不晓得我的法力。”箐箐急得泪掉了下来,声响声音沙哑道:“四黄姐你说,为何大家都说你老了,确实你是我的姐姐,岁数相差不大,为什么这么苍老。二黄姐是你的师姐为什么她比你看来还年轻。我心口中了一箭却没有死,为何?”“你是狐仙,心口中了一箭又怎么会死?再加上我及时保住了你的命。”“胡说。”箐箐摇头,责怪道:“你还在瞒着我,如果狐仙不会死,那为何我的家人会死?姐姐,我有权晓得这一切。”箐箐含着泪。“奉告他。”随风师傅站在药房门外。四黄很犹疑,看了看随风师叔,又看了看箐箐,过了半晌,才点了颔首:“好吧,箐箐,一切都奉告你。”“我想起来那一天,我在野外寻觅一种很极少的药材,忽然听见远处传来跫然,而后看见到你被射杀,我跑过去,你已经断了气。”四黄轻声道。“原来是这么。”箐箐摸着心口上还残遗留的伤。“你是那么小,躺在那边,像我的妹子同样。”四黄满是皱纹儿的脸携带淡淡的忧戚。“你的妹子?”箐箐从未听四黄姐说过。“嗯,她叫四黄,只是一只平常的的狐狸,没能修成人形,便被猎人打死,眼中含着眼泪,满是请求,我眼睁睁看着她死去,那天躺在地上的你断了气,眼球直直盯着前方,跟妹子的眼神儿同样,让我再一次看到妹子死在我面前,没办法承受,就用了续命法术救了你。”“那你的代价?”箐箐舍不得四黄。“啥代价,你活着,我也活着。并且大家活得很好啊。”“奉告我。”箐箐很坚定。四黄脸上的笑消逝了,慢慢伸出自个儿满是皱纹儿的老手,横起一根手指头。“一年。”箐箐试着探索的应答。四黄没有表示态度。“十年。”“难不成说百年。”箐箐回忆起了自个儿以前问过一个幼稚的问题,当初四黄给解答和如今一模同样。只是一样的应答带给自个儿的却是二种不一样的心绪,箐箐不愿意承认如今心里头有多么的惧怕和惊慌害怕,那伸出的一根手指头不亚于一把尖刀,幢幢刺留心中。“是一千年。”有人在门外应答了这个问题。一千年……箐箐感受一阵子头脑眩晕,靠着墙壁滑下,蹲在地上,将自个儿整个儿蜷缩成一团。怎么会这么?箐箐想不通了。千年的性命,对于一样狐仙来说千年几乎是半辈子,而对于四黄来说,一只四百岁正是风采正茂的狐仙,这一千年便应是她最绚丽光彩无暇的年月,结果为了一个从不相识的她,眨眼间所有没了。一千年,足足一千年,箐箐用手捂着眼球,眼泪从手指头间流出,忽然间,她痛恨起自个儿……“别哭,箐箐。你看我活得好好的?说不定我还会活上了一千年,变成最长命的狐仙之一。”“呜,呜。四黄姐,抱歉,如今我不敢看你。我…抱歉你。”箐箐已经泣不了声,从墙边起立,蒙着脸,疾步冲出了药房。这一片荒凉的野外,箐箐站在土丘之上遥望着前方,夜晚点点星光,箐箐想的起来那一天,想的起来这片土地,自个儿死后重生。箐箐低头沉默不语,过了很久才抬起了头:“谢谢你。”“谢我作什么!”胡虞神态怠慢,声响冷冰,道:“你应当去谢四黄。”箐箐看着胡虞的脸,忽然脱口说:“你能等我百年吗?”胡虞整个儿人一愣,而箐箐也反响过来,脸马上胀得很红“好,我等你。”望着胡虞,箐箐置疑幻听。“我说,我等你。”胡虞重复了一遍。“不会吧!”箐箐用手捂着发红的脸,心中却大声叫喊,表面上很像胡虞同意等她百年,并没有什么隐含的意思在里面。但箐箐小仙已经乱成一团,颇有些孔雀开屏。“下一天我就要走了。”胡虞冒出一句话。“啥?胡虞,你说啥?”箐箐没有等到胡虞的琼式演出,却忽然听见这一句话。“我要走了。”胡虞望着天空已经微白,这时候荒凉的野外当中营火早已经熄灭,人海也早已经散去,这是冬季当中最冷的时候。“为何?”箐箐依旧被胡虞的这个“走”字胡搅了心。在她的心里从来没有,胡虞会离去的概念。清晨的早上转眼就到,片片的飞雪,堆积在地面。“为何要走?”随风想要挽留胡虞:“胡仙祖,你把这处当成你家就可以了,无须离去。”箐箐和四黄在旁边抱头疼哭了一阵子,这时箐箐心里已经没有疙瘩,二人又亲关系密切爱一无隔阂,犹如亲生姊妹。胡虞道:“这次阵法被毁,未能将厣魔消泯,反倒是我与他二败俱伤。固然他法力大减,但依旧是一个不可以不重视的大敌。最关紧的是我中了他的毒,若不乐点将他种在我魂中之毒解掉,必将导致大患。”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