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行天下by少年阿宾-少年阿宾的小说猫行天下

猫行天下

猫行天下

作者:少年阿宾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4:13: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一只想转世成人的猫,立经上百次的投胎,终于如愿以偿,可是真正成为人以后的生活,会像猫预想的一样吗?最终它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节选

事实往往是凶狠冷酷的,也不晓得是第几次了,我又莅临了此地,周围还和我上次来得时刻同样,黑漆漆的,还发出着一股子臭味.我嘻笑着抬起头道:“老曾祖母,这是我第几次来这儿了,我自个儿也记不清了!”冷风吹过,一丝凉凉的寒意搅扰在这个算命的身上。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怪异,阴暗的天际,不肥沃的野地,凄凄的阴风吹在发出着臭气的对岸之花上,一个老妇斜靠在一块已经看不出啥子色的裸石上,阴风凄凄的卷在老妇面前的一只猫身上。呵呵,猫会讲话?搞笑了!也许你会以为这是一个笑话吧,但接下来的会话却颠覆了这一切!“哦!约略已经80次了吧!嗯!是80次了!也快了嘛,臭小子。这次又是怎么下来的?”老妇略带异讶的问道!怎么这次比前几此早了好多啊!添了添自个儿的鼻子,猫嘴中竟吐出人言,珊珊道:“嗯,嘿嘿,一时差错,不谨慎露了陷!又被亲族给处置了!”说完,还轻晃了两下尾巴。老妇桀桀怪笑了一阵子,讲道:“你仍然是老模样,那么不谨慎啊!嗯,最终一次,很快就终了了!”“是啊!快了,就快了!五千年了啊!想想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鬼异的老妇挪了挪身子,尽力的让自个儿感受更舒服安逸一点儿!看了看面前那只说不来漂亮的猫,又看了看天,讲道:“好了,走吧!早去早回!!”说完一道儿霍闪从天而降,但却奇怪的没有一丝的轰响声,更没有很大的爆炸,在这一刻世界上好似凝结般了同样,,万物静止在了这一刻,慢说那股怪味也瞬时间消逝了。而当下一刻那河边的对岸花再次散散发那说不来难闻的臭味时,那只说不来漂亮英俊的猫就那麽平空的消逝了!走在生命循环道上,我反顾了看来时的路,左右晃了晃头,尽力让自个儿清醒一点儿。“哎!第10一次了,每每都要这样走一遍!老天啊!不晓得走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嘛!这条生命循环道也太长了点吧!臭老头搞那个鸟屁刹那转移,移完了还不是要我自个儿一点儿一点儿爬过去!“说完,又尽力用舌头添了添有点潮湿润泽的鼻子,嘿!早晓得,上次就不奉告爱迪生灯丝的材料了!害的我被亲族处决了,还不如舒舒坦服的玩儿两年,可是这能怪我嘛?谁叫那小子创造啥子不好,创造测智商的摄谱仪,压根儿创造个破机器也没关系!你要做尝试就试你自个儿,还是你那个傻帮办就好了啊!偏生要试我!还好死不死的,就这样让亲族发觉了!哎!不该穿帮的都穿帮了!被害的又要投生一次!拉到,拉到!横竖最终一次了!过了这一次想再进来都难了!好在最终一世生命循环可以启用有经验了!仍然思索问题,接下来怎么耍吧!”黝黑携带银白带颜色的光影的时间流慢慢的在我身边流逝着,迅速的,一往无前的施行着,天和地之间就没有停歇过的向前迈进。自此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在这以后又一年就这样过去了,终于已经散散发阵阵臭气的猫猫爬倒头,紧继续随着一团金光的闪过,消逝于若有若无之间,了无踪迹了!随着光团的消散,空寂如打雷般传来了一阵子听来非常不满意的骂声!“你这只臭猫,你……你存心有意找我麻烦,你明明知道道你自个儿一天不进生命循环,我就不可以回去,竟至还这样慢!两年啊!两年啊!你竟至足足爬了两年!就一里路,你竟至足足爬了两年!若非你……,我早一口涎水灭了你!王八蛋……!”就这么我们的男猫角,哦!不,应当是男主角,正式登上了历史戏台!着手了它的第8一派生的命循环。黎明的太阳光撒在禹城的街道上,显示着又一天的来到,早晨5点,街道上的买卖的小商人还并不是多。偶有几个混日子的,已经着手支起自个儿的家伙事的手了又开始一天的劳作,丝丝凉风滑过脸盘,还真是有些冷,然而天已经有点春季的意思了,炎林拢了拢衣领,哈了几口气儿,隐隐还能看到些白雾的身影。炎林是个牛人,不打折扣的牛人,熟悉他的人都是这样觉得的。从来没有没见过他怎么读书,成绩依旧是那么好,从来没有不见他查什么资料,各项专业知识堪比资深专家,人又机智懂事,简直是家长眼中值得学习的乖宝宝,炎林的全名叫司马炎林,他喜欢天天儿安闲,他感到可以天天儿安闲的生存就很不赖,这就是他想过得日子。假如你要审视这个小男生,长得倒也没有啥子特别!他显得非常平常的,一头杂乱的黑发,两只有神的小眼球,高高的鼻梁,一双厚嘴唇,略显白皙的皮服儿,要放人海堆里让你找,保障你找不出他来!“嘿!臭小子,又过来河边看景啦!,起的可早啊!”打招呼的是正准备着摊位的秦叔。实际上秦叔岁数也不大,也就三十岁出头,只比炎林大十多岁罢了,只是论起程辈来,秦叔和炎林的二老是一辈的!所以,炎林就他秦叔。然而私下炎林仍然喜欢叫他秦哥,按炎林的讲法是叫哥可比叫叔近多了!秦叔也就笑呵呵的由他了,要说谁能不乐意多几个特别聪明的儿童哥们那!若提起来,秦叔也总算知识分,大学专科结业,按十年初的势头,归属精英人物。可就是不会请人吃饭送礼,今年下岗那会子给厂里刷下来了。炎林压根儿要给他秦哥划策,然而硬是叫秦叔不接受了,秦叔有他的理由,自个儿不会收拾,如今也非常不好,啥子都要人情啥子都要赠礼,不如在街边卖个炸货,固然挣的少,但毕竟自个儿吃自个儿的,无须看外人面色。再说了,一个大老爷儿们儿找个小子想折,传出去也不好听,炎林也就随他了。“是啊!今日天儿亮的早!气象也不赖!早点出来透透气!”炎林笑呵呵的回着!每日早上出门透气是炎林的习性,二十年如一日,当年炎林刚落生是一个凌晨,刚落生的炎林不一样于其它孩子,其它孩子一落生先要让护士打下屁股,孩子哭了就算好,把肚子里的积水吐了能出声,也就不是哑子能活得下去了。炎林刚落生倒是怪,护士还没打他那!孩子反倒先笑了,这孩子一落生来就有有响动的少有,这一落生来就有笑的就更少了,当初就把那护士吓得一个趔趄。好玄没把孩子跌了。孩子是出声了,物品也吐了,乖得狠,可就是一到早上就哭起来不完,怎么逗他都不可以,喂奶也不喝,善于管理家务的愁坏了,却不知是谁把窗子了开来,小家伙立刻就不哭了,众人都感到奇怪,但也没认真追究啥子,打那以后,家里就索性每早都带小炎林出门透气。假如哪天不出门,小家伙就大哭大闹继续不停,时间长了家人也就习性了,等炎林大了,会自个儿出门了,家里也就不再劳心终于可以睡个饱觉了。这天和以往同样,炎林踏着黎明的太阳光出门透气,其实连炎林都不晓得为何要大早出门,但总感到吸着黎明的空气,看着幽幽和河水会让自个儿觉得心绪没有不安。有时还会莫名其妙得想起些啥子,总感到自个儿也很莫名,但也就没再思索问题啥子!坐在河边的青石上,看着照射着晨光的河水,仔细品尝着大自然的气息,平空的就觉得一份沉寂。慢慢的合上自个儿的双眼,仔细的感觉着这一切,有种说不出的美好。突然沉寂的脑际像是投入了一颗石子,一抹水波的图样显露出来在了炎林的脑际中,而后慢慢的越来越多的涟漪来回飘荡在炎林的脑际中,越荡越多,越荡越剧烈,突的一下,一切都消逝了,一切都还原到原来的沉寂,只是无缘无故的炎林脑际中浮现了只字片语,隐隐的成年…醒悟…等字镶嵌到炎林的脑际里。在这以后就啥子都消逝了,一切都回到,着手的那一刻。打了两个张口,炎林缓缓的站了起来,又慵懒的伸了伸展腰和上肢,该回去了,顺道儿他去秦叔那儿买了一斤油条,也无论热不热顺手儿就塞了根到嘴里。“哦,呼呼!烫死我了!”秦叔有点担忧的跑到炎林身旁,“有没有怎样,没烫着吧!看你怎么这麽不谨慎!”急得秦叔直搓手,手都不知该放到那儿好!提起来,秦叔还真是喜欢这个没老没少的臭小子,两家是邻舍,他自个儿没孩子,看着炎林起小儿长到大,,越来越有志气,自个儿也欣慰的跟啥子是的。“秦哥,这油条,太……呼呼!”说着还喝了两口凉气。秦叔焦虑的看着他。“太……什么?还吃了!嘿嘿!”说完就嘻笑着跑了。气的秦叔在那儿直笑,摇了摇头,惨笑的回了自个儿的摊位。“爸妈,我归来了!”看我给你们带的早饭!”炎林拎着袋子跑进家。“啊…是林林归来了!好儿子!”老爸嘴里含着满口的牙膏泡沫回了一声,而后又接着刷他的牙。“妈作什么哪!”炎林左右看了看,没看偕老妈的踪迹所以问道。“你妈啊!给你出门买菜去了!”老爸含糊的说着。“这麽早,就出去了!”“早点去早市,菜还新鲜,你过生辰,可不可以吃焉菜叶子!”老爸终于完成了他的刷牙大计,又着手了他的梳理头发大计,捋顺着没有几根头发的脑颅回道。“哦!我都忘了今日过生辰了!”找了个擦桌布,很仔细的擦了擦桌子,炎林把油条放在桌子上。随后就敞开电视一遍看着早新闻一遍讲道“爸!你快别梳了,就那几根……”“臭小子,这叫形象懂不懂,形象很关紧,你也及早收拾收拾你的!”老爸一遍梳着一遍还不忘指责着炎林。炎林家道不赖,老爸在政府干,半大不小也算个官,可就是钱少了点,好在老妈在税收工作局,福利挺好,家里也不缺钱,然而生存简朴已经是家里的习性了,炎林也不放心上这个。“那我先吃了,要上学上课了!”“吃吧!吃吧!别看电视了!”老爸看见炎林还在那儿看电视讲道。一阵子的狂吞,炎林满意的拍拍自个儿的肚子,很满足的打了个嗝儿,说起早已准备好的文具包,说了声再见就跑路了。当好不容易整理就绪的老爸进来客厅准备吃饭时,炎林早跑没影了,看着狼藉的餐桌,老爸惨笑的讲道“这个臭小子,吃饭和作战是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