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涌红尘-云儿,海水浪涌红尘章节试读

浪涌红尘

浪涌红尘

作者:幸运睡得晚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16 14:38:1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事实是凶狠冷酷地,看似简单的事情,你却难以做到,女主公来到自己的梦境里,她是否能如愿以偿,回到她向往的家……
节选

一阵子阵寒冷席卷浑身,我习性地向暖和的床里偎去,怪了,像抓了一手的水,难不成,楼上的水笼头又没关?脑里一个激灵,我迷糊睁开双眼,这是在做梦吧?不然,眼前的这一大片水又怎么诠释?确切地说,是海,阵阵的咸味还时时冲向我的鼻子。周公解梦说过:梦中如遇水,里面还有鱼,预兆你近来有财运,至于财大财小嘛,这要看你抓鱼的数目了。嘿嘿,上大学的时,每当有这种梦,显露出来就意味着,老爸给的生活费到帐了,世界美妙啊!那眼前偌大片海水,随心蹦出几条,嘿嘿,看来我的淘宝小店要有转机了,必须要多抓几条,用我的小眼球搜索猎物。事实是凶狠冷酷地,估计有一个钟头了吧,连个小虾都没有看见,转念叨起周公,这家伙也忒敬业、忒吝啬了,不就是一个梦嘛,弄得和真的一样,看看自个儿,怜惜兮兮的趴在一只筏子上,那也能叫筏子,实际上就是三根木头绑在那边罢了。要早起,近来换了一个变态女上司,估计是更年期,来晚一分钟扣我半月奖金,再来晚一次本月就要睡大街了,我试着用几种办法想要摆脱梦幻,最后结果是以败绩告终。万不得已,我不得不老实地呆在筏子上,说真的,我还没去过海边,眼前的海水湛蓝湛蓝的,好似一块软和的丝织品,泛起了波浪,还真是漂亮。只是偌大一片海,鱼也没有,鸟都没有看到一个,我感受身上寒意阵阵,举目看看天际,连日头也躲了。这梦时间也太长了吧,想到这处,我滚动一下子爬起来,东南西北只有蓝蓝的海水,将手卷成喇叭状,大声的叫喊,“啊……,有人吗?”没有用,我的叫声都被海浪漫过了,局势好似有点严重,晃了晃头,清醒一下子,我的手脚都有点不听使唤,不晓得是泡在水里太久了,还是被眼前的事给吓到。越来越感到不塌实,有个办法可以检验是不是梦,就是“以身试水。”怜惜我是北方的旱鸭子,为了弄明白到尽头是啥状态,我豁出去了,我小心谨慎地扒住一根木实,把身子放在筏子的中央,若是做梦肯定会由于惊慌而惊醒,假如不是做梦……、我的双脚已经遇到海水了,慢慢的,慢慢的轻轻移动,海水已经没到膝盖,我能够感受到自个儿不是普通的焦虑,手指头由于太用力气,骨节处已经泛白,唉,是不是在做梦。静下来好好想想,到底发生了啥?对了,下一天不是周末嘛,无须工作的了,想想,做这个梦前我在做啥――至少还把它称作一个梦,不然我还不晓得发生了啥状态。难不成我昏睡了许久?唉,你们也太不仗义了啊,我一小女子也没有招惹你,你们把我扔到哪儿啊?我常常安抚自个儿,梦想自个儿就是天空的仙子,由于贪玩偏要来这世界上走一遭,啥事都要试验一下子,日头已经倾侧了,也不晓得过了多久了,晒的头昏脑涨,假如这世界上有吃后悔药的话,我一定在家好好学习,不再抱怨!讨厌的是,筏子也不受扼制了,我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捕获木筏子,不能葬身海底。靠近白雾,风越来越大,我的浑身都湿透了,海水打在我的脸上,我咬咬牙,虽然是无路可退了,还不如拚一把,想着在学院里试过的飘浮办法,屏住呼吸,双手慢慢挪到筏子的一侧,双脚来回摇动,终于“刷拉”的一声,头伸出了海表面,活着真好,我攀着木实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我观察了一下子四周围,这处的静寂简直和外面的惊涛骇浪是两个世界,假如不是筏子还在动,我几乎以为自个儿是在泉下路上了。经历了这一系列事,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双手攀在筏子上动也没想动。时间就像水同样慢慢的流逝,我的身子达到极限,头有点晕,嘴唇因喝不到淡水而干裂,眼前的雾已经越来越淡,我就好似是一片落叶在随波逐流着,静静的一个人小憩!等我醒来的时刻,发觉周围成为白莽莽的一片,难不成又回白色的屏障中?我动了动上肢,还好能起立,头有点晕晕的。恩,好似有声响,我侧听,又是箫声,我恼羞成怒地大声喊道,“混蛋,你给我滚出来!”可我怎么喊,也没有人回答。“别耗费力量了。”声响又响起来,听不出是男是女。“丫头,既是选定了这条路,红尘浊世的苦免不了,我会帮你把封印解开。这个水晶你拿着,可保你百毒不侵,我可以在你最艰难的时帮你一次,但是只有一次。”“喂,你是谁?为何帮我?”“我是谁不关紧,你如果能得偿所愿,也不枉我帮你一回!”“喂,我话还没有问完呢,我在哪啊……”“不要问那么多,你自然会清楚,快去吧!”身子忽然下坠,不是吧,又来?我隐隐看见了一处亮光。“她醒了没有,人皇已经问起了。”“还没有,一直在发热,说胡话。”“她醒了马上通告我,这个女孩来路不明,不能掉以轻心。”“是。”我落到地上了吗?头怎么还是这样沉,口好渴,“水、水。”我諵諵着,眼皮儿好重,好刺目的光啊,这处是哪儿?“你醒了?快去通告云协统。”一个悦耳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水,水。”我接着低喃着,一股水的凉爽浸润了我嘴唇,好舒坦!我慢慢的又睁开了眼球,举目望去,这个?我想我又要晕了,“快去把辛先生请过来……”我挣扎着下了床,走到窗边,这镜子啥做的啊,不是玻璃,“你怎么下床了?”一张面无神态的脸忽然在我面前。“在的床上待着,你走不出这间房。”她冷冷的甩下一句话就要出去。“等等……”我叫住她,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呢,不可以让她走。“关我,也要说一声这是哪儿吧?“关你?”她冷哼一声,“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处的,到底想要做啥?想保住性命的话,你最好能把这些个问题想明白,否则你的死期也离的不远了,哼。”而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我登时愣在那边,我,宁雪梅可能小命不保!我烦闷地坐到床上,“为何到这处来的?我还想找人问问呢!谁理我啊!”转瞬间,半个月就这样过去了,人家穿越,本小姐也穿越,刚醒过来就被人要挟。我天天儿被圈在这个房屋里不说,每日还要喝难于下咽的药,想想就可憎啊,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暗中寻找给我水晶的人,可是……唉,还说在我最需求的时出来帮我?门轻轻被推开,“穿上身衣服,主子要见你。”她还是老模样,看都不愿意看我,说完就退到门边了。“凶啥凶啊。”我嘟哝着拿起她甩过来的衣裳。抬头,她两眼好像要喷火,我耸耸肩膀,“这个衣裳我不会穿,你把我曾经的衣裳拿来吧。”她不理会我,回身朝门外喊道:“云儿,进来。”一个怯生生女孩走了进来,“帮她把衣裳穿上。”转过头来对我讲道:“就穿这套,快点,云儿,换好衣裳带她出来。”说完抬脚就出门了。我也舒了一口气儿,碰到她我总是胆颤心惊的,也不晓得哪儿开罪她了。那个叫云儿的女孩帮我把衣裳一件件套上,我边穿边想,“她的主子是个啥样的人?这处到是哪儿?”在我胡思乱想时,那个云儿轻声讲道:“姑娘,衣裳已经穿好了,我来帮你梳头发吧。”“谢谢,无须了,我自个儿来吧。”找了一个丝带,将快到腰的头发绑成马尾,再用一根银箸封建把头发绾起来。这根银箸是我在吃饭的时特地留下的,这样漂亮的物品当筷子太令人惋惜了,好了,整洁利落,云儿的惊诧,径直朝门跟前走去。好刺目的太阳光,回身看着这个关我这样久的房间,竟是二楼,房前刻着“梨落轩”三个字,很雅致的姓名。“姑娘,请随我从这处下去。”一楼和楼上的布局不一样,是一个正厅,很雅致大方,颇有点学校派的味道,几个身穿黑色劲服的人,立在画舫周围,应当是侍从吧,身上都佩带着剑,蛮帅的。云儿穿过我向前跪下行礼,“禀纤芯执事,人已带到。”原来她叫“纤芯。”还是一个啥“执事。”小小年龄就当官了,不简单。“好了,这处没有你的事了,退下吧。”“是。”云儿低首退到旁边儿,冷女人轻轻一跃就莅临了平台上,好功夫!就在我垂涎妄想时,两个侍架起我朝水面上跃去,“这是凌波微步?”我只能被两个侍从架着走,我转反顾看,梨落轩像一个空寂楼阁,怨不得把我关在那边,跑都跑不出来。此地非常大,右首边好似是几处宫殿,望不到头的,这个湖也非常大,约莫走了有一刻钟左右才着陆。我被架的臂膀发酸,脚发麻,他们却一点儿事都没有,气都不喘一个。“快点。”她憎恶地看了我一眼。满眼可见卵石铺成的路,路边开放着的花花草草都是我都没见过的,还有山子、奇石、喷水点缀那里面,景致倒是很漂亮。越过一座石桥,又拐进了一条回廊,满眼可见佩剑的侍从,有一两个婢女走过,看来应当是王公权贵的府邸,不然不会这样讲究。“太和殿”一道儿黑漆漆的大门硬生生将里边和外界隔绝,“参见执事,人皇吩咐要她自个儿进去。”里面一个侍从指着我,对冷冰的纤芯讲道,纤芯点颔首,没有讲话就站到门旁边儿。我跨过门槛走进去,背后的门缓缓关了了,我的心中忽然不安,有点压抑,这处的景致和梨落轩迥然不一样,种满了竹子,走过一座筑桥,更另有一种境界。“进来。”一个略带磁力的男声传出,未见其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