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与朗月并生薛氏集团,崔冬云- 第2章 不舍情愫

第2章 不舍情愫

“你怎么不去找找梦晓与瑞娇她们两个人啊,她们两个人好像也没有找到工作吧,对了她们两个人呢?“谷梦阳侧身扭头看了看她们的床铺,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她叹了一口气,”你又不,不是不知道,梦晓她脑子里面只有那些书本,刚刚我又看见她抱着一大堆书去图书馆了,估计又去学习去了吧。”

“那...瑞娇呢,我看她最近也挺闲的,可是为什么我老是看不见她的人影,她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

崔冬云咽了一下口水,压低了一下自己的嗓音说道,“她估计在男朋友闹情绪吧,我知道你应该能看出来,她应该会去家族企业工作的。”

“你担心她们,怎么都不担心自己啊,好了,你到底去不去啊?”崔冬云脸色阴沉沉,心情略有不悦。

眼看着冬云就要生气了,谷梦阳也不好意思继续开玩笑了,“好了,好了,大云,我跟你去,你不要生气嘛。”

崔冬云听到谷梦阳的回答之后,高兴的瞬间向一个二百斤的胖子,紧紧的将谷梦阳抱在自己的怀里。

谷梦阳有些踹不上气来,特意喘着大粗气对着她耳语道,“大云,你要是再不放开我,你就只能和一具躯体一起去面试了...呜唔...”

她连忙松开了自己的臂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上也微微的泛起了红晕,“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都怪我太激动了。”

谷梦阳对着她憨厚的脸庞,不经意哈哈大笑起来。

“谢谢你,梦阳。”

“嗯?”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边斜射过来,映射在她们青涩的脸庞,微风不燥,太阳不骄,你还在我身边傻笑。

.......

他的心像是咯噔了一下,心里面空寥寥的,有种说不清楚的滋味。

“朗哥,你真的要走吗?兄弟们真的很舍不得你啊!”

薛朗逸放下自己床铺上面正在收拾的衣物,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容,一向不苟言笑的薛朗逸,难得露出这样的笑容,应该开心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很是心酸。

他静静的看着他战友的双眸,嘴边轻轻蠕动,似乎是要说些什么,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黑子,你别难为朗哥了,朗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放心吧,朗哥,我们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们都是我最好的兄弟们,一定要都给老子在部队好好的,别再惹排长生气了!”

黑子、二虎还有其他一些战友,都纷纷围了过来,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十分伤感起来,每个人脸上都荡漾着不舍的情愫。

本应继承家族企业的薛朗逸,私自报名参军之后,他的父亲为此雷霆震怒,扬言道“自己从来未生过这个儿子”,可是他虽然嘴上这么说说,私下里还是找自己在部队的老同学,打听薛朗逸最近的状况。

身体愈发欠恙的老爷子,弟弟薛楚龙却因为一场车祸至今仍昏迷,他调动所有的人力物力将他送往德国最好的医院前往医治,自己却在心力交瘁之下,病重不堪倒地了。

得知家里情况突发变故的薛朗逸,再也没有办法逃避了,以前他还有弟弟和父亲替他料理身后的事情,现在他们出事儿了,明明他心里十分痛恨他们两个人,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就感觉像是被针扎了千万遍,被**得皱巴巴的。

提交退伍申请的薛朗逸,平日一向要强的他,未将自己的心事儿表明流露出来,他不想让自己最亲近的战友们,看出来他自己不堪落魄的样子。

可是他魂不守舍的模样,又怎能瞒住了一起在刀刃上走过的兄弟们?

收到部队的同意申请证明之后,他本想自己一个人静悄悄的离开,不想看见与兄弟们分别的场面。

可是,他还是没有料想道.......

突然,二虎伸出了拳头,“不管你在那里,我们一直是兄弟。”

“铁哥们!”黑子也将自己的拳头伸了出去,碰到了二虎的拳头旁边。

其他的战友都不约而同的伸出拳头,纷纷围成了一个圈,“好兄弟,朗哥.....”

薛朗逸将自己的头拼命的向上扬,眼角却还是不自觉的泛起来泪花,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用掌边擦拭一下之后,就连忙伸出了自己的拳头,与他们碰撞到一起。

“我薛朗逸,不后悔认识你们,结交成为自己的兄弟们!”

然后他们纷纷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臂膀放到身边战友的肩旁上面,将自己的头低下来,又围成了一个圆圈。

简短的分别与告离仪式之后,薛朗逸起身,挺直自己的身躯,对他们敬个礼,然后拿上自己的行装包袱,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战友们的视线中。

他们看着薛朗逸挺直的身躯下,潇洒离去的背影,感伤的情怀在他们之间荡漾。

“二虎,你刚刚为什么掐我啊,怎么不让我告诉朗哥。”

“我当时要是不掐你的话,你一个心急就说出去了怎么办,那样岂不是更伤了朗哥的心。”

“可....可是,我们没有别的恶意想法念头啊!”

黑子和二虎是平时和薛朗逸最为亲近的战友兄弟,他们两个人一度外出行动被称为“最强铁三角。”

如今薛朗逸的不辞而别,“铁三角”的阵营也将不复存在了,但是它却永远存在他们的心中。

“朗哥也是,走了也不告诉我们,真是不讲义气,亏我们还把他当作是最最好的兄弟。”

“黑子,如果当你退伍离开的时候,你真的忍心看着战友们替你送别伤心的场面嘛?朗哥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他们两个人之间抱怨耳语,正是那种最为简单而存粹的战友情谊啊!

薛朗逸拿着自己的行李报复,一步一个脚印,每个步伐都那么沉重与不舍,可能对于他来说,如果有可能,他宁愿一辈子也不离开这里。

就当他快要走出部队的大门的时候,突然他听到有人在后面喊他,起初以为自己大脑极度用力以至于出现幻觉,直到他不经意的一个回头,让他再也难以压制住自己的情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