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扬王朝-上海【3】

上海【3】

吃晚饭回去以后我手机因为数据线坏了所以只能用万能充充电,我后来试了一下大姨note2的充电器,可以用,我就开始用我的手机上QQ告诉他我不想在这住了,我想和他一起住。他却说我不要给大家找麻烦了,不要给他和七七他们找麻烦,也不要给亲戚带来麻烦,我只会在乎自己的感受。一开始我来上海的时候我就告诉妈妈不要告诉亲戚,可妈妈还是说不说怎么可以,还是告诉了他们。因为我不喜欢和亲戚在一起的压抑感,那种拘束感。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到了也没有给大姨二姨打电话只是发短信告诉她们。也是为什么和七七还有他在一起的时候可以完全的放松。可这些放松在他看来就是矫揉造作。我拜托七七,七七说我可以在她那住。七七说他不会觉得麻烦,七七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说给他们找麻烦,麻烦也只是麻烦到七七,和他有什么关系。我借口说女同学过生日,大姨安排我们第二天去野生动物园,他们两个也都去,我告诉大姨晚上可能不会来给女同学过生日。我一早起来给他们发短信叫他们起床坐地铁去,我和大姨磨蹭了俩小时终于出门。已经八点了,走到一半员工打电话来说不去动物园了,去欢乐谷吧,动物园有禽流感的危险,给二姨夫打电话确认了下确实有这个消息便给七七和他打电话说不去了问他们在哪我们去欢乐谷他们又做地铁回到了徐家汇,大姨要去接他们他们答应了大姨要他们到外环可他们不知道于是就说他们坐地铁去欢乐谷后来员工打电话要大姨送他们去大姨不愿意会堵车而且来回有一百公里于是就叫我和他们一起坐地铁去,我和七七他们说,他们在一号线入口等我。一开始我以为我们在徐家汇下车,可后来一问不是在徐家汇下,就告诉他们让他们去人民广场,于是我们坐上了同一列地铁,我叫他们来我这个车厢找我,是最后一节坐了五六分钟,他们来到我这节车厢,我很高兴,我告诉旁边的大姨的员工,说这是我同学。我给他们腾了点空让他们坐,他们都没有坐下来。换了地铁以后大家都站着,我一直找机会吃豆腐,占便宜和他亲密,吻后经,从后面搂着他之类的,后来越往后他越开始闪躲,我一生气不理他离他远远的,他就凑过来,捏了我一下。在我印象里。除了第一天见到他的那天晚上。其余的主动亲密。也只有在我生气的时候。到了欢乐谷的公交站那边。人太多了,我们自己打车去的。五十块钱的面包车,所有人坐了进去。我一直没有理他。到了以后我率先下了车,快步走着。他后来跟上我,叫我闹腾孩子,我一直没理他,他笑着说我矫情,他一直哄我。他对我说过的最多的话,一个是你能不能别这样,二是你这闹腾孩子三是矫情到了欢乐谷入口看到喷泉我顿时开心起来,抓着背包肩带跑向喷泉看了一会又跑向门口买头饰和帽子的店,我要买帽子三个人一样的结果七七劝我不要买我看到猫耳其实好想买,七七也劝我别买,我叫他戴,他戴给我看了一下,我们就去了入口,等员工给我们买来票。现在想想,在我那样兴奋地一跳一跳,一脸兴奋的看着温泉的时候,他肯定觉得我做作。接过员工买来的票,我们进去检票以后,我跟员工姐姐说我们三个单独在一起,说好以后我们就分开了,我立刻扑到他身上,头枕在他肩膀上,他推开了我。没走多久我就要牵他的手,因为我想他再在乎别人眼光,这里的人谁都不认识谁,牵着手肯定没有关系吧。可他还是不愿意,我一生气就继续一个人单独快步走,他赶上来牵住我的手,要七七也来一起,七七不乐意。跟走后面摆摆手。他一直要求,我当时知道他的意图,他是想让别人看起来他和七七是男女朋友,我只是他们的弟弟之类的。就不会被别人想到我俩的关系。虽然猜到了,可为了不让他难堪,我还是要七七一起来,七七还是不愿意。因为假期的原因,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不管是什么游乐园,很多受欢迎的设施都要排队好久,云霄飞车之类的甚至要三五个小时。我们先去吃的东西,七七要了粉。七七买东西的时候他一直在摆弄手机拨打电话,一直没有打通的样子,后来他不知道去了哪里。七七回来我和七七吃粉,我一直在生气,跟七七说他不回来我们吃完就走。我还是跟他打了电话,打了几次,都没有打通。我很生气,和七七离座,还是再跟他打电话。他还是没有接。我们正要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他在身后对我们招手。我犹豫着慢慢的走过去,他也冷淡的要我放下包,把他的衣服装了进去,然后自己背了上去,我和七七去了鬼屋排队,他找了一棵树,在边沿上坐了下来。我掏出手机在我们两个人都在的群抱怨,说他到底怕什么,明明这里谁都不认识谁。我也私聊问他,他却转移话题说我为什么之前要走和七七相反的方向,可如果他没有那个样子我会赌气走相反的方向么。他却说我永远是对的。错的永远是别人。这一套我已经见过他用两三次了。所以我渐渐开始不指责他,我说是我的错,我就不该想要牵你的手,你去找一个不用你牵手的吧。我经常踮脚斜出身子看他有没有正在回复我,我们离得只有二三十米,却在用手机聊,七七看到我这个样子,说我自作多情.鬼屋排队大约半个多小时吧,终于到我们进去了。心情顿时紧张起来。鬼屋里开头没有多少下人的,可是有吹凉风==凉风一吹到我我就叫了出声……因为吹在面部,我就半蹲着抓起七七往前走。快到出口最恐怖,两边墙上的骷髅一直往你这边靠,我被吓的摔倒在地上,爬着到了出口,裤子被刮坏,膝盖划伤出血。我走向他的时候看到的,他也站起身过来,七七无奈的看着我,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一低下头就看到破掉的裤子,那条裤子是我第一次穿。在看里面,出血了,七七带了ok绷,我接过沾到伤口上。我站起身问他到底怕什么,这里谁都不认识谁,他却转移话题说被我气得不轻,我说该生气的是我才对。继续往前走,他主动牵起我的手,我心情一下子好起来,继续没有目的的到处逛,逛了一些地方,还有一些店。后来逛着逛着到了那种类似激流勇进的地方,在我印象里这种设施是这种名字,在欢乐谷里叫什么我不记得了。七七不玩,她坐在之前我们来排队前不远的烤肉摊对面。我们排队排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到了我们,我说我们并排坐,他说那还用你说当然了。然后我们坐上去,小艇开动了。小艇渐渐爬升,所有人都开始小声惊呼,他也是我也是,可他却停下来说我不要这样。小艇停下来,我们在半空中,小艇向下滑,所有人尖叫。我感到胸口好痛,喊不出声。落到水中,激起很大的水花,空间里的照片你们应该可以看到,大约有二十多米吧。我喝了好多脏水。呛的我一直咳嗽,全身穿着雨衣还是湿掉了。等我嗓子舒服了一点,我就开始感到好兴奋,兴奋地告诉他自己刚才的感觉,他说,行了行了。心里不舒服,可已经习惯了,下了小艇脱下雨衣,出去找七七,七七还在那里坐着。她说刚才她上去桥以为没有我们,结果正好看到我们坐在第一排。他立刻告诉七七刚才的经历,我也在讲我的感受。一边在乎的看向他会不会又不开心,他没有看向我。七七从包里拿出来纸巾递给我,我擦着头上的水也抽出来两张递给他。我要帮他擦,他摆摆手,我帮他擦他身后的水。肚子饿了很久了,排队的时候就在饿,在小艇上我还跟他说出去要去吃东西。我们到了对面,炒面卖光了,我们去买了旁边的烤肉,七七买了三串,我们一人一串,我递给他一串,我把我的喂他,他不要。在上海几天很多钱是七七花的,之后我住在七七家吃饭是他掏钱,一些小吃也是她掏钱,我心里自然过意不去,第一天三个人在一起唱K也是她出钱。临走前我算了一下,光算我的部分七七也花了五百多。吃饭的七七说他俩也有吃,我就除以三。这样算下来是五六百,我坚持走之前要给七七钱,七七不要,两人争论半天,最后她说我收三百。我想和他没什么关系了,就算了下他为我花的钱,并不多一两百。我要亲自去找他,可他不愿意,他说不用给他钱了。其实还钱只是借口,真正的目的是想去见他。我在家想过好多次,他至于那样么,去欢乐谷的前一天晚上我问过他对我到底有没有感觉,他说有。还说跟我是要打算跟我过日子的。那时我真的很开心,我一直在怀疑他对我这忽冷忽热的,到底是玩玩还是怎么样,朋友要叫我问清楚。但那个时候,我确定了,他是对我有感觉。又想起见面的一天的当天晚上,他为我拭去眼泪,两人头抵着头,他紧紧地抱着我,胸膛与胸膛紧紧靠着,两人十指相扣,在床上四腿相交。两人的唇瓣轻触,他咬着我胸前的凸起。我也更加确定。可现在想起来也只有心酸想起来他玩弄我下体的时候问我这是谁的,我抱住他说是他的,他问我整个人是不是都是他的,我环着他的脖颈枕在上面,点了点头。后来三个人又到处闲逛,到了华侨大剧院,那里有cosplay的华东决赛。他很兴奋的去拍照。我和七七看到那些人无语的撤了,太毁角色了。因为我提议天边那个很高的东西,要不要去坐。我们三个人就往那走,正好路过剧院。等他出来我们去了那个地方,叫金银岛,七七则是要去马场。我们就分开行动了,其实我心里很矛盾,因为跟他在一起我预感就会生气,和他在一起他总会冷落我,和七七在一起心里会舒服些,可是我又想在他身边。我们排队很久,我感觉塞在我背后的泡泡筒被人碰了,转身看到一个小弟弟,我就伸手拿了出来送给他,说反正我也不玩了,因为之前我玩了一路的泡泡,看泡泡在空中飞。到后来他终于不耐烦了。我自然也不会再玩。就送给了那个小弟弟。后来终于快到我们了,等这一波人下来就到我们上去了,我们看着河里的鱼,我凑向他,握向他的手,他扯开说,你知足吧。我心里特别生气,可忍了下来,没有说话。我们上去了,默契的找了个地方同时做下来,他说来张合影吧,就是空间那张。戴眼镜的是我。我QQ984725322,答案是我也不知道。

渐渐上升,缓慢旋转,风景特别好,他在拍照,我给他推荐风景。心情也好了起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现在想起来,就在我打下这段字的时候,我的嘴角也是上扬的。下来以后,口好渴,他似乎也是,就去买了雪碧,他似乎最爱和雪碧,我也是,也爱绿茶。我找个树下坐下来,他也坐下来,雪碧是凉的,而且我是喝了一大口,很刺激,所以皱了皱眉头。像广告一样,啊了一下,是自然的。他在旁边说,好夸张,你可以去拍广告了。我没有讲话。

他要把手机移动电源装好,所以我帮他拿着雪碧,我并没有注意谁的在哪只手,他朝我要的时候,我看了看,想了想,他只喝了一口,我喝了两大口,肯定是我的比较少,我就把多的给他了。他接过去以后,皱着眉头问我,你确定这个是我的?我点头,我说我喝的比较多。他又一连问了我两次,我终于生气了。喝我的水怎么了,我也嫌弃和别人喝过的水,可他的水我不也照样敢喝眉头不皱一下,我俩又是什么关系,连彼此的水都不能喝么?我快步向前走了两步对他说你不想喝别喝,然后气冲冲的快步走,越想越气,举起手中的雪碧,狠狠的扔在地上。前面的人感到震动都吃惊地看着我,我继续往前走。眼泪也滑落下来,我给七七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我找不到他,我在蚂蚁皇宫那里停了下来,站在路边草丛,眼泪越下越凶,路边的人开始注意到我,我便蹲了下来,将脸向膝盖。哭出了声,全身在颤抖。眼泪落在镜片上,沾满眼睫,视线也开始模糊。他坐在对面吸烟,见我越哭越凶过来安慰我,他说不喜欢会哭的,我站起身推开他,说谁要你喜欢。然后擦掉眼泪,往北走。之前给七七打电话,七七说来这找我,他跟上来说七七不在那,我走了一段路又转过身,没有看到他,我往回走,看到他往这边慢慢的走,我没有理他,他也没有理我。我给七七打电话,七七说在我们之前玩的地方,我以为是金银岛,来回找了几次没看找到,给七七打电话,七七说是之前吃烤肉的地方。我找到那里,没看到七七,打电话她来这边找到了我,问我怎么了,我眼泪立刻就下来了。我没有跟七七讲。七七也没有再问。七七问我到底要不要再去找他。意思是我如果不再找他就让他自己到时候回去,不再联系。我想了一会,对七七说,走吧。找他去。七七给他打电话,说我和她在一起,我们去找她。我跟着七七走,看见他,坐在餐桌前,嬉皮笑脸的看着我。我板着脸没有理他。七七坐对面,我和他坐一张椅子,他坐在椅子的最东边,我在最西边。他往我这边靠,我一点点的挪,最后半张屁股坐在椅子上。他也不再动了。那个时候已经五点多了。

三个人一直沉默,过山车从东边半空中伴随着上面人的尖叫声驶过,他问我要不要去玩过山车,我摇了摇头,没有讲话。他问我真的不要,我点了点头。他说去吧,一直笑着。撞了撞我的左臂。我摆了摆手说,累了。他说困了么拍了拍自己的腿,我摆了摆手,看着过山车的支架。我对七七说,我们去买些东西吃吧。旁边就是小摊点,我们走过去,卖炒面的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一个卖烤肉的还在。我们又做了回去,我又坐在了与他相反方向的地方。抬起头,看到一个小男孩和他爸爸拿着欢乐谷里卖的充气锤子和一把塑料刀在比武,两个人一直在打闹,我看着嘴角上扬。三五分钟过去,回过神来,转脸看向他,他已经趴在桌上了,我突然又有些担心我刚才这个样子会不会又被他当做做作。我面前的桌子上有一个不知道谁吃剩下的泡面桶,里面还有泛着热气的汤汁。我端起来,坏笑着看向七七,七七也看向我,我举到正睡着他的头顶,慢慢倾斜。七七说你倒啊。我耸了耸肩又放回了桌上,坐回去他正好抬起头。七七问我们要不要回去。还是再去玩。我站起身走向身后过过山车的入口,已经被拦住了,只有最上面最后两三波客人。我又坐了回去。七七问我不是九点才关么。我说那是普通的像这个旋转木马一样的项目。这些危险点的,五点就关了。他说要不要去玩旋转木马,他问七七做过没,七七摇了摇头。旋转木马排队的人并不多。但是最后谁也没有去坐。三个人站起身又逛了一下。他拍了两张落日时的景,这张照片我空间里有。是欢乐谷那个相册里的最后一张。然后看了一下那个高速旋转让每个人坐着的位子都荡起来的设施。看完一波之后,我们继续逛,他背着包,我们再找章鱼小丸子,七七说那边有,我们跟着七七走,因为我说过几次想吃章鱼丸子,但最后在上海,还是一直没有吃到。后来有见到,我也在没有兴趣去买。

三个人走到一个桥前面,他停下来说包好沉,我们把水果吃掉吧,因为我来的时候一早起来,洗了些梨子和苹果还有一些小柿子放在包里。这是大姨提议的。我们坐在草丛中,面对着湖面和落日。七七没有坐下来,我就要跟七七去,他要我别走,七七也不要我跟去。他拉开包,侧躺着吃着苹果。递给我一个,我没有接下。便放在了我腿上。我没有动,继续看着湖面上的波光粼粼。他说,快吃啊,还不动,难道要老公把你在这扑倒强吻么,那那些相机的镁光灯肯定往这移。我还是没有动,其实我心里很高兴,我再等他像他刚才说的那样做。可他在没有动静。我把包拉过来,把苹果塞了进去。站起身,看不到七七。

没过多久七七走过来,七七往西走,我问他不是去买丸子么,七七说没有卖的了。

向西走了一段路,就有快回到之前的地方了。七七问回去么,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呆的了。三个人都没有意见便出了门。天已经有些暗了。走出门,不少人都出来了。我们到了不远处的小吃点,有灌汤包,臭豆腐。还有丸子。我看到了丸子,没有买。七七买了两份臭豆腐。我俩一人一份。我去买了两份小笼包,本来打算只给自己。但是看到他在座位上,就给了他一份。他笑着说,给我买的啊,我说本来两份都是我自己的。便开始埋头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