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惊喜顾孟平,夏雨薇-第2章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第2章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啊!疼……好疼……你走开……”

宁安眼角潸潸的往下掉眼泪,泛白的指尖掐着他。

顾孟平不为所动,鹰眸紧紧的锁着这张因痛苦苍白的小脸。

那边助理听到声音,连忙挂了电话。

夏小姐,您自求多福吧。

“别动!”顾孟平低头亲了亲她的眼角。

宁安闭上眼,死死的咬着唇,承受着骤然猛烈的风雨。

其实在接到助理电话的时候,他就后悔这么快对她做这种事情,哪知道她会自己……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后,宁安彻底睡死过去。

顾孟平抱着她洗完澡出来,手机上上百个未接来电。

这是他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就那么几个,毫无疑问是夏雨薇泄露出去的。

“人还在吗?”

“还没跳呢,可是老爷子来了。”助理有些心虚。

顾家人不知道内情,念在和夏家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肯定不能看着夏雨薇去死。

“夏家人胆子不小。”顾孟平阴沉着脸穿好衣服。

留了张字条给宁安后,就出门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走后不久,就有两个人潜进房间打晕了宁安,把人装进行李箱里带走了。

宁安醒来的时候手脚被反绑着丢在车后座,嘴巴上封着胶带,身上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

她能感觉得到浴袍下面什么都没有。

而车前排坐着两个男人,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她,她连忙闭上眼睛装死。

“这顾大总裁也真够浪费的,这么好的妞用一次就给扔了。”

“可不是,我刚才摸着那皮肤,滑得跟水似的,反正都是死,不如死之前给咱们兄弟俩爽一爽!”

宁安浑身发虚,出了一脑门冷汗。

她压根没打算缠上那位太子爷,他有必要杀人灭口吗?

宁安闭了闭眼打起精神,她不能就这么认命。

或许是上天眷顾,突然砰的一声,车子迎面跟一辆逆行的摩托车撞上了。

“操!没长眼睛啊!”副驾驶的人滑下车窗怒骂。

宁安一动不动地躺着,直到摩托车主走到车前,她才猛地蹿起来往前一扑。

脑袋重重磕在方向盘上,她奋力抬起头求救。

“唔唔……唔唔……”

“我靠!”司机眼看坏事了,手里拿着一把刀下了车。

宁安被拽着头发扔回了后座,她拼命用身子撞门,可是车门已经被落了锁。

那两人跟摩托车主打了起来,看样子是想杀人灭口。

她满头大汗地跪坐在椅子上看着前面的情形,好在摩托车主虽然受了伤,但是渐渐占了上风。

两名歹徒被打趴在地上。

摩托车主这才来得及取下头盔,长相竟然出奇的英俊,尤其一双眼睛跟天上星石般闪耀。

他拿了钥匙打开车门给宁安松绑。

“谢谢你……”宁安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人举着刀直直朝男子刺来,她本能地想抱着他往旁边躲一下,却没想到腿脚酸软,动作慢了一步,刀子插进了她背部。

男子面色冷沉一脚踹开那人,打了110。

然后把宁安抱上摩托车,疾驰而去。

宁安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感觉像做了一场梦,无力地趴在男子背上呢喃:“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剩下半句“下辈子结草衔环一定报答”没来得及说出口就晕了过去。

男子冷哼一声,紧了紧把两人捆在一起的衣服说:“想得美。”

宁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她躺在医院病床上,睁眼就看到顾孟平坐在床边,目光森冷地看着她。

她心里咯噔一下,连连往后缩。

顾孟平按住她打点滴的手:“别乱动!”

“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医院,杀人是犯法的!”宁安把手抽回来,拔了针头就往外跑。

顾孟平黑着脸把她拎回来按在床上:“我想杀你,还会等到你醒过来吗?”

宁安半信半疑,鉴于自己受了伤力气又不如他,反抗根本毫无意义,所以迟疑地问:“真的不杀我?”

“嗯。”顾孟平尽量让自己的眼神看上去真诚一点,可床上的女孩仍旧一脸惊恐的模样,让他很是挫败。

只能先叫来护士给她重新扎针。

看着她拼命给护士使眼色求救,有些哭笑不得。

“饿吗?”护士走后,他语气温和地询问。

可是他越这样平易近人宁安越觉得有猫腻,该不会是要给她吃断头饭吧?

先把他支开自己才能逃跑啊。

宁安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把气说:“我要吃永林路上那家蟹黄包,还有御河路上那家皮蛋瘦肉粥……”

两条街南辕北辙,一来一回应该够她逃走了。

可是看着顾孟平皱起来的眉头,她突然反应过来,她算什么啊,太子爷凭什么要亲自去给她买断头饭?

却不想顾孟平真的起身了,嘴角噙着抹让人神魂颠倒的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好。”

简简单单一个字,她竟然听出了一丝宠溺的味道,心脏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

宁安啊宁安,你居然拜倒在了要杀自己的刽子手裤管底下。

顾孟平走后,宁安偷偷摸摸地打开门,却看到外面站着两个西装笔挺的保镖,四只眼睛火炬似的盯着她。

“我,我透透风,透透风……”她连忙关上门,拍拍**喘气。

完蛋了,逃不出去的话,早晚会死在太子爷手里。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宁安急得团团转,扑在窗口想看看从这里跳下去的可能。

“我是顾孟平的未婚妻,你敢拦我?”

夏雨薇平时张扬跋扈惯了,突然被两个保镖拦住,憋了一肚子的怨气蹭蹭往上冲。

“老板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进。”

“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我一定要进去你能怎么样?”

夏雨薇气急败坏地往门里闯,昨晚上跳楼殉情本想着就算不能挽回顾孟平的心,也能彻底坐稳自己被害者的身份,却没想到顾孟平会那么狠。

妈妈被爆出轨旭峰建设总裁张青山,铁证如山。

张青山的家属打上门来,爸爸把妈妈关在房间,家里整晚回荡着哭嚎声。

夏氏集团股票暴跌,一夜之间面临破产。

而她,也被媒体质疑跟张青山有一腿。

现在爸爸把她们母女赶出来,放言要是不能求得顾孟平原谅,就永远不许回家。

可是她根本联系不上顾孟平,好不容易才从同学口中得知他一整夜都守在医院里。

她绝对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母女俩撒泼耍赖,终于进了门,再把保镖锁在门外。

保镖不敢跟夏雨薇动手,只好给顾孟平打电话。

宁安看到突然进来两个女人,吓了一大跳,再看清是夏雨薇,心里又恐惧又着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