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陈继声-第六章 再次相遇

第六章 再次相遇

限量版保时捷飞驰午夜芙蓉大街车中司机小心瞥眼后座两试探性地开口问道:林总那我们现准备……

跟林思远接近六年时间知道从都没带女回家习惯就算逢场作戏般也将带专门别墅中绝对会让们进门但次并没说去哪里只直将脸转向窗外副若所思样子

思考几秒钟之后给出回家干净利落两字

小王虽然心里感十分惊讶但面还尽力维持住除家臻小姐之外第次带女回家过转念那些事情毕竟都过去六七年估计少爷通就放下

其实样也好总念故去永远都走出痛苦

家中之后林思远将竹抱楼并且示意张妈给换睡衣

自己则点烟阳台开始抽起皎洁月色印衬俊朗脸庞显得轮廓更加分明屋檐阴影落下表情让看真切知喜悲

已经三番两次为女破例其中包括亲自去面试三十八线女艺以及听被单独邀去酒楼消息之后因害怕被猥亵而惊出身冷汗连忙驱车去救

知道自己怎么自从见跟家臻五六分相似女之后自己生活全都乱套整也再像之前那样沉稳心中也总些详预感

客厅中挂钻石时针滴滴答答地走过凝蔚黑色天幕渐渐泛出白色时间已经快要接近凌晨两点林思远脚下散落无数烟蒂但直此刻还没丝毫睡意

算楚就再家臻告诉生哲理,时候糊涂点比较好必什么事情都得那么楚林思远决定先具体去探求应该如何摆正自己心态而需要先将眼前事情解决再说别

沙发坐稍微休憩会儿天逐渐亮起张妈知道夜没睡特地泡杯红参茶送手里

些担心说道:小远啊你样总好好休息可行时间长话身体肯定会吃消

张妈二十多年之前就开始林家工作林思远差多算手带大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孩子越越沉默寡言实让担心

我没关系您就别担心倒您需要注意身体每天千万要太操劳什么事情交给小姑娘们做就好林思远尽力挤出微笑对张妈说道

李竹做场绵延悠长噩梦梦里冷酷男子任凭怎样呼喊那修长双手死死地扼住喉咙挣扎几下过后痛楚从脚底蔓延头顶

犹如淹没大海深处没逃脱机会只能死死地盯住那眼睛可怎么都看脸庞

当尖叫从梦境中挣脱出时候浑身都冷汗头发被打湿紧紧贴白皙脸颊双肩剧烈地起伏即使已经醒整还感特别恐惧犹如受伤小野兽般眼神当中充满戒备

你醒?

循声音望去男高傲地坐椅子冷冷地说道眼神中充满嘲讽和屑

那天面试自己那帅哥吗?李竹大惑解自己怎么里怎么回事?

李竹好容易稳下心神楚样说昨天救面前位冰山脸但怎么感觉跟面试那天像换样那种儒雅、谦和礼形象已经完全再

请问昨天?疑惑问道却知自己种无辜表情实惹怜爱精致小脸、紧抿嘴巴、手指轻轻点朱唇怎么看都像瓷娃娃

副样子实像极家臻令恨起刚才本怒气冲冲样子现却怎么都难以将脾气发作出

可林思远转念昨天整躺那猪头怀里样子就气打处本还以为同于圈里其女会靠身体、姿色向爬却知道自己也看走眼天

呵怎么?你觉得昨天我出现打扰你们好事?

十八线女星如果可以攀大IP副导演虽然至于前途可限量但起码跻身进四五线女演员行列还可以

突然凑近步大手钳住下巴逼看自己眼睛字顿地说道:但要靠身体向爬你种姿色怕被用过几次就丢做还要楚自己定位别把年纪还要走些歪门邪道

李竹听说话阴阳怪气样子并打算解释什么可能脑子坏掉只赶紧回剧组毕竟今天还戏要拍

昨晚那场面估计任谁都会误会娱乐圈中靠身体走歪路往爬女星确实少数但里面绝对会以前没以后也会

呃林先生谢谢你我还事就先告辞要再跟废话李竹说就要从床爬起完全无视刚才所说话

今天用去剧组你戏安排下周冷冷地带丝感情声音但却容得半分质疑

就算今天用去剧组但总能里赖天吧李竹努力挤出微笑冲说道:那我现?

待会我让张嫂把衣服给你拿过你穿好就下楼吧

林思远撂下句话起身就要出门害怕自己被女表象所蒙蔽但好多瞬间竟然可以身看家臻影子

哎那你先别走……

话音未落整朝地重重地跌过去幸好被被子垫下才至于那么狼狈

林思远听见咚地声还以为地震转过脸去就看见某张小脸扭曲得变形发出丝丝吸气声音朝指指自己包被子里脚

宽厚手掌朝伸过警惕地向后缩缩脑袋却没家只将抱床

抬起脚仔细看看突然抬头说道:只扭好没伤筋骨待会儿抹点药过几天消肿就好

样吗?

李竹将脸凑去要看看脚伤得重重却料正抬头戏剧性幕爆发

嘴正好亲鬓角处两表情都滞

为打破尴尬僵局李竹哈哈笑起那那……你说也太巧呵呵呵……

瞧见林思远脸表情仿佛太好心里正要如何应付位阴晴定傲娇男

却闪神期间用手死死钳住下巴恶狠狠地说道:你种小把戏对付那些猪头还可以要勾引我?别做梦

顺视线望下去此时睡衣扣子大开时候似乎脚也痛手忙脚乱地扣扣子

李竹彻底懵逼勾引?连谁都知道?钱都被害妄症?

还没楚之前傲娇男已经出去拿跌打损伤药扔床

好容易折腾完毕蹦跳地下楼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咕噜叫

张嫂见下忙说:吃点点心再走吧吃早饭对胃好

好像家般口吻

呆原地迟疑会儿

没事小远刚刚开车走张嫂知道顾虑什么

跟厨房几晶莹剔透糯米团子味道又香又甜特别好吃唤醒久违味蕾之前妈妈也会做团子给吃但距离最后次吃也已经七八年时间

嗯好久没吃么正宗团子张嫂您也扬州吗?

我啊土生土长扬州过二十几岁时候就林家做事

真巧我也扬州李竹嘴里塞得鼓鼓嘴巴张合像小松鼠般

张嫂听与老乡就忍住攀谈起劝慢点吃别噎姑娘看久与之前郑小姐几分相像

吃完饭之后两又闲拉点家常张嫂解妈妈几年前因病去世自己也没子女二因此谈得也比较投缘甚至认李竹做女儿意思

李竹刚才接剧组电话说戏份推迟下周再拍让安心养病要太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