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圣地第2章 四荒-天道圣地第2章 四荒阅读

第2章 四荒

天地初期,本是一片茫茫。

不见四海万物,唯独天上的一轮太阳映射。

后来,仙王横空出世,开天辟地,创造万物。

可是如今,仙王七魂六魄具被震散,七魂六魄以及神识全无。

独独被留存下来的,是仙王那前世今生的空无回忆。

回忆翻江倒海,仙王肉身沧桑,睁眼醒来,却发现身边危险重重。

从魔障之渊跌下,经历了层层的寒冰之刃的剥削,如今早已经坠入了四荒山上。

传闻之中的四荒,贫瘠辽阔,万物生灵繁杂,凶险迭起。

随着从身体里被抽走的仙力,仙王早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驰骋四海八荒的王者了。

堕入如今,已然同刚出生毫无灵力的婴孩一样,脆弱不堪。

头顶的树丛外响起一阵儿窸窸窣窣的声响来,紧接着露出树丛的是一只腥红着双眼的饿狼。

饿狼不似寻常狼只一般,它的身上布满了黑色且刚硬的狼毛,一副獠牙外露,散发着寒光。

见到虚弱在地上的人,饿狼顿时来了精神。

嘴角的诞水长长地挂到泥土地上,腥臭的气味儿扑面而来。

他躲避不及,被饿狼那锋利的爪子抓伤了肩膀,顿时鲜血直流。

翻滚到一旁,本能地想要唤醒体内的仙力,奈何那空洞的身体顿时让仙王无措了起来。

他倒是忘了,如今的他为了救郁儿,早已经散尽了仙力。

虎落平阳遭犬欺,他如今连一只修为还不足荒级一品的恶灵还不敌。

被饿狼紧紧相逼,仙王滚了一身的伤痕。

山坡上布满了荆棘矮刺儿,刺入皮肤,甚至直达骨骼,都让他痛不欲生。

忽而,面前的饿狼突然夹起尾巴,耷拉着脑袋逃也似地扭头抛开。

仙王愣神儿,还未完全回头,便感觉到了从头顶上方传来的层层阴气。

粗壮的喘息,气息之中带着腥臭的口水,尽数扑到仙王的脸上。

对于四荒,当年驰骋四方的仙王并未来过几次,原因全在于这四荒是个极其荒凉的地方。

虽然,他心里十分清楚四荒之中的危险,但却并未料到终有一天他会沦落到这个地方来。

凭着着经验,仙王还是一眼便看出了出现在面前的庞然大物魔兽,正是黄级二品的修为。

对于身上毫无修为的他来说,刚才的饿狼都不敌,更别说是面前的魔兽了。

心中正叫苦,只见面前的魔兽突然间身体上燃气蓝色的火焰。

火焰层层串起,随着魔兽的血盆大口一张,那翻滚着的蓝色火焰便朝着他翻滚而来。

顷刻之间,他的周身便被团团的蓝色火焰包围。

炙热的感觉席卷全身,那痛不欲生的感觉,便是如同魔障之渊下的寒冰之刃一般。

仙王岂肯认输?

支撑着身体从地上站了起来,曾经他是孤傲一切的王者,如今就算是丧失了全部的修为,也断然是不怕这等小妖的。

仙王的魂魄虽然散尽,但那天地共识的至尊躯体到底还是有点儿用处。

指尖轻拢,仙王浑身散发着幽幽的白光,白光不断吸收着周身的蓝色火焰。

被吸入体内的蓝色火焰转变成了层层修为,顷刻之间,仙王的修为已经高超魔兽的黄级二品。

抬掌劈去,连魔兽都不曾料到面前毫无修为的肉体凡胎,竟然会在几秒钟的时间迸射出如此巨大的力量来。

愣神儿之际,对面而来的力量早已经抵达眼前。

仙王看着轰然倒塌在脚下的魔兽,也是在那么一瞬间,体内的黄级五品的修为顷刻之间便散尽。

这是仙王最后的力量,利用最后的至尊躯体本就是禁忌,如今若是再来一个魔兽,他一定是毫无还手之力了。

天际头的阳光渐渐隐了下去,眼看着天儿就快黑了下来。

仙王只能拖着虚弱至极的身体一边走着,一边寻找着能够避难的场所。

但是,未料到还没走几步,仙王的身体便一个不支,轰然倒地不起。

低层阶级的恶魔到了夜晚,会盘旋在半空之中,俯瞰四荒山,寻求着能够提升修为的猎物。

但是,昏倒在地上的仙王,此时却完全被恶魔们所忽视。

四荒山上,除了一些已经大开了开荒踏上修为之路的生灵之外,还有一些如常的动物。

此时的仙王周身毫无灵力可言,也算是在众多恶魔的觅食当中得以逃过一劫,大难不死。

竖日。

太阳西升。

四荒山上晨露散去,西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颇显得格外诡异。

古老派的掌门常年以来一直隐居在四荒山上,是古老派的幕后长老,但也生活得十分悠然自得。

守着四荒山,古老派的掌门清虚长老,每日必定晨时鸡叫起床,起了床便练一出剑法。

练完剑,便背着竹篓亲自走路上山,趁着晨露刚刚散去的时候采一些灵草回来

清虚长老拨开草丛,赫然发现地上侧躺着一个肉身模糊的年轻人的时候,心便是一乱。

先是上前查看了一番地上年轻人的气息,随后便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只蓝色裂纹的法器。

咒语念起,便用法器将地上的年轻人收入了他自己的虚空之境当中,带回了古老派。

刺目的太阳光透过窗扇落到床榻上,床榻上的人身上缠满了白布条,像极了一个木乃伊。

睁开眼睛,觉得身上火辣辣,面前突然出现的一张苍老的脸,让床榻上的人吓了一个激灵。

“孩子,你叫你什么名字?”

被老人这么一问,床榻上的人愣住了,前世记忆翻滚而来,不时便红了眼眶。

郁儿,我好想你,你在哪里?

“奉九灵。”

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床榻上人的眼睛暗了暗。

这一切,他都当只是命运的当中的一个劫难,飞升历劫,命中注定。

只是,他并不想在劫难当中会牵扯到郁儿。

“奉九灵?好名字,那么你来自哪里呢?”

被老人家这么一问,他再次愣在了原地,来自哪里,那个地方是痛苦的来源,他只是不愿再去回忆罢了。

清虚长老见奉九灵犹豫了起来,便只是轻轻一笑,继续说道:“孩子别怕,这里是古老派,以后就是你的家了,如果之前遇到了什么麻烦可以跟我说说,或许我这个老头能够帮上你呢?实在不愿意说的话,便可不说。”

床榻上的人感激地笑了笑,起身低低地行了个礼。

“你好生修养,身上的伤是恶灵所为,无伤大雅。”

清虚长老临走之前嘱咐了几句,见奉九灵脸色恢复地极好,便放心地离开了。

堕入凡世,是他此生要历的劫难。

起床,身上缠着的白布条十分行动不便,推开门,让外面的好空气尽数灌进房间里面。

他倒是很喜欢奉九灵这个新名字,既然一切都无法挽回,大不了就重来一次好了。

古老派林立在四荒山脚下,说是山脚下,不过仍旧是在半山腰。

这段日子以来,奉九灵在古老派里面也转悠熟悉了,四通八达的小路也差不多都烙印在了心里,门清儿。

派里的长老们大多不喜欢轻易露面,到如今奉九灵也就只见过清虚长老一位长老。

派里的弟子们对奉九灵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十分排斥,也是时不时地就要挤弄一下他。

奉九灵的身体骨儿也差不多恢复了硬朗,清虚长老看着奉九灵是个难得的好苗子,也有意要将奉九灵收为关门弟子。

早已经决心重头开始的奉九灵,自然答应。

行过一个简易的拜师大礼之后,便拜扎了清虚长老的门下,作为他老人家这辈子最后的关门弟子。

清虚长老是个爱才的人,对奉九灵也是莫名地关照跟上心。

奉九灵从清虚长老那里也学到了不少的开门功夫,打开了开荒境界,正式进入修为的大门。

一步步的高升,都在短时间之内让清虚长老频频满意点头。

但也正因为奉九灵的慧根,在古老派里引起了一阵儿不小的波澜。

同门弟子的妒忌,古老派里长老们的担心,都让奉九灵在此吃了不少的骨头。

一日,奉九灵按照规矩,晨起练功。

练功房了的各种兵器一样俱全,奉九灵不爱上等玄铁打造的兵器,偏爱那最末等的铁棍。

刚出练功房,外面的鸡叫便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紧接而来的便是一群白衣弟子,从那院门蜂拥而进,瞬间便将奉九灵团团围了起来。

包围圈儿中的奉九灵面容淡定,完美的侧颜低沉而立,嘴角勾着一抹笑容,看向人群正中的大长老弟子问路。

“各位师兄们起得可真早?”

奉九灵淡然一笑,心里虽然知道对方来历目的不纯,但却不知道这次前来究竟意欲是何。

“不早了!”

问路高声儿喊道,随即便看了眼奉九灵手里的棍子,笑道:“难怪清虚长老喜欢你,原来是个长了甜嘴儿的哈巴狗,把清虚长老舔得乐乐呵呵的!”

大家一哄而笑,奉九灵咬了咬牙齿,也跟着笑了起来。

“问路师兄不讨师父喜欢,可是因为问路师父连一只哈巴狗也不如?”

人群之中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大家纷纷看向问路。

问路的脸拉到了地上,将手中的长剑举到奉九灵的眼前,“贫嘴猴儿,有本事就赢了我来!”

问路的修为自然在奉九灵之上,也超越了奉九灵很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